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407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407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最低限度绕我一命啊!”
  那老者惊恐的大叫起来,似乎不敢相信须丹荷要杀他。
  “呱噪!吵死了!”
  须丹荷一挥手,一道光芒shè出那老者咽喉,立即破出一个血洞来。那老者一脸的惊恐和绝望,双手不断地捂着自己喉咙,身体拼命挣扎。
  这时两名天一阁的弟子上前来直接将他拖了出去。
  须丹荷脸色yīn寒,指着地上那份告书,寒声道:“谁可以告诉我,这件事怎么办?”
  大厅内几人全是天一阁的掌权高层,无人敢吭声,都是噤若寒蝉。
  其中一名老者鼓起勇气,道:“大长老,这天元商会欺人太甚!我们不过是派吴禹去逼婚丁玲儿,试探下他们虚实而已。他们竟然就将罗曲商会灭了,明知道罗曲商会是我们的附庸,那如此肆无忌惮,分明就是没将我们放在眼里。我觉得应该用他们对付罗曲商会的手段,势如雷霆的将天元商会给灭了,以震我天一商会之威!”
  须丹荷没由来的一股怒气,喝道:“灭天元商会,你脑子里有坑吧!七大商盟之一,随意被我们灭掉的话,这将是多大的风波,另外五家商会将会采取怎样的行动,你说话前能经过下大脑吗!”
  那名老者被训的脸色发青,却也不敢反驳,闭上嘴不再吭声。
  须丹荷自己气了一阵,才开口道:“天元商会肯定是要教训的,否则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不过在这之前必须调查清楚两件事:一、万宝楼跟他们到底有什么协议,这件事必须弄清楚。第二就是天元商会的金锋银芒到底来了多少人,若是倾巢而出了的话,我怕我们还应付不下来,那就必须传讯附近的高手第一时间赶到。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将他们踢出七大商盟去!”
  她说完后,看了一眼人群中一名轻纱白衣女子,凌厉的语气立即缓和了下来,道:“玉依,你有何看法?”
  梁玉依身躯微微一动,腰间佩剑上的两个铃铛清脆响起。整个人乌黑色的长发飘然身后,肤如凝脂,她轻轻宛动手指,轻声道:“一切以大长老的意思,我只是好奇他们这次术武双比将会派什么人出场。”
  须丹荷道:“嗯,这也是要考虑的地方,作为重点侦查,最好是能在比试之前就将其毁去,以绝后患。”
  梁玉依柳眉微蹙,轻声道:“无须多此一举。”
  须丹荷笑道:“我知道你很有信心,但是你的精力必须用来对付厉飞雨这些人,天元商会的那些废物,能少则少。”
  梁玉依不语,眼中的光芒渐渐化开,似乎对其他事不再感兴趣了。
  须丹荷道:“万宝楼那边我亲自上门一趟,你们全力做好打探工作,随时准备跟我上天元商会教训下那个贱丫头!”她一挥手道:“就此散了吧!”
  就在罗曲商会被灭,整个商会的高手都被天元商会吞下后,仅仅是当天晚上,那依附于天元商会的二十七家附庸商会也逐一受到邀请函,被丁玲儿请来赴宴。
  宴席简陋,并不大的厅堂内众人都在怯怯议论,每人的脸色都非常凝重,不时的偷望着上坐的丁玲儿。而丁玲儿坐在那一言不发,众人看不出她心中所想,似乎无思无绪。
  盏茶功夫后,丁玲儿终于是开口了,目光落在左侧而坐的李云霄身上,道:“云少,剩下的八家,应该不会来了。”
  二十七家商会,仅来十九,留下八张空dàngdàng的席位,似乎是打脸一般,让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李云霄不以为意的笑道:“既然那八家没来,那以后也都不用再来了。明日我便上门走一趟,伏诛首恶,引导他们向善。”
  已到的十九家全都是脸色大变,心中震惊不已。一面难以理解天元商会所为,一面庆幸自己如实赴约。
  丁玲儿道:“日久见人心,患难见真情。在座的十九家同盟好友皆是我天元商会最忠实的伙伴,名字我一一记在心中了,日后绝不会亏待了诸位的。”
  其中一名老妪道:“丁小姐客气了。我们极方商会自从丁山老爷子手中起就一直追随天元,承蒙老爷子和丁小姐的关照,这才在险恶的环境下生存至今。极方商会的生死存亡早已和天元商会绑在一起了。”
  “正是!”
  其余十九家也纷纷赞同,表示自己的忠心。
  李云霄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看了过去,在天元商会江河日下的局势下,这次商盟两会更是让所有人都以为走到了尽头,还能顶住各方压力出面力挺天元商会,绝对是铁杆联盟的存在了。
  丁玲儿也是心下感激,道:“多谢诸位大管事的相助。这次玲儿召集诸位前来,是想团结大家的力量,共同对抗未来之变局。为了不让力量分散,我想将天元商会的驻地往外扩大一辈,同时让大家搬进来,这样在位置上首尾相连,互相有个照应。不知诸位有何高见否?”
  “这……”
  一名老者犹豫道:“恕我直言,敢问丁小姐是否将有大动作?今日罗曲商会之事传的沸沸扬扬,不知是否有何隐情?”
  丁玲儿微微一笑,道:“大动作的确有一些想法。罗曲商会之事乃他们咎由自取,竟然昏了脑袋把主意打到我天元商会的头上来了,瞬间灭亡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她轻轻拍了拍手,突然数道极为强大的力量在场内蔓延开来,空间似乎都要凝成固体一般,让人难以承受的巨大压力越来越强。
  “嗞,这是……”
  在所有人震惊骇然之下,十多道光芒飞shè而入,一一现出真身来,尽数都是强者。为首三人更是修为直达武帝,气势惊人!
  十多名武者修为最低的竟也是武皇巅峰,一入场内,顿时朝着上位的丁玲儿鞠躬拜下,齐声道:“罗曲商会余众忠心加入天元商会,誓死效忠丁玲儿大人!”
  众人皆是大惊,特别是那三名武帝脸上流露出来的忠心诚服之意,更是让所有人心神大动!
  要想战胜一名武帝容易,而要收服对方却是千难万难,而且想要让如此多的强大武者在短短时间内就这般坚决的拥护立场,更是难以想象。
  大家在心中大惊之后,随即都是露出大喜的情绪来。
  这至少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天元商会的实力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要来的强大,这一次的咬牙拼死战队,似乎看到了获胜的希望!


第0623章 可敢一见
  丁玲儿笑道:“诸位辛苦了,能够弃暗投明,我也为大家感到高兴。”
  一名武帝朗声道:“吴氏父子不自量力,自寻死路。幸亏丁小姐宽宏大量,不计前嫌,定当誓死效忠!”
  丁玲儿道:“以后都是一家人了,诸位请坐。”
  那武帝道:“代罪之身,不敢坐,我们站着便是。”
  众人皆是晕倒一片,这还是他们所认知的九天武帝吗?这哪里还有半分九天强者的霸王之气,这跟圈养的武者有什么区别。
  李云霄轻轻笑道:“诸位有此忠心,丁小姐甚感欣慰。那不如这样,此次共有九家商会因事耽搁,不能前来赴宴,诸位辛苦一趟,给他们带去丁小姐的慰问如何?”
  “哦,还有这事!”
  那名武帝脸上浮现出一道凌冽的杀气来,哼道:“当真是不知好歹,云少和丁小姐放心,我们去去就来。”
  十多人一瞬间都是杀气盎然,让在场之人全都倍感窒息。
  丁玲儿脸上露出一丝不忍,道:“毕竟共处这么多年,能放则尽量放吧。”
  那名武帝的目光望向李云霄,征求他的意见,一丝惧怕之意在眼眸深处一闪而过。
  李云霄淡然道:“既然丁小姐这般慈悲,那就伏诛首恶就好了,其余之人也就尽数收编了吧,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是!”
  十多名武者再无犹豫,取到名单后,丝毫也不耽搁,转身就化作光芒冲天而起,朝着四周散去。
  其余十九家附庸商会之人,只觉得震惊连连,一直都回不过神来,天元商会这般嚣张跋扈,跟以往处处避让,左右逢源的作风完全迥异了。
  而上首左侧那名少年男子虽然修为平庸,却不时的透露着一种绝代强者才有的气魄,总在一举一动之间,不经意的震骇人心,让人难以捉摸。
  那少年淡淡站着的武帝强者,虽然慵懒的半闭着眼帘,对所发生的事毫不上心,却仿若是一个黑洞,仅仅站在那就让所有人觉得心神难以平静。
  李云霄淡淡的说道:“事不宜迟,诸位现在就开始搬入天元商会禁区吧,我立即令人将范围扩大一倍。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永无二心,无论棋局如何变化,在我等前方,绝无敌手!”
  这话让所有人都是身躯大震,急忙一个个起身道:“我等愿永随丁小姐,绝无二心!”
  众人匆忙之下纷纷告辞,开始回去部署搬迁之事。
  很快大厅之上尽数离去,只剩下丁玲儿、李云霄和莫小川三人。
  众人一走,丁玲儿那种高高在上的淡漠之意不复存在,身上透着一股柔情,判若两人。她有些不解道:“那些武者是如何训练的,竟然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能为我所用,当初我还顾虑会成为一大隐患,刚才之见,似乎极为忠心。”
  李云霄笑道:“简单,随便在他们身上下了一点禁制,若没有我的独门手法,三日内就要丹田bào破,彻底沦为废人,他们敢不表忠心吗?”
  丁玲儿颔首笑道:“原来如此。云少乃是破军武帝,对付区区一些普通强者自然是略施手段便可。我现在就担心若是天一阁上门兴师问罪,那可如何是好?”她神色有些暗淡,道:“我已经给父亲传音过去,却一直没有回复。”
  李云霄双眉轻轻一皱,不解道:“丁山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姑且不论了。至于天一阁上门问罪,就无须担心了,因为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替我们出来顶扛的。”
  丁玲儿好奇道:“有人替我们出头?是谁,莫非是厉飞雨吗?”
  李云霄摇头微笑,目光望向远处四极门所在的方向,轻笑着吐出两个字来,“唐心!”
  ……
  在四极门的驻点,一名青年男子正在悉心的听着汇报,脸上闪动着妖异之色,似乎每看一眼都会和先前有所不同,难以辨识真正的神色。
  “公子,全部情况就是如此了。”
  一名武尊强者汇报之后,道:“还望公子解除我身上禁制,让我可以回到公子身边效力。”
  这名武尊正是先前在天元商会立誓效忠之人,也是四极门安chā在罗曲商会的联络人,当时没来得及逃走,结果被李云霄一道给收编了去。
  唐心在大厅中来回踱了几步,哑然笑道:“好一个天元商会,我差点都给你们骗了。”
  “哦?公子此言何意?”
  一名全身裹在黑袍之内的男子,静静的坐在一侧,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唐心冷冷一笑,道:“天元商会这唱的是空城计,越是逞强,就越证明他们的形势极弱,这样才能搞乱局面,让人难以估摸。这招虽然有些铤而走险,但却不失为好办法,不像是丁玲儿的xìng格能够做出来的,想必就是那位叫‘云少’之人所为了。”
  黑袍男子愣了一下,疑惑道:“何以见得?”虽然他口中这般问,但内心却已经是相信了。因为跟在唐心身边许久,从未见他猜测错过。
  唐心笑而不语,只是说道:“这个‘云少’,我心中也有一个猜测,不知是否准确。隐龙先生,还劳烦你帮我去确认一下。不过,还是先帮他解开禁制吧,也许能从禁制手法上窥得一些端倪来。”
  “好!”
  黑袍男子站起身来,缓缓朝那名武尊强者走去。
  那名武尊大喜,急忙拜谢道:“多谢公子,多谢隐龙先生!”他转过身,扯开自己的上衣,露出结实的后背来,一个金色的图案就印在背部。
  隐龙盯着看了一阵,道:“很巧妙的禁制,不过还难不倒我隐龙。”
  他伸出枯瘦的手,狭长的指甲往那武尊强者的ròu上缓缓扣了进去,立即涌出血来,很快背上全被鲜血染红。
  隐龙双手不断结着古怪印记,一道道的打入武尊背后,每一下都要shè出一道红芒来,渐渐的融入那金色禁制内,在血光的冲击下,那禁制开始缓缓启动,似乎即将破开。
  “哼,雕虫小技,给我破!”
  隐龙一指急点而下,触在阵法上,顿时那金色禁制shè出一道强光,如同金光盛开,随后化作一道道的光芒shè出大厅上空,渐渐凝形起来。
  “这……!”
  隐龙一惊,急忙后退护住自己的身体,生怕其中暗藏攻击。
  “啊!这……!”
  唐心震惊的声音传来,隐龙朝着天空中望去,也顿时张大嘴巴,呆滞住了。
  只见那禁制化作的光芒,在天空之中凝出八个大字来。
  “唐心公子,可敢一见?”
  唐心和隐龙都是心中大骇,难以言语的震惊在心中蔓延,两人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惧之色。
  禁制之下,暗藏八字,对方不仅发现了这个暗桩,还这般料事如神,知道会找人破解!
  就连一向自诩算无遗漏的唐心这下也彻底的呆滞住了,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天下还有能够算计他的人存在。
  “公子,隐龙先生,怎么了?”
  那名武尊虽然也察觉到了异样,但却背对着大厅,并没有看到那些文字,慢慢转过身来,却看到了两张彻底呆滞的脸孔。
  无论是唐心还是隐龙,在他心目中都是聪慧绝顶之人,从来都是脸上挂着微笑,似乎对天下之事尽数在掌握之中,从未见过有现在这样呆若木鸡的神色。
  唐心的眼中震骇难以退散,只是怔怔道:“这,这……”他许久都无法回过神来,终于凝声道:“隐龙先生,此人的身份必须立即查明!”
  “嗯!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