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至尊_第941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万古至尊_第941章

小说:万古至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8 23:15:01

烟。
  波浪时聚时散,缕缕袅袅,一团红晕从其中缓缓浮现,隐约有人影其内。
  “是你!”
  姚金良身躯猛然一阵,露出惊色。
  韦青也是脸色大变,一下变得yīn沉起来,寒眸如霜。
  李云霄双眉皱了起来,露出疑惑之色,他已经看清那红光之内的人影。
  红晕落下,化出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凤表龙姿,俱是风流人物。
  男子一身雪白绸缎,玄纹云袖,容颜宛如玉人,神韵超然。
  那双眸清澈明亮,轻声吟道:“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女子虽风采不及,但也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浅笑吟道:“桃之夭夭,有蕡其实,其叶蓁蓁,灼灼其华。”
  两人绝世而独立,有种超然的风采,令的在场之人全都静了下来,就连鬼修罗也都是凶恶着脸孔,狠狠的盯着。
  姚金良低下头轻声问道:“他们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韦青yīn沉着脸,哼了一声,道:“男的说自己很帅,女的说自己很靓。”
  姚金良一脸的黑线,用手指着喝道:“公子玉,你们兄妹两个还要脸吗?”
  来人正是端木有玉和他的妹妹端木沧。
  端木有玉轻笑道:“姚金良,多年不见,你和你的宠兽长得越来越像了。”
  姚金良寒声道:“你敢骂我?”
  韦青yīn沉着脸,内心一阵莫名的烦躁,只觉得有种不妙的感觉,道:“端木有玉,你来这里做什么?”
  端木有玉道:“正值春暖花开时,景色怡人,是外出游玩的好季节。在长天一色住的久了,很是腻味,同舍妹一道出来散散心。”
  韦青冷冷道:“那散够了没?散够了就可以走了!”
  端木有玉点了点头,道:“妹妹,走吧。”
  端木沧一笑,身影一闪,便落在远处大地上,双手掐诀,一抹淡蓝色的魁梧影子浮现出来,乃是水元素化形。
  那元素化形一步上前,将横躺在那的宁可为尸身抱了起来。
  这一动作立即引起所有人惊厥。
  “玉公子!你救救我爹爹!”
  一道红影闪落,正是宁可云,满脸泪水,一下抓住端木有玉的手臂,泣声道:“听闻玉公子神术无双,不仅可以预知过去未来,更能让人起死回生。”
  端木有玉讪讪笑道:“知过去未来,活死人,这……,就算是神也做不到吧?”
  宁可云一下怔在那,不知如何才好,她也并非妄人,起死回生这种事的确没法信,却只是心中抱着一丝期望。
  端木沧道:“哥哥,好了。”
  端木有玉点了点头,朝宁可云道:“你不用太过悲伤,我和有为大人还有一段因果,先将他带走了。”
  “不许走!”
  韦青猛然喝道,眼中shè出寒星点点,“将宁可为的尸体放下!”
  一股寒意顿时在空中蔓延开,韦青一挥手下,围攻三老的那六名鬼修罗顿时“咻咻咻”的闪动,将端木沧围住,目露凶芒。
  端木有玉道:“韦青大人,人已经死了,让我带走也不行?”
  “不行!”
  韦青冷冷说道,面无表情。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的出宁可为的确是死了,而且之前那三清归元的一击,威力堪比自bào丹田了,想要活过来也绝无可能。
  但端木兄妹的突然出现和如此怪异一举,让他内心极度的不适。
  世居秋水长天一色的端木世家向来神秘无比,行动都是神出鬼没的,他也听过那种知过去未来,活死人ròu白骨的传闻,虽说不可信,但万一真有点门道,麻烦可就大了。
  端木有玉轻笑道:“可为大人的确是死了,韦青大人和姚金良大人难道还信不过自己的眼力吗?”
  韦青道:“宁可为背叛本座,即便是死了也不能让他轻易离开,必须以儆效尤。”
  宁可云悲愤道:“你这个畜生!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端木有玉呵呵笑道:“端木世家和有为大人曾经有过一段渊源,韦青大人就给我个人情,让我将他带走吧。”
  韦青为难道:“公子玉的面子自然是要给的。这样吧,我将他的头斩下,以儆效尤,玉公子便可以带他走了。”
  “什么?!”宁可云厉声道:“韦青,你不得好死!”
  红月城三老也是满脸憎恨,气的浑身颤抖。
  红老之前引燃丹田,此刻强行将气息压下,整个人就像是抽空了气的皮球一样,变得萎靡和干瘪起来。
  另外二老也是满身是血,元力显然支持不住了,有种日薄西山,强弩之末的感觉。
  端木有玉笑道:“斩下头来太冒犯了。不过这样吧,我免费替韦青大人卜算一次,让大人可以一窥命途,好逢凶化吉。当是替宁可为向大人你赔罪了。”
  韦青一寒,喝斥道:“闭嘴!我命由我不由天!端木有玉,在本座面前收起你那套装神弄鬼的把戏!”
  端木有玉也不生气,反笑道:“哎哎,看来大人不信命数,这可难办了。那不如你我赌上一局,若是我侥幸赢了,就让我将宁可为完整的带走。”
  韦青见他如此执着,内心更是坚信有名堂,冷冷道:“宁可为是我杀的,尸体便是我的战利品,本座为何要跟你赌?”
  端木有玉笑道:“韦青大人的话太强词夺理了,若是这样说的话,宁可为的尸体现在在我手中,那应该是我的了吧?”
  韦青面色一寒,冷声道:“端木有玉,你也是圣域赐封的武帝,就应该配合圣域,稳定东域的局势,以免天下陷入动dàng。为何要逆天而行,从中破坏?”
  端木有玉道:“韦青大人这话说得一派正气凛然,试问圣域其他几位执政者大人知道吗?”
  韦青哼道:“本座行事难道还要先通知他们不成?待东域局势稳定下来,自然会告知他们一声。难道你认为以本座的身份,还不能代表圣域吗?”
  端木有玉道:“当然可以代表,只是本公子不明白,带走宁可为的尸体跟大人的宏伟目标有什么关系吗?”
  韦青道:“当然有关,其中关系难道要向你透露吗?这样吧,既然公子玉也来了,那正好作为本座的左右手,替我将这些余孽dàng平,宁可为的尸体你就可以带走了。”
  端木有玉苦笑道:“韦青大人说笑了,我兄妹只是出来游玩,散散心而已,这打打杀杀的事做不来。”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天色,道:“时辰不早了,我兄妹先走一步,再不走的话就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什么意思?”
  韦青愣了一下,脸色一沉,喝道:“拦住他们!”
  那六名鬼修罗大吼着出手,每人身上涌起滔天妖气,一下实质化起来,凝成密密麻麻的大网,直接将端木沧罩住。
  端木沧脸上闪过惊色,但并无畏惧,显得十分平静。
  端木有玉屈指一弹,一道光芒“咻”的一声朝韦青shè了出去。
  韦青面色冰冷,伸出手来抓住,是一根玉签,上面荧光流动,有几道金色光芒汇聚起来,慢慢聚成七字:此身犹在太虚间。
  “玄神鉴?”
  “不,是地神鉴。”
  “哼,本座从不信你这些装神弄鬼的东西!”
  韦青指力一运,顿时“砰”的一声将那玉鉴掰断,一震下化作齑粉消散。
  端木有玉道:“但我信呀,哎,只好得罪了。”
  他整个身影一下化作流光飞shè,瞬间在六名鬼修罗上空聚集起来,凌空一掌拍下。
  “轰隆!”
  那六名鬼修罗凝聚的妖气结界倏然被压得变形起来,但却像是水珠一般,四下晃动,总不能破。
  端木沧仰头道:“哥,这六只怪兽好强。”
  端木有玉眉头一皱,露出凝重之色,手中印诀一变,在掌心浮现出一抹金光,化作一古怪文字,猛地压了下来。
  “喝!”
  无数金光涌出,一下将那结界全部变成金色,随后“砰”的一声bào开。
  六名鬼修罗身躯一震,连连后退。


第1436章 碎星之力
  “走!”
  端木有玉单手掐诀,一股氤氲之气从手中升起,直接拍了下去。
  顿时一团白雾将端木沧和那水元素化形全部裹住,不断地升空,并且变淡起来。
  韦青勃然大怒,指着喝道:“端木有玉,你敢公然违抗我!”
  端木有玉道:“非我违抗大人,而是此地真的是是非之地,久留必不利,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谈谈?”
  韦青冷冷道:“有本座在此,何来不利?姚金良,拦下他,一定要将宁可为的尸体毁去。”
  端木有玉脸色微变,一掌拍向那白雾之中,道:“你先走!”
  那团雾气在空中一飘,就要消失在原地。
  “公子玉,别徒劳了。有我在此,你想带走宁可为那不是笑话吗?”
  姚金良一拍那葬云兽,顿时一声大吼震天而起,那音波所过之处,空间尽数扭转起来,结成一个个麻花状,整个空间为之一凝。
  那团白烟也随之震散,端木沧和水元素化形的身影显露出来。
  姚金良同时一步踏出,瞬间欺身而上,一掌就拍了过去。
  端木有玉面色如水,身上华光一闪,一柄泛着五彩之光的玉尺敲了上去。
  “砰!”
  一招之下,震得天地晃dàng,两人同时一退。
  “吼!”
  那葬云兽大吼一声,凶狠的冲了起来,身上符光涌动,体积不断变大。
  眨眼间就化作十余丈高的凶兽,扬起爪子来朝端木有玉所处的空间拍去。
  “轰隆!”
  整个空间一下破碎,端木有玉和端木沧都直接陷入无尽漆黑里。
  葬云兽再猛烈咆哮一声,天地间剧烈震dàng开来,无数空间像是一面面镜子般逐一碎开,端木兄妹的身影再次浮现出来,被音波之力轰的连连后退。
  端木沧更是脸色发白,那水元素化形在先前那一掌的威压下就bào掉了,只能自己护住宁可为的身体。
  姚金良轻笑道:“公子玉,这些年来似乎没有多大长进呀?还是乖乖放下宁可为,你们兄妹继续踏春郊游去吧。”
  数千里外,一处陡峭的山巅之上。
  一块光滑如玉的大石头上面,侧身躺着一名男子,头枕在手臂之上,安然入定。
  男子身材修长而优美,轮廓简洁典雅,紫色长衫给人一种朝气蓬发之感。
  他静静的躺在那,如同一尊绝美的雕像。
  突然空间微微震颤,男子周身的紫袍在那轻颤中摆动了一下,光洁的眉头上不由得折起了皱纹。
  他缓缓的睁开眼来,明眸似水,像是一汪大海。
  “咻!”
  也不见他如何动作,紫光一闪之下,顷刻间就已经站在山巅顶峰,眺望着远处红月城的方向。
  “额,是姚金良的那只大狗在乱叫呢,他也来了吗?”
  男子皱起眉头,沉吟道:“姚金良也来了,这下麻烦了,她不会有危险吧?”
  “哎呀,该如何是好呢?她让我在此地等候,自己却一去不复返,莫非出事了?”
  男子满脸担忧之色,在山巅上来回踱步,似乎拿不定主意。
  突然他的紫袍再次轻颤起来,远处的音波之力强大如斯,直接穿过数千里的空间屏障。
  “哼,乱叫的死狗!”
  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冷色,寒声道:“她既然不让我去,且罢了,我就先杀了这条死狗来玩玩。”
  他脸上露出一丝玩味,自语道:“不会把姚金良引过来吧?”
  “嘿嘿,管他呢!老子早就看这厮不顺眼了!”
  他身上元力一动,紫袍在空中舞动起来,大手凌空一抓,喝道:“弓来!”
  山巅的上空随之一震,立即涌起风云,化作一道漩涡。
  滚滚云层之内,隐约有雷光闪动,随后一道电闪雷鸣,整个漩涡倏然裂开。
  一柄纯银镶黄的巨弓从其中缓缓落下,上面紫气萦绕,无数细小的宝石嵌入其内,如同周天星斗。
  “啪!”
  巨弓落入男子手中,比男子的身形还要长上几分。
  男子用手一摸,上面无数星光飞起,还有符文涌动,两个偌大的古字闪烁其间,弓名:碎星!
  男子眼中shè出寒星点点,那平静的面容一下子肃然起来,双手搭在长弓上,猛然振臂一拉。
  无数星光一下从弓中涌了出来,化作紫色星云旋转,一只开云箭缓缓凝聚而出,拉成满月!
  天空之上的太阳似乎受到这一弓之力的影响,突然间变得异常耀眼,恍惚之中似乎生出无穷火焰,在四周飞旋。
  “嗯?怎么回事?”
  姚金良和端木有玉同时抬起头来,往那天空望去,同时发现了太阳的异样。
  蛰伏在大地中的李云霄,一直都注视着外边的状况,突然间瞳孔骤缩,月瞳之内闪动着异色,吃惊的望着那烈阳。
  “金乌避日!难道是他?!”
  李云霄的眼中闪过精芒,不由得露出大喜之色,“若真的是他来了,那红月城的变数就大了!”
  韦青也是脸色大变,厉声道:“不好,是那人!赶紧毁了宁可为的尸体!”
  他的眼中露出惊色,脸孔yīn沉的要滴出水来了。
  自从现身之后,一直到现在,即便是和宁可为身死一战,也从未出现过这般失态的模样,那慌乱之中闪过浓浓的焦虑。
  姚金良脸色一沉,凝视着那如火的烈阳,眼中一片yīn霾。
  “吼!”
  葬云兽更是突然暴躁起来,狂吼不已,一圈圈的妖气从身上dàng出,在空中甩动着身体,四周空间扭转不停。
  姚金良猛然一惊,顿时怒火冲天,“难道他的目标是……”
  “轰隆!”
  天地为之一震,一股绝强的力量破空而来,直接笼罩这一方天地,那葬云身上的兽铠涌起无数符文,化作层层空间屏障,一下旋开。
  那千里之外,一道箭光追日,从天际sh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