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1123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1123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瞳孔骤缩,惊道:“你身怀圣器!”
  圣器即便实在神境强者的岁月里,也是极为难得之物。
  而且车尤的一招真龙之剑,亦是剑意绝妙,令他心中暗惊。
  “轰隆!”
  两股剑气轰撞在一起,一招霸道至强,一招飘渺出尘。
  巨大的罡气迸shè,往车尤方向压去,竟是他落了下风。
  “该死!”
  车尤猛一咬牙,左手再取出天地无法,一招“千秋峰”随即dàng出,绵绵不绝,将那罡气轰碎。
  随后身影一闪,便出现在封要离身前,双剑直接砍下。
  “砰!”
  三柄剑震在一起,那剑风飞旋,不断往两人身上斩去,震得鳞片翻滚,撞击声不绝于耳。
  封要离眸子一寒,道:“龙妖?”
  他左手掐诀,食指和无名指一同点下,整个空间的温度瞬间降至极点,车尤刹那就化成了冰雕。
  封要离冷笑一声,收回冷剑冰霜竖着砍了下去。
  “笑话,这点温度也想冻住本座的真龙法身!”
  那冰晶瞬间迸裂,车尤双剑横在身前,硬接一招。
  “砰!”
  冷剑冰霜再次斩在两剑之上,车尤只觉得手臂一麻,对方劲力之大超乎想象,身躯直接被震退百丈。
  “一直听闻妖族的祸斗实力非凡,但想不到竟强悍至此!”
  “果然很棘手,不要顾虑什么颜面了,所有人都出来围殴他!”
  李云霄一下将界神碑内还能打的都喊了出来,宾臣、北圳南、玄雷惊云吼、巡天斗牛。
  远处的穆钲看得目瞪口呆,随即大骇起来,惊道:“圣器,你有圣器在身!”
  陈箐羽一副嗤笑的样子,道:“看你这副乡巴佬的样子,发什么呆,还不快联手围攻,否则都得死在这了!”
  所有人一下将封要离围住,顿时气势滔天,盖过那妖气。
  李云霄冷笑道:“大家一起出手,就算是真的神境强者今天也得趴下了!”
  封要离也似乎意识到了麻烦,冷冷的持剑而立,未动一下。
  恶灵大吼道:“这厮刚才还拿剑斩我,大家一起上砍死他!”
  叫的虽凶,但他却并未敢上前。
  所有人也都是凝神不动,戒备的看着,随时准备雷霆一击。
  封要离冷笑道:“以为人多便管用吗?”
  他的瞳光闪烁,双角上散出金银两色光芒来,随后一道太极图案在空中浮现,瞬间化作数亩大小,直接压下。
  “不好,快走!是祸斗一族的天赋神通——太极封天印!”
  李云霄惊呼起来,他曾数次见殇施展过。
  但已经晚了,太极图一出,整个天地顿时被锁定,所有人都是浑身一颤,再无法动弹。
  “什么?这天赋神通……太变态了吧!”
  车尤惊骇不已,就连他的真龙之力运转都极为困难,每动一下需要耗费成百上千倍的力量。
  其余之人也都脸色大变,一招之下将所有人尽数压制住。
  李云霄忙道:“不用慌,这招太极封天印,一旦施展出来,祸斗自己也是元力被封。”
  闻言,那惊恐的情绪才松了下去,否则就是坐等被屠杀的命了。
  封要离眸子一凝,冷声道:“看来你对祸斗一族还有一些研究,但可惜是错的。施展此招后并非会封印自身元力,而是此招耗费的力量极大,让即便强入祸斗之躯,施展后都变得极为虚弱。”
  李云霄冷冷道:“这有区别吗?在没有援兵的环境下,施展此招不是很蠢的行为吗?待你力量流逝后,不足以支撑神通时,便是我们出手之时。”
  “哈哈,出手?天大的笑话!”
  封要离狂笑起来,一握手中之剑,顿时一股剑罡dàng开。
  所有人皆是脸色大变,袁高寒惊呼道:“你怎么……”
  封要离寒声道:“本君虽身躯为祸斗,施展封天印也只是激发这具身体的力量,而并非吾之真正力量啊!”
  冷剑冰霜在他手中不断的被激发,寒光剑气化作道道剑罡飞旋。
  众人都是一下面如死灰,这种情况下被那剑罡斩中,必死无疑!
  “傲剑诀!”
  封要离轻喝一声,冷剑冰霜斩了下来,巨大的剑罡横空而去,直斩众人。
  所有人都是一颗心沉了下去,死亡的危险笼罩在每一个人心间。
  车尤苦涩道:“好不容易混的自由身,还没快活自在几下呢,就要挂在这莫名其妙的地方了。”
  李云霄骂道:“别唧唧歪歪的垂头丧气,还没死呢好吧!”
  “什么?!”
  众人都是心中一颤,急忙定眼望去。
  只见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现在封要离前,直接用手抓住了冷剑冰霜,那剑罡随之湮灭。
  “砰!”
  剑气在那人手中飞旋,不断的斩在身前,划出无数痕迹,却不能将其击杀。
  北圳南一惊,道:“大人!”
  袁高寒也是震骇了一下,随即激动的大喜道:“是那位大人!”
  其余之人,除了车尤外,再无人知道聆牧笛的身份。
  都不由得心惊起来,这李云霄的圣器内到底藏了多少高手!
  “你是谁?!”
  封要离大骇,金银双色的瞳孔骤缩,厉声道:“神炼钢之躯!”
  聆牧笛淡然道:“雪之国君主封要离,本座听过你的名字。这柄神剑冷剑冰霜诞生于你手,后来流转至我一好友手中,在封魔一战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是封魔神物之一。”
  封要离惊怒道:“吾不明你之意,但太极封天印下,三界五行内无物不封,你是如何还能动弹的!”
  聆牧笛道:“无物不封也只是相对而言,封不住的东西那可就太多啦。何况你这封天印未能发挥出祸斗全部力量,封不住本座也是情理之中。”
  封要离怒道:“闭嘴!真龙法身都被本君封住了,你算什么东西!”
  他猛地一掌拍出,无边寒气凝结过去。
  聆牧笛五指一松,任其将剑抽走,同样是翻手为掌迎了过去。
  “嘭!”
  那寒冰之气被聆牧笛一掌击碎,但他半壁身躯却被冻结住,覆盖了一层淡淡的冰霜。
  封要离瞬间就出现在其身后,反手一剑斩向他颈脖。
  “砰!”
  巨大的颤音震起,冷剑冰霜直接斩入聆牧笛脖子半寸。
  聆牧笛似乎并未太大反应,只是身躯一震,将那层覆冰震碎,然后右手往自己脖子上摸去。
  裂痕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把冷剑冰霜的剑身镶嵌在了脖子里。
  “你……”
  封要离瞪大眼珠子,一下无语了起来。
  李云霄心中暗喜,葫芦小金刚的身躯融合了记忆元金,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自我恢复。
  而且封要离在这太极封天印下虽然还能自由活动,但显然实力大打折扣,否则以他之前的那种霸道剑势,葫芦小金刚就算是身体都扛不住一剑,更别提头颅颈脖了。
  聆牧笛始终是一副不慌不忙的神态,将冷剑冰霜的剑身镶嵌在脖子中后,双手掐诀,在掌心凝出一朵白色小花来。
  那花白的似雪,却近乎透明,仿佛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冰煞心焰!”
  他口中轻吐四字,便双手在白花两侧结印,向着封要离拍了过去。


第1711章 太初真诀
  封要离眼皮一跳,心中察觉到了危险,那朵人畜无害的小花看似稀松平常,却让他的警觉成倍提升。
  他左手不断掐诀,印记在空中浮现,各种冰纹出现在掌心,随即迎着那小花拍下。
  世界静的几乎没有声音,只剩亮光在众人眼前闪耀。
  火花之白,冰晶之蓝,两种色泽的光晕镶嵌在一起,如烟花绽放。
  那恐怖的光芒散开,众人一脸惊容,随后才听见惊天动地的巨响。
  整个雪之国都在颤鸣,万雪融化,天崩地裂。
  “什么!竟能抗住吾之一掌!”
  封要离惊怒不已,那蓝色之光不断压下,冲击着冰煞心焰,威势胜过对方,但那属xìng之力却不分上下,甚至隐隐落在下方。
  殊不知聆牧笛的内心更为震骇,那始终平淡从容的脸孔惊起了波澜。
  对方这湛蓝色的一掌竟能压制住冰煞心焰!
  除了李云霄和北圳南外,其余之人并无太大表情,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冰煞心焰是为何物。
  李云霄也是心中掀起惊涛,失声道:“怎么可能,这种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
  封要离的真元属于极寒之气,与北冥世家是为一路,却不尽相同。
  他是纯粹的寒、冷,冰到极致,而北冥世家则是寒中带yīn,甚至以极yīn之力为主,中招者后患无穷,多半功体要毁。
  当年萧轻王便是中了一点这种yīn寒之气,几年都形如废人。
  如此说来,封要离的真元之力更加的光明正大。
  葫芦小金刚那绿豆般的眼睛盯着湛蓝之气,骤然一缩,似乎想起了什么,惊道:“这是太初真诀!”
  封要离浑身一颤,惊喝道:“你是谁?!”
  他手臂猛烈一抽,发出刺耳破音,冷剑冰霜从葫芦小金刚的脖子里抽了出来,再次斩向聆牧笛眉心。
  这世上从来不曾存在过不死之身,即便是大成圣体也有死的窍穴,封要离一时找不准对方死穴,就只能胡乱砍去,先斩成七八截再说。
  李云霄也是心神大震,瞳孔收缩。
  那股湛蓝色的气息浩瀚无穷,磅礴伟岸,竟是四大神诀之一的太初真诀!
  聆牧笛猛地收回手来,身躯暴退开,同时双手在身前不断掐诀,在他的诀印四周,不断凝聚真空。
  狂暴的力量倾斜而出,猛然双手高举,往头顶拍去!
  “轰隆!”
  一股飓风拔地而起,冲向无边苍穹,所过之处尽数粉碎!
  封要离的剑斩入真空内,劈在聆牧笛脑门,一下将整个脑袋劈开,但并无卵用。聆牧笛抬起脚就飞踢向对方眼球。
  “哼!”
  封要离闷哼一下,五指成爪落下,“砰”的一声拍在葫芦小金刚小腿上,整个腿部瞬间凝结。
  “轰隆!”
  天空中突然传来巨震,聆牧笛的那一击将封天印震得不断颤动,一道太极图在长空飘忽不定。
  封要离闷哼了一声,只觉得体内气血激dàng下,后续严重不足。
  而对方的命门死穴却始终摸不透,短期内根本杀不死对方。
  李云霄等人也在不断抗衡那封印之力,整个空间都恍然飘忽起来。
  “哼,且放尔等一次!”
  封要离眼里shè出寒光,似乎极为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冷剑冰霜高举而起,一圈剑界散开,笼罩整个雪之国,所有人都感受到那种伟岸之力。
  李云霄心中大骇,惊道:“这力量、这种力量……”
  封要离冷冷看了他一眼,道:“无数年来,天命重归雪之国,而你是给本君带来天命之人,也极不简单。那一缕祸斗残魂就且留你体内,待吾它日来取。”
  所有人只觉得一股空间撕裂dàng漾开,身体被一股难以抗衡的力量推了出去。
  整个世界光景一变,煞白的天地化作昏暗,一条悠悠河道在下方“哗哗”流淌。
  “深幽水径!”
  大家都是吃了一惊,竟被那股力量席卷出了雪之国。
  穆钲愣道:“我们被赶出来了!”
  袁高寒道:“封要离太强大了,这厮当年可是真正的神境存在啊!”
  北圳南淡然道:“即便是神境,若是长久没有十方规则的领悟,实力会逐步消退的,下次再见的时候,他要维持现在的力量都不太可能。”
  由于有聆牧笛在,袁高寒显得有些局促,抱拳道:“不知大人如何看法?”
  葫芦小金刚的身体已经基本复原,聆牧笛道:“此人不简单。当年本座执掌北域,雪之国的事我也有所耳闻,但想不到太初真诀竟在他之手。”
  众人都是浑身大震,骇然的望着聆牧笛。
  执掌北域?
  所有人都是脑子僵了一下,对这四个字反应不过来,无法想象那是怎样一种情况,故而多半露出狐疑的神色。
  北圳南也是眉黛微皱,并不知道“太初真诀”是为何物。
  北圳南道:“大人,那太初真诀真有这般厉害吗?竟然可以抗衡冰煞心焰。”
  聆牧笛点头道:“若是完整的太初真诀之力,足以抗衡当年魔主的冰煞心焰,而不是我手中的这朵玩具似的小花。也不知是沉睡了太久他的力量不够,还是并未完全掌握太初真诀。”
  北圳南吓了一跳,惊道:“竟能抗衡魔主?!此等神诀,为何我从未听过?”
  其他人也是脸色微变,多少嗅到了一些味道。
  李云霄知晓这四部神诀的来历,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聆牧笛脸上露出崇敬之色,抬起眼来看着李云霄,似乎特意对他而言,道:“当年界王和衍神两位大人,修炼的神通分别为大界神诀和大衍神诀,这太初真诀是不弱于这两篇神诀的功法。”
  李云霄心中一颤,他是第一次听到“界王”和“衍神”的名字。
  北圳南则是脸色大变,震惊得无以复加。
  车尤道:“既然那真诀如此厉害,我们不如再进雪之国,将它抢过来!”
  “好哇好哇,再杀回去,夺那祸斗的身体!”
  恶灵也是一副凶狠狠的样子。
  穆钲道:“我觉得不应再去冒险,毕竟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什么太初真诀完全是水中月,镜中花。”
  他不愿在涉险,因为他内心清楚,就算得到了真诀,也不会有他的份,跟他没个卵关系。
  聆牧笛道:“李云霄,你觉得如何?”
  李云霄反问道:“大人觉得我们再进去,胜算如何?”
  聆牧笛沉吟道:“封要离就算能再施展一次太极封天印,也封不了多久,胜负当在五五之数。”
  李云霄叹了口气,道:“唉,我也想再进去。那太初真诀虽然美,但正如钲长老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