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260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260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等达到一定修为后,给他们融入较高层次的兽魂。
  妖龙之所以说自己更为受益,就是因为共享魂力这点属xìng。他身为灵魂之体,妖兽之身,根本无法修炼人类的炼魂术,只能够让岁月流逝,慢慢的恢复灵魂。他甚至没有把握可以在自己消亡之前彻底的恢复过来。
  但和李云霄共享魂力之后就不同了,可以通过李云霄修炼大衍神诀,来恢复自己的力量。虽然成为兽魂对他这种真龙后裔来讲,是一件极其屈辱的事,好在剑灵都做了这么久,也就无所谓了。
  很快,李云霄的脸孔上渐渐的扭曲起来,显得痛苦异常。他猛地大喝一声,站立起来一拳轰了出去。
  手臂上的衣服瞬间化作尘屑,一道色的拳芒在空中划过,那拳芒之内隐隐浮现出龙影。
  那luǒ露的手臂之上,浮现出妖龙的形态,散发出青光,好像纹身一样刻在上面。
  “不错,融合已经初步完成。你刚才那一拳,至少有武皇的力量!”
  灵魂深处传来妖龙的声音,道:“魂战技法的关键还是灵魂融合之术,似乎还分了很多层次,现在你我已经初步完成。我能享受到你魂力的滋养,而你也能动用我的力量了。”
  “嗯!”
  李云霄刚才那一拳之下,感受到了极大的力量从灵魂之中涌入上来。现在就算是赤手空拳,仅仅凭借一星武宗的修为,也有信心同武皇一战。而且随着融合的不断加深,他能够调用的力量也会越来越强。同时妖龙也恢复的越来越快。
  这绝对是一种双赢的事情,但头疼的是以后如何分离?这些他们已经不去管了,走一步是一步。
  李云霄在融合妖龙之后,开始静静的修炼起来,从炼制太古天目到现在,一连串的炼制就没有停一下。虽然是在界神碑中,也感到有些吃不消。
  天空中显化的大衍神诀全部融入到他身体之内,身上微微发出金光,不断的滋补着魂力。
  数个时辰之后,他猛地睁开眼来,目光如电般闪过。
  他心念一动,就消失在原地,突然出现在那圣火殿三人面前。
  三人一见他突然出现,都是吓了一跳,其中一名男子脸色瞬间发白,手中青光一闪而没。
  李云霄盯着那人手中的戒子,道:“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那人额头上渗出冷汗,道:“没,没什么!”
  李云霄道:“你很不乖啊!”他一指点了下去,那人手中的戒子发出强烈的光芒,“砰”的一声就zhà裂开来,大量的东西浮现在天空之上。
  “咦,还不少好东西嘛!”
  李云霄笑呵呵的一挥手,一些高阶之物全部被他收了起来。其中一块圆形的器物直接落入手中,竟然是由许多零件构造而成,并不是简单的玄器,在圆形器物的中心,一个指针在不断的颤抖。
  他皱眉道:“感应器?好精致的玄器。”
  那三人都是脸色大变,露出害怕之色。
  李云霄单手一翻,就收入戒子中,身体直接消失在原地,只传来一句淡淡的声音,道:“看来叶南天的确有些门道,不愧是炼制超品玄器的存在。这种感应器竟然可以跨越空间,传到这来。”
  下一刻,李云霄出现在客栈的房内,神识直接铺开,立即感受到了几股强大的气息压来,其中竟然有武尊在内!
  房内突然间就出现了数名男子,一共七人,多是武皇为主。但有两名老者身上的气息让李云霄感到极度的压抑,正是武尊无疑。
  七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扫过之后,就毫不在意了,似乎根本没把他当做一种存在,全都自顾自的四下查探起来。
  一名容貌俊美的青年男子手中正拿着一块一模一样的感应器,皱着眉头看个不停,道:“怎么回事?明明就是在这里,却怎么没有人?”
  一名武皇强者,中年文士模样,也四下打量了一番,道:“会不会这感应器出错了?亦或者他们三人遁入了虚空之内?”
  那两名让李云霄感到极不舒服的老者中一人,头顶上稀疏的几根白发,轻哼一声道:“这方圆千米之内的虚空中绝无藏人。”
  几人对他的话都是深信不疑,俊美青年男子皱着眉头走到李云霄身前,道:“少年,你可以有看到三名修为深不可测的男子?”
  李云霄内心觉得搞笑,摇了摇头。
  他已经可以肯定几人就是圣火殿的人,想不到兔子自动送上门来了,只是那两名武尊,看样子实力超强,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俊美青年男子的忧虑之色更重了,转身询问那两位老者道:“二位尊者大人,现在如何是好?”
  这些圣火殿的人似乎遁世的太久了,有些不谙世事。
  那名头发稀疏的武尊老者皱眉道:“这个少年有问题!”他盯着李云霄看了一阵,缓缓道:“看到我们进来竟然没有露出一丝的慌乱,而且不卑不亢,眼眸平静如水。还有,以他的年龄,怎么会有武宗的修为?”
  特别是最后那一点,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立即瞪大眼珠子来。
  其余六人也都是一惊,纷纷投来目光,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人的外面可以改变,但是在武者的神识之下,可以直接感测骨龄,这是决计无法造假的!
  李云霄苦笑道:“看来我得退房了,这才住进来多久,就接二连三的有人打搅。”
  那青年男子惊道:“什么意思?莫非你见过那三人?”他脸色顿时一沉,怒道:“你敢骗我?”
  他身上的气息瞬间压了过去,将李云霄锁定的死死的,哼道:“老老实实的把知道的全说出来,否则……”
  李云霄笑道:“我没骗你,我的确看到了三名男子。但修为都是一星武皇而已,并不是什么深不可测。”
  俊美青年男子一愣,原先他看李云霄不过是一星武宗而已,就算看到那三人,也决计无法知道对方的修为,这才说了深不可测,他大喜道:“那三人现在在哪?”
  李云霄狡黠的笑道:“他们正在我家做客呢。”
  俊美青年男子张大嘴巴,有些不明白的样子。他们圣火殿一直都是遁世修炼,很少在大陆上走动,接触的人也极少,所以在jiāo流上有些显得笨拙。
  “少主,这小子明显是有问题,跟他废话什么!”
  那中年文士模样的男子大步上前,就往李云霄身上抓去。他专司负责殿外事物,为人老成干练,经验丰富,自然不会跟其他人那样有些傻乎乎的。
  李云霄瞳孔微缩,立即明白了眼前这俊美男子就是圣火殿的少主。
  在那中年文士男子出手之时,他也动了。
  “瞳术·月缺!”
  直接施展精神攻击,双眸瞬间化作一弯血月。身体则向那俊美男子抓去。


第0397章 圣火殿
  圣火殿少主哪里知道对方会突然袭击,本就阅历有限,瞬间就中招了,脑子“嗡”的一下刺痛,就呆滞了起来。直接被李云霄抓入手中,当了人质。
  “你要做什么?!”
  几道声音同时响起,圣火殿另外六人全是大惊失色,暴怒于脸上,杀气盎然,死死的盯着李云霄。
  特别是中年文士,身子猛地停了下来,举到半空中的手掌也僵硬在那。因为他看到了李云霄朝他友好的微笑,但五指却扣在少主的喉骨上,只要轻轻点下,绝对当场丧命。
  李云霄笑道:“应该我问诸位这句话吧?你们先无缘无故闯入我房间,然后又无缘无故质问我,这位大哥还想无缘无故欺负我,现在你们还问我要做什么?我可以说脏话吗?”
  “快把少主放开!你竟敢冒犯少主,已经犯了死罪,罪无可赦!”
  另外一名武尊老者沉声道。
  他一直静静的站在那一言不发,穿着灰色麻衣,全身都破败不堪,好像苦修士一样。但身上的隐隐闪烁的气势,比另外那名枯发武尊还要来的强大。
  中年文士一听,顿时觉得发晕起来。这些人平日都遁世修炼,说的话也是直来直去。这般说法,谁会放人?
  李云霄也觉得这些人单纯的有些可爱,笑道:“既然已经犯了死罪,罪无可赦。那我宁死也得找个垫背,先把这个少主少了再死,也死的其所,死的有价值,死的有垫背了。”
  麻衣武尊强者一惊,赶忙道:“住手!虽然死罪不可免,但只要你放了少主,还是可以赐你一个全尸的。”
  中年文士终于听不下去了,急忙道:“小兄弟别冲动,只要你放开少主,我们绝不会伤害你,一定放你安然离开。”
  麻衣武尊强者眉头一皱,似乎闪过一丝不快之色。在他看来,侵犯少主之人,怎么可以免死呢?而且还放其安然离开,这也太大逆不道了吧!
  但圣火殿内的事物,一般都是由中年文士打理的,那老者也就哼了一下,不再说话。
  “放我安然离开?这里可是我的房间啊!”
  李云霄鼓起眼珠子起来,道:“你们一个个修为比我强,若是我一放人,你们冲上我还不是分分钟秒杀我?我才没那么傻呢!”
  中年文士双手举天,发誓道:“我陶罐对天发誓,只要你放了少主,我绝不会追究你任何责任。”他脸上一片肃然,很认真的样子,内心却是冷笑不已,我不追究你责任,还有其他人追究呢。
  李云霄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笑道:“看来诸位都是单纯质朴之人,没有什么鬼心眼。大家还是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吧,说不定双方都会有收获的。”他指着房间内一张四方桌,道:“几位大哥,都坐吧。”
  几人都是觉得有些不妥,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依言就坐了下去。
  麻衣武尊强者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云霄看了一眼被抓在手中的俊美男子,正怒容盯着他,露出洁白的牙齿,一脸眼光的笑容,道:“听说yīn钥在你们身上?”
  “唰!”
  刚刚坐下的五人,瞬间就弹shè了起来,一个个露出震惊之色,杀气扩散,整个房间内的气氛一下子紧张到了极点。被扣在手中的俊美男子也是脸色大变,苍白如纸。
  “哎呀,别紧张,别紧张!”
  李云霄挥了挥手,示意道:“都坐嘛,大家开诚布公的谈一谈。现在城南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多少势力听到消息,也不求证一下就眼巴巴的跑了过来。现在唐劫已经落入骷髅佣兵团的手里了,在这里他们是地王,你们想救出唐劫或者换出阳钥,都是没有可能的事。除非……”
  他咧嘴一笑,道:“除非跟我合作!”
  “哼!你区区一星武宗,算什么东西,竟然让我们跟你合作!”
  那名秃发武尊老者大怒,喝道:“赶紧放开少主,然后说出怎么知道yīn钥存在的,等候少主斟酌后发落!”
  李云霄目光一冷,寒声道:“你脑残病又犯了吧?停yào的话会害死你们少主的。”
  他手中微微一用力,便传来“咔咔”的骨碎之声,李云霄的手指轻轻压下了几分。那俊美男子痛苦的长大嘴巴,眼中尽是恐惧之色。
  “住手啊!”
  秃发老者吓了一跳,大喝制止道。他再也不敢说话,但眼中却满是怒火。
  李云霄目光在他们六人身上逐一扫过,冷冷道:“虽然你们单纯质朴,但却一点都不可爱。如果还有会犯病的,我希望现在能先吃点yào,否则等会你们少主被你们害死了,可怨不得我。”
  六人都是怒目而视,却不敢吭声,一个个死死的盯着李云霄。
  李云霄冷笑道:“这才乖嘛。”他将俊美男子的头颅扭了过来,道:“听说那船钥是绝世武帝叶南天炼制的?啧啧,身为叶南天的忠实粉丝,我很想看看他老人家留下来的宝贝,让我好瞻仰瞻仰。”
  俊美男子只觉得喉咙一松,掐的不是那么紧,可以说话了。但碎了不少骨头,还是觉得喉咙处疼痛的难受,他倔强道:“你杀了我吧,休想从我口中套出任何东西!”
  “有骨气,我喜欢!”
  李云霄冷声道:“但要骨气,就别想要骨头了!”他手中再次用力,“咔咔!”又碎了几片喉骨。俊美男子的脸孔再也无法维持那雅致的颜容,胀的通红起来,好似被掐住脖子的鸭子般,全身僵硬不敢动弹,眼中除了哀求之色外,还有深深的怨恨。
  陶罐惊得浑身冷汗,眼前这人看似年纪小,好像不经世事的样子,实则手段老练dú辣,他真怕对方一不小心弄死了少主,当下再也不敢有轻视之心,急忙道:“小兄弟住手,你刚才不是说要大家一起合作嘛!”
  李云霄哼道:“我是想合作,但是很多人都不同意,你们少主也不配合啊。”
  陶罐为难道:“既然你也知道了yīn钥的存在,我们也不隐瞒。这等至宝,乃是寻找和开启诺亚之舟的关键所在。你一上来就问yīn钥之事,让大家如何能接受呢?谈合作的话,应该站在公平对等的基础上吧?你先将少主放开,我们才能好好谈一谈。”
  他说的真挚诚恳至极,脸上满是期许之色,给人一种十分可靠的样子。
  李云霄一拍脑袋,哀嚎道:“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他指了指陶罐身后,那五人全是一脸的冷笑和怒火,恨不能现在就上来扑死他。李云霄道:“别他妈废话了,我问一句你们答一句,再犯一次病,死!”
  死字一出,他瞳孔随之骤缩,那眼眸之中的深邃之色,让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脸上吃惊异常。
  就连两名武尊强者也受到感染,毫不掩饰的流露出骇然神情。
  这哪里是一名少年应该有的目光,他们顿时有了一种感觉,这少年真的会说到做到,一不满意就杀了少主!
  “yīn钥在哪里?诺亚之舟又在哪里?”
  李云霄直接将两个最关键的问题问了出来。
  陶罐知道在无法回避,只好答道:“yīn钥的确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