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645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645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任务是追捕?不是追捕何人,竟要劳动六位大人。”
  他的确是吃惊不已,眼前六人可都是高阶武帝啊,整个丰灵城也只有他和律叔宝才是。
  傅宜春皱眉道:“难道之前植元大人没有收到我们的传令?”
  律植元一愣,随即气恼的骂道:“这些王八蛋是怎么做事的!虽然我之前一直都在闭关,但红月城下发的传令乃是头等要事,竟然也不通知我,等会我一定好好收拾他们!”
  傅宜春淡然道:“原来植元大人是在闭关,那就难怪了。也不用怪那些手下,毕竟不是什么大事。”
  他立即取出一份传令来,直接抛到律植元身前,道:“根据我们的追踪,那李云霄似乎已经逃到了你们丰灵城。”
  律植元看了一下那传令,顿时脸色瞬变。
  傅宜春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狐疑道:“怎么,植元大人见过此人?”
  律植元将传令一收,犹豫了片刻才道:“实不相瞒,在下开启护城大人就是为了擒拿此人,他盗走了我律家一件十分重要之物,一定要抓住!”
  傅宜春大喜道:“如此说来,那李云霄还在这丰灵城内了?”
  律植元点头道:“正是,在下有个不情之请,抓住此人后,先jiāo给我律家处置一阵,再给六位大人带回如何?”
  傅宜春捻须笑道:“当然可以,而且不用带回了,植元大人只需当着我们的面将他杀了便可。只是……”他目光一转,道:“当初李云霄在红月城上一战,可是显露出身上有十多件九阶玄器,没准还有其它更多好东西呢。”
  律植元怎能不明白他的意思,内心暗骂了一句,脸上还是笑容满面,道:“除了他盗走的我律之物,其余所有东西都jiāo给宜春大人处理,包括他的xìng命。”
  那李云霄来历神秘,律植元内心一直都有些忐忑,现在红月城的人出面那就好办了,自己夺了冷剑冰霜便是,李云霄的命就让他们去杀,若是将来真的发现他有什么厉害的后台,那也是红月城出面挡住。
  所以两派之人都是满意不已,相视而笑。
  律植元笑道:“我已经让楠西大师用玲珑仪监视全城,一有异常动静便会立即通报于我,几位大人在此休息便可。”
  律植元点头道:“那便有劳了。”
  李云霄在丰灵城内化作雷光遁开后,便直接收拢了自己全身的气息,稍稍改变了下容装,混入在普通人群里。
  天空中开始四处布满强者,监控着每一条街道,一时间人心惶惶,各种谣言四起。
  “听说律家族长闭关期间被人给带了绿帽!”
  “噗!别乱说,小心脑袋!这些无根谣言你也信!”
  “是真的,我在律家有内线,否则还有什么事能让律家如此大动干戈!”
  “你可小心祸从口出,别牵连到了我!哦,对了,听说那给绿帽之人是个nǎi油小生,肾脏极好。”
  “真的?来来来,我家有好酒,一起边喝边谈。”
  李云霄一阵无语,这才多长时间,不到盏茶功夫,各种谣言就漫天飞了。
  他倒也不急着出城,让这些律家之人瞎紧张去。思定后,他便随便找了家客栈住进去,将界神碑祭出,整个人化作一道光芒飞入其中。
  首先一下便来到方寸山上,远远望去,一股淡淡的氤氲而起,仿若有云霞笼罩,暗暗点了点头,证明袁高寒的进展一切顺利。
  若是他能以魂体直接修炼进九阶,那也是一大了不起的事了,没有ròu身的灵魂乃是无根之木,能够保持修为不退就已经是万幸了,更别谈跨入术道的最后一层境界,即便不是前无古人,也是极少有人可以做到的。
  他心念一转,便来到一片天空之上,右手一翻,那冷剑冰霜刹那间浮现在自己手中。
  只见剑身上多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符文,和一圈圈的线条。
  李云霄冷笑一声,这些都是律楠西尝试破解他禁制所布下的手段,他左手轻轻一抹,立即将那些手段尽数除去,透体的光芒顿时从剑身上散发出来,晶莹透彻,寒光照影。
  他左手取出那枚玉简,轻放在额头上,开始用神识逐一读取过去。
  玉简中的信息量十分大,不仅有冷剑冰霜炼制过程的简单描述,跟律楠西讲述的相差无几,而且还详细讲解了几种天地规则的形成,衍化,以及威力和使用,并且谈及了如何将这几种规则凝练成字,组成一句短话,将冷剑冰霜的威力封印起来。
  李云霄大吃一惊,这种将天地规则凝练成字的过程,不就是摩诃古文么!
  他眼中露出极度的震惊和狂喜之色,这是到目前为止,他唯一发现的记载了摩诃古文形成过程的玉简,价值之大难以估量。
  也许律家并不知道摩诃古文的存在,以为仅仅是一些封印符号,否则如此宝贵的材料是无论如何也不会jiāo出来的,这片记载的价值之高甚至还在冷剑冰霜之上。
  李云霄敢肯定,若是律家拿着这片摩诃古文凝练过程的资料去化神海,化神海绝对愿意再帮他们炼制出一柄冷剑冰霜来。
  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和震撼,他逐一将信息读取了下去,渐渐地脸色凝重起来。
  良久,他才将玉简取下,整个人呆若木鸡,临立在空中一动不动,似乎陷入了沉沉的思索当中,双眉上好像挂了一把大锁。
  玉简中记载的将规则凝练成字的过程,似乎根本不是人力所能为的,好像有一种专门的独特手法,而其中对这种手法只字未提。
  “那雪之国的占卜师果然有些来头,从冷剑冰霜的凝练过程来看,此人竟然可以开启时间洪流,窥视过去未来,开始我以为是无稽之谈,现在看来也许真有其事。”
  李云霄脸上露出震骇之色,关于占卜神术他也知道一些,与他一起并列十大武帝的端木有玉便是此中高手,但也绝没有雪之国这位占卜师来的神秘强大。
  “若是真的可以窥尽过去未来,那岂非天下风云尽在掌控?”
  李云霄皱眉自语道:“这其中定然还有一些隐情,绝没有这般容易简单,否则那祸斗也不会为祸雪之国,而那占卜师自己也不会死了。”
  根据玉简中的信息推测,当年那凶兽祸斗,即便没有达到十方真灵一级,估计也相去不远了。
  收拾了一下心情,李云霄举起手中之剑,一股元力灌入其中,顿时寒光绽放而出,如霜降大地。
  透过那剑身,隐隐有阳光折shè下来,一股冷意沁入皮肤,对于那八神冰蕊的寒气,可以窥见一般。
  “嚯!”
  剑芒在空中一闪,李云霄左手掐出几个诀印,逐一打入剑身上。
  “咚!咚!”
  每一下都发出“叮咚”的清脆之声,如水滴石间,林中山泉。
  李云霄每一下动作极为缓慢,聚精会神的观察着剑上封印的变化,几下之后,终于第一个摩诃古字从剑身上浮现,缓缓升到空中,散发出璀璨的金光。
  那摩诃古字代表的乃是规则“坚”。
  坚者,刚也!
  李云霄脑海中浮现出那玉简内对此规则的推演:穿地四,为壤五,为坚三,为墟四……
  这片天空之下的坚硬、刚强之规则,尽在此字之中!
  “咚!”
  又是一个摩诃古字弹出,在剑身上逐渐放大,乃是规则之“锐”。
  锐者,利也,芒也!
  从金兑声,锐喙决吻,寓意天下锋利,敏锐,勇往直前之规则,尽在此字中!


第0988章 变故
  随着一个个的摩诃古字弹出,冷剑冰霜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剑身的颜色也从寒光似水渐渐地转为通透明澈,在剑身内部隐约可见一朵细小的花纹,好像含苞待放的花蕊,随着一个个古字的解开而缓缓绽放。
  李云霄的脸色越来越凝重,这剑内不仅透着极强的寒冷之意,就连心炼此剑的他都觉得寒气逼人难挡,一股凉意往心间而去。
  不灭金身浮现出来,身躯上迸shè出一道道金光,将那寒芒排斥在经脉ròu身上。
  李云霄心中又惊又喜,这种彻骨的冰寒,他唯有在北冥玄宫见过,便是那块北冥世家的至宝,天外玄冥石上才会有这种寒冷之气,只不过那天外玄冥石还带有至yīn的属xìng,yīn邪无比,而这冷剑冰霜则是单纯的冷,冷到极致!
  “咚!咚!”
  最后二个摩诃古字相继弹出,乃是规则之“冰”,规则之“霜”!
  冰者,水凝之形而寒于水。
  霜者,天之所以杀也。
  露所凝也,士气津液从地而生,薄以寒气则结为霜。
  李云霄凝视着那摩诃古字,感悟着玉简中所言:地坤,初六,履霜坚冰至。履霜坚冰,yīn始凝。驯致其道,至坚冰……
  凝炼此剑一共九个摩诃古字,现在尽数解封开来。
  一股至冷之意在空中弥漫,李云霄身上已经结出一层薄冰,每一下呼吸间都吐着白气,整个身体都置于那种白雾蒙蒙的迷幻之中。
  不仅是彻骨的冷,还有那种吹毛断发的锋利,仅仅是握在手中就心中生寒。
  这种锋锐,在他两世所见之玄器中,唯有那亓胜风的冥轮在其之上,从此再无出其右者。
  “果然是绝世好剑,只是此剑中给我一种不祥的大凶之气。”
  妖龙的声音传来,道:“也许是我多虑了。”
  李云霄心中一片欣喜,他乃是绝世剑者,对于宝剑有着比其他玄器更强的吸引,顿时爱不释手。
  闻言则是淡然笑道:“绝世神兵,哪件不是大凶?此剑很合我意,只是所有锋芒冰霜外露,是我还不能彻底掌控它,以八阶巅峰的魂力驱使此剑,的确十分勉强。”
  李云霄将冷剑冰霜把玩了一番,随后收入体内,直接悬浮在丹田之上,与那界神碑一起心炼起来。
  他凭借绝世的修为和对玄器的理解,任何九阶玄器在他手中都可以施展一二,但只是多而不精,每一件都只能发挥出小部分的力量。否则他身上的那些至宝,任何一件都是惊天动地的存在,早已横行天下无忌了。
  做好这一切后,他才从界神碑内出来,不知不觉中,领悟九字,就已经过了三天。
  他换了一身行头,打扮成公子哥的模样,手里拿着一把折扇,开始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街上。
  丰灵城内已经安静多了,大家似乎习惯了那些武尊强者在天上飞来飞去,每隔数百米就能发现头上一名强者临空,双目如炬的到处看着。
  李云霄心中讶然,看来律植元是抱着不惜一切也要杀他的态度了,基本上律家所有的力量都调动了起来。
  只是这三天苦了城内那些商贾,都是只许进不得出,哀声一片,各种消息不断地通过传音仪送出,其中也有不少商盟七大势力的生意,毕竟丰灵城乃是东域十分靠前的主城之一,每天的人流量惊人的多,耽误一天的物流,损失都极大。
  终于在第三天,商盟总部直接给律家发函质疑,声言不能给出一个合理解释的话,将直接派高手来丰灵城,引导疏通,保障城内商盟利益。
  律植元顿感压力极大,现在城内已经是一窝蜂的乱糟糟了,若是商盟再派高手chā足进来,那局面更是无法控制。
  他急忙将此情况与傅宜春商议,但傅宜春的态度是坚决不能开城,必须顶住各方压力,一定要抓住李云霄才能罢休。
  就在丰灵城人口压力骤增的第四天,情况终于有了改观,一件震动整个天下的大事发生,红月城传来急令,不得阻碍中断任何城池之间的传送,同时让傅宜春等六人火速回城,还有一封让律家派遣人手赶往海天镇的急信。
  “族长大人,现在传送通道已经开启,但凡陌生人都必须找到可靠之人担保才能离开,人口疏通的有些缓慢。”
  律家一名负责通道的长老汇报着目前的情况,道:“大概还需十天左右,才能恢复正常的人口流动。”
  律植元点头道:“就按目前这样办,告诉城内那些势力,若是随意给陌生人担保,导致跑了李云霄的话,直接诛杀全家!”
  律叔宝道:“族长大人,红月城的那急信怎么办?我们现在所有人手都在搜寻那李云霄。”
  律植元看了一眼手中金黄色的纸笺,冷笑道:“海族屯兵东海之滨,打算攻打海天镇,如此天大之事岂是我丰灵城管的上的,但既然红月城下了命令让东域各城派遣高手前往支援,我们也不能明的拂了红月城面子,就派二名低价武帝带十名武尊前去吧。”
  律叔宝皱眉道:“这……,这会不会太敷衍了一些?”
  “哼,有何敷衍?”
  律植元冷冷道:“这是两族jiāo战之事,自该有天下人一起担当,凭什么我律家要去打先锋?若是以红月城的实力都接不下来的话,我们派再多人去也是当pào灰,还是全力搜出李云霄才是至关重要之事!”
  一提到李云霄,律植元脸上便覆盖了一层寒霜,yīn沉无比。
  李云霄独自一人在丰灵城逛了半天,发现找不出离开的空隙,便无趣的打算回客栈,反正他无所谓,大不了在界神碑内修炼个一年半载再出来,他就不信律家能够如此严密的监视一年。
  正要回去,突然目光一扬,看见上空一名四处监视的律家之人,竟然是仆锦山。
  仆锦山也有二星武帝的实力,无论投靠哪个势力都可以得到极大的重用,律家也是威逼利诱之下让他加入了进来,此刻也加入了全城搜寻李云霄的队伍。
  “哼!”
  李云霄冷冷哼了一声,眸子越发冰冷。
  那仆锦山这几天来也是有苦说不出,一点好处都没捞到,而且自己玄器也找不到人炼制,律楠西口头上是答应了他找到李云霄后一定帮他炼,但那李云霄哪是这么好抓的,能抓到的话一刀杀掉那就万事大吉了,否则对自己始终是一心腹大患。
  所以这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