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105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105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牙怒吼一声,那悬浮在上方的紫色大鼎轰然响起,下方的巨大的虚影开始渐渐实化起来,一道道的五行光芒从鼎身上飞出,在荥阳昆周身不断的旋转,绚丽异常。
  荥阳昆大惊,原本抵挡住那火鸟虚影就异常的吃力,此刻更是一道道的五色光芒在不断消耗他的真气,仿若真的要炼化他一般。他大怒的惊吼道:“五行道果,五行之力!老子可是六合境武宗,这五行境的武意能奈我何!”
  “给我轰散这五行意境,给我出来,鬼杀!”
  顿时从他身上开始飞出一阵的黑色气息,化作无数鬼头开始朝着那五色光芒疯狂的吞噬上去。顿时整个虚鼎之中全是面目狰狞的鬼头,嗷嚎不停。
  钱多多脸上神色一凛,再次浮现出那柄月形战器,在他周身运转起来,捏诀轻喝道:“风月无双,去!”那月形战器最终飞速的斩了出去,一片月华从天而落,狠狠的飞入虚鼎之中,疯狂的斩杀起来。
  “畜生,一群畜生!”
  荥阳昆看着看月斩将他的鬼头斩尽,更是狠狠的砍了过来,眼中bào出冲天的怒意,自己乃是一介堂堂武宗,即便见了火乌帝国皇帝也可以不行跪拜之礼。今日竟然被一群蚂蚁弄得如此狼狈,现在更是陷入生死境地,一种羞怒和疯狂的意念涌了上来,嘶吼道:“老子就算是死,也要拉你们全部当垫背!”
  他猛地双掌一收回,瞬间浮现出一柄玄器在手中,将全身真气猛地灌入其中,眼中尽是疯狂之意。一道道的光芒从玄器上飞散开来,整个附近空间都在这巨大的力量之下有些颤抖起来。
  “他要自bào本命玄器!”
  钱多多一惊,骇然的急忙单手一指,将自己的月形战器迅速招回。本命玄器乃是用自身魂炼炼化而成,与自己心息相通,若是自bào的话就连自己的灵魂也会受到极大的损伤。这已经是一名被逼走投无路后,除了自bào自己外的唯一手段了。
  “嗞!”
  钱多多的惊呼都是让四周那些悬浮战车上的天璇组成员一个个惊恐不已,后面的这些战斗早已经chā不进手,全都远远的退开观望。看着李云霄不断的镇压荥阳昆,全都有种梦幻般的感觉,极度不真实。
  这还是武师和武宗之间的对决吗?怎么可能会是这样?应该是武宗强者轻轻一指点下,然后武师直接魂飞魄散,灰飞烟灭,尸骨无存才对啊!眼前的这场战斗,也太毁三观了吧!
  直到此刻听到钱多多惊呼,这才一个个从震惊中清醒过来,骇然的急忙驾着战车远远退去。一名武宗强者自bào本命玄器,即便是余波也不是他们可以抵挡的!
  “所有人全都给我去死!”
  荥阳昆彻底的发狂了,就在凤凰虚影烧到了眼前的时候,那柄本命玄器终于达到了极点,一道金光骤然绽放开来。
  李云霄站在虎王战车上,眼中一片空洞无神,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依然在cāo纵着虚火和紫鼎,他就是抱着必死的信念,就算是你自bào玄器,也要把你炼chéng rén丹!
  突然间他的瞳孔微愕,只见自己的手臂上“咔嚓”一声,裂出一道口子,紧接着一块蚕豆大小的皮肤从玉质皮肤上飘散出来,流淌出一股鲜红的血液。这是?我的琉璃之身要崩溃了吗?
  “轰!”
  荥阳昆身前的玄器终于bàozhà开来,好像一朵巨大的金色烟火在空中盛开。整个上方一片金光刺目,炎武城内所有人俱是纷纷眼睛一阵刺痛,紧紧的闭了起来。整个天地都是一片金色的海洋,耳膜被震得麻木起来,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
  李云霄只觉得眼前一阵白色,自己身处在巨大的bàozhà之中,但却诧异的感觉不到丝毫的冲级。他微微睁开双眼来,顿时脑子一懵,整个人如同触电般呆滞住了,只见陈大生面向着自己,张开大手把自己死死的护在身前。
  “陈世叔,你……”
  “咳!你这小子,就喜欢胡来,看到对方要自bào玄器也不逃。”
  逃?李云霄苦笑一声,他不是不逃,而是控制凤凰虚火,已经用尽了他最后的一丝力量,琉璃之体也开始浮现出道道裂痕,随时都可能会彻底奔溃。他看着陈大生恬静的表情,只觉得眼中一阵刺痛,痛的模糊起来。
  “小子,以后做事要量力而行,知道吗?我欠你一条命,现在也正好还你。感谢大哥这些年来的悉心照顾,感谢你让我这个废人重新站立了起来,跟你一起度过这段美好的日子。再见了,替我照顾好陈真,替我跟大哥道一声别。”
  “喂,喂!别开玩笑了,不过就是自bào玄器而已,你可是武君啊,别扯了,赶紧给我睁开眼睛来!”
  任由李云霄如何叫喊,陈大生依然闭着双目,脸上浮现出一丝恬静的笑意,整个人朝后缓缓倒了下去。


第0161章 萧轻王的突破
  “喂,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玩。”李云霄踩出一步,伸手想要去抓他。身上的裂纹顿时“哗啦”一声扩大开来,鲜血从周身四肢百骸溢出,巨大的钻心之痛传来,也不知道是ròu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他的身子僵硬住了,再无法前进一点点,陈大生的身体从虎王战车上直接摔了下去,从空中掉落。
  “噗!”
  远处的荥阳昆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身上的气势瞬间萎靡了下来,浑身鲜血淋漓,仿佛瞬间苍老了几十岁,整个人暗淡无光。他怨dú的抬起头来,看着站在战车上失神发愣的李云霄,怒吼道:“还没死,你竟然还没死!倒下去,给我倒下去!”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拼了命的怒吼出来,他托着伤横累累的身体,缓缓的飞了过来,身上的真气开始一点点的凝聚,自己身为高贵的武宗之尊,竟然落得这般狼狈,全拜这个少年所赐,他一定要把眼前这个少年剥皮抽筋,戳骨扬灰!
  “他永远也不会倒下!”
  突然一道冷漠的声音从李云霄身后传来,那声音犹豫极力的压制住愤怒,而在空中微微的颤抖着传来。一只手轻轻的搭在李云霄肩膀上,慢慢把他扶了下来,此刻的李云霄已经彻底的陷入了空洞之中,整个人睁大双眼,但却没有丝毫神采。
  “你是谁?”荥阳昆惊怒不已,突然出现的这人竟然连自己也未察觉到!而且那股隐隐压制住的气势,似乎不再自己之下。
  “轰!”
  再也无法压制内心的愤怒,那人猛地将身上的气势散发开来,犹如一道道水纹在空中不断的传开,狠狠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难以呼吸!
  “武宗!他竟然也进阶了武宗!怎么会这么快?!”
  第一个大惊失色的是在一旁的钱多多,他明明记得几天前这人的实力还不如自己,现在竟然进阶武宗了!
  正是一直在界神碑内修炼的萧轻王,在连续服下两枚九窍破厄丹后,终于冲破了瓶颈,正是跨入一星武宗的境界。就在他大喜若狂,从界神碑内跑出来找李云霄的时候,却看到了荥阳昆自bào,和陈大生舍生救人的一幕。
  “武宗!你竟然是武宗!炎武城怎么会有武宗强者?!”
  荥阳昆大惊失色,这一下彻底的乱了方寸。他自bào了本命玄器,虽然重伤在身,但想要从这三十多架悬浮战车和一名九星武王手中逃命,还是自信有这个能力。但是让他始料不及的是对方竟然也有武宗强者!
  这怎么可能?若是有武宗存在,为何不一早出来?!若是早知道对方有武宗,他也不会自bào玄器,而是早早的就选择离去了。他身为武宗,若是一心想走的话,谁也留不下他。
  “咻!”
  荥阳昆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二话不说转头就拼尽全力朝着远处逃去!虽然他感受到对方身上的六合武意境界并不是那样稳定,应该是新进阶不久,但自己重伤在身,根本不可能是对方敌手。所以第一时间就选择了逃跑。
  “永远的给我留下吧!”萧轻王暴怒的吼道,顿时化作一道光芒,直追而去。
  两道光芒在空中大战起来,一个是重伤在身,战意全无,一个是怒火中烧,彻底暴走。很快荥阳昆便处处落了下风,苦苦在空中支撑,他的两件本命玄器,一件碎了,一件bào了,而且第二件自bào的时候已经重伤到了自己,战力直接跌落到了九星武王巅峰,被萧轻王一直压着打。
  最终结果毫无悬念,荥阳昆在不敢和愤怒之下,施展出了同归于尽的最后一招,自bào自己的丹田,顿时一道巨大的bàozhà之力轰散开来,萧轻王也在冲级之下受了不小的伤,但却总算是击杀了对方。这是他突破武宗之后的第一战,以另一名武宗强者祭炼。虽然开始就不对等,但让他对于六合境界的领悟更深了一层,境界很快就稳定下来。
  “咻!”
  他飞速的飞了回来,抱起在战车上生机渐弱的李云霄,朝着丹塔方向全速飞去。一道声音远远的传了上来,“洪兵,维护秩序,做好善后!”
  看着萧轻王和李云霄的身影消失在城主府内,洪兵这才从震撼中惊醒过来。刚才的这一战,绝对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为传奇,最为惊险的战斗!不仅是他,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之情,现在还一个个脸色发白,有些回不过神来。
  但他很快就明白自己现在的责任,顿时大声喝道:“所有人都听我指挥,现在全部降落到广场去,然后不许到处乱跑,等情况明了后开始救援!”
  炎武城的中心处一个巨大的坑洞,深不见底,也不知死伤了多少人在里面。所有战车都按照洪兵的要求开始有秩序的降落下去。若说先前加入炎武城完全是为了修炼资源的话,通过今日这一战,隐隐之中生出了一丝的自豪之情,如此惊天大战自己也参与了,对炎武城顿时有了一些归属感。
  洪兵立即开始组织人手维护秩序,以及清查失踪人口。好在他本身就是炎武城的护卫,对这里熟悉无比,做起事来也得心应手。而梦舞和陈大生早已经被天枢小组的成员带去了丹塔内。
  张清凡等术炼师看着伤痕累累的李云霄,顿时几乎要暴走了。那种伤势之重,根本不在当初计蒙之下。这时候众人才知道外面经历了如此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一个个目眦yù裂,怒气冲天。
  特别是李纯阳,抱着陈大生的尸体痛苦不已,一生的好兄弟,不离不弃,最终为了实践自己的承诺,照顾好自己的孙子而死。鲜血从紧握的拳头之间流淌出来,双目通红。
  梦舞则是生机几乎断绝,还有一口微弱的气息吊着,同李云霄一起放在方寸山中那李云霄留下的万木回春生命大阵内,张清凡和许寒虽然亲眼看过李云霄驱动阵法,但掌握的实在有限,在两人累的满头大汗之下,也不过是微微的聚来少许生机,断断续续的灌入两人体内,无异于杯水车薪。
  李云霄的伤势不仅极重,而且特别怪异,肌肤好似被石化了一般,稍稍用点气力就会碎裂开来,开始萧轻王没注意,弄碎了他肩胛骨上一块,顿时大片的鲜血流淌出来,吓得他不敢再重碰一下。
  就在众人束手无策的时候,计蒙突然开口道:“当初云少为了救我,炼制了六阳降露金丹,不知道是否还有?”
  这一句话顿时提点了张清凡,他急忙小心翼翼的取下李云霄的储物戒子,用神识侵入进去,却突然眉头一皱,神色凝重起来。很快大颗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最终苦笑着摇头道:“许寒,你来助我一臂之力。云霄大师在上面布下的禁止我完全打不开。”
  许寒自然也知道李云霄布下的禁止自然非同小可,立即和张清凡两人盘腿坐下,合力破解起来。
  四周之人全都安安静静的看着,没有一丝的声音。李纯阳则扶着陈大生的尸体发呆,双眼通红却空洞无神。
  突然梦白猛地站了起来,朝着山洞内部走去。
  洛云裳眉头一皱,开口道:“梦白,你去做什么?”
  梦白瘦弱的身躯停了下来,剧烈的抽搐起来,他转过身,一脸的泪水淌下,强忍着哭声道:“我,我要去修炼!我不想,不想,再,再看到姐姐和师傅在我面前重伤,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洛云裳鼻子一酸,“梦白……”
  梦白突然满脸泪花的一笑,“没事,姐姐和师傅一定不会有事的。”他从戒子中取出一个硕大的妖兽蛋,喃喃自语道:“师傅说只要我吃了这个蛋,实力就会大幅提升,我现在就去吃。等姐姐和师傅醒来,看到我进步极大,一定会很高兴的。”
  他头也不回的就朝着山洞内走去。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阵伤心和悲愤,却没有一人啃声,全是双目中怒火剧烧。洛云裳微微闭上双眼,祈祷起来,“古飞扬大人,您的弟子受了重伤,现在十分的需要您。您在哪儿啊,古飞扬大人。”
  “唉!”
  突然张清凡长长叹息一声,和许寒对望一眼,都是一种无力之感。两人联手之下,竟然也没有破开禁止!
  萧轻王再也不忍住了,气的怒吼道:“亏你们两个还是四阶术炼师,尽然连一枚空间戒子也打不开!废物,全是废物!”
  怒吼之声在山洞内回dàng开来,敢这样怒骂四阶术炼师,而且一次骂两人,就算是武宗也吃不了兜着走。但张清凡和许寒却是一脸的羞愤之色,眼中露出浓浓的自惭之意,脑袋埋进了胸内,没脸抬起来。
  萧轻王蒙的抬手一抓,那枚戒子顿时落入他手中。
  洛云裳一惊道:“轻王,你是要……”
  “不错,我要强行破开戒子空间!”萧轻王脸上浮现出一丝坚决的神色。
  洛云裳大惊道:“可是强行破坏戒子空间,极大可能毁去其中的东西,到时候什么都不剩下!”


第0162章 全力救治
  萧轻王瞳孔微缩,看了一眼躺在阵法中央的李云霄和梦舞,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