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695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695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他说的是真的吗?云霄公子!”
  安陵建的脸色冷了下来,盯着李云霄冒出阵阵寒气。
  李云霄摸了下鼻子,双手抱在胸前,悠然道:“你想怎的?”
  “不怎的!”
  安陵建冷笑道:“师尊刚才让我多多向云霄公子请教术道,我正好有心中有疑问,想请教下云霄公子,公子可曾听闻过灵魂攻击之法?”
  李云霄笑道:“还行吧,练过一点皮毛。”
  “呵呵,公子不用如此谦虚。我也正好修炼了一招,叫做惊魂动魄,正好请公子不吝赐教!”
  安陵建脸色一沉,顿时眉心处shè出一道光芒,绚丽的闪耀一下,一股极强的灵魂冲击往李云霄身上轰然碾压而去,四周空间为之一震。
  荆永夜大惊,身躯微微一动,却被廖阳冰拦了下来,轻轻摇了下头,示意他安静,并且传音道:“据我所知,云少的确是九阶术炼师。”
  荆永夜一脸大骇之色,露出难以想象的表情。
  如此武道实力,如此年纪,竟然还是九阶术炼师?这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他怎么都无法相信,不由得有些担忧起来。
  李云霄周身的空间也在对方灵魂攻击一轰之下变得极度扭曲,不断变着花样晃动,外面的人看去,只觉得李云霄好像被五马分尸了一般。
  闰祥露出会心的笑容,抱着手臂看好戏,其余之人也多是幸灾乐祸的神色。
  水仙则是一脸的平静,恢复了之前那古井无波,眼中无视万物的清冷,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冰冷气质。
  安陵建在一击之下,突然皱起了眉头,自己磅礴的魂力涌过去,应该瞬间就zhà掉对方的识海,震得对方七孔流血才对,但怎么情况却出乎他的预料,好像一方磨盘砸在了海绵上,不管你将对方捏的怎么变形,都难以伤及分毫。
  “哼,以为这样就可以立于不败了吗?”
  安陵建眼中一寒,双手掐诀,至于头顶两旁,喝道:“天羽风吟!”
  一股锐利的魂力化作无数刀片一般,撕裂空间,发出“嗞嗞嗞”的鸣叫声,往李云霄身上斩去。
  那些刀片层层叠叠如同无数羽毛在空中飞舞,一下将李云霄裹了进去,李云霄所立之处瞬间被割裂成无数块,李云霄的身体随之bào开,撕裂成无数尸块纷纷洒落。
  “啊?!”
  所有人都是脸孔大变,骇然惊厥!
  北冥来风和阮锡泉等人则是脸上一喜,露出难以置信和狂喜之色,千万百计想要杀掉的李云霄,竟然如此容易就死了?会不会太儿戏了?
  廖阳冰也是张大嘴巴呆滞住了,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北冥亢天更是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瞪大眼珠子,他还半部霸天炼体诀在李云霄身上呢!
  闰祥也是脸色大变,同样是疑惑不解,只觉得这人不该这般容易就死才对,但是那从空中落下的漫天尸块又是那样的真实。
  水仙那古井无波的眸子里泛起了一丝涟漪,光芒闪动。
  “嘿嘿,果然是个骗子。”
  安陵建脸上露出狞色,舔了下嘴唇,道:“不好意思,污染了环境,让大家受惊了。”
  众人都是一阵无语,看着满地的鲜血,一下子难以接受李云霄就这般死去,都是心情难以平静。
  水仙突然开口说道:“赶紧去医治吧,晚了你就要死了。”


第1064章 师尊救我!
  “嗯?”
  安陵建哼了一声,笑道:“水仙公主说笑了,这个骗子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还怎么救?怕是十阶术神也救不了他了。”
  水仙眼中露出一丝怜悯,道:“我说的是你,你受了这么重的伤,难道自己一点也没察觉?”
  安陵建皱起眉头来,道:“水仙公主在说什么,怎么我听不懂?”
  其余之人也是一脸迷茫,不知水仙是什么意思,唯独闰祥脸色一变,双眸中bào出道道精芒,往安陵建身上以及满地的尸块上望去。
  安陵建脸色难看道:“这位朋友,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让我一阵不舒服呢。”
  闰祥双眸渐渐化作青色,充斥着远古暴戾的气息仿若神龙之眼,凝视着一切,随后慢慢收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讥笑,道:“不舒服并非源自我的目光,你还是赶紧找你师傅去吧。”
  安陵建从李云霄死后就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总觉得一阵烦躁和不适,内心说不出的压抑,只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了,而自己是不知道的。
  水仙的目光中满满的怜悯,而闰祥则是满满的讥讽,让他感到极度的烦躁甚至发怒,喝斥道:“闭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闰祥摇了摇头,重复道:“你还是赶紧找你师傅去吧。”
  安陵建终于忍不住bào发了,怒吼道:“你这话是什……”
  他怒极之下,大步走过去,却发现自己抬脚困难,猛地低头一看。
  “嗞!”
  一股无比的寒意在脑门冒出,整个人脑袋懵的一下,几乎要zhà开了,他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下盘,只剩下一只左腿腿骨站在地上,上面筋ròu全无,而右脚这边连骨头都没了,已经碎成了无数ròu块洒在地上。
  “啊?!”
  不仅是右脚,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两只手也不见了,脸上也全是血迹,身上传来一阵阵的剧痛,到处都缺ròu少骨头的。
  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在内心蔓延,这时他才发现地上的尸块原来都是自己的!
  “啊!”
  头颅上到处是血,安陵建吓得魂飞魄散,他彻底的怕了,惊惧的肝胆破裂,他还看到地上有两只耳朵,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身上掉了多少ròu和骨头,惊慌的哭喊道:“师尊,师尊救我!”
  “嗖!”
  安陵建慌乱之下,发现自己体内元力还可以运转,急忙化作一道光芒冲飞而去,朝着大岛主所在之地仓皇逃去。
  这时所有人才看清眼前现实,李云霄正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甚至都没有动过一下,纷纷露出骇然之色。
  能够将所有人都骗过去的幻术,这得多强的魂力才能做到啊!
  这下他九阶术炼师的身份再无人怀疑!
  廖阳冰重重的松了口气,得意的望了呆滞的荆永夜一眼,好像在说“我没骗你吧。”
  荆永夜和他对视了一下,露出一丝苦笑来。
  北冥亢天也重重松了口气,但与此同时,内心反而更加沉重了几分,李云霄在他心中的危险又增加了不少。
  水仙道:“你真狠dú,竟然将他削掉这么多ròu和骨头,好残忍。”
  李云霄眉头一皱,冷冷道:“我站在这一动未动,只是将他的攻击反震回去而已,若非我加以控制,他早已成一滩烂泥了,好意留他一命,我反倒狠dú了?你意思是我被削成ròu泥才好?”
  水仙语塞,想说什么,却不知如何反驳,她想了一阵,只能气鼓鼓的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闰祥冷冷道:“云霄公子果然好气魄,在人家的地盘还敢动手打人,等会几大岛主联袂而来就有好戏看了。”
  李云霄一脸无辜道:“刚才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他受人挑拨,故意对我下杀手,我只是自卫而已,天下事都逃不出一个理字,他们总不能不讲理吧?”
  “讲理?哼,李云霄你说的轻巧,你可知这样会给我们惹来多大麻烦?”
  北冥来风也是脸上浮现出怒气,李云霄没死让他空欢喜一场,脸色早就沉了下来。
  李云霄一笑,道:“这件事的起因就是有人挑拨,将那两个挑拨之人抓起来jiāo给陷空岛不就好了。”
  他的目光朝阮锡泉和颜树书望去,两人都是脸色骤变,不由退了一步,颜树书更是直接退到了阮锡泉身后,似乎这样更能抵消内心的寒意。
  阮锡泉警惕道:“李云霄你想做什么?人是你伤的,莫非想赖到我们头上?”
  李云霄根本懒得跟他多言,直接说道:“是你们束手就擒,还是要我动手?”
  阮锡泉惊怒不已,这是赤luǒluǒ的蔑视他们,喝斥道:“莫非你还想抓我二人不成?”
  李云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懒得再讲了,也不见他脚下移动,整个人就凌空欺身而上。
  阮锡泉和颜树书吓得连连后退,他们见识过李云霄的手段,哪里敢正面一战,阮锡泉怒道:“有北冥玄宫的诸位大人,以及红月城诸多高手在此,你敢造次?”
  李云霄单手掐诀,整个人化作一道雷霆瞬间消失在原地,猛然朝着阮锡泉身上轰去。
  阮锡泉又惊又惧,急忙取出宝剑捏了个剑诀,将那雷电挡开。
  “砰!”
  他的宝剑在电光下震得“嗡嗡”直响,整个人飞速后退,急忙叫道:“亢天大人,难道你要坐视他行凶?”
  李云霄手中招法不停,高高举起雷锤来,一招招的敲下去,仿若天劫不断轰下,不仅攻击阮锡泉,同时轰向颜树书。
  荆永夜眼里bào出一丝寒芒,道:“云霄公子,颜树书这个狗贼就jiāo给我吧!”
  李云霄点头道:“好,记得抓活的,到时候好跟陷空岛jiāo代。”
  颜树书脸色大变,一下子惨白起来,哀嚎道:“亢天大人,我可是跟随你们出海的啊,您不能见死不救!”
  北冥亢天脸色一转,沉声道:“云霄公子,安陵建是你伤的,这样抓替罪羊不好吧?”
  李云霄从雷电中幻化出来,冷冷道:“亢天长老,你若是是非不分的话,我很容易失忆的。”
  “你!”
  北冥亢天气的一拂衣袖,转过头去不再理会,还有半部功法在他身上,自己现在还真拿他没办法。特别是刚才见识了他对付安陵建的手段,抓来搜魂的想法彻底掐灭了。
  颜树书见北冥亢天竟然束手不理了,脸色瞬间变得灰败如土。
  荆永夜脸上变得狰狞起来,寒声道:“狗贼去死吧!”
  一道青芒在他掌心凝聚,整个人飞冲而起,往颜树书身上轰去。
  阮锡泉也是一颗心猛然沉了下去,高声道:“亢天大人,北冥玄宫和我红月城乃是同盟之jiāo,您老不能坐视不理啊!”
  北冥亢天转过身后,就一动不动,好像入定了一般,既然决定不管了,就下决心当没看见。
  鄂乐池不得不站出来,沉声道:“云霄公子,此事锡泉大人的确有错,不如大家共弃前怨,一起想想待会如何应对陷空岛。”
  李云霄哼道:“你算老几?再啰嗦连你一起打!”
  他眼中bào出一道冷芒,阮锡泉和颜树书这两个他早就想找理由收拾掉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岂会放过。
  而且陷空岛远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样简单,他目前还不想和此岛的势力发生冲突,这也是他留下安陵建一命的考虑,否则敢直接对他下杀手的人,早就被他直接轰杀了。
  鄂乐池气的牙痒痒,咬牙道:“李云霄,莫非你真以为无人治的了你?”
  李云霄剑眉一挑,讥讽道:“不服?有种就上来一起打,本少没工夫跟你耍嘴皮子。”
  他再次化作雷电,抓起大锤就朝阮锡泉砸了过去。
  “轰隆!”
  天空发出剧烈的震颤,幸亏这里是玄器空间,否则早惊动了岛上之人。
  “砰!”
  阮锡泉倾力一剑扫出,挡住那轰落雷霆,整个人被震出一口鲜血,连连后退,他惊恐道:“乐池大人,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们一起联手击杀此贼子!”
  鄂乐池脸孔抽搐了一下,李云霄的实力他也知道几分,就算加上自己也绝不可能打的过,只能继续威胁道:“李云霄,一旦回到大陆,我定然将所有事情源源本本的上报红月城,到时候天下虽大却不会有你容身之地!”
  李云霄懒得理会,继续一锤锤的轰下去,众人只看到天地变色,一道道的雷霆如长龙落下,不断轰在阮锡泉身上,逐渐震破他的防御。
  “鄂乐池大人,别废话了,快出手啊!”
  阮锡泉几乎要哭了,大声哀嚎起来,他在雷霆下被击的精疲力竭,马上就支持不住了。
  鄂乐池脸上一片灰白,他感受到了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看,脸上闪过羞愧之色,咬牙回道:“锡泉大人,你放心,我一定会要求唐庆大老爷替你报仇的!”
  “噗!”
  阮锡泉听闻后,最后一丝支持的信念破灭,当场喷出一口血来。
  “轰隆!”
  一道雷电落下,终于击破他的护体防御,将他整个人从空中震落下去,直接轰入大地中。


第1065章 对我最大的帮助
  陷空岛一处极为普通的院落里,甚至没有任何禁制,召文战一下飞入其中。
  进入小院后就会发现,这里的灵气与外边截然不同,地上是用极品元石铺就的小路,通向一间屋内,两旁种满了这种灵花灵草,仔细望去,竟然还有八荒境的武意道果其内。
  召文战沿着小路走到屋前,恭敬道:“大岛主,我来了。”
  小屋的门一下子打开,迎面一股极强的灵气就扑面而来,灵气之中似乎蕴含了某种古怪的力量,召文战被惊得连退数步,这才定了下神,直接走入其中。
  屋内被一道玉质屏风隔开,里面不断传出那种令人不安的气息,召文战身为九阶术炼师也感到一阵的压抑,只想早日离开这个地方,他忙道:“大岛主,找我何事?”
  玉质屏风上黑影晃动,只听见里面传来粗重低沉的声音,道:“我感受到了极强的龙息,有东海王族到了?”
  召文战忙道:“的确有一名真龙后裔来到了岛上,不过并非东海王族,乃是北海闰祥,据闻是四海年轻一辈中久负盛名的天才。”
  “原来是北海王宫的天才之辈,难怪了……”
  那声音继续说道:“北海乃是真灵黑龙演化出来的后裔,同样为龙子后代,这个闰祥着实不简单啊,龙息之强竟然可以引动我体内之血,这是上天眷顾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