万古至尊_第1038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1038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诀之一的大衍真诀,真是老朽此行的意外发现。呵呵,破军大人连天dàng山脉都敢去,这永生之界的开启自然是不会错过了。”
  “哼!”
  李云霄重重的冷哼一声,道:“我既然有了天堑令,自然会去。”他伸手一番,那块朴实无华的令牌出现手中,皱眉道:“并无反应。”
  南丘雨道:“琅嬛仙境的开启规律老朽自有掌握,现在还不是时机。”他眼中闪动着精芒,道:“破军大人也正好乘还有时间,将大衍神诀进一步领悟,也许就能解开永生之界的秘密,造福整个天下。”
  李云霄道:“还是淡定一些吧,永生之界的事别抱太大期望。我只想知道今日之事该如何收场。”
  南丘雨看了皇甫弼一眼,道:“破军大人先将这瞳术收了吧,这么大一只眼珠子隐在虚空中瞪着我,实在有些内心发毛啊。”
  李云霄冷哼一声,他身后缓缓浮现出月瞳来,就像是一轮鲜艳的血月,眨眼之下便消失。
  所有人都察觉到四周空间一变,立即回到了无法天上空,四周还是yīn风阵阵。
  远处天星子和八名噬魂宗长老的大战还在进行,各种极招纵横jiāo错,打的不可开jiāo。
  南丘雨道:“弼大人,还请让他们住手吧。”
  皇甫弼脸色yīn沉,极不情愿,道:“我让他们住手,天星子能住手吗?你先让天星子住手好了。”
  他当即不再理会南丘雨,而是双手不断掐诀,一道道金光从他指尖飞出,盘古幡一展。
  四周的yīn风阵阵顿时受到影响,呼啸着飞了过来,尽数收入幡内。
  长幡上那金色语者的头像一下变得明亮起来,缓缓恢复了生机,空洞的眼神中渐渐凝聚神采。
  李云霄冷冷的看着他动作,的确是从大衍神诀中参悟出来的,还保留有一定神韵,只不过被改的走上了邪道。
  那金色语者恢复了初始形态后,皇甫弼猛地将盘古幡一收,这才开口道:“都住手吧。”
  远处的几人早就发现了这边的状况,一直在分心注意着,闻言顿时尽数分开,八道光芒飞驰而来,惊道:“宗主大人……”
  袭玉纶面色一惊,忙道:“原来是天堑涯南丘雨大人!”
  其余长老也是心惊,看着眼前这两名老者,露出敬畏之色。
  “南丘雨!你敢管我之事!”
  天星子气急败坏,大怒的举刀就想砍下去。
  南丘雨连忙挥手,讨饶道:“天星子大人息怒,今日真是无意之举。我来找弼大人,不想遇见你们竟在死斗。我这局外人也就厚着脸皮劝劝架了。”
  天星子冷冷道:“无意之举?你既然要找皇甫弼,自是去噬魂宗,怎么到这无法天来了?本座为了今日之局,设计之久,费心之多,却被你一个‘无意之举’坏去!”他怒极反笑,道:“哈哈,看来今后我也得多跟你无意无意了!”
  南丘雨道:“大人要这么想,实在是吓着老朽了。此刻破军大人已经停手,只剩大人一人,若是老朽不劝架的话,弼大人连同八位长老足以击败大人吧?”
  “这,你……!”
  天星子一下说不出话来,若是没有李云霄在,他的确是已经败了。见李云霄面色平静,似乎并未不满,这才重重哼道:“若非你突然出现,古飞扬怎会停手,总之今日之事,你我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他万星谷损失惨重,七散子,棋傀,甚至他胞兄都在这一战中陨落,越想越气,一口心血上涌,几乎就要吐出来。
  皇甫弼面带讥讽,道:“南丘雨,既然他不识好歹,那就不如让我杀了他,以绝后患!”
  南丘雨忙道:“万万不可!我是来劝架的,可不希望再看见你们相杀。”
  皇甫弼道:“好,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绕过他一命!”他眼中寒光闪闪,道:“天星子,今日的账我会慢慢跟你算的!”
  天星子本身并未受什么伤,只是气的不行了,看见皇甫弼那得意和嘲讽的嘴角,身躯微微颤抖。
  南丘雨道:“噬魂宗和万星谷相居西域数万年之久,何必为了俗世而纷争?我辈之人难道不是要全心追求那大道吗?现在永生之界开启,便是千载难逢的最好机会!”


第1582章 土系真灵
  “什么?永生之界要开启了?!”
  天星子浑身一颤,震惊不已。
  南丘雨点头道:“正是。这正是我来此地找弼大人的缘由。”
  天星子脸色微变,冷哼道:“天下间魂术比他强者不知凡几,即便是古飞扬大人也远胜于他,找他顶个屁用?”
  皇甫弼冷冷道:“我再没用也有人找,可有人找你啊,屁都不如的东西!”
  “该死!”
  天星子扬起刀一下就斩了过去,空中划出一道白光。
  南丘雨面色微变,抬起手来拍下,“砰”的一声击打在斩魂刀上,将天星子震开。
  天星子脸色大变,怒道:“南丘雨,你是铁了心要跟他一道对付我吗?!”
  南丘雨收回掌来,负手而立,淡然道:“天星子大人若执意要竖我这个敌人,我也不会惧怕。”
  天星子气的七窍生烟,知道这次想杀皇甫弼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他整个人只觉得突然一空,心中涌起无力感。
  李云霄道:“天星子,天道有常,尽了人事便可。也许是噬魂宗这次本不该绝,你再如何努力也是枉然。”
  南丘雨赞道:“破军大人此言甚合我心。你也不要再颓然了,这枚天堑令给你,或许会有更大的机缘等着你呢。”
  一块令牌从他手中飞出,天星子接住后看了一眼,长长叹了口气。
  南丘雨见他接令了,知道他已经被迫接受了目前局势,顿时微微一笑。
  皇甫弼道:“南丘雨大人,此地环境恶劣,不宜谈话,还请移驾噬魂宗总部一叙。”
  南丘雨点头道:“好。不知破军大人可有兴趣一道?我将多讲解一些永生之界的情况。”
  李云霄眉头微皱,他也的确想多知道一些永生之界的事,但此刻却不是时候。
  “南丘先生的好意我心领了,待我下次来天堑涯再叙吧。”
  南丘雨道:“那老朽就在天堑涯摆好茶酒恭候大驾。”说完便一拂袖袍,与陆简博,还有噬魂宗众人一道进入那扇门内。
  随后那门化作白光一闪,就彻底的消失不见。
  天星子重重的吐了口怨气,但眼中还是极度的不甘。
  李云霄道:“事已至此,大人再如何多想也无益,不如放开胸怀,以面对将来之事。”
  天星子道:“破军大人所言甚是,万星谷这次损兵折将,怕是短期内都恢复不过来了。”
  李云霄道:“噬魂宗也没有好到哪去,这对于两派甚至整个西域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而且南丘雨说的没错,我们应该将更多的经历放在寻找机会上,而不是你争我夺。”
  天星子道:“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这次多谢破军大人出手相助,否则我早已是溃败之势。”
  李云霄打断道:“我助你也是为了自己,因为你开出了让我值得出手的条件。”
  天星子眉心一动,道:“不知破军大人要在这无法天做何事?以大人的实力,只要不是超凡入圣都不用顾虑吧。”
  李云霄道:“也许未必有多大危险,我只是未雨绸缪,防范未然。”
  天星子心中暗暗不爽,他才不信李云霄所言的防范未然,但既然对方不肯说也没办法了。而且现在永生之界开启,李云霄的价值极大,就连南丘雨都要巴结jiāo好于他,天星子自然也就放低了态度。
  “对了,这无法天的气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那鹿垚听诸位所言乃是九幽秽土凝聚而成,这九幽秽土可还在无法天内?”李云霄问道。
  天星子道:“大人似乎要找神意紫金虫和九幽秽土?”他淡然一笑,便解释道:“这无法天的气候形成不知多少万年了,以前我也未曾注意过,直到鹿垚的出现我才开始留意起来,想不到竟然是皇甫弼的yīn谋,可恨!该死!”
  李云霄古怪的看了他一眼,明明是你自己算计人家在先,现在却怪起别人来了。
  天星子似乎从他目光中读出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嘿嘿一笑,这才道:“鹿垚出现后我也非常吃惊,这才开始注意和调查这块区域的来历,果然让我找到不少有用的讯息。这里许久以前存在过一个国度,他们的图腾的便是神意紫金虫。后来不知为何又降临了一只真灵——八yīn古星鸟。”
  李云霄惊道:“五行土系真灵之八yīn古星鸟!”
  天星子道:“正是。据那叛徒尤密的调查结果,是当年那国度中出现了一名叛徒,被放逐之后游历天下,不仅修炼到了绝世神通,更是降服了一只八yīn古星鸟,这才回来报仇,历经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最终将此地彻底化为废墟。”
  李云霄道:“也就是说这些死灰之气的源头——九幽秽土,都是八yīn古星鸟死后的土系之力凝聚而成。但这些米粒大小的神意紫金虫又是怎么回事?”
  天星子道:“这些东西算不上真正的神意紫金虫。但当年神意紫金虫死后,全身精元也被埋葬此地,地久天长后不断沉入大地,游走在无法天内。五行真元可死,但不会灭。大量的金系之力散开,就产生了无数这种细小的存在。”
  李云霄恍然道:“原来如此。”他有些惋惜道:“可惜这些神意紫金虫产生的金灵之气并不纯粹。”
  天星子笑道:“莫非大人想要收集纯粹的金灵之气?”
  李云霄眼中一亮,道:“莫非大人有?”
  天星子摇头道:“我虽没有,但在调查清楚天无法的来龙去脉后,我也在考量这两件事。毕竟金灵之气和九幽秽土都是天地间万难一见的存在,特别是后者,已经在无法天内化灵了。”
  “化灵?!”李云霄身躯一颤,想起了小青,道:“那岂非是真灵存在?”
  天星子道:“真灵倒不至于,但力量也不可小觑。就连我和皇甫弼的一战也不敢选在无法天中心,而是选在了这jiāo界处——战魂山。”
  他看了一眼满目荒凉,早已化作废墟不复存在的战魂山,感慨的叹了口气,道:“若是能够不深入进去那是最好的。”
  李云霄双眼冒光,嘿嘿道:“我还真渴望能遇见一只真灵呢。”
  天星子:“……”
  “走吧。”
  李云霄一卷衣袖,带着陈箐羽化作一道光芒便朝着无法天中心而去。
  天星子愣了一下,道:“还真去啊?”他也急忙跟上。
  跟噬魂宗的一战选在战魂山,倒并非是怕了那土系化灵,而是不想节外生枝,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噬魂宗亦是同样的心思,所以不谋而合的将战场放在战魂山。
  三人深入飞了许久,全是一片灰蒙蒙的荒芜,看不见任何事物。
  李云霄突然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天上的太阳光微微照下,透过层层灰雾有些朦胧,眉头不由轻轻一皱。
  陈箐羽道:“怎么了?”他有些喘息,身上一层淡淡的白光护体。
  此刻的死灰之气远比外围浓了数倍,加上本就重伤在身,陈箐羽的脸色非常难看。
  天星子道:“莫非我们中招了?”
  “中招?”陈箐羽一惊,道:“什么意思?”
  天星子也抬头望天,道:“我开始也有些怀疑,但破军大人在此,天下哪有幻术能骗过他的,所以一直不敢确信。”
  李云霄回过头来,道:“大人太看得起我了,我们的确是在原地打转。这里神识屏蔽的厉害,我也没有察觉。”
  陈箐羽惊道:“能够将两位都骗过去,怕是真的和真灵相差不远了。”
  李云霄道:“这倒未必,关键是这死灰之气屏蔽了神识,加上此地空旷,阳光照耀不下,没有任何的参考物,再怎么飞都难以察觉。”
  陈箐羽道:“那现在怎么办?”他虽有些惊,但并没有慌,眼前这两位可是名震天下的大人物,几乎不存在解决不了的问题。
  天星子道:“破军大人如何看?”
  李云霄道:“你还是叫我云霄吧,破军古飞扬已经是过去了,我也很想听听大人的看法。”
  天星子眼中闪过讶色,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云霄老弟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身处幻术之中,只要将敌人找出来就可以迎刃而解。再者老弟对此道的研究天下无人能及,应该会有更好的办法。”
  他说了等于没说,陈箐羽听得一阵无语。
  李云霄道:“难的是这里的环境,那土系妖兽完全可以和环境融为一体,想要找出来会比平常困难百倍。”
  天星子眨眼笑道:“再困难云霄老弟也是有办法的。”
  李云霄苦笑一下,开始双手掐诀,身躯上渐渐浮现出魔纹,月瞳一下凸显而出。
  天星子猛然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施术。
  随后身躯上浮现出七彩光芒,往天空中汇聚而去,凝成一只巨大的眼眸虚影,缓缓睁开,凝望向大地。
  那眼眸中浮现出四个诡异阵法,分别置于双瞳左右,从瞳眸中shè出各种华光,随后眸子一转,整个空间都瞬间收缩,一下要被吸入进去!


第1583章 分身
  陈箐羽和天星子的身躯都扭曲起来,两人大惊,急忙单手掐诀稳定身体。
  整个天地不断旋转,大量的死灰之气尽数被收入那月瞳虚影中,瞳眸深处衍生无穷,永无止境。
  “吼!”
  突然一声巨大的咆哮声传来,月瞳虚影前一下浮现出一只怪兽,全身厚厚的土层铠甲,举起大手就朝着虚影打去。
  “砰!”
  大量的死灰之气在月瞳虚影中bào开,整个眼球一下恍惚就被zhà的消失,天地间的扭转一下恢复如常。
  李云霄右瞳微缩,古怪的符文在眼球中一闪而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