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33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33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轻笑道:“要鉴定很简单,因为这丹yào本身无dú,但是一遇到血水,却能产生剧dú,服用下去定然当场横死!”
  “什么?!”
  秦正猛的站了起来,暴怒的目光投向李逸。若真如李云霄所说,那李逸其心……
  李逸额头暴出冷汗,急忙转头看向方真,方真皱眉摇了摇头,他这才鼓起勇气,道:“陛下,切莫听这人一派胡言。萧统领服下之后,伤势全好,就证明了此丹为真。”
  李云霄冷笑道:“若是服下去横死了,杀你狗头能抵萧统领的命吗?”
  李逸怒道:“绝不可能有事!”
  李云霄针锋相对道:“服下的一段时间是没事,但萧统领体内有内伤,若是丹yào遇学,嘿嘿,就事情大了。不信的话,可以一试!”
  “试?怎么试?”李逸冷笑道:“六级丹yào如此珍贵,试没了,杀你狗头也无法抵偿!”
  李云霄淡淡一笑,“很简单,用这丹yào沾上人血,然后找一条狗服下去。若是狗死了,证明是假丹,有剧dú。若是十息之内狗没死,证明我说的是假的。杀了狗再取出丹来还来得及。”
  秦正道:“好,这主意不错。来人,牵条狗来!今日之事,你们两人中定然有一人欺君!朕倒要看看,是谁如此狗胆!”
  秦茹雪眼中露出强烈的担忧和不安,她深怕自己之事连累了李云霄,担心害怕不已。
  李云霄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上前取下碧水龙睛丹,淡淡说道:“老八,拿你的狗血来。”
  李逸怒道:“为何不用你自己的血?这可是你提出来的主意!”
  李云霄冷冷一笑,喊道:“八五二七!”
  李逸大怒,气的哆嗦道:“你这个畜生说什么?!”
  李云霄用手朝梦白一指,道:“我喊他,我新招的低等下人,编号八五二七。”
  他大喝道:“八五二七,还不快过来!”


第0050章 精神错乱
  “少爷,我来了!”梦白十分配合的小跑了进来,畏畏缩缩的样子,站在李云霄身边。
  李云霄冷笑道:“八五二七,好好在我们李家干,这可是你的前辈。”
  梦白老老实实的朝李逸喊了一句,“前辈!”
  李逸气的脑子犯晕,几乎要摔倒。被方真一把扶住了。其余百官皆是各有算计的含笑看着两人。李家之事,总算开始乱起来了。
  李云霄道:“小八,滴几滴血到这丹yào上。”
  梦白瞪着眼珠子,装作害怕的模样,“为什么要我的血?你割自己的不行啊?”
  李云霄怒着一掌拍了过去,骂道:“做奴才就要有做奴才的样子!主子让你干嘛就干嘛,哪有这么多为什么!跟你的前辈好好学学!”
  梦白这才委屈的从旁边一张桌子上取下一把割烤ròu的小刀,哭丧着脸割破自己一点手指,拼命挤出了一滴绿豆大小的鲜血,滴在那碧水龙睛丹上,“够了没?已经好多血了。”
  李云霄一脚把他踢飞了出去,“滚,一点也没有做奴才的样子!”他冷冷看了那丹yào一眼,悠然道:“见血便会产生致命dúxìng,虽然只有一小滴,但也足以dú死一名武王高手了。”
  他内心则是重重的松了口气。有梦白的这滴血在上面,李逸献dú丹的罪名是无论如何要逃脱不掉了。天地dú身体内的本源之dú,乃是万dú之始,就算是他前世九阶术炼师也无法化解,只能想办法逼出体外。
  很快,便有宫廷侍卫前来一条大狼狗。
  李云霄拿起沾血的丹yào,就要给那狗服下。突然李逸大叫一声,“慢!”
  他警惕的看了李云霄一眼,冷声道:“你走远些,让这些侍卫来喂!”
  李云霄做了个无所谓的样子,将丹yào放在桌子上。
  李逸这才指挥一名侍卫上前,将那丹yào强行给大狼狗服了下去。
  狼狗服下丹yào后,似乎没有多大反应,依然“嗷嗷”的大叫起来,似乎还吃的不过瘾。那名训狗的侍卫低下头来听了一阵,向众人回报道:“陛下,它说好吃,还要吃。”
  秦正脸色一变,双目喷火的盯着李云霄。
  秦茹雪脸色苍白,全身脱力的坐在了椅子上。她内心哭泣不已,暗想等会无论如何,即便答应下这婚事,也一定要保住李云霄的xìng命。
  “哈哈!~”
  李逸放声大笑起来,指着李云霄道:“小畜生,你竟敢欺君罔上,今天看你怎么死!哈哈,哈哈!~”
  今晚以来一直压抑在心头的郁郁似乎瞬间释放了出来,无所顾虑的大笑起来。但笑了几声后,他突然觉得有些冷,大厅内似乎温度在急剧下降,一丝丝的寒气透体而来。
  他发现李云霄正在冷冷的看着他笑,那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小丑,看一个死人。
  怒!
  李逸再次大怒起来,一个死到临头的臭人,竟然还敢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他暗想等会一定要把李云霄的眼珠子挖出来!但他突然觉得不对,因为他突然发现,四周之人的眼神全都变得跟李云霄一模一样了……
  一种死亡的危险涌上心头,他一颗心瞬间沉下去,猛的回头一望,刚才还在“嗷嗷”叫的大狼狗已经全身发黑发绿发黄发红发……,总之什么颜色都有,变成了一条色彩斑斓的死狗,死的不能再死了!
  “啊!”李逸吓得大叫一声,双腿发软,直接跌倒在地上,指着那条狗哆嗦道:“那,那里弄来的一条彩色死狗?”
  秦正身上bào出一股凌烈的杀气,一字字道:“你说呢?”
  李逸绝望的大吼起来,“怎么会?怎么可能?”他指着李云霄,怒吼道:“是你,一定是你!一定是你把那条没事的狗藏起来了,一定是的!赶紧把那条好狗拿出来,这条死狗拿回去!”
  整个宴厅上,所有人一片沉默,全都愕然的看着在地上打滚,如同小丑般得李逸。李家之人则是各个眼中放出精芒,激动的满脸大喜之色。李逸进献有dú的丹yào,是必死无疑了!想不到困扰他们家这么长时间的问题,就如此轻易的解决了!每个家族中人看着李云霄的目光,顿时敬畏起来。
  “陛下,陛下!李云霄把那条好狗藏起来了,你一定要诛他九族啊!”李逸似乎有些发疯了起来。自己得到今天的地位多么的不容易,他如何甘心瞬间崩塌。他精神有些失常了,开始胡言乱起来。
  秦正也是内心怒火滔天,好不容易培养起一个傀儡抑制李家,但却犯上如此大事!若不杀他,如何跟萧轻王jiāo代,但若杀他,如何牵制李家!
  他一阵恼怒,暴跳如雷道:“来人,把李逸和这方真一起拖下去,关入天牢!”
  李逸和方真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被拖了出去。两人都是大喊冤枉,但根本无人理会。
  但秦正的态度却让所有人心中微微猜疑起来。
  笑话,敢谋害镇国神卫大统领,就算是王孙贵族,也是死路一条。何况仅仅是一时得势的奴才?这种事应该直接凌迟就是了,根本没必要关入天牢,看来陛下心中另有想法。
  萧轻王眼中闪过一丝不快的怒色,起身道:“陛下,臣旧伤复发,先行告辞了。”他不等秦正批准,就直接向外走去。
  秦正也知道他对自己的处置心有不满,急忙道:“萧统领劳苦功高,国家栋梁,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朕即可让人送一百枚滋元丹到萧府上。”
  萧轻王头也未回,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整个天水国敢有如此架子的,怕也只有一掌之数了。
  “萧统领,且慢!”
  李云霄突然叫道,“可否让我看下萧统领身上的内伤?”
  萧轻王的脚步终于是停了下来,秦正也是喜道:“对啊,云霄会金针刺穴,连茹雪的五yīn绝脉都能治好,或许能够有办法也说不定。”
  秦茹雪的心头微微触动,此刻她看着秦正,以前那个和蔼慈祥,对他百依百顺宠爱的父王再也不在了,剩下的仅是这个国家的王。她眼中满是哀伤和厌恶之色。
  “既然如此,那云霄你帮我看看吧。”萧轻王也随后答应下来,他也没报什么希望,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李云霄走上前,将指头轻轻搭在萧轻王腕脉上,装模作样的诊断起来。神识则化作一线,沿着主脉游走,一路查探。
  整个宴会厅都是异常的安静,没有人敢出声打搅。盏茶功夫后,李云霄便收回了手,轻轻叹息一声。
  萧轻王眉头一皱,问道:“小鬼,如何?”
  李云霄眉心一跳,冷冷道:“小鬼?”
  萧轻王不以为然道:“怎么?李纯阳在我面前都是小鬼,你不是小鬼是什么?”
  李云霄不做声,微微点了点头才道:“你是不是每天三次肱骨、尺骨、桡骨都会有如蚁咬?却怎么抓也抓不了?”
  萧轻王眼中一亮,忙道:“不错!”
  “是不是每日子午时辰,风门穴和神道穴上就跟敷了寒冰似的,生出体寒?”
  “不错!”
  “一年前你的气海在寅卯时辰是不是常有散功迹象?而现在已经蔓延到了辰巳时辰都会?”
  “不错!”
  “你的手少阳三焦经、手厥yīn心包经在运气的时候,是不是会有如电流穿过的麻痹之感?”
  “不错!”
  “嗯,我知道了。”
  “嗯?小鬼,你真厉害,全被你说中,那你定然知道解决之法了?”萧轻王眼中光芒大盛,激动道,“嗯?小鬼,小鬼你去哪?”
  李云霄径直走出主宴厅,坐回自己的席位上,开始啃起羊腿来,支支吾吾道:“吃饭啊,小鬼可没什么好办法。刚才那些我不过是随便问问的,没想到你还真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就当我没问。”
  全场晕倒,秦茹雪“扑哧”一声,掩嘴而笑。从刚才到现在,才露出了一丝开心。
  萧轻王也晕乎乎的,从来没人敢在他面前这么摆xìng格,“小……,哎,你爷爷李纯阳我喊他老鬼,你父亲李长风我都叫他小鬼,不喊你小鬼,那喊啥?小小鬼?”
  李云霄喝了口美酒,正色道:“叫我云少便好了。”
  “噗!~”
  旁边的韩柏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眼中满是惊惧之色。
  云少……
  所有人都是额头上渗出丝丝冷汗,敢让萧轻王喊少爷,这小子是不是脑子被门板夹了,不想活了?
  萧轻王也是面色一沉,冷声道:“小鬼,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没有人敢在我面前称少爷。”
  “啪!”
  李云霄将青铜酒樽重重的放在酒案上,冷声道:“爱叫不叫,没人勉强你。你要嫌麻烦,桌上多得是羊ròu,可以塞住嘴巴。”
  满场皆是冷汗淋漓,如此顶撞萧轻王,天啊,天水国陛下也不敢啊。秦正也是摸了摸额头的冷汗。
  萧轻王一愣,勃然大怒,身上的气势猛然放了出来,大步走向李云霄,每一脚踏出,地上的青石砖便碎裂一大块。
  “云少,云少!赶紧给萧统领认错,你不想活啦!”韩柏急忙推了几下李云霄。
  萧轻王已经走到了他面前,双目如刀,狠狠的盯着他,似乎要看穿他的内心。周围之人都感受到了那股霸道之气,浑身难以适应,纷纷离开席位。


第0051章 一席长谈
  李云霄淡淡的抬起头来,没有丝毫的畏惧之心,有的只是那万古不变的安静,一双眸子,灿若星辰,他静静的说道:“萧武王,好大的威风啊。”
  “滋!~”
  所有人倒吸了口冷气,纷纷骇然相望,这小子真的不要命了,他真疯了!
  主宴厅内的李白枫急忙站出列来,作揖道:“萧统领,云霄他年少不经事,还望统领大人看在老爷子的份上……”
  “哈哈!~”
  萧轻王突然大笑起来,大步走过去,直接挨着李云霄坐下,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笑道:“李纯阳那老鬼的后人果然有风范,哈哈,怎么我就生不出这么有趣的娃。云少就云少,以后我就叫你云少了!”
  “哗啦!~”,晕倒了一大片,众人都是满脸冷汗,萧轻王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萧轻王也随手拿起桌上的羊ròu啃了起来,含糊不清道:“云少,我这病到底有没有得治啊?”
  李云霄默默的吃着ròu,不做声。
  萧轻王差点被噎着,微微传音过去,“小子,别太过分了!我已经给足你面子了!”
  李云霄也双唇微动,传音道:“给面子?cāo!刚才那一掌下来,我肩膀骨头都bào掉了,你敢说不是故意的?我已经忍痛忍的脸色都发青了,只能狂灌酒掩饰囧态!”
  他脸上露出微微沉思的样子,吟道:“刚才想到了一个办法,但被你一吓,全忘了。”
  “哗!~”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百官重臣,全都再次摔倒一片。
  萧轻王看着他痛得脸上渗出冷汗,内心暗暗大笑不已,脸上还是做出一脸正经的样子,“那要如何才想的起来?”
  李云霄道:“喝酒,先陪我喝喝酒,办法的事以后再说。”
  “好,喝酒!”
  萧轻王端起酒杯,又是一掌拍在李云霄肩上,看着李云霄瞬间苍白的脸色,大笑起来,“本统领今天跟你一醉方休!”
  在闹了这么久之后,两个主角,一个已走,一个闷闷不乐的坐在上面,宴会的氛围也全无。
  唯一的亮点就是李云霄这个曾经的笑料,开始隆重的进入诸人的实现,再没人敢有轻视之心。蓝玄在蓝弘的身后,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突然觉得自己当初输给此人,输的并不冤枉。
  片刻后,秦正也起身说有了倦意,宴会便到此结束。众人纷纷起身告辞,但每个人离开时都会微微向李云霄点头示好。就连蓝弘也是笑道李家有人。
  秦茹雪直接跑了过来,眼圈一红,道:“云霄,谢谢你。”
  李云霄微微笑道:“没事,举手之劳。”
  小妮子似乎变了xìng子,有些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