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1094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1094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越来越远。
  “呵,还不服吗?真是倔强的xìng格,那哥等你。”
  凌白衣眼中一片冷笑,漫天白雪绕在他身侧飞旋,全都消失不见。
  他似乎走在无人之境,缓缓的从傲长空和卓清凡之间跨过,头也不回。
  三道身影凝聚在天空上,所有人皆是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激动。
  十大封号武帝中最强的三人,这一幕也许此生再难看见。
  没有一人动弹,没有一丝声音,只有凌白衣的动,如柳絮,如白雪,就像是白凌月飞走的那样,他也越来越远,不断消失在众人眼帘里。
  “呼,这个杀人狂魔终于走了,好怕怕啊。”
  卓清凡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拍了拍胸脯。从战戟上一跃而起,将沧海如尘收起,笑道:“长空兄,刚才那一拳好猛哇,差点将我杀了。可有兴趣一起去喝两杯,吃几个包子压压惊。”
  “没兴趣。”
  傲长空一拂衣袖,转身便走。似乎对其余之事再懒得看一样。
  “公子,等等我们!”
  胖瘦头陀惊呼一下,立即化作两道光芒飞驰而去,落在傲长空身后,嘴里还在不断嘀咕着什么,很快就消失不见。
  李云霄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傲长空至始至终也没有看他一样,那是一种毫无掩饰的轻蔑。缘由很简单,此刻的他还没有让他正眼相看的实力。
  这便是残酷的现实世界,不管你曾经有多强,此刻的你只能埋头苦修,追逐着他们的步伐,望其项背。
  但李云霄并没有恼怒和不快,反而是轻松了起来,这就证明霸天炼体诀之事就此过去了,就算今后他大大方方的施展,天下皆知,傲长空也不会因此而找他麻烦。
  而至于身份地位,以及在他人眼中的分量,这些都是小的不能再小的浮云。
  只要不断的朝着武道的路往前走,终有一天会在巅峰处再次相遇。
  “哎呀,无趣的人。”卓清凡抱怨不已。
  万一千盘腿坐在大地上,脸孔yīn沉的滴水,嘶声道:“卓清凡,我商盟自问从未对不起你,今日你竟坏我大事,老夫与你势不两立啊!!”
  层层布局,尽是杀招,几乎稳赢的局面,最后关键一击被卓清凡破坏,令他如何能不愤怒,如何不五脏冒火,目眦yù裂。
  卓清凡忙挥手道:“一千大人,你年事已高,千万别动怒啊。不如一起喝杯茶,清清火,也当我给你赔罪了?”
  万一千闻言,更是气的髭须乱颤,忍不一口血再次吐了出来,刚刚恢复的一点真元又溃散了下去。
  “哈哈,喝茶好,本公子就爱喝茶。这些俗人哪里能明白清茶之道呢。清凡兄,不如我们一起去喝几杯吧。”端木有玉抚掌大笑起来。
  卓清凡笑道:“也好,两人喝好过一人喝,而且还能请玉公子免费给我算算命。”
  端木有玉道:“不用算了,从今以后,天涯海角,你在商盟都买不到东西了。”
  “哈哈!”
  卓清凡一下大笑起来,他单手掐诀,身体与端木有玉一道化作青烟,恍惚之下就消失在长空上,无影无踪。
  正主全走光了,只剩下一片落寞的天空,千疮百孔。
  大地更是无数焦黑的深洞,方圆数百里全部化成废墟,整个新延城废掉了至少四分之一,这还是暗中强者出手布下结界防御的结果。
  皇甫弼望向万一千,道:“一千兄,保重身体,来日方长,我先告辞了。”也不待万一千回答,他身影在天空上一闪,也消失无踪。
  万一千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瞬间苍老了许多。
  毕其功于一役,却是这样惨淡的结局,王霸雄图也变成泡影。
  李云霄上前道:“一千兄,皇甫弼说的没错,来日方长,不可消沉。”
  万一千长长叹了口气,连连摇头。
  所有人都是默然不语的看着,各自盘算着内心的想法。商盟经此一役后必然是要走下坡路了,都在算计各自的利益影响。
  丁山关切道:“一千大人,你就安心养伤吧。商盟只要还有我在,就一定会撑下去,甚至更上一层楼。”
  万一千瞳孔一缩,那沮丧颓废的目光一下变得凌厉起来,喝道:“丁山你什么意思?”
  丁山悠然道:“没什么意思,一千兄你反应过激了。我只是说,在一千兄养伤的这段时间里,就由我来代理这商盟之首,必然竭尽全力,不负众位兄弟所托。”
  “屁!”
  万一千怒bào粗口,气的浑身发抖,“谁需要你代理商盟之首了?你安心做好你天元商会会长,便是不负所托,便是对得起大家!”
  丁山叹道:“我只是想替一千兄分忧而已,既然不愿,我也不想强人所难。但以我之见,一千兄和陈钟羲大长老都已经重伤在身,万宝楼的实力一落千丈,已经不适合待在商盟的常任理事会里了。”


第1667章 新秩序
  “什么?!”
  万一千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尖声叫道:“你要将万宝楼驱逐出商盟理事会?”
  四周之人全都愕然住了,一个个面部僵硬,脑子转不过来。
  万宝楼领袖商盟多年,天下第一商会的名号深入人心,今日一战中也彰显它的强悍力量。
  现在丁山一开口要将万宝楼提出商盟理事会,除了他自己外,怕是谁都反应不过来。
  李云霄也被呛了一下,虽然料到商盟分裂是迟早的事,但也没想到来的这样快,这样赤luǒ。
  丁山道:“不是逐出,而是万宝楼已经没有能力待在理事会成员里了。根据商盟的规定,一千兄下次还可以申请的。”
  “笑话,你说没能力就没能力?商盟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万一千怒喝道:“万宝楼此刻虽弱,但铲除区区天元商会老夫自问还是绰绰有余!”
  丁山道:“商盟是个将规矩的地方,一千兄这么讲蛮理那就没意思了。不过,天元商会可从来不怕蛮不讲理的蛮子,其它同盟成员也不会怕得。一千兄若是要如此野蛮,独断专行,那就请划下道来。今日天下豪杰俱在,正好可以做个见证。”
  “你、你……咳、咳咳!”万一千气的伤势加剧,不断的剧烈咳嗽,大口的血吐出。
  丁山叹道:“一千兄此刻拼命吐血,莫非是想要装可怜,打悲情牌?”
  “噗!”
  万一千被气的喷出一口血线,shè出数尺高。之前调息修养的真元尽数溃散,伤势跌落到了极点,气的话都说不出来,身体不断颤巍巍的抖着。
  陈钟羲大急,怒道:“丁山,你要划道便来,老夫接下了!”
  所有人都默默的看着,无论是万一千还是陈钟羲,此刻都不可能是丁山对手,众人心中都涌起一种沧海桑田之感,莫非时代真的要在今天jiāo替了?
  丁山点头道:“也好,你身为万宝楼的大长老,的确有资格代表万宝楼。这样吧,我让你三招,若是你赢了,万宝楼便继续留在理事会。输了的话,就划归我天元商会名下进行整治。”
  “什么!!”
  陈钟羲大惊,他也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是丁山的对手,这种条件自然不可能答应。
  “咳咳,丁山兄的条件未免太苛刻了点。”
  钱生也看不惯,出来说话了,道:“不如等一千兄的伤势好了后,你们再一行武决,这样才公平公正。”
  丁山冷笑道:“钱生兄这是要跟万宝楼串通一气吗?万一千这伤势之重,怕是这辈子都好不了了,于是万宝楼可以在商盟里混一辈子了?”
  钱生顿时哑语了,道:“这……”
  万一千也算是够强大了,这样都没被气死,咬牙道:“三年,给老夫三年时间便可伤势痊愈,到时再与你生死一战!”
  丁山眼皮微微跳了下,冷冷道:“三年?你当本座的时间跟你一样不值钱吗?抱歉,实在没那个耐xìng。而且潮起潮落,花开花谢,势力的更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你区区一人可以阻挡时代的车轮么?认命吧,虽然悲壮,但这是时代的选择。”
  九极光在他掌心汇聚,照耀开来,如光轮流转,照的万一千的脸上尽是不甘和愤怒,还有一丝绝望在眼底。
  “时代的选择?由你口里说的吗?老夫即便踏不上时代的脉搏,但杀你随时可以!”
  万一千身上卷起狂暴的气息,丹田处亮起微光,双手掐诀之下拍在宙光盘上,一片光芒泛起,时间流转。
  “你……!”
  丁山一惊下,急忙纵身退开,沉声道:“你竟要自bào丹田和宙光盘,想死无全尸,一点尊严也不要了吗?”
  “哈哈,杀了你便是最大的尊严!”万一千已经全部豁出去了,眼里一片坚毅,必杀丁山。
  宙光盘不断地催动到极致,日月星轮再次浮现,往空中散开。
  “唉,谁能破名利,太虚任遨游。”
  一声轻叹响起,随后一道黄色的符文凌空落下,压在宙光盘上,隐约化作一座宫殿虚影,将其震住。
  随后空中出现一道光圈,竟是袖袍,挥舞下将那宙光盘收了进去。
  一名灰袍朴实的男子的出现在空中,脸上没有任何神采,只是漫不经心地看着下方众人。
  万一千心头大骇,自己与那宙光盘的联系被直接切断掉了。
  虽没有完全炼化此宝,但也浸yín数十载,炼化了一半以上,哪能如此轻易被人斩裂,必是刚才那道黄符有诡异,将他与宙光盘之间的联系压制住了。
  宙光盘丢失,万一千急忙压制住狂躁的丹田之力,在体内疯狂流转,抑制起bào开。
  “苍梧穹,你这是何意?!”他满眼怒火,这个时候一下明白了过来,丁山背后之人定然是他。难怪会演变到今日局势,竟是有圣域执政者chā手!
  “他竟是苍梧穹大人!”
  远处的人群一片震惊,还有些武者则是露出迷惑,显然并不知此人,在稍加咨询后才大惊失色。
  “就连圣域执政司都来了,天啊,真是不枉今日之行,能够见到这么多的大人物,就算死在动dàng中也值了!”许多人激动万分。
  苍梧穹道:“一千大人,不过是一些名利之争,需要赌上xìng命吗?大人的命就值这一口怨气吗?”
  “哼!”
  万一千满脸的冷笑,内心暗骂不已,道:“大人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现在出来救丁山一命,不知是何居心!莫非丁山是你安chā在商盟内的傀儡?”
  在自bào丹田失败后,他也一下冷静了下来,好死不如赖活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顿时不再想死了,而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心中所想点破。
  果然,人群中顿时响起了各种议论。
  苍梧穹脸色微变,难以察觉的闪过一丝愠怒,哼道:“一千大人真是好心没好报,我出手可是为了救下你,既然你这般不领情那也就罢了。你们该如何就继续如何吧,本座不管了。”
  他一拂袖袍,便要离去。
  万一千顿时傻了眼,差点再次气的昏过去,强行压制丹田自bào之力,令得本以重伤的身躯再次受创,而且失去了宙光盘,连跟丁山同归于尽的底牌都没有了,彻底成了待宰羔羊!
  而且远处还传来各种冷嘲热讽,“就是,真不是好歹,这下苍梧穹大人走了,看他怎么死。”
  丁山也惋叹的摇头,好像在说他不争气。
  人群中,宁可云悄声道:“爹爹,看来万宝楼要糟了,商盟怕是要易主。我们要不要动手?”
  “动手?”
  宁可为眼皮跳动,shè出几许笑意,道:“为什么要动手?让商盟自行演化多好,星月斋身后有神霄宫,并不会受起波及。我早就知道丁山不是池中物,现在连他身后之人也一并出现了,未尝不是好事。恐惧大多来自于未知,现在丁山虽强,但我们已经不用畏惧他了。”
  宁可云点道:“倒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丁山也不敢对星月斋如何。”
  丁山一步步朝万一千走去,每一下都十分沉稳,那空间波动细微dàng漾,波动在每个人心间,似乎预示着新的商盟秩序即将诞生。
  “唉,谁能破名利,太虚任遨游。”
  突然又是一声长叹,白衣闪动,李云霄挡在万一千身前,直面着丁山步步而来。
  所有人都是心中微震,目光凝聚起来,吃惊的看着他。
  现在谁都看得出来,万宝楼已是大厦将倾,正所谓树倒猢狲散,就连钱生,韩君婷等人也不会强行出头,他的出现令得万一千也为之愕然。
  韩君婷眼底闪烁着精光,一眨不眨的盯着李云霄。
  丁山更是脸色大变,冷冷道:“李云霄,你这是何意?”
  李云霄道:“没什么,只是你口中所谓的商盟新秩序,未必符合我的胃口。所以我只好让这个新秩序不要到来了。”
  “无稽!”
  丁山怒斥一声,但脸色瞬间就缓和了下来,和声道:“李云霄,玲儿可还好?”
  李云霄面色不变,只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道:“自然是好的,但这与你何干?”
  丁山叹息道:“至始至终,我都是玲儿那丫头的父亲啊。”
  “你妹啊!”
  李云霄忍不住大骂起来,道:“这世上还有你这般不要脸的人吗?不过也正常,你的无耻已经天下皆知了。”
  丁山皱眉道:“这二十年来的养育之恩,父女之情,岂是你一厢情愿就能抹去的。她在哪?我想见她一面,有些事我们父女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李云霄冷冷一笑,抬起手来,一道金光从掌心shè出,化作界神碑徐徐飞起。
  碑身上一片流光异彩,各种符文闪现,氤氲之气袅袅升空。
  “她便在我这超品玄器内,我也很念你们父女之情,她此刻十分低落,我希望你能进去看望她一番。”
  李云霄盈盈而笑,眯着眼睛,瞳孔深处却是闪烁着如电寒光。
  “嗞!超品玄器?他刚说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