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1414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1414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墟,只是一时难以接受。
  宁可月冷冷道:“我是谁?你的内心难道没有告诉你吗?还是你不能接受?”
  她一语戳破起讫内心,让起讫更是如坠冰窟,顿时再没了任何幻想,当即跪了下来,叩首道:“见过老祖宗!”
  宁可月淡淡一笑,道:“不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否则可有得你们苦头吃了。”
  话音落下,起讫便觉得眼前一晃,回到了长空上,而且一声巨响随即传来。
  宁可月手中诀印一变,再次往后退了数步,将红色箭矢的大部分力量卸去后,凌空一抓!
  “轰隆!”
  箭芒瞬间破开,zhà成无数碎片溅飞,惊天动地。
  七名长老皆是受到冲击,身躯微颤。随后他们定眼一望,一名男子正跪在宁可月身侧,那熟悉的身影正是……
  “啊?!吾王!”
  一名长老惊叫起来,七人顿时明白了,对归墟的身份再无怀疑!
  “见过归墟老祖宗!”
  七人齐刷刷的跪下,匍匐在宁可月面前。
  李云霄和聆牧笛都是眉头微促,看着归墟收服了瞳族,内心隐约更为担心起来。
  王城之内,在极短的安静后,顿时zhà开了锅。
  所有瞳族皆是哗然起来,各种人声鼎沸,整个城池就想煮沸了一般。
  到处都是“我没看错吗?”、“难道是我眼瞎了?!”、“谁对我施展了幻术?”等声音。
  由于李云霄等人位置太高,他们并未听见七老对宁可月的称呼,只是见到月瞳之王和七位长老都匍匐跪着,顿时感到一阵眩晕,觉得这是有人弄的恶作剧,一定是自己中了幻术。
  直至此刻,宁可月脸上的笑容这才舒展开来,道:“都起来吧。”还不忘嘚瑟的瞥了李云霄和聆牧笛一眼。
  七名长老还不敢起身,等待起讫起身后,他们才敢站起。
  八人都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变得老实拘谨,不敢吭声,与之前那气势汹汹的模样判若两人。
  起讫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道:“老祖宗终于回归了,我瞳族必然会迎来鼎盛之期。”
  宁可月笑道:“呵呵,本座的确有一番想法,但还得看看你们的实力如何了。”
  起讫长叹一声道:“唉,起讫愧对老祖宗!未能将月瞳一族发扬光大,只能维持着老祖宗们留下的基业,实在是羞愧!”
  宁可月道:“你不必妄自菲薄,这圣器内虽然规则齐整,但灵气毕竟有限,能有三人修炼到虚极境我已经很满足了。如今这圣器空间内到底是怎样一番景象,你详细与我说说。我察觉到你能够动用部分圣器之力,但实在有限的很。”
  “是!”
  起讫小心的应了一声,便道:“还请老祖宗殿内一叙,这里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
  “好。”
  宁可月心情大好,转身瞥了下李云霄和聆牧笛,道:“你二位也一起来吧。”
  李云霄和聆牧笛互望了一眼,便跟了上去。
  原来,当年归墟将整个瞳族都迁徙到圣器空间内,并且还收纳了大量的各族之人,作为给本族人用的“容器”培养。
  其实归墟还未跟胤羽决裂前,就在专心圣器的炼制和衍化,早就构成了灵气循环系统,并且有不少“容器”其内。
  直到得罪胤羽后,时间过于匆忙,他也管不了许多,直接将大量的种族都抓了进去,生怕将来自己的子孙不够“容器”。
  但没想到的是,由于“容器”太多,圣器被流放到“无”之空间后,里面的灵气开始剧烈锐减,使得灵气的自循环系统遭受破坏,灵气变得万年一求,修行变得极为困难起来。
  当初月瞳一族的几位掌权人,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开始对其它种族进行灭绝xìng的屠杀,免得他们过多消耗灵气,破坏供给平衡。
  因为瞳族即便不依附,也能修炼和长存下去,而且“容器”在当时也足够充足。
  这样一来,屠杀便引发了战争,其它种族之人瞬间联合起来,开始对月瞳进行反抗。
  月瞳一族虽然强大,但遭受各族联盟反扑之后,也遭到了重创。
  那是瞳族数量在圣器内第一次大规模的锐减,与此相应的是,“容器”种族们也被重创的力量,数量急剧下降。
  整个圣器空间内出现了长时期的和平,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瞳族之人修建了“王城”雏形。
  并且瞳族对“容器”的策略也从屠杀变成了驱逐,将大量的“容器”驱逐到空间“灵气循环系统”的边缘地带。
  这样一来,“容器”的生存空间就变得极为恶劣起来,为了争夺一些资源,开始内部互相残杀。
  让瞳族之人喜出望外的是,这个策略起到了极好的效果。
  一来抑制了“容器”的数量增长,二来由于“容器”们长期的互相厮杀,能够生存下来的都是资质极好的强者。
  这对于月瞳一族而言,无疑是喜得乐见的。
  在接下来的数十万年里,月瞳一族都掌控着至高的主宰权,与“容器”们之间的关系相安无事。
  可即便如此,依然有意外发生。
  在十多万年前,“容器”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位极为恐怖的强者,带领着众多种族从蛮荒之地杀来,围攻王城!
  那一战异常惨烈,月瞳的人口数量再次锐减到低点,围城之战打了大小数十次,延续了数百年之久。
  王城也被攻破过不下十次,但每次最终还是死战坚守住了。
  这瞳族风雨飘摇,眼见就要凋零下去的时候。族内出现了一位强者,他在修炼的过程中第一次感悟到了这片世界的力量,也便是千年一眸的圣器之力。
  虽然掌握的并不是很多,但依靠这圣器之力,还是力挽狂澜,将对方的强者尽数诛杀,这才将瞳族血脉保留了下来。
  于是“容器”们再次被驱逐到蛮荒,整个世界又陷入了相对和平的发展期。
  而月瞳一族也开始花费各种资源,对“圣器”本身进行研究。
  研究的过程无外乎两点,一就是如何抹去归墟烙印,二便是如何掌控圣器之力。
  终于在后来的漫长岁月里,归墟的烙印几乎被抹的干净,而这世界内瞳族对圣器本身的理解也日益加强。
  而更让瞳族喜出望外的是,只有月瞳的瞳力才能够感悟和炼化圣器之力,从这个时候开始,月瞳一族才真正站稳了在这个世界的位置,不可撼动。
  因为你再强也不可能强过圣器之力,而月瞳却能够调用圣器的部分力量。
  从而,再次迎来了瞳族对“容器”们的掌控期。
  直至今日,再没有任何的大事发生。
  宁可月等人听完,不由得有些唏嘘起来,叹道:“想不到竟然还如此曲折复杂,真是难为你们了。”
  起讫忙道:“不难为,当初老祖宗也是为了我们好。只不知当年的强敌现在如何了,老祖宗是不是要带我们出去了?”
  宁可月嘿嘿笑道:“当年的强敌还在,只不过已经不‘强’了,以本座之力杀他如杀蚁,已经没趣味了。至于你们,我自然是要带出去的,享受外边世界更好的灵气,让你们的实力短期内bào棚上去!”
  她雄心勃勃的样子,眼中shè出精芒来,落在李云霄和聆牧笛身上,道:“两位以为如何?我月瞳一族的实力,难道占据一域也不可吗?”
  李云霄坚定的摇头,道:“绝不可,再者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事。必须找各路领袖商议才行,但至于结果……你也应该心中有数。”
  “哼!”
  宁可月明显不悦,脸孔一下就沉了下来,寒声道:“这么说来,你是要引发两族之战了!”
  李云霄皱眉道:“归墟,你可千万别乱来!如今魔劫降临,若是你族再横chā一手进来,怕是整个天武界都容不得你,到时候即便我们不出手,这天地也要诛杀的你灰飞烟灭!”
  宁可月怒道:“那你的意思是,等魔劫过了,再跟我商讨此事?那得何年何月?况且魔劫能不能过尚且是个问号!”


第2152章 离开圣器
  李云霄皱眉道:“难道你对天武盟这么没信心?”
  “呵呵,信心?”
  宁可月嗤笑道:“当年天武界有四位界王境强者联手,耗尽一界之力,方才封印魔主,打败魔族。如今却是一个都没了,怎么跟魔界斗?以我之见,如今的魔界比之当年并不会逊色什么。”
  她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便是魔界不会再有帝那般惊才绝艳,震烁古今的人物出现了。其中原因你也是知道的。”
  李云霄道:“六道魔兵?”
  宁可月点头道:“缺少了六道魔兵的魔主虽然厉害,但也最多是界王境而已,达不到令人恐惧的程度。”
  李云霄惊道:“你对魔界了解多少?就这样肯定魔界一定会有界王境的强者存在?据我两次和魔族jiāo战,得到的结果显示,魔界如今也只有八位造化境魔尊而已,并不存在圣魔。”
  宁可月道:“你既然知道‘圣魔’这称谓,看来的确是得到不少消息了。魔界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种简单,至于你所说的只有八位魔尊,呵呵,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信的。”
  李云霄一下沉默了起来,内心更加沉重起来。
  宁可月颔首道:“如何,只要你族能出让一域疆土,我瞳族便与你们站在一条阵线上,共同抗魔。”
  起讫和七位长老在一旁小心的听着,不敢吭声。
  他们对于外界的情况并不了解,只能俯首听命,但都听得出来,似乎有极厉害的敌人要对付,都是心中郁闷无比。
  这个条件李云霄的确有些心动,但一域的疆土实在是太骇然了,若是冒然出让的话,他必然是人族的千古罪人,这个黑锅他背不起。
  聆牧笛也是同样的心思,开口道:“可以给你们十座王城这样大的地方,再多就不行了!”
  “哼,十座王城,那是一域的几分之几啊?”
  宁可月明显不满,怒道:“你这是在施舍我吗?!”
  李云霄针锋相对,冷冷道:“这十座王城也只是我和牧笛大人的初步想法,至于行不行尚不可知,还得回天武盟与众人商议。我族的让步也尽于此,绝不能再做出更多牺牲了。”
  “哼,那多说无益了。这片大陆说起来,即便在当年真灵遍地的时代,我瞳族的疆土也不止十个王城。何况现在如此羸弱的人族,就想将等我局限在方寸之地,真是异想天开!”
  宁可月毫不留情的驳斥道,满脸讥讽。
  李云霄面不改色,道:“你也知道时代不同了,当年胤羽还君临天下呢,现在你让他君临天下去试试。”
  宁可月怒斥道:“你意思是说我瞳族实力不行了?”
  李云霄道:“事实摆在眼前,不由你不接受。若不是魔劫降临,即便是十城我也不可能答应的,还有便是你瞳族的生存方式太过野蛮,必须在我受我族密切监控。”
  “什么?!”
  这下不仅是宁可月暴怒,起讫和七位长老也震怒起来,之前的谈话他们听的是是而非,但这句却是听的清楚明白。
  受他族监控,这还有半点自由吗?
  一时间大殿内煞气翻滚,七八双凌厉的眼眸都盯着他。
  宁可月怒极反笑,道:“嘿,你确定你没在开玩笑?”
  李云霄摇了摇头,道:“绝无开玩笑,任何人都不会喜欢被你们附身的。你们可以继续用千年一眸内的‘容器’,至于外界生灵,我不许你们染指!”
  “啪啪!”
  宁可月竟鼓起掌来,放声笑道:“哈哈,说的好慷慨激昂啊,我都听得热泪盈眶了!既然如此,那我瞳族当年丢失的疆土,便由我们自己亲手夺回来。还有,你们两位也就不用离开了,就到这圣器内好好度过下半辈子吧!”
  她猩红的眸子一下就凝视过去。
  “小心!”
  李云霄喝斥一声,双瞳随即发生变化,右眼月瞳也浮现出来,一片白光激shè而出。
  “天缺!”
  两股精神力在大殿上相撞,没有任何声响,只见空间上泛起浪涛一样的纹路,随即如镜面般破碎掉。
  聆牧笛也是心中一惊,在李云霄喝斥的刹那就反应过来,随后一掌往虚空拍去,“轰隆”一声巨颤,整个圣器空间就被打穿一个裂口。
  但那裂口不够深,还未能通向外界。
  “轰!轰!”
  又是数道震响,他瞬间就打出上百拳,将那空间壁垒不断击碎!
  起讫等八人震惊之下,也纷纷出手,大片红光从空中击落,一下就将两人罩住。
  聆牧笛的动作一滞,身躯就停了下来,脸上浮现出呆滞的神情。
  李云霄大惊,张口就吐出一道龙吟,冲向聆牧笛,击在他身上发出“箜箜”的震dàng声,却不能将其从幻境中解脱出来。
  即便是他自己,也开始觉得眼前有些迷离。
  “哼,若是这还让你们跑了,那就真的是天大笑话了!”
  在周围不知处,宁可月的声音传来。
  李云霄努力睁大双眼,妙法灵目散发出幽光,却也只能隐约见到一些影子。
  突然他心中一动,一股力量从界神碑内冲了出来。
  “嗤啦!”
  眼前的红芒就像是幕布一样被撕裂开,清晰的世界浮现而出。
  一道女子声音传来道:“走!”
  紧接着,便听见“轰隆”巨响,圣器与外界的壁垒被强大至极之力轰碎,一条充满恐怖之力的通道随即浮现!
  李云霄惊喜道:“琳大人!”
  那出手破去幻术的,正是琳。而随之轰开圣器壁垒的则是灿和涿。
  琳单手掐诀,一片金光在身上散开,随即诀印拍出。
  “轰!”
  宁可月与其硬抗一掌,顿时被击退数步,眼中的红色妖光锐减下来。
  “不可能!你是谁?!”
  宁可月心中大骇,怒喝一声。
  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