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炼万古_第33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武炼万古_第33章

小说:武炼万古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6-10-09 12:47:40

子都解开了,莫非郡举沦陷了!

小二不敢想,脾气如郡举,天下真有男人能收服她吗?

“滚进来。”

纲手自然小二想歪了,她也懒得解释,知道对方是自己父亲身边的人,这般匆忙,肯定是有事。

听郡举叫自己,小二连忙翻身滚进门,这动作,竟真在地上滚!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没事,赶紧滚。”

郡举的脾气时好时坏,捉摸不透,这些年,小二见多了,也习惯了。

“有,出大事啦,你前晚没有回来,白郡王雷霆大怒,将城中差点翻过来也没有找到你,他下令让你回来第一时间回家,郡举,这次郡王发的火可不小啊。”

小二咽着口水道,不难想像,这次这位小群举,估计又得被禁足了。

“哼,老头,又想禁我,没门。”

纲手冷哼,表示对白郡王非常不喜,整座白天郡中,估计只有她一人敢这样直呼郡王老头吧。

然而他父亲也不是个老头啊,正值中年,天天被叫老头,寒父心啊。

“回去吧。”

叶云难得开口,不过却是劝她回家,这令她很不喜。

她从小受尽父爱,根本没有吃过什么苦,也没有离开过白天郡,在这里她就是王,听到小二说,纲手只是一晚没有回来,他就将郡城差点翻过来,看似发火,实则是在担心啊。

哪一个父亲不担心自己的孩子,她有父亲担心,可自己呢?他父亲还好吗。

叶云捏拳,眼中光芒亮起,明知前方是死地,他也要闯,为人子,当孝先。

“不要,我就不回去,今天不是那楚家祭祖大典吗?要不我们去那玩玩。”

好像想到了什么好玩事,纲手一下跳起来,她可深知自己父亲的脾气,这次如果回去,少说一月都出不了门了,趁现在还自由,得好好耍耍,她将心思盯上了楚家祭祖大典上。

刚好叶云也在,可以让他去喝死那老酒鬼,看他下次还敢见自己就躲,当她是瘟神啊?

意见不谋而合,叶云正要去楚家,不过他不想带着纲手,此去必起血腥,纲手到时是帮自己还是不帮呢,她的态度可是牵扯极大。

白郡王他没有见过,不知道对方什么品行,所以这件事,他想自己了结。

“喝酒,喝酒,走,酒起。”

也不待叶云回应,她当先走出酒楼往楚家方向去,有人眼尖发现了她,大呼她要去楚家干什么,今天可是人家祭祖大典啊。

纲手在郡中,不仅仅是酒神,同样也是瘟神,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她捉弄过,像什么祖宅被烧,后院起火,青楼bàozhà,她一样没少干过,简直是到哪,哪鸡飞狗跳。

今天她去楚家,莫非要闹上一番,这一消息飞快传出,原本并无多少人关心的祭典,突然人朝人涌,楚家人见人气这么高,心里别提有多自豪了。

不过当得知纲手也要来的时候,他们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那位姑nǎinǎi不是在前晚消失了吗,怎么又出现了,而且还是直奔自己家门,这是要玩他祖宗啊。

更气人的是,有人去请示白郡王,结果守城卫兵称白大王闭关,万事不得扰,郡王不出,白天郡还有人能压制那丫头吗?

叶云摇摇头,只能跟上,有些事避免不了,只希望等会血别溅她身上才好,当然,她要发飙帮自己,那就更好了。

楚家,他来了。

清早,楚家府前挂满白色灯笼,守门石狮上也系起白凌,这是祭典不可缺少的东西,喜挂红,丧挂白,是自古流传不变的风俗。

“老酒王,老酒王,本郡举来了,快出来迎接。”

纲手倒不把自己当外人,他一来,就要老酒王亲自出来迎接她,也不看看今天是楚家什么日子,她在大条神经,也不能今天来闹啊。

“郡举,今天是我楚家祭祖大典,你择日再来可好?”

楚家二大爷不得不出面,纵然他很不想接触这位瘟神,但大哥和老祖都在祖地请祖宗牌位,这里只有他主持着,他不出面,还有谁能出面。

纲手一见是这怂货,瞬间没了兴趣,挥挥手,扬言让老酒王亲自出来才行。

也算楚家倒霉,纲手知道自己即将失去自由,在这之前,她想玩次大的,而楚家,就这么幸运的摊事了。

如果让他们知道原因,不知道会不会顺便用这些挂好的白凌,集体上吊。

“还不滚?想明天起来,床边多条蛇吗?”

对这楚家二大爷,纲手十分不喜,也没少捉弄过他,明明长得这么丑,还娶五十几房小妾,也不怕遭雷劈。

她是个女人,而且还是那种思想极为保守的传统女人,在他眼中,娶五十几房的男人,简直烂到透顶,要不是父亲阻止,一年前,那场大火中,他已经死了。

楚家被她烧过,这不是什么秘密,原因非常简单,就是楚家老二娶了个十七岁小妾,比她都要小,这不老佛爷撒尿,欠揍吗?

反正不管什么原因,在白天郡中,纲手就是道理,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谁要是敢反抗,轻了,你就准备她的疯狂报复吧,重了,你就准备全家死翘翘吧,郡王可不是在那当摆饰的。

有这样一位父亲撑腰,谁敢跟她玩?还好她只是爱胡闹了一点,至今都没有伤过人xìng命,当然,自杀的那些不算,谁叫那些人心理承受能力差了点。

楚家老二眼皮狂跳,自打一年前起,他就对这位小郡举非常感冒,如果不是怕对方发火,他真想随便找个人来顶替他,免得等会受折磨。

尼玛,没天理啊,自己好不容易当回家,却遇上这破事,他想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那我带你去祖地,你别闹,行不?“

楚家二老爷终于妥协,他是真招架不住这位小姑nǎinǎi了,万一对方一发飙,在一把火烧了这里,那可要哭死亲娘了。

一群人暗自好笑,楚家也算倒霉,祭祖这天迎来这尊瘟神,今天要有趣喽。

“切,就你家那破祖地,本姑nǎinǎi才不去呢,我就在这里等,让你家老头赶紧出来。”

刚在神秘矿洞受了刺激,在想她见那神神鬼鬼的东西,不是存心找刺激吗,这次她学乖了,声称在这等就行了。

这可把我们二大老感动得快哭了,早知这样,他早放行了。

第五十一章叶无忧

叶云并无太多情绪波动,甚至到了这里他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眼神中隐藏的杀意,令纲手感觉非常奇怪。

当然,她不可能感觉到杀意,只是无论她怎么逗叶云,对方就是不理他,又恢复了那高冷神态,这让她抓狂。

能跟郡举一起来的人,自然也会受到额外关注,这不,楚家二老爷还想跟对方打下招呼,却被对方诡异的笑容吓到,那笑容令他非常不解,总感觉对方身上有敌意。

不过人是郡举带来的,他也不敢多言,好不容易安抚这小祖宗,他可不想因为其它事而自找麻烦。

“叶云,你怎么了?”

突然,纲手感觉到心忌,她有些惊讶盯着叶云,好好的,他站起来干什么!

随着人潮叫唤声,她总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楚家东北方向,一辆囚车被推出,里面关押着一位浑身是血的男子,那样子,死了没有?

但这跟叶云有什么关系,他那么激动干什么?纲手想不通,她并不笨,相反很聪明,只是在叶云面前,她的聪明,倒体现出笨态。

咔嚓。

手中茶杯被捏碎,叶云怒气冲冠,手上青筋狂暴,在见到父亲的那一刻,什么忍耐都成了空白,要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在,他早已经冲了上去。

佰渡亿下嘿、言、哥免費無彈窗觀看下已章節

“叶云,你没事吧?”

纲手皱眉,从神秘矿洞回来,他就神神怪怪好像变了一个人,难道在矿洞中,发生了有她不知道的事?

叶云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他在等,眼下还不是最好时机,如果貌然出手,死的肯定会是他。

“祭祖大典开始。”

一位楚家长老击鼓长啸,同时悲乐奏鸣,有十头二阶妖兽被推出,在乐响时,被杀头之,血溅长空。

“请祖宗。”长老再啸。

杀兽请祖,这是楚家风俗,每十年办一次,场中有很多人参加过楚家祭典,不过每一次看,都热血沸腾。

无论是二阶妖兽,或者人类武者,被生祭,总会博来眼球,甚至这只是个开始,上一年,楚家还杀过三阶妖兽呢。

“一祭祖。”

楚家所有子孙跪下,家主和老祖都来了,他们跪在最前面,一头嗑下,后方传来兽吼,这是三阶妖兽灵月狼的叫声!

人群惊讶,楚家今年祭祖又斩三阶妖兽,手笔之大,令郡城民众纷纷惊叹。

三阶妖兽相当于一尊人类武师,在天风帝国,最强的也不过才是大武师,武师地位超然,可见三阶妖兽有多珍贵。

“二祭祖。”

二头磕下,这时一头牛头蟒被押出,此蟒高达十丈,眼神腥红吓人,吐着蛇信,吓哭无数小孩。

楚家这次是真下血本了,连三阶五级牛头蟒都舍得杀,这是逼祖宗显灵啊。

楚家虽然不是白天郡第一世家,不过每一次弄出的动静绝对是第一,用世俗的话来说,就是爱装逼。

“三祭祖。”

十辆囚车依旧推出,这是跟楚家作对被生擒的人,前面二祭是杀妖兽,保佑他楚家后代可力杀妖兽,三祭是祭人,意思也非常简单,就是惹他楚家人,没有一个好下场。

这样的祭祖大典,办得很是隆重,灵不灵先不说,至少楚家这些年发展挺好,直到今年。

“王圾,武者七星,出言不逊我楚家,当斩。”

“辰会,武者九星,杀我楚家仆人,当斩。”

“肝夺,武师一星,不愿做我楚家奴才,斩之。”

……

长老清讼囚车内犯人之名,听得一群人晕眩,这些理由太尼玛牵强了点吧,还奴才,你以为你楚家是皇室啊,只是人家骂了你一句,就捉来杀,也不怕遭报应。

楚家这些年在白天郡名声不怎么好,依仗自家实力到处欺负弱小,虽然表面有郡王镇压,其它世家排挤,不过事情太多,这些人也管不过来。

何况其它世家也大多这一个德行,谁理会谁啊。

“叶无忧,废物一个,因生下一个废物儿子,在学院跟我族后人同一班,深感蒙羞,特赐一死。”

当宣读到第十人的时候,明显长老情绪波动有点大,仅仅是因为对方儿子和他后人在一班级上,就抓人来杀,皇帝也没这么霸道吧!

前面九个还好理解,就这第十个,简直坑爹啊。

底下虽有争议,但也没人敢说话,这些人的死活跟它们没有关系,因为他们在让楚家惦记上,那才不划算。

“第三拜,嗑。”

长老怒吼,楚家儿郎整齐拜下,后方有囚车中武者破口大骂,甚至有人在这个时候说愿意效忠楚家!

不过还是没能改变死亡命运,刀没有停留,斩下时,一颗头颅被高高抛起,血溅白空。

“你笑什么?”

当斩到第十人的时候,楚家长老皱眉,示意斩首者稍微停顿下。

叶无忧周身筋骨尽断,披头散发,大笑时,鲜血咳个不停,明显是受到了极重内伤,见这一幕,叶云手指都chā进了掌ròu中,他忍不下去了。

“我笑你们yù盖弥章,说我儿废物?那我试问你们楚家,那二位公子因谁而废?真是天大的笑话,今日我虽死,但我相信,来日我儿定屠你楚家满门,因为他是我叶无忧的儿子。”

笑声极大,传遍整个楚家,令一群人变色,楚家长老眼皮狂跳,他悔恨,为什么要让斩首者停下,直接斩了多好。

楚云凡,楚天,是楚家的痛,就是因为他生的好儿子,彻底让楚家绝种,恨今日没有将那小孽种一起抓来,只能先杀老的解恨。

“叶云,你干什么,你不能去那里!”

纲手想要阻止,却被一道杀意震开,她大惊,难道囚车中那人,真跟他有什么关系?

酒楼那次,也是因为这!思绪展开,很多疑点,纲手一下子全部想通了,难怪那日在酒楼,他听到自己提到楚家抓了名犯人时,他情绪那么大,原来不是因为老酒王啊。

“来者何人,楚家祭典,再进一步,死。”

噗。

人头抛落,那人刚说完,就死了,头颅滚在地上,还满脸不可置信神色,在这里,还有人敢动手!

一步杀一人,十步过后,十具尸体冷冷躺在地上,叶云驻足,没有在前进,他将剑狠狠chā在地下,青石崩裂,剑入三尺,令人心寒。

“噗通。”他突然对着囚车跪下了!

远处,楚云凡刚好出来见到这一幕,当在次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时,他身体激动得都颤抖了。

“子不孝,让父亲你受苦了。”

重重一头磕下,青石碎裂,血染地面,这一头,震撼人心!

叶无忧涣散的目光慢慢凝聚起来,他眼神慌乱,手颤抖着想要向前抚摸,却因筋骨寸断,别说伸手,就是抬一下都不可能。

见到这一幕,叶云撕心裂肺,体内杀意冲天,有种杀尽天下人之恨。

“这气息我好像在哪感受过?”

纲手皱眉,她在犹豫要不要出手,可身份限制她,如果她出手,代表的可不仅仅是个人,平常她是看胡打胡闹,但是大事大非面前,她很懂分寸。

郡举身份太过敏感,她出手,牵扯一郡,不出手,就这样看着弟弟死吗?

“你不该来。”

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叹息,起初在囚牢中,听闻自己儿子废了楚家二位公子,当时自己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他能打通元脉修炼,已是他最大期盼,万万没有想到,他今天能来这里,难道老天真要他叶家绝后?

叶无忧泪眼模糊,他不怕死,可如果儿子也死了,他怎么对得起那位。

“但我还是来了,因为我是你叶无忧的儿子。”

叶云底气十足,将之前父亲蔑视楚家的话,原话说出。

少年起身,背对着楚家所有人,一股愤火燃烧九天,为人子,父废,为不孝。

叶无忧心头狂震,看向自己儿子,一些时日不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