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有喜了_第145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太子殿下有喜了_第145章

小说:太子殿下有喜了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1-22 12:14:43

简略地说了抓捕越景辰一事。




沈知言大为吃惊,“原来这两日你和御王……此事过于凶险,所幸殿下只是受了外伤。”




她笑道:“你来得正好,下午陪本宫去监斩。”




虽然她什么都不怕,但有沈知言在她身旁,她会安心一点。




他担心地问:“御王怎样了?还没苏醒吗?”




她点点头,攥紧拳头,“可恨的是,越景辰应该已经把绝世神兵的机会传回南越国。”




沈知言温言安慰道:“殿下,南越国不足为惧,幸好不是西秦国。”




慕容辞的明眸迸出凛冽的寒芒,“下午腰斩示众,本宫要将越氏余党一网打尽!”




第108章:一网打尽









申时未至,皇宫正门刑场人满为患,黑压压的一大片,人头攒动,议论如潮水般涌开。




相比之前的枭首示众,规模更加壮观。




皇宫禁卫军和京城防卫司的精兵辛苦地维持秩序,防止有人浑水摸鱼。




监斩台上,刑部尚书、大理寺卿顾淮已经坐在那儿,等候太子殿下和御王驾到。




他们对视一眼,面有忧色。




御王和太子怎么就忽然擒拿南越国细作?




一大早,他们刚到衙门就收到下人递来的公文,的确是御王的印信。




这御王刚风风火火地把万方、王涛枭首示众,不出三日又风风火火地要把南越国细作腰斩示众,弄得他们措手不及,云里雾里。




不过,御王行事向来如此,不动时如一潭死水,动则雷霆万钧、惊天动地。




时辰将至,御王、太子殿下和那异国细作还没到,不会出事了吧。




百姓们热切地盼望着异国细作,好看看那人长什么样,是不是和寻常人很不一样。




这时,有人大喊:“来了来了!”




一声起,万人纷纷翘首望过去,京城防卫司精兵开道,押送刑部囚车缓缓行驶,后面是一辆马车。




囚车里有一个身穿华丽金衣的男子,那抹金灿灿的颜色在日光下极为耀眼夺目,吸引了所有目光,议论更是甚嚣尘上。不过,那异国细作戴着金色面具,根本看不见他的容貌。




帝京百姓们大失所望,不过这异国细作就是不一样。




刑部尚书、大理寺卿顾淮率领一众下属连忙过来迎驾,可是,他们看见从马车上下来的是太子和沈知言,没有御王。




御王呢?




慕容辞大步流星地走向监斩台,沈知言跟在后面。




官兵把南越国细作押到刑场中央,腰斩所用的铡刀已经准备就绪。




此时日光dú辣,热浪滔天,由于广场围观的百姓太多,人挤人,更是汗流浃背。但没人离开,依然热烈地讨论着。




灿烂刺目的日光照shè下来,那巨大的铡刀发出森寒的白光,令人头皮发麻。




异国细作跪在地上,双手被铐着,那张金色面具流转着刺人的金芒,与日光jiāo相辉映。




慕容辞冰冷的目光向远处扫去,有多少越氏余党隐藏在人群里?




鬼影和沈知言站在她身后,她抬手,鬼影去近前屈身,躬身倾听。




“万事准备就绪了吗?”她的明眸缭绕着冷厉的芒色。




“万事准备就绪。”他回道。




“时辰到了,行刑。”她站起身取了一支火签令,用力地扔在地上。




帝京百姓们忽然安静下来,两个刽子手抬起明晃晃的铡刀,两个官兵把异国细作押到铡刀下的砧板上,腰部正对着锋利无比的铡刀。




不少人屏息,有人掩目,有人偏过头去。




沈知言蓦然紧绷起来,倘若有人劫囚,他会近身保护殿下。




慕容辞期待着接下来的一幕,锐利如鹰的目光扫来扫去。




异国细作躺着,动弹不得,两个刽子手抬着铡刀,将会一起按下铡刀。




血腥的一幕即将到来,百姓们满心期待,却有半数不敢看,因为腰斩比枭首还要残忍。




腰斩是从人的腰部斩断,由于人的主要器官都在腰部以上,腰被斩断了,身躯断成两截,一时之间还不会死,受刑之人的神智依然清醒。这才是最可怕、最惨烈的地方,受刑之人清晰地感受着剧痛的折磨、鲜血慢慢流尽、神智渐渐模糊的过程,那是一个体验死亡、残忍可怕的过程,单单是想一想都觉得全身发寒。




就在铡刀按下的前一瞬,两支冷箭无声无息地飞袭而来,刺入两个刽子手的身躯。




刑场四周的官兵里有人撕心裂肺地大叫:“有刺客!”




漫天冷箭如暴风骤雨袭来,不少官兵中箭,倒地身亡。




慕容辞似笑非笑,很好,来了!




刑场顿时一片惊乱。




围观的百姓纷纷逃散,惨叫声、哭喊声此起彼伏,有幼孩的啼哭声那么的响亮。




有官兵从人群疏散的两头冲出来,扯高喉咙大喊:“大家不要惊慌,一个个跑出去,不要踩到、撞到别人。”




这是慕容辞特意安排的官兵,大约有数十人,在两边疏导百姓迅速离开。




而刑场上,数十个蒙面黑衣人飞天遁地而来,与京城防卫司的精兵、禁卫军展开激战。




那个穿着金衣、戴着金色面具的囚犯被两个蒙面黑衣人带走,不过京城防卫司的精兵立即前去阻拦。




刑部尚书、大理寺卿顾淮看着眼前这厮杀惨烈、鲜血喷溅的一幕,冷汗涔涔,却有点懵。




那个异国细作竟然有这么多同党!




他们面面相觑,以眼神jiāo流——劫囚的人来得很及时,我方的反应也非常迅速,甚至凭空冒出不少精兵与敌人激战。以他们见多识广、为官多年的经验来看,若非早有部署,我方不可能拖住那么多蒙面黑衣人。




再看禁卫军和京城防卫司那些精兵,那可都是万里挑一的身手。




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太子,这是太子部署的吗?




这是太子该有的作为吗?




莫非是御王部署的?可是御王为什么没来?




鬼影站在慕容辞一旁,时刻关注眼前的局势,也保护太子殿下的安全。




慕容辞的眼梢、唇角噙着森冷的笑意,热血沸腾。




虽然蒙面黑衣人身手不俗,但我方出动的都是精兵,双方各有死伤,但对方已经死了一半人。




沈知言松了一口气,庆幸道:“百姓大多已经散去,应该没事。”




有逃出去的蒙面黑衣人,但很快被蹲守在外围的暗卫截杀。




刑部尚书、大理寺卿顾淮看见各个方向零星冒出来的黑衣人,行事作风更加诡异,不禁额头冒汗。




很快,蒙面黑衣人只剩下三分之一,那个假的越景辰被一个大鹏般疾速飞来的暗卫带走,扔在监斩台下。




这暗卫是无影。




那些蒙面黑衣人看见首领又被捉回去,疯了似的冲上前去抢。




十几个暗卫现身,与那些力战多时的蒙面黑衣人大战。




其中一个蒙面黑衣人武艺不俗,竟然飞身掠起,手持长剑朝监斩台疾飞刺来,目标正是慕容辞。




慕容辞气定神闲,等候对方来刺杀。




那蒙面人轻功不赖,在靠近监斩台之际忽然伸出左手。




咻咻咻!




袖中箭!




短箭像一道飞电劈入众人的眼底,被明丽日光一照,一丝银白森寒入骨,刺人眼目。




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顾淮大吃一惊,失声喊叫:“护驾!护驾!”




那蒙面人眉目yīn鸷,放出袖中箭后立即去抓那假的越景辰。




慕容辞并不闪避,也丝毫不惧,从容镇定地站在那儿,看着那三支短箭极速袭来。




沈知言震骇,正要有所行动时,鬼影已经飞奔而出,长剑一挡,将那三支短箭扫到一旁。




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顾淮不约而同地抹了一把汗。




倘若太子殿下受伤,他们要担的罪责可不轻。




而无影已经等候多时,跟那个轻功不俗的蒙面人jiāo手。




鬼影禀报道:“殿下,一切都在掌控内。”




慕容辞点点头,“是该收网了。”




沈知言内心激dàng,殿下越发睿智稳重了,有大将之风。




只是,为什么御王的下属都听命于殿下?殿下和御王不是死对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