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1091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1091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多恐怖。
  “连光线都被吞噬进去了,越来越暗!”
  一名武者惊呼起来,大声道:“不会将整个天武界都打碎吧?!”
  那股昏暗朦朦之力还在不断发酵,里面传来恐怖的轰鸣,如同万马奔腾,片刻后停滞了吞噬,开始散发出余波之力!
  “轰!”
  “轰!”
  一圈圈的力量从其内散发出来,轰向四面八方,每个人都脸色骤变,全是惊恐的再退!
  “云少!”
  苏涟漪担心李云霄的伤势,一下搀扶着他,暴退了千丈之远才停下来。


第1662章 魂种
  钱生和韩君婷带着数百的商盟强者在外围不断结阵,将那冲击之力化解,以免新延城受到过多的波及。
  但阵势也在不断瓦解后退,更有数人支持不住当场震死。
  “想不到白凌月大人竟然是凌白衣的弟弟,三名超凡入圣的强者联手,凌白衣这次必死无疑了吧?”
  大量的武者已退到万丈之外,看着那如同黑洞一般的景象,不断散发出惊人的余波,都是忍不住低声议论起来。
  “呵呵,一群没见识的渣,以为三名超凡入圣就有多牛了?凌白衣身上的可是杀神铠衣,在上古时代就威名赫赫,就算是神级强者也破不开。”
  一人直接嘲讽,并没有掩饰和压低声音,惹得众人侧目过来。却是一个高瘦得光头,在有模有样的说着。
  旁边一个矮胖子惊呼道:“神级强者也破不开,那岂非天下无敌了?”
  两人正是胖瘦头陀,瘦头陀见众人看着他,不由得得意起来,卖弄道:“凌白衣的实力不够,是不能发挥出铠衣全部之力的。而且这件铠衣的开启之钥便是凌家之血,白凌月同样拥有血脉,可以将铠衣喝退!”
  “哦?那两位觉得今日之战谁会赢?”一道温和的声音问道,十分好听。
  胖瘦头陀同时转过身去,一下惊呼起来,道:“是你!”
  那人华衣艳丽,器宇不凡,正是端木有玉,望着两人盈盈而笑。
  “咳咳,你不是会算吗?”瘦头陀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咳嗽了几下,显得有些含蓄。
  胖头陀也叫道:“难道你跟明真明见两个逗逼一样都是骗子?”
  端木有玉笑道:“推算太费心力了,由两位不世智者直接告诉我答案多好。”
  两人都是眼中一亮,显然十分开心。
  胖头陀兴奋的叫嚷道:“不愧是天衍武帝,看人的眼光就是准!”
  “什么?天衍武帝端木有玉!”
  人群中一下惊叫起来,顿时一片哗然。
  几乎全场的目光都盯了过来,端详着这位封号武帝,变得诡异般的寂静。
  瘦头陀抢着说道:“以我之见,凌白衣这次多半是要死的。杀神铠衣能救他一次,可救不了第二次,第三次,他毕竟孤身一人,商盟可没这么简单!”
  胖头陀怒道:“这明明是我的观点,你竟然抢先说,风头都被你占了!”
  瘦头陀瞪眼叫道:“什么你的观点!明明是我深思熟虑,斟酌再三之后才说出来的,关你什么事!”
  “气煞我了!”胖头陀冲了过去,掐他的脖子,“我要掐死你!”
  两人顿时扭打在了一起。
  “嗯,凌白衣多半要死吗……”端木有玉托着下巴,凝思了起来。
  远处那团深不见底的黑洞中,突然浮现出一双眸子,随后罗摩衍那的脸孔呈现出来,冰冷的没有任何表情。
  “轰隆!”
  那黑洞猛然bào开,恐怖的力量如同星环一般冲散,所过之处万物湮灭!
  李云霄抬起手向着前方一点,一团黑芒浮现出来,化作魔天铠甲。顿时一层防御之力从上面散开,将他和苏涟漪两人护在其中。
  “轰隆隆!”
  那bàozhà之力冲击过来,从两人身侧过去,外界一片混乱和轰鸣,铠甲防御之内没有受到任何的波动。
  苏涟漪脸上一惊,以她的眼力自然知道这铠甲是绝世珍品。
  “凌白衣多半要死吗……”
  李云霄也细细咀嚼着瘦头陀的这句话。
  远处天空上随着黑洞bào开,几人的身影隐约浮现出来。
  万一千和丁山都是脸色苍白,浑身是血颤抖不已,脸上须发全都焦了,狼狈不堪。
  凌白衣依然持剑而立,周身紫气萦绕,却越来越弱,最后消失不见。他的脸色也十分苍白,嘴角更是一丝血迹淌下。
  那巨大的罗摩衍那巨灵一下变淡,无数紫光在前方凝聚,化作那件铠衣,从天空坠下。
  天空中突然出现几只蝴蝶,随后几十只,几百只,扇动翅膀飞起,迎着那铠衣而去。
  凌白衣嘴角浮现出冷笑,怜悯道:“可怜可悲的弟弟啊,铠衣有灵,自有其主,天道流转,岂是人力可为?你追了一辈子的杀神铠衣,即便是此刻,它会选择认同你这个废物吗?”
  那数百只蝴蝶绕着紫色战衣扇翅飞舞,缓缓化出白凌月的模样,洁白的衣襟上满是心血,此刻那苍白的脸孔却是异常激动,几乎忘记了呼吸!
  “凌家的铠衣,我的铠衣!”
  他的面容变得狰狞起来,“若非你是长子,你有何资格得到此物!论天资论谋虑,我哪里不如你了!现在我便要收回属于我的东西!而你,这个废物哥哥,将永远的长埋新延城,夜影武帝就此成为历史!”
  白凌月一下割破手腕,大手上占满鲜血,往那铠衣上抓去。
  “嗞嗞!”
  手掌触到那紫色,便冒出大量的白烟,掌心的血开始沸腾蒸发起来。
  “啊!!”
  十指连心,手中传来揪心的痛,白凌月忍不的叫了出来,眼中一片震惊和愤怒。
  “怎么会这样!我的铠甲,凌家的铠甲,为何我的血会没有用!”
  他一下疯狂了起来,不服气的猛地抓下,手掌顿时bào裂开,大片的血翻飞起来,随后被蒸发掉。
  “啊啊!!”
  终于太痛,一下收回手,只剩白骨累累,没有血ròu。
  “可怜可悲可叹,哈哈哈!”
  凌白衣仰天大笑起来,眼中一片胜利者的嘲讽,“凌白月,你的存在只是我登顶巅峰过程中的一个笑话啊!这件战衣从此不再属于凌家,而只属于我一人,我赐命它——夜影之铠衣!”
  目光一凝,单手掐诀。
  那铠衣在空中一旋,立即高飞起来,往凌白衣而去。
  道道紫气在凌白衣周身旋转,似乎要迎接那战甲,合二为一。
  白凌月气的浑身颤抖,那白骨手掌猛地握下,咬牙寒声道:“想不到不世的罗摩衍那之铠竟能被你炼化!但你以为就此赢了吗?”
  凌白衣冷笑道:“这夜影之铠衣与我融合后,赢的不仅仅是你这个蠢物,而是整个天下。你就安安静静的跪在一旁,看着哥哥登顶巅峰吧!”
  那铠衣周身的紫色和凌白衣逐渐融合起来。
  白凌月满脸的怒火突然消失,变得极度冰冷,道:“融合的这刹那,你应该没有多少抵抗力吧?”
  凌白衣瞳孔骤缩,shè出两道寒芒,“什么意思?”
  他突然心有征兆,抬起就要扬起六伤紫锋,却感到肘子上被人用手掌拍了下,将他的气力震散。
  随后一道冰冷的感觉贴近背脊。
  “啊?那是什么?!”
  许多人一下惊呼起来,只见凌白衣的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张金色大脸,露出诡异的笑来。
  李云霄心中一震,失声道:“金色语者!”
  苏涟漪在短暂的疑惑,一下震骇道:“金色语者,噬魂宗皇甫弼大人?!”
  那金色的大脸中走出一道萧瑟身影,先是一掌拍在凌白衣的右手肘部,将那六伤紫锋压下,随后单手掐诀,点向其背脊。
  “嗤!”
  一道古怪的印记烙在凌白衣背后,那漫天紫气开始震颤起来。
  端木有玉的脸色沉了下来,隐约有怒气浮现,凌空喝道:“皇甫弼,身为一宗之主,竟然做此偷袭之事,你还要脸吗?!”
  “什么?皇甫弼!他是七大宗主之一,最为神秘恐怖的噬魂宗之主?!”
  人群一下哗然开,各种震惊的声音此起彼伏,比见到端木有玉时还要惊骇的多。
  凌白衣只觉得一股钻心之痛传来,直接灼烧他的魂魄,身躯忍不住震颤下,立即如同坠下万丈深渊,一口血喷了出来。
  那铠衣缓缓的飞到身前停下,似乎融合被打断了。
  皇甫弼并不理会端木有玉的怒喝,只是冷冷道:“凌白衣,你有今日之结局,应该并不意外吧?”
  “呵呵。”
  凌白衣惨然一笑,那鲜血在嘴角显得有些妖艳,道:“出来混的迟早要还。但,能够杀我者,绝不会是你们这些渣渣!”
  他双瞳中骤然shè出无边冷意,左手掐诀,直接往自己胸膛拍下!
  “砰!”
  一股力量穿透背脊,震在皇甫弼的指印上,将其轰开。
  随后右手扬起,紫锋剑上飞起六道寒芒穿梭斩去!
  皇甫弼倏然暴退,盘古幡出现在手中往那六道紫芒打去,将六道紫气尽数震开。
  金色语者恍惚一下,便飞入盘古幡内。
  皇甫弼持幡而立,淡然道:“胸有豪情是好事,但悲哀的是,是否死在我等之手,由不得你选。”
  凌白衣的身体一下颤抖的厉害,似乎极冷一般,竟然双齿不断打颤。
  万一千大喜道:“终于将此恶徒止住了!皇甫弼大人,出手的正是时候!”
  白凌月也是面色冰冷,讥讽道:“哥哥啊,现在明白了谁才是可悲可怜吗?为了杀你,我们可是出动了四位超凡入圣的强者,你死也可以瞑目了。”
  皇甫弼道:“我已将一道魂种打入你灵魂之内,它会不断地生根发芽,直至将你的灵魂吃掉。这个漫长而痛苦地过程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拖得越久越痛苦呢。”


第1663章 人物
  白凌月残忍的笑道:“蠢哥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你可曾反省,今日之局,为何天下强者都愿携手杀你?待你死后我会好好重重新祭炼罗摩衍那铠衣,用它争霸天下的。”
  凌白衣的身躯颤抖的厉害,身上的肌ròu都开始寸寸扭曲,似乎要抗拒灵魂中得那一寸痛苦。
  他的手缓缓抬起来,猛地抓住身前铠衣。
  铠衣有灵xìng般跳动了一下,直接融入他体内,凌白衣整个身躯开始变化起来,每一下颤抖都让身躯变得模糊,越来越大。
  “噼啪!!”
  一连串的骨bào声响起,凌白衣的体型增长了三尺有余,身上呈现出紫色鳞片覆盖,额头上生出双角,竟和杀神罗摩衍那一般模样!
  只不过没有那种万年不变的冰冷的和平静,此刻的脸孔上暴出冷汗,还是异常的痛苦,可见皇甫弼给他的一记魂种伤害极大。
  白凌月一下惊退开,冷冷道:“强行融合铠衣,若是不能控制它的话,你就会成为行尸走ròu,被这件铠衣所控制。呵呵,已经走投无路了吗?甘冒如此大险。”
  “冒险?你永远只会用自己渣的实力来衡量我吗?”
  凌白衣喘息了一声,脸孔由痛苦变得狰狞可怖,寒声道:“本座在此,便是杀神临世,先就拿你四人祭这战衣!”
  紫光一闪,那丈许长的身躯一下出现在皇甫弼面前,长剑斩了过去。
  “砰!”
  皇甫弼惊骇之下扬起盘古幡,六伤紫锋斩在其上,震起道道剑威,他竟不能敌,双臂瞬间发麻,被剑意割出无数伤口,鲜血乱溅。
  盘古幡上金色语者飞出,一下钻入其体内,双魂融合为一。
  顿时力量暴增,盘古幡一展,阵光浮现,魂界从其上bào开,终于挣脱六伤紫锋的压制,整个人暴退数百丈。
  李云霄面色的凝重的望着,皇甫弼在无法天受的伤显然还未恢复,否则断然不会连凌白衣一剑都挡不住。
  皇甫弼刚退开百丈停下,顿时一股寒意从内心涌起,盘古幡往身后击去,如同大旗招展。
  “嘭!”
  幡上灵光被一剑击散,万道紫气shè向他身躯。
  皇甫弼急忙转身,双手一边掐诀,临空结印拍出!
  盘古幡上飞起金色语者,也化出双手诀印,皇甫弼那招直接穿透其身躯,与手中印诀结合,组成一方更大的印诀!
  “嘭!”
  六伤紫锋斩下,那印诀应声而碎,金色语者惨叫一声,被劈成两半,化作无数荧光飞回盘古幡内。
  皇甫弼喷出一口血来,被震飞出去。
  “怎么会这么强!”
  他大骇下,望着那大步而来的身影,急忙临空掐诀,不断结出古怪手印。
  凌白衣的身躯一滞,随后剧烈哆嗦起来,连连仰天大吼,一只手猛地锤击自己胸膛。
  “砰!砰!砰!”
  巨大的灵威bào开,但不论他如何自残,都不减痛楚。
  皇甫弼喝道:“都动手,他受我魂种牵制,败亡是迟早之事!”
  白凌月冷声道:“该死的哥哥,都快死了还做什么无谓挣扎,是想死的更难看一点吗?!”
  尽是白骨的右手倏然张开,在身前划了道圈,生出腾腾烈火。
  无数蝴蝶绕着那火圈飞旋,数百数千只在长空振翅。
  “八荒火龙,生灭!”
  “吼!”
  火圈一下化龙,所有蝴蝶尽数吸纳进去,在天上盘旋数圈而下。八道火龙凌空,浩瀚景象惊人。
  突然一抹月华洒下,其内一柄玉尺旋转不停,无数符文其中涌起。
  随后玉尺化形开,凝成一座拱桥,横在长空上。
  八道火龙顺着那长桥而过,直接游向远方,消失在月华里。
  “是谁?!”白凌月惊怒不已,厉喝道。
  “啧啧,好乖的龙宝宝呢。”端木有玉一下从空中出现,将玉尺收起,带着笑意。
  白凌月怒道:“公子玉,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端木有玉笑道:“自然知道。”
  白凌月寒声道:“我看你并不知道,你此举将会给天水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