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441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441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有几人更是心中有气,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云少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我们看他这边有状况,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听他那话的意思好像是巴不得我们被打死似的,太气人了!”
  “就是,虽然大伙实力低微,但也因为敬佩他,敬佩丁会长,这才冒死前来,他竟然说出如此让人寒心的话!下次再有这种事,我翻个身继续睡觉!”
  “连丁会长对他那么好,都被他给气哭了,此人当真不可理喻,下次谁也不要来了!”
  听着大伙的抱怨,莫小川和郝连少皇都是皱起了眉头,正要解释时,丁玲儿突然开口了,平静的说道:“事出有因,大伙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并不知道,大家千万别因为表现而产生抱怨,从而怀疑云少。这些日子相处以来,云少的为人处理大家都应该清楚,这其中一定有我们所不知道的情况。”
  她的泪痕还挂在脸上,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却是异常的平静,眼中看不出任何神采。
  “嗯,丁会长说的也有理,云少似乎也受了不小的打击,这其中一定有隐情。”
  “大伙都散去吧,一定可以云见天开,明日云少还有武决之事,让他冷静会吧。”
  丁玲儿的威望极高,一开口便有人响应起来,人群这才渐渐驱散,只剩下丁玲和莫小川等四人。
  洛云裳上前去微微挽着丁玲儿的手臂,终于人群一散,丁玲儿身躯颤抖一下,再次大颗的眼里淌了下来。
  洛云裳赶忙安慰道:“玲儿妹妹别伤心了,你刚才不也说云少定然有隐情吗?”
  丁玲儿微微点了点头,虽然如此,但一想到李云霄刚才那如陌生人一样的目光,内心就一阵的害怕和冰冷,还有极度的无助。
  洛云裳望着莫小川两人,道:“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莫小川叹了口气,道:“其中原委我也不是太清楚,只不过刚才云少的一位故友在他眼前生生被人杀死了。”
  “啊?!”
  两女都是一惊,眼中露出骇然之色,丁玲儿委屈无比的心情也一下子抛开了,仔细聆听起来。
  莫小川将事情仔细说了一下,其实整个事件的过程十分短,他也不过就是出了两剑而已,仅仅是两剑的时间,宇文博终究是被杀了。
  “宇文博……”
  丁玲儿惊道:“万宝楼三长老,为何会在我们小院之中向云少求救?万宝楼此刻有崔博和三名长老坐镇,若是他去了万宝楼驻地,怕是没人可以伤他吧?”
  众人也都是十分不解,洛云裳皱眉道:“听你们说,那宇文博逃来的时候就已经是魂体,也就是说敌人异常的强大,连他的ròu身也在一早就消灭了,这的确有些奇怪。而且能够无声无息灭在宋月扬城灭杀宇文博的人,实在令人猜测的有些惊恐啊。”
  三人都是心中一震,洛云裳的话中之意他们都想到了,能有这番实力之人,的确是屈指可数。
  莫小川脸色凝重道:“而且宇文博逃到此地向云少求救,却没去万宝楼,那杀他之人莫非就是万宝楼之人?”
  郝连少皇摇头道:“你这个分析也有道理,但是如何解释那白衣人所说的主上命令?”
  莫小川敲了敲额头,沉思道:“这也正是百思不得其解之处啊,那白衣人的确说了主上命令不得在此地杀人,似乎对天元商会十分照顾呢。”他露出古怪之人望着丁玲儿。
  洛云裳瞳孔一缩,怒道:“莫小川,你这是什么眼神!”
  莫小川苦笑一下,将脸孔扭了过去,道:“不得不让人联想啊。”
  丁玲儿浑身一震,颤声道:“云少便是因为这个所以怀疑我的吗?”


第0675章 武决开启
  “不仅是如此。”
  莫小川叹道:“若是我没听错的话,宇文博在魂飞魄散之前,生怕云少实力不够去找人报仇,故而不肯将事情原委说出,而只是……”他的话停了下来,似乎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说。
  洛云裳道:“这宇文博也的确是xìng情中人,考虑的极其周到。能够如此轻易灭杀他之人,即便是云少此刻前去,怕也是凶多吉少,而只是什么?你可不可以不吊我们胃口?”
  郝连少皇接口苦笑道:“你没听错,因为我也听到了,那宇文博临死时的确是说让云少千万要警惕丁玲儿!”
  “警惕我……警惕我……”
  丁玲儿一阵失神,怔怔自语道:“我与那宇文博不过只有数面之缘,并无深jiāo也无仇恨,他为何临死之时还要陷害我一把?这下云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我了。”
  洛云裳也是大感讶异,抓住丁玲儿的手,道:“玲儿妹妹别太担心了,这其中一定有某种误会,我们都是相信你的。”
  丁玲儿苦涩的摇了摇头,道:“宇文博也是一代高手,又是云少前世好友,死前之言定是有所指,绝不会无缘无故,云少现在定然认为我就是凶手,难怪他有是否无一人伤亡之问,而事实是那人的确对我们手下留情了。”
  “这也正是最为头疼的地方啊。”
  莫小川道:“那白衣男子所指的主上,到底是何人?亦或者是天元商会的故友?他们不仅未杀一人,而且离去之时还关心明日的武决之事,难道是故布疑阵,让我们内部自行分裂?”
  郝连少皇道:“联手故布疑阵是有可能,但宇文博死前所说何解?莫非宇文博也被他们骗了?”
  洛云裳道:“此事太过蹊跷,将来一定会有答案,玲儿妹妹我们肯定是相信的。至于云少,此事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好友陨落却素手无力,任谁也难以接受,亦如当初在炎武城……”
  她的话一停,似乎触动了心中某根心弦,有些担忧的望了小屋一眼。
  丁玲儿也知道她所言之意,一下子陷入了沉默,随后转移话题道:“明日武决怕是云少不会参与了。也罢,他对天元商会所做的已经够多了。”
  在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商会之事,双决胜负已然不是那么重要了,一颗心空dàngdàng的无所依托,无所归属。
  洛云裳眉头一皱,坚定道:“放心吧,明日云少一定会想通的,我们相信她,亦如我们也相信你一般!”
  丁玲儿一眼扫过,三人都是坚定的神色,带着丝丝笑意,心中暖意流过,那无所寄托的心灵在此安放下来。
  李云霄在小屋之中,四人的jiāo谈他听得清清楚楚,他何尝不知其中有蹊跷,但宇文博之死对他打击极大,那种无力感和当初在炎武城一般无二。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弟子,友人,抓的抓,死的死,而这一切都是发生在自己面前,只能毫无力量的看着,看着,看着……
  他痛恨这种感觉,前世飞扬跋扈之时,虽说不是天下无敌,可以为所yù为,但凡事只求一心,即便不敌,至少有反抗的力量,任何事都能够为之一搏,而这两次,他却连搏击的资格也没有。
  只因实力相差实在太大。
  虽然平日里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感觉,但那只能在年轻一辈中称称雄,遇到这个大陆上真正高手的时候,根本上不得台面。
  我辈武道之所求,无非是让自己翱翔九霄,天空之下再无可束之物。让亲人朋友得庇荫,天空之下再无敢动之人。所有自己在乎的,以及在乎自己的,都能自由自在的,有尊严的活着!
  尊严、活着……
  李云霄默念着这两个字,一闪便隐入界神碑中。
  修炼、修炼、疯狂的修炼!
  此刻唯有疯狂的修炼才能发泄他心中之恨,才能弥消内心的痛苦。
  翌日,晨曦破晓,武决之战在中央广场之地开启!
  严格说来已经是武决的第二天了,但这次才是七大商会参与进来,受万人瞩目。
  武决的安排和术决一样,都只有七大商会的席位和一些零散的坐席给武帝级别的强者,其余之人任你是一会之长也好,武尊巅峰也罢,都得老老实实的站着。
  决战之地乃是在一件九阶玄器——天罡珐琅盘上!
  这天罡珐琅盘本身就是一件专为决斗而炼制出来的玄器,造型极为精巧美观,乃是采用天下三百多种最为坚固之物参合在内炼制而成,放大了出来就是一座气势磅礴的擂台,底座由七层构筑,每一层上面都凝刻有强大至极的阵法,以护住玄器在比斗之时被武者损伤。
  这种天罡珐琅盘也不知是何人在何时所造,流传下来的一共有两件,一件落入商盟之手,还一件原本在圣域之中,数十年前的天地风云榜便是在另外一块天罡珐琅盘上武决,只不过在五十进二十的进阶战中就被人彻底打bào,不复存在了。
  如今整个天武界下就剩这块独一无二的存在。
  崔博等人联手将天罡珐琅盘祭出,顿时空间一凝,一股蓬勃之力从几人联手的阵诀之中扩散开来,一块如墨锭大小的玄器在众人联手解封下,缓缓变大,在中央之地展现出来,传来阵阵澎湃的器蕴和古意,让所有人在这种雄伟庄严的力量之下屏住呼吸,肃然起敬。
  “轰隆隆!”
  阵盘降落,压在大地之上,就震起冲天的尘灰,让人眼不能视。
  四尊高大的武士塑像立在四个角落,手中施展着不同的招式,有的握拳,有的出掌,还有的双手结印,无一不是高大威猛,给人一种极其霸气之感。
  崔博飞身而入,第一个踏足在天罡珐琅盘上,目光扫视之下,全场一片肃静。
  他微笑着朗声道:“商盟武决,正式开始,先是由各商会领队之人进行抽号。”
  一名婀娜多姿的妩媚少托着一个金色圆盘走上前去,上面放置着一排排的圆形小球,闪烁着青色光芒。
  崔博笑道:“抽号之物采用碧霞石制作,任何人都无法用神识探得其中情形,已经由七大商会领队之人检查分辨过,绝无问题。”
  他屈指一道劲气弹出,shè在那金色圆盘上,上面的二十个青色小球瞬间飞入空中,在天罡珐琅盘上空不住的旋转起来,“二十位领队之人,请抽取吧。”
  十多道身影凌空而起,抓向那空中小球,随后落在珐琅盘上。
  只剩下最后一枚,崔博举起手来就飞下,落入其手,紧接着一道光芒打出,shè在珐琅盘外,展开成一道水幕,二十个金色的名字在其中闪烁不停,他笑道:“诸位,号码公布出来吧。”
  台上众人逐一展开自己手中之号,目光不断的在别人手中扫视,以寻找第一次对决之人。
  让人意外的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第一时间汇聚在了丁玲儿手中,只看到一只粉嫩洁白的拳头。
  权民轻笑道:“丁小姐,看你样子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莫非是手中号牌是必死之号?”
  丁玲儿的目光从天元商会席位中央那个空dàngdàng的坐席上收敛了回来,冷冷道:“必死之号?试问有哪一组能够让天元商会必死的?是你们吗?权长老。”
  她的话中寒着极度冰冷之意,目光也冷冷直视过去。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惊,这完全不是丁玲儿那温文尔雅的xìng格,美艳的外表之下仿佛藏了一柄尖刀,开始露出锋芒刺人。
  权民愣了一下,随即“嘿嘿”一笑,道:“丁小姐很大的火气呢,我看那李云霄现在还没有现身,莫非是出了什么状况?”
  丁玲儿冷冷道:“似乎你们的亲家也没来,权长老不关心自己的事,倒是对我天元商会颇为关心啊。”
  曼多商会的席位上,同样缺席了尘风,就是水洛烟也没有看到人影。
  权民脸色一僵,浮现出丝丝怒气来,他现在最恨人家谈“亲家”这两个字,着实让他感到一阵丢人,狠狠道:“这就不需丁小姐cāo心了。希望等会李云霄不要遇到尘风,否者输了事小,死了就不好玩了。”
  他举起自己手中的号码球,青光一闪,浮现出一个“六”字来。
  “啊!”
  台上一名老者立即脸色发白,满是懊恼之意,连连摇头不已,叹自己运气奇差。他举起手中号牌来,也是第六,心中生出无奈之意来,对上尘风几乎是必死之局。
  其余之人也都十分紧张,生怕遇到尘风、厉飞雨和李云霄这几大夺冠热门。其实遇上七大商盟的弟子都是必死之局,那剩下的十三家只希望彼此之间相遇,还可以多撑几场。
  丁玲儿缓缓展开双手,那青色小球上一个偌大的“七”字。
  许多人都重重松了口气,只有一名商会代表铁青着脸盯着丁玲儿的手,脸上如罩寒霜,冰冷不已。
  他手里也正拿着一个“七”字号牌,碧霞石的原料都被他五指灌入元力之下捏的变形了。


第0676章 第一战
  丁玲儿神色没有任何波动,对手是谁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空dàngdàng的席位让她的内心也一阵空洞。
  从入席到现在,她整个人从头到尾都心不在焉,同时内心也一个重重的疑惑让她寝食难安,问题的核心——宇文博到底是何人所杀?一直煎熬着她内心!
  除了号牌外,二十名的参照弟子也是最受人瞩目的,只不过尘风和李云霄的暂时缺席,让绝大多数目光都落在了厉飞雨身上。
  缺席了术决如此重要的赛事,定然是在闭关修炼,身为商盟年轻一辈第一人,北域四秀之一,那四面而来的敌视目光是不会少的。
  任光苒淡淡道:“这些杂鱼你都不用考虑,最大的目标便是那李云霄和尘风,但这两人都未曾出现,着实有些怪异。宣长老,你那边可有何消息?”
  术决之时就闭关不出的宣玉堂此刻也赫然出现,他那张枯黄的脸孔依旧不变,毫无生气的说道:“的确是有一些消息,但都不重要。尘风那边,据说前日尘风一人独自先来的宋月扬城,在城外数百里处被人打成重伤,这几天都潜在曼多商会疗伤。至于那李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