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1410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1410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大家都做好准备,只要‘无’之结界一散,就立即出手击杀归墟和天思!”
  水仙惊道:“可是……那归墟的身躯是宁可月大人啊……乃是云霄哥哥的挚友……”
  聆牧笛哼道:“这个时候管不了这么多了。若是让归墟重临大地,这片天空下还有谁能制得了他?!”
  众人都是默然,开始运转元功,随时准备出手。
  就在此时,红芒内,三人结印的中央,猛地浮现出一团金芒。
  那金光如球,散发出刺目旭辉,一下将红色光芒尽数吞没进去。
  聆牧笛等人顿时感受到一股浩瀚伟力震dàng开来,全都被击退数步,更加难以靠近。
  “那是什么?!”
  聆牧笛惊呼起来。
  艾浑身一颤,惊道:“圣器!”
  那金色光球,徐徐旋转,众人心中立即明白过来,应该就是归墟之前说过的瞳族圣器——千年一眸!
  “不好!快出手!”
  聆牧笛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然惊呼,当先就凌空一抓,逆魂鞭化作一柄银剑,猛地刺了上去。
  其余强者也不甘落后,纷纷出手。
  顿时一阵天崩地裂,整个空间都传来恐怖的震颤声,似乎还有来自荒古的兽吼,传dàng在整个黑暗之内。
  “嗤啦!”
  ‘无’之空间承受不住如此多的强者之力,竟然被恐怖的威压撕裂出一道道裂缝。
  聆牧笛当先一剑刺入那金光内,突然金芒变得大盛起来,直接刺入所有人眼眸,甚至是体内!
  “轰隆!”
  众人大惊大怒,一下将手中的绝招砸了出去!
  天地激dàng,只剩下悠悠古音,真灵‘无’之痛苦的呻吟在传响。
  所有黑暗在这一刻瞬间被撕裂开,数千里的覆盖一下驱散,露出烈阳从天空上照耀下来。
  闭上眼睛的众人,感觉视觉好了许多,这才逐一睁开眼来。
  但眼前却变得空dàng无一人!
  李云霄、归墟、天思,甚至是冲在最前方的聆牧笛,也全都消失不见了。
  “飞扬!”
  曲红颜大惊,急忙飞上前去,之前三人掐诀施展仪式的地方,现在清明一片,就连半点痕迹都未曾留下。
  “怎么会这样……”
  曲红颜脸色一下苍白起来,怔怔的站在长空上。
  她已经感受不到任何李云霄的气息,就连归墟的也感受不到。
  艾也是脸色微变,长叹道:“他们已经不在此地了。”
  曲红颜咬牙道:“艾先生,怎么会这样?竟然在所有人眼皮底下溜走,即便那归墟是造化境的存在,也不至于如此逆天吧!”
  波木也是沉声道:“不错,即便是圣器,也岂能在不知不觉下破空而去?未免闻所未闻!”
  艾摇了摇头,道:“并非不知不觉,只是我们不知不觉而已。”
  波木愣了下,道:“什么意思?”
  艾道:“刚才金芒刺入大家眼内,诸位觉得是多长时间?”
  曲红颜沉吟片刻,道:“最多五息。”
  “什么?五息?”
  廖星辰吃了一惊,道:“为何我感觉有十息之久?”
  端木有玉面色微变,惊道:“难道是……”
  艾点了点头,道:“事实上经历了多久时间,我们谁也不知道。即便是我,也在那金芒下瞬间失去对时空的知觉,依我看来,那金光至少困住了我们三十息不止!”
  “三十息!”
  众人皆是大骇,一个个不敢相信,面面相觑。
  波木苦涩道:“若真的有三十息的话,那未免太可怕了。有这时间,他们为何不杀我们?若是这时出手的话,怕谁都没有抵抗之力。”
  艾摇头道:“这我就不知了。”
  廖星辰这才道:“若是有三十息时间的话,从容离开的确没有一点问题,这也就解释的通了。”
  水仙一下焦急起来,拉着端木有玉的手,急道:“玉公子,现在怎么办?你快推算下,云霄哥哥现在可好,又在何处?”
  曲红颜也是将目光望了过来,带着期望质疑。
  端木有玉有些为难起来,掐指算了几下,微微摇头叹息,道:“这几人都是天命太强,而且实力超绝,我推算不出。”
  曲红颜顿时失望起来,有些失神的样子。
  水仙急哭了,不依不饶的哀求道:“你一定是没认真算,或者不肯消耗寿元去推算,你怎么一点责任心也没有,这样贪生怕死。若非云霄哥哥救你,在海之森林的时候你就已经被那个封要离杀死了。你看看我母亲,为了推算之术,不生不死这么多年,你怎么一点牺牲精神也没有!”
  端木有玉满脸大囧之色,不知如何是好,羞愧的低下头来。
  并非他没有牺牲精神,而是李云霄多半不会有事,因为李云霄天数在身,若是有数的话,他一定会有所感应,比如心神不宁之类的,但现在什么预感都没。
  若是为了推算这个而耗费自己寿元,未免太不值了。
  “水仙,不得胡闹!”
  波隆怒斥起来,满脸铁青。
  他何尝不关心李云霄的下落,他挚爱的女人还在李云霄的界神碑内呢,若是李云霄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后面他根本就不敢想象,脸色一下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廖星辰道:“事已至此,我们现在也没什么好办法,不如先回炎武城,再从长计议。这胤羽和归墟之事,我也得立即汇报给岛主大人。以岛主大人的力量,或许能有办法也说不定。毕竟李云霄乃天武盟盟主,岛主大人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对!也许叶岛主能有办法也说不定!”
  曲红颜眼中一亮,立即有了点精神。
  廖星辰点了点,道:“那我们走吧。”
  站在人群中的艾,脸色有些为难起来,似乎yù言又止。
  曲红颜察觉到了他的异色,邀请道:“艾先生不如也随我们一道吧。如今星月幻境被毁,妖族散落在东、西两域,怕是一时间难在召集齐全。而且重新整顿妖族,寻找安身之地,也绝非一日之功。”
  艾看了一眼依然陷入昏迷的陌,点了点头,道:“那就有劳诸位了。而且这两人身上的术极强,我也想找个灵山宝地,争取能帮他们解除异状。”
  曲红颜大喜道:“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炎武城不仅是灵山宝地,而是还有十方规则,艾先生也应该有所听闻。以先生之天资,在十方规则下,术道怕是要更进一层。”
  艾苦笑道:“但愿吧。”
  众人也不磨叽,重新寻找了一遍战场,在确认李云霄等人的确不在后,便往炎武城而去。
  一路上凡是遇见妖族之人,艾也都将他们带上。
  炎武城之人都是皱起眉来,显得有些不快的样子。
  毕竟曲红颜只邀请艾一人,结果还没走多远呢,艾就带上了数十上百人之多。
  有人颇感不乐,偷偷传音给曲红颜。
  曲红颜淡淡一笑,回音道:“一切随艾先生意愿。”
  以如今炎武城的地域之广,要容纳妖族也不是问题,只是一个众人心理接受的问题。
  毕竟五霞山一战之惨烈,许多人回忆起来还历历在目,对妖族有着极强的仇视心理。
  曲红颜的想法则要高远的多,若是能够将妖族一脉也纳入天武盟的话,那将是难以估量的助力。
  而且此事也并非绝不可能,如今荒身陨,殇不知所踪,妖族三大强者也就剩下陌了,而陌对李云霄马首是瞻。
  并且还有三位大妖在李云霄的界神碑内,其中琳更是十万年前的万妖之皇,界王境强者,妖族内最强的梵妖一脉。
  如果有陌和三位大妖出面,再加上艾的意愿的话,还是有极大把握将妖族拉过来的。
  每个人所处的层次不一样,看问题的眼界就完全不一样。
  许多武者依然局限在与妖族的仇恨内,而曲红颜身为天武盟的骨干,想到的则是联合所有力量,共同对抗魔劫。
  一行人带着数百妖族,很快便回炎武城而去。
  此刻,在一片荒芜的沙地上,四周全是飞沙走石,罕有人迹。
  突然空间震颤,里面传来雷电般的轰鸣声,随后一团红色光芒撕裂虚空而来。
  “嗞嗞嗞!”
  红芒上恐怖的力量不断散开,随即“轰隆”一声zhà开,光芒四shè。
  里面浮现出四道人影,一下从空中飞落。
  “怎么回事?这是哪里?!”
  李云霄瞬间惊厥,猛地回忆起之前的事来,骇然往四周望去。
  除了宁可月和天思外,竟然还有聆牧笛,他愕然道:“牧笛大人?”
  李云霄眨巴了下眼睛,随即用力揉了揉,并且单手掐诀,施展出大衍神诀来,用神识往聆牧笛身上扫去,生怕又是幻觉。
  聆牧笛道:“不用怀疑,是我。”
  李云霄神识左右扫过后才信,道:“大人怎么来了?”


第2146章 抗命不遵
  聆牧笛道:“玉公子传讯回炎武城,说你被归墟挟持了,所以我就调集人手赶过来。”
  李云霄有些歉意,道:“抱歉,麻烦大人了。”
  聆牧笛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道:“何时变得如此见外。”他看了下四周,道:“此处不知是何地,总感觉令人不适,怕是有点麻烦了。”
  李云霄始终觉得自己与归墟和天思的事,是他的私人恩怨,与旁人无关,更与天武盟无关,所以不想大家chā手进来。
  “这里是……”
  李云霄也打量起四周来,除了滚滚黄沙和罡风外,还有烈阳直接照shè下来,整个空间内没有任何水分,干燥的令人皮肤皲裂。
  宁可月和天思也四下望了一眼,两人则是神色截然不同。
  天思面色沉凝,望着天空上的那烈阳,炙热的光芒中带着淡淡的金色,竟与他手中的战戈锐光有几分相似。
  “哈哈,千年一眸!我终于回来了!”
  宁可月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脸色由先前的平静慢慢的变得狂热和狰狞,无比激动。
  天思眼里露出惊色,但很快便掩饰了下去,忙道:“恭喜大人!终于找回自己的圣器,找回失落的瞳族!”
  李云霄和聆牧笛都是震惊和警惕起来,若是进入了对方的圣器中,那就麻烦大了。
  宁可月独自狂笑了一阵,才停下来,点头道:“多年夙愿得以实现。天思,你也功劳不小啊。”
  天思急忙道:“这是属下应该的。当初大人将属下创造出来,不就是为了今日么。大人能够得偿所愿,属下也万分高兴!”
  宁可月道:“你的功劳很大,但是……我有一事一直很好奇,但又不便问,现在似乎可以问了。”
  天思心中一颤,忙道:“不知大人所指何事?”
  宁可月随手一指李云霄,道:“据我所知,当日地老天荒一战内,你是要杀死月瞳的。”
  天思脸色大变,急忙道:“大人怎会如此想法,当真误会我了!当日我只是想将月瞳收回,毕竟李云霄当时实力有限,根本不可能完成大人的夙愿,属下是想将月瞳收回,另寻适合之人。”
  “哦,原来如此。”
  宁可月点了点头,道:“我只是好奇一下罢了,你不用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的。”
  “是,是!”
  天思被他这么一说,脸上的汗珠更多了,忙道:“属下对大人的忠心,日月可鉴,绝无二心!”
  宁可月点点头,道:“你的忠心我明白,不过还有一事我也想不通。那就李云霄眼中的月瞳已并非我之子,这又是怎么回事?似乎是我儿死前将自己的一部分分离出去了,这才使得实力大跌,否则怎么也不至于被区区武道境界的人掌控。所以我想问下,你知道我儿当年是怎么死的吗?”
  “这……这……属下不知!”
  天思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起来,咬牙道:“属下一直都在地老天荒内,从未离开过,如此能知道如此秘辛之事。”
  宁可月眼眸变得冷了下来,嘴角扬起狞笑,招手道:“我信你,你且过来。”
  天思“刷”的一下反而退了数步,脸色变得比猪肝还要难看。
  宁可月寒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天思脸上毫无血色,道:“属下身份卑微,岂敢站在大人身旁。”
  周围一下诡异般的安静起来,只剩下罡风吹的黄沙“瑟瑟”作响。
  李云霄和聆牧笛自然也听出了名堂,知道两人之间有问题了,而且听出了不少端倪。
  李云霄更是心中微惊,想起之前宁可月的话,在归墟沉寂之后,这片天空下就只剩下一只月瞳,而自己的神技天缺是从红月城得到的,由曾经的红月城城主传承下来的,而所得月瞳却是在地老天荒内。
  他内心顿时有了个大概的猜测,之前的红月城城主,至少有一代城主是被归墟之子附身,并且留下了神技天缺,就是为了日后唤醒归墟。
  而那代月瞳不知为何死去了,由自己体内分裂出了一个后代,也就是此刻在李云霄右瞳中的这只,这样推论下来,李云霄右眼内的月瞳还是归墟之孙才对。
  而留下神技的那代月瞳,死亡极有可能和天思有关。
  毕竟自己初见天思的时候,天思是想极力杀死月瞳的,直至归墟出现后,才隐藏了这个想法。
  看来天思的心思也并不单纯,似乎并不甘心于只做归墟的附庸。
  “呵呵。”
  宁可月淡淡一笑,道:“身份卑微,就更要听本座命令,让你过来你便过来,否则便是抗命不遵了。”
  天思再次退了数步,咬牙道:“大人不会想过河拆桥吧?若非我相助,大人如何能顺利的回到造化境,又如何能顺利的找回千年一眸,即便我没功劳也有苦劳吧。”
  “哦?你乃是本座创造出来的生灵,我可是你的主人,听令于我是你的天职,也是本座创造出你,以及你本身存在的意义。现在反倒跟我论起功劳和苦劳来了?”
  宁可月冷笑起来,讥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