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51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51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冷冷的看了这两人一眼,嗤笑道:“且不说他们污蔑我祖孙两人,请问吏部尚书大臣,污蔑朝廷重臣,该当何罪?”
  班文林眉头皱的更紧了,颇有深意的看了李云霄一眼,才道:“若是污蔑属实,当是杀头之罪!”
  秦阳一愣,他的确想不到竟然还有这种条例在内。这些朝廷大员,平日里互相诬陷基本都是家常便饭,却没有想过那些太傅的身份,不过是些低级官员罢了。
  孔仁义红着眼,高声嘶吼道:“若是平民污蔑,的确当杀。但那些太傅都是有官职在身,况且所说属实,何来污蔑!”
  李云霄目光微眯,盯着他,冷笑道:“所说属实?孔圣人,小心我也告你污蔑!国王陛下召我觐见,这些太傅却阻拦不许。嘿嘿,请问孔圣人,阻拦圣旨执行,该当何罪?!”
  “这……”,孔仁义顿时傻了眼。阻拦李家祖孙觐见是他们既定好的方案,根本没想到陛下会宣,也想不到李云霄出手这般狠厉,现在看来,这些太傅也是白白死了。
  班文林微微摇了摇头,道:“阻拦圣旨执行,当诛九族!”
  李云霄顿时喝道:“很好!如果我没说错的话,那些太傅之中有一人似乎是孔圣人的亲侄子,那么九族自然也包括孔圣人在内了。圣人作为儒家领袖,孔圣之后,一言一行都是天下效仿的楷模,自然应该知道国法如山,法不容情!”
  孔仁义这些有些慌了起来,急忙几句“你,你,你”的憋在口中,突然灵机一动,急忙朝秦正拜下,哭喊道:“陛下,陛下替我做主啊!”
  一旁的朝廷大臣本有不少想出来说话,但一是不愿意得罪李家,二是听到李云霄说“法不容情”,顿时也就无话可说了。
  这种事可大可小,说大可以捅破天,说小根本不是一回事,就完全看对方的态度了。李云霄现在正是抓住这点,执意要捅破天来。
  站在身后的李纯阳看的目瞪口呆,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头疼万分的难题,竟然会是这个样子。这,这真的是自己的孙子吗?
  李家一直都是武将世家,在口舌之争上都有所欠缺,根本不是这些腐儒的对手,但今天不仅肆无忌惮的闯进来,见人杀人,而且还直接抓住主动,把孔仁义在国法和道义上掐的死死的。
  就连满朝文武也是一个个目瞪口呆,孔仁义的罪名若是定了下来,那岂非要诛杀圣人之后?但若是不定,看李云霄这幅样子,定然是不会罢休的。
  这下连国王也有些头疼起来。
  秦正脸上满是忧虑之色,目光也有些呆滞,比上次李云霄见他的时候精神明显差多了,一是年纪过大,常年沉寂于酒色,二也是因为中dú过深的原因,怕是不会长久了。
  他想了一阵,这才慢慢说道:“孔老师乃是圣人之后,同时也是朕的启蒙老师。这次事情乃是他侄儿所做,罪不在他。朕念在孔老师功劳巨大,特此特赦。至于他侄儿,那就拉出去斩了吧,也当是给云霄一个jiāo代。”
  “陛下万岁,多谢陛下不杀之恩!”孔仁义大喜的跪拜了下去,一个劲的磕头。
  听到自己能活命,也不管自己侄儿死活了,还一个劲的拍马屁,让一些原本认为孔仁义无辜的大臣,也开始变得反感他起来。
  秦正这一下两方都兼顾到了,孔仁义罪名也赦了,也给了李云霄一个答复,算是十分高明的决断,按理双方也该都满足了。但李云霄却不依不饶,高声道:“陛下不可!正因为孔圣人是天下人楷模,故而更要国法如山!况且王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孔圣人难道比王子还要尊贵吗?”
  “李云霄,你,你,你……”,孔仁义见对方非要把自己往死里逼,顿时大怒吼道:“陛下自有圣决,岂容你指手画脚!你分明就是不把陛下放在眼里!”
  李云霄看傻子似的看着他,冷笑道:“我当然没有把陛下放在眼里!”
  “哗!~”
  他这话一出,顿时惊起一片唏嘘和骇然之色,就连李纯阳也是张大嘴巴,不知道这个孙儿要搞什么名堂。秦月则是感觉头大了起来,原本大好局势,压得对方死死的,怎么就突然冒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
  秦正也是呆了一下,顿时勃然大怒,正要发作,却见李云霄指着自己的心窝,一脸尊敬的样子。
  李云霄脸上动情的说道:“陛下是要放在这里尊重的,我们做臣子的,必须时时刻刻把陛下放在心上,悉心听从陛下的每一道旨意和教诲,而不是像你这样整天把陛下挂在嘴边讲,毫不介意,你是何居心?难怪孔圣人敢违抗圣旨,原来是根本不把陛下放在心上,难道孔圣人自以为比陛下还要尊贵?还是孔圣人觉得陛下贤能不够,那是不是陛下的位子该由你去坐坐啊?”
  “啊?”这下所有人再次呆滞住了。
  阻拦圣旨的罪名还没洗脱,又立即被扣了一个造反的帽子!


第0078章 活活气死
  孔仁义顿时只觉得脑子懵了,原本就被气的大病在身,这下更是七窍生烟,哆嗦着手指指着李云霄,“你,你,你……”
  哆嗦了一阵后,他的突然动作停了下来,眼光中瞳孔开始渐渐扩散。
  “噗!~”
  孔仁义一口鲜血仰天喷了出来,正是积压在他胸前的郁愤,做完这最后一个动作后,他仰面倒了下去,“砰”的一声重重摔倒在金銮殿上,彻底的没有了生机。
  一代大儒,竟然被活活气死了!
  满堂皆惊!
  李云霄哑然失笑道:“果然是圣人之后,当代大儒,以死来为自己的过失赎罪,也算是懂仁义,知羞耻了。所谓死者为大,那孔老师所犯下的过错,我们也应该宽容大量原谅他才是。还请陛下圣决。”
  朝堂之上皆是目目相视,暗道这李云霄也太狠dú了,孔仁义都被活活气死了,还不肯给人家一个清白,非要按上个罪名。这小子睚眦必报,跟人不死不休,死了都不休的xìng格,千万别去招惹他。
  秦正猛烈的咳嗽了几下,这才缓过气来,开口道:“云霄说的不错,死者为大,之前的事就全部算了。孔老师毕竟是一代大儒,择日举行国葬,全国哀悼!”
  他毕竟是久居帝王之位,也是内心明白,犯不着为了一个死去的,毫无价值的人去得罪李家。所以也就顺着李云霄的话,说的模模糊糊的,既不定论罪名,也不还他清白。
  若是孔仁义有知,怕是会直接气活过来。
  很快有太监宫女将孔仁义抬了下去,将大殿清扫。外边国子监的太傅全都哭成一片。但也有不少听了李云霄的话后,开始沉思起来,冷静的看待这些事。
  秦正坐久了觉得有些倦意,将身体斜躺在龙椅上,开口问道:“靖国公,李云霄,有什么十万火急的军情,让你们斩杀侍卫也要冲进来?”
  老爷子挪了挪身体,移到旁边去,以示今天让自己的孙儿做主。满朝之上,所有目光顿时落在李云霄身上,各种复杂的深思在众人脑中闪过,秦阳则是yīn沉的要滴出水来。
  李云霄朗声道:“白头镇失守,百战国百万大军围困昆金城,还请陛下立即发兵救援!”
  秦正静静的听着,发现没有了下文,愣道:“然后呢?”
  李云霄瞪着眼珠子,道:“然后?没有了,然后就等陛下的调兵令了。”
  “啊?”秦正张着嘴巴愣道:“这,这不是几天前就有的军情吗?你说的十万火急就是这个?”他脸上浮现出一丝怒气,“这个朕早就知道了!”
  秦阳也是怒道:“李云霄,你好大的狗胆!竟然为了一条过期的军情,斩杀宫廷侍卫和太傅,论罪当斩!”
  李云霄蔑视的看了他一眼,不屑道:“别在这斩这斩那的,有本事到前线斩百战国的人去,成天只知道斩自己人,果然本事了得!”
  “你!……”秦阳被气得语塞,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胀的脖子通红。但他马上想到,此人伶牙利嘴,千万别和他斗嘴,连孔仁义都被他活活气死了,若是自己斗下去,怕下一个就是自己了。
  想通此节后,顿时用凌厉的目光扫了他一眼,便闭嘴不再说话。
  “啊!”李云霄突然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我忘记了,白头镇的金狮军团就是大王子的部队,已经给百战国的人斩掉了,难怪大王子只能在国都斩斩自己人。”
  他这话半分面子也不给,直接点出问题的关键所在,一是讽刺秦阳,二是带有问责xìng质,正是你的部队失守,才导致如今的局面。
  秦正也是微微眯着眼睛,看似有意无意的撇了秦阳一眼。
  秦阳心头倒吸了口冷气,金狮子军团镇守白头镇有上百年的历史,前面就是有妖兽出没的大莽山,从来没有百战国的军队可以突破过。这次的事,可谓极其玄乎,朝中大臣其实一个个都是猜测不已。秦正为帝多年,哪里会不知道其中有玄机呢。
  若是被父王知道自己为了争夺王位,故意引敌军入境,那别说是王位,怕是王子也别想做了!他浑身惊出了一身冷汗,但暗暗想道:只要自己死不承认,谁也抓不住证据!
  秦正缓缓说道:“昆金城有飞龙将军四十万飞龙军团镇守,即便敌人有百万大军,也是难以突破。所以朕和诸位爱卿都认为这求援乃是假的,敌人的真实目的是要引开我们的中央军,然后直接南下,剑指国都。这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原来如此,但若军情是真的……”李云霄肃然道:“百战国破了昆金城,就可以挥军南下,天水国十三主城尽皆收入囊中。到时候,陛下的中央军可否挡住百万大军?”
  他说的这点,也正是所有人忧虑的,一时间全都静不做声。
  秦阳yīn冷着脸,对着朝中一名大臣使了个眼色。那大臣身子一震,摸了摸额头的冷汗,走出列来高声道:“李云霄,被困的是你爹,你当然着急。故意把失态说的严重,也是情理之中,不过兵者,乃是国之大事,岂能随意,必须要从长计议才行。”
  这位大臣内心也满是无奈和紧张,他见识到了李云霄的厉害后,内心隐隐有些害怕。但大王子的命令又不敢不听,只能做出头鸟,出来顶杠。
  “铮!~”
  太yīn寒剑骤然出手,一道摄人心魄的寒芒划过长空,直接点在那大臣喉咙之前。金銮殿上顿时慌乱起来,大量的侍卫急忙围在秦正身前,“保护陛下”的声音道道传来。
  李云霄冷笑道:“jiān佞贼子,置我天水国江山社稷不顾,大军出征之前,便拿你祭旗!”
  秦正也是满脸怒容,剧烈的咳嗽道:“李云霄,大殿之上竟敢拔剑,你想做什么?!”
  李云霄正色道:“陛下,我是带着十万火急军情而来。事情太过紧急,所以未曾解甲卸兵,还请见谅!今日正好揪出了一条国家蛀虫,jiān佞贼子,当为清君侧!”
  他的寒剑往前轻轻一点,虽未触及皮肤,但寒气却透体而入,鲜血直流了出来,被冻成紫黑色。那大臣吓得双腿发抖,直接跪了下来,裤裆里更是散发出恶心的熏臭味,他哆嗦着哭喊道:“陛下救命,大王子,大王子救我啊!~”
  秦阳再也忍不住了,出列道:“父王,这李云霄拿社稷大臣的xìng命当做儿戏,装疯卖傻在朝堂胡闹!还请父王下令处死此人!”
  李纯阳脸色一沉,身上的气势倏然散发出来,形成一股滔天之势,狠狠得往秦阳身上轰压而去,秦阳如何挡得住他武王的威压,顿时直接被轰的飞了出去,震在金銮殿两旁的墙壁之上,胸骨断裂,一口血喷了出来。
  老爷子怒气沉沉的寒声道:“谁要处死我孙儿?现在就站出来!”
  “嗞!~”
  全场皆惊,竟然敢金銮殿上直接殴打王子?
  那名哆嗦个不已的大臣也是呆若木鸡,自己的靠山在人家眼里都是想打就打,完蛋了,这下彻底完蛋了,谁让自己站错了队?他两眼一昏,顿时昏死过去了。
  秦正也是瞳孔骤缩,骇然的闪过一丝丝的震怒和惊惧之色。李纯阳身上的气势比之当年更甚,这些年来怕是已经有了不小的突破了。他的心更是往下沉。
  “陛下!天水国的江山社稷重要,还是这老匹夫重要,难道你还用犹豫?”李云霄面色一寒,盯着秦正冷声道:“若是陛下觉得我在胡闹,那这十万紧急的军情就当我没说,我们李家之人也乐得回家养老,此事便罢!”他目光在周围大臣身上一一点过,冷笑道:“若是江山社稷易主,你们这些酒囊饭袋依然可以成为新主子的朝臣,爵位食禄不改,但陛下却……,嘿嘿,好一派忠臣赤字之心!”
  爷孙两一个伶牙利嘴,一个神威凛凛,朝堂之上所有人皆是默然不语,谁也不敢触其风头。
  秦阳从墙壁的裂缝之上挣扎了下来,浑身是血,满眼都是yīndú之色,这下他也学乖了,不敢在说话,直接走回到自己队列之中。
  秦月则是笑开了花,心情激动不已。看李家这爷孙的样子,若是秦正不肯发兵的话,怕是直接在朝堂之上改朝换代,也不是没有可能!
  秦正凝重的脸色渐渐舒缓开来,满是疲倦之意的淡淡说道:“云霄说的极是。既然如此,那朕就下令,让靖国公为主帅,从中央军中清点人马,即日出发!”
  李纯阳眉头一挑,高声道:“臣近年来体弱,已经无法康当大任。但这主帅之职,臣定然会找一个稳靠之人,还请陛下放心?”
  “cāo,从刚才那气势,怕是都快要赶上武王了,还体弱!”满朝大员皆是内心大骂不已。
  秦正也是yīn着脸,冷哼道:“随你了!”
  秦阳的目光在武将之列身上扫过,其中几人微微颔首点头示意。正是秦阳的心腹之人,掌管中央军的大佬。
  秦阳内心冷笑不已,就算是你李纯阳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