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529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529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我虽不怕那人,但惹了他的话,的确是个大麻烦,甚至是个大灾难。除非子茂能在光明正大,众目睽睽之下杀了李逸,若是采用其他手段获胜,对子茂来说就是一件灾难了。”
  阮红玉失去了那雍容的神态,凝重道:“此事我会告诉子茂的。那人行事无影无踪,而且从来只求目的,不折手段,简直比任何一人都要可怕。若是被他盯上的话,那就是跗骨之蛆,挥之不去了。”
  姜楚然凝望着那水幕中,浑浊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清明,突然说道:“死神宫的这只猴子且不提,令我诧异的是,这炎武城城主明明只有六星武尊的修为,这点绝对假不了,可为何我总觉得此人十分不对劲?”
  阮红玉含笑道:“你这是多疑了,南域这次出现两人在王座上,的确出人意料。既然你已判定此人六星武尊的实力不假,那就翻不起天来。”
  姜楚然摇头道:“没这么简单。到了我现在的这般心境,极少有人可以引的我注意,你可发现若梅这二天瘦了不少吗?”
  阮红玉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嗔怒道:“原来你也会关心女儿,我以为你的女儿只有姜若冰呢。”
  她鼻子一酸,泣声道:“那傻丫头不知哪里又弄了什么减肥秘术,明知没有用,却依然孜孜不倦的练习。这孩子的心xìng,真让我这个当娘的心酸难受,真恨不能这咒印是在我身上!”
  她心头酸楚,掩面轻声而泣。
  姜楚然肃然道:“这次的情况跟以往都不同,我发现若梅是真的开始瘦了,虽然只有二天时间,却变化极大。”
  阮红玉止住了哭声,嗔道:“看来你还有点良心,真的花了点心思在女儿身上。若梅有何变化?我还真没看出来。”
  这些年来,各种法子都试过了,也不见凑效,她也渐渐的失去了关注。但想不到一向都是漠不关心的丈夫,竟然关注的如此仔细,让她心中稍稍好受了一些。
  姜楚然沉吟道:“她采用的减肥之法不过是以前经常用的那些,唯一不同的便是以往都无效,这次却有奇效。而这一切,都是若梅见过这李云霄之后开始的!”
  阮红玉身躯一震,失声道:“怎么可能,若梅的咒印只有古飞扬的瞳术才能解除,这是鲁聪子大师亲口下的判断绝不会错,难道这李云霄是古飞扬瞳术的传人?”
  她眼中一片震惊,充满了激动和仇恨,失去了那端庄的形象,内心难以抑制的心情波动。
  姜楚然摇头道:“其中情形我也不太知道,但这李云霄绝非古飞扬传人。破解若梅咒印的关键是月瞳本身,而非他的瞳术秘法。就算他有传人,也绝无法将月瞳从身上转移出来。此事太过蹊跷,这李云霄我一定要调查清楚。”
  “不错,事情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阮红玉咬牙切齿,大恨道:“古飞扬死的太便宜了!如果这李云霄真的跟他有关的话,哼哼,那就是老天送他来给我们泄仇了!”
  姜楚然道:“古飞扬已经死了,当年之事何必再挂怀?一切都已然作古,况且当年大家从地老天荒出来,他身受月瞳影响,邪xìng大增,是非对错已难定论,杀戮太重也非他本意。何况解除若梅咒印的关键也许还在他身上。”
  阮红玉愤怒道:“我不管!当年阮家几乎灭亡,这全是古飞扬造成的!若梅这些年来受的苦,也是古飞扬造成的!就算没有这李云霄,我们已经掌握到了天思的线索,只要地老天荒再次开启,定然可以找出天思解除若梅的咒印。”
  姜楚然皱眉道:“不过一些线索罢了,能否找到天思还是两说,就算找到了,怕也未必能够控制的住。天思的威力还在月瞳之上,当年古飞扬得到月瞳后心xìng也变得暴戾起来,直到琅嬛玉境中得瞳术秘法五卷,这才彻底压制住月瞳邪xìng,成就一代武帝。整个红月城中,即便是我,也没有把握能驾驭得住天思。”
  阮红玉脸上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来,模样古怪,无不讥讽道:“您是红月城主,东域领袖,万金之躯,驾驭天思的事定然不能让您出手。若梅是我的女儿,此事我一人去做便可。”
  姜楚然面无表情,良久才叹道:“红玉,你还在怪我当年不肯找古飞扬报仇么?”
  阮红玉欠身颔首道:“不敢。当年您是老城主钦定的下任城主,红月城中之人也对您忠心拥戴。况且我也知道,当初琅嬛玉境开启,老城主对你下了严令,一定不许和古飞扬起冲突。老城主的决定是对的,红月城和古飞扬并没有仇,有仇的是我们阮家,没必要把整个红月城拖下去。若非老城主的英明决定,也许红月城早已没有现在的荣光。”
  姜楚然默然无语,望着爱妻那凄苦和讥讽的面容,突然叹道:“对不起,红玉。我没有听老城主之言,在琅嬛天内找上了古飞扬。”
  阮红玉身躯大震,一脸的骇然,秀目之中瞳光闪动,满是震惊和愕然。
  姜楚然淡然一笑,道:“对不起,我输了。”
  在极度的震惊之后,两行清泪从阮红玉秀美的双眸中流了下来,满满都是幸福的泪。
  短短几个字,我输了,竟如同一道咒语,令的已为人fù,姜家主母的阮红玉,像是一个双十年华的少女般,哭的那样伤心,一下子投到了姜楚然的怀中,如同受尽委屈的孩子,肆无忌惮的哭着。
  姜楚然惨然笑道:“对不起,我没有能力帮你报仇。但若梅是我们的孩子,就算是拼了命我也一定会治好她。”
  阮红玉痛哭一阵后,这才用衣袖摸着脸上的泪水,泣声道:“对不起楚然,这些年来我一直都误会你了。”
  想起这十多年,因为内心的责备和固执,虽然能够理解丈夫大局为重的行为,却一直也没能放下对他胆小怕死的看法和成见,这十多年来夫妻两人都是分房而居,从未真正的相处在一起。
  想到这些,阮红玉内心极度的自责和心痛,她怪自己太自私,太偏执。放着如此爱自己的人却不能信任对方。
  原来自己所责备的,丈夫不顾违背上任城主的严令,不惜搭进红月城的前途,不怜豁出自己的xìng命,早已拼了生死去做了。
  有夫如此,此生何求?
  阮红玉突然间觉得前仇旧恨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起来,她现在所最重要的便是珍惜眼前之人,她轻泣道:“古籍中记载,天思无形无体,乃是汇聚天地精神所生,难以驾驭,我不许你去冒这个险。这李云霄既然能够让若梅真的瘦下来,那定然有办法,我们先试试他的法子,若是不行再另想他法。”
  姜楚然抚摸着爱妻的秀发,内心说不出的愧疚来。
  七大超级势力之一的宗主,四大域之一的领袖,鹏抟九万,君临天下,一呼百应,万人敬仰,却连为自己爱妻报仇都做不到,连自己女儿的病都无法医治,这样的宗主,这样的领袖,他内心满满的苦,无人可诉。
  他揉着自己的爱妻,柔声道:“什么红月城主,什么天下王图,我只求我们一家人可以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你没有心结,若梅没有顽疾,此生足矣。”
  阮红玉擦干了眼泪,嗔怒的锤了他一粉拳,道:“我的丈夫可不能这么窝囊,妻以夫为贵,你是天下雄主,我和若梅,还有若冰,还有整个红月城,都紧紧的围在你身边,你不能让大家失望。”
  姜楚然哑然一笑,道:“有你和孩儿在我身边,这天下间再无人可以打败我。”
  姜楚然只觉得一股豪气在胸,夫妻间这么多年来隔阂一下子消除,满满的都是爱意。
  清风明月楼内,阮子茂眼中精芒闪动,嘴角含着一丝笑意,望着满园都是脸色惊恐呆滞,陷入幻境的众人,说不出的玩味。
  楼外一处虚空之中,黎的脸色骤变,凝声问道:“可要我出手破此幻境?”
  小八惊讶道:“黎姐姐能破吗?”
  黎道:“这幻境带有规则之力,想破不易,但还难不倒我。我只需用九黎战鼓,三声之下必破此境。”
  “不可!”
  霸天虎急忙道:“天下年轻英豪尽聚于此,红月城不可能对他们做手脚的,阮子茂施展此术定有用意,我们若是贸然动作,反而遭人耻笑了。”
  黎面无表情的淡然道:“我的责任便是保护母体的绝对安全,至于耻不耻笑,与我无关。”
  霸天虎笑道:“嘿嘿,这里是红月城,你这妖族的小妮子可能不知道红月城是什么地方吧?人族的七大超级势力之一,随便出来一名强者,都可以将我们三人分分钟杀死,若是他们要对李逸动手的话,谁也救不了他。”
  小八道:“霸天虎前辈说得对,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即便是红月城也不能不对魁首忌惮几分,何况还有众多俊杰,都是后台极硬,红月城绝不会乱来的。”


第0811章 不疯魔,不成活
  除了霸天虎三人,不少地方都发生了轻微的元力波动,似乎产生了异议和疑惑,但短暂之后全部沉寂了下来。
  宁航锋与那几名武帝静静的盘坐在天空花园之外,对里面之事视而不见。
  花园内,阮子茂目光流转,看着天波镜上彩华流转,将一个法诀打入其中,嘴角含笑。
  满场之中,就连九姨也被那镜光照耀进去,一脸的平静无神,陷在幻境中不能自拔。
  李云霄看着眼前一脸桀骜不驯,满脸邪气的自己,沉思起来,自语道:“阮子茂说这天波照影可以照见人之五蕴,因缘果业,莫非眼前这个自己便是五蕴所化?”
  他心念一动,手中剑气凝出,一指点了过去。
  对方脸上冷笑不变,右肩后倾,随后也是跟着一指点出,两道指芒在空中撞击之下,竟然被对方占了上风,李云霄被迫退了一步,立即皱眉起来。
  对方的鼻孔中传来一声冷哼,直接临空而起,以指为剑瞬间点出万道剑芒,挥洒如雨而下。
  李云霄大为郁闷,同样的一招,这假象却是比自己要强,他手中浮现出冷剑冰霜,青莲剑歌一刺而出,开出九道青莲来,将漫天指影挡下。
  那假象神色不变,手中也是寒光闪动,同样出现了冷剑冰霜,凌空就直斩下来,一时间漫天开出青莲,如同繁花世界,满是青色的花影坠下,美轮美奂。
  李云霄呆滞了一下,似乎自己用什么招对方也就用什么招,他细思一下后,取出暮云镜往身上一照,立即瞬移开来。
  果然,那假象似乎只能施展出他用过的招数和兵器,也同样拿出暮云镜来,只不过是往李云霄身上罩去,锁住了一片空间。
  “你妹的!幸好没身化雷霆,否则就真死悄悄了!”
  李云霄怒骂了一句,若是让假像也能身化雷霆,那就麻烦大了。
  其实最好的办法便是施展出瞳术来破掉这幻境,但风险太大了,一旦瞳术之力撞开幻阵,必然会有波动从天空花园散出,此刻这里聚集了太多关注,一旦被人扑捉到月瞳的力量,那就是天大的麻烦了。
  思定之后,他也只能抡起宝镜照了过去。
  两道镜光在空中相撞,竟然折shè出千万条光线,朝着四面八方散开,两人所立空间尽是一片shè线。
  “很麻烦啊,若是我祭出界神碑能不能收掉他?”
  李云霄皱起眉头来想了一阵,虽然这种大范围的幻境很难窥视到对方的精神世界,但界神碑的世界之力可以镇压和吞噬一切异象,万一把幻阵破了,被人察觉到器蕴波动,那也麻烦。
  这天波镜只是一件辅助修炼的玄器,他也摸清了这玄器幻阵的作用,将自己的五蕴之相投影出来,只有打败自己的假象才能破阵而出。
  他现在需要做的便是在不破坏幻阵的前提下,杀掉自己的假象,从这里出去。
  “既然如此,我就安下心来修炼一阵好了,只不知这里的时间规律如何。”
  李云霄眼中露出一丝精芒,手中剑势一展,正是天征浩然诀第一式,冲杀了上去。他打算尽量将武学施展开来,让假象身怀包罗万象的武技,这样打起来才有意思。
  一连出手了数百招,都是不同的武技,只要他一出手,那假象立即就能学会,并且以更强的力量施展出来。
  很快,李云霄就落得了明显的下风,被战的连连败退。
  “有意思啊,对武技精妙的连贯和施展,似乎一分一毫都被计算在招式之内,不余留半点空隙和破绽,运用之妙唯呼一心。”
  李云霄心念一动,单手掐诀,刹那间魔气云绕,黑色复杂的魔纹立即布满全身,身后浮现出双头来,三头六臂法相现出。
  月瞳是不敢在红月城擅自施展的术,而界神碑则是不敢在任何强者面前轻易施展的底牌,除此两者外,他倒是没有太多忌惮。
  真魔法相一出,假象也是瞬间掐诀,同样幻化出三头六臂来,六条手臂上与李云霄一样,正是六件九阶玄器:千秋霸刀、冷剑冰霜、锤子、镜子、皇朝钟,还一手掐诀,化出九柄北天寒星剑,构筑剑图。
  只不过李云霄手中的玄器并非实相,而是他用精神力凝聚出来的虚影,关键是那些玄器威力太强,他怕把阵法破开了。
  这种化虚为实的手段也是神乎其技,只不过这里是幻境之中,相对来说就容易多了。
  “不错,果然是个好地方!”
  李云霄大喜道:“施展出真魔法相和化虚为实来竟然毫不吃力,这样便可以尽情的修炼这具法相了!”
  在太华金符锁阵中第一次施展真魔法相,并不能完整的与两具法相之身融合在一起,而且维持的时间极短,对自身的反噬也极大。
  更是由于擅自动用了真魔法相,从霓虹桥离去后潜修,又与那魔头进行了ròu身控制权的争夺,隐患越来越大。
  而且他发现自己的法相和魔主的三头六臂有着极大的区别,这点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