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有喜了_第286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太子殿下有喜了_第286章

小说:太子殿下有喜了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1-22 12:14:43

玩。就是这么巧,父皇派出去寻找公主的人看见这手链,便认定兰碧色就是流落民间的小公主。而兰碧色得知他们找的是皇家公主,便动了不该动的心思,回去后向兰梦色要来这手链,当成自己的,尔后对牙公牙婆亮明身份,付了足够的银两,要他们对缀锦坊所有人说她被一个京官买了。兰梦色从小带到大的手链被人讹诈了去,就连亲生父母、公主的身份也被最亲厚的姐妹夺了去,却什么都不知道。”






“太子哥哥,你竟然不要臣妹了吗?你怎么可以诬陷臣妹?”慕容裳泪眼婆娑地问,因为被亲兄长抛弃、诬陷而悲伤yù绝。






此言一出,犹如晴天霹雳,劈中所有人,震惊得目瞪口呆。






那些宫人瞠目结舌地看向公主,原来这个公主是假冒的啊。






沈知言也是久久无法回神,这个秘密太可怕了!这个真相太匪夷所思了!






慕容彧依然云淡风轻,纯粹在听一个个精彩的故事。






“父皇,这就是兰碧色想要守住的天大秘密,因为这个秘密,因为担心秘密外泄,她不惜铤而走险地接连杀人,甚至dú杀宠爱她五年的乔妃。”慕容辞义正词严,厉色满目,“乔妃不是兰碧色的生母,她自然下得了手。为了保住她公主的身份和荣华富贵,她凶残地杀害一人又一人,在她眼里,人命如蝼蚁,律法如粪土!”






“父皇,不是这样的……太子哥哥血口喷人,儿臣真的是父皇的女儿……”慕容裳抽噎哭着,死死地拽着慕容承的衣袍,“父皇,儿臣冤枉呐,求父皇还儿臣一个公道……”






慕容承俯视着他,既有怜悯又有疑惑,眼里jiāo织着复杂的情绪,似在研究她究竟是不是亲生女儿。






震惊,难以置信,痛心疾首,被最疼爱的女儿欺瞒的感觉很不好受。






慕容辞拊掌,“兰碧色,本宫自当还你一个公道。”






接着众人看见琴若带着一个女子走过来,那女子貌若琼雪,清雅如空谷幽兰,不落尘俗,跟慕容裳的美不相上下,却是另一种玉致姝雅的美,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慕容承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疑虑,研究,惊喜……






慕容裳的美眸睁得大大的,睚眦yù裂,身子微颤。






兰梦色盈盈下拜,“民女兰梦色我拜见陛下,拜见太子殿下、王爷。”




第217章:击溃








慕容裳的眉眼精光闪烁,厉芒隐隐,不过没人看见。






一定是太子哥哥让她进宫的!早就应该杀了她除去祸患!到底太过心慈手软才有今日这样的局面!






后悔莫及!






兰梦色拘谨地低头垂眉,手足无措,她感受得到众人的注视,很不习惯这样的场景。






不知道太子殿下为什么带她进宫面圣,不过她看见了昔日的姐妹,兰碧色。






她又激动又惊喜,原来碧色没有死,太好了。碧色也是太子殿下安排进宫的吗?太子殿下究竟想要做什么呢?






她想上前跟碧色说话,可是圣驾在前,她不敢造次。






慕容辞清朗道:“父皇,这位姑娘便是扬州缀锦坊三艳之一的兰梦色。若非儿臣安排她暂住在大理寺,只怕早已惨遭dú手。”






慕容承慈眉善目地打量兰梦色,虽然内心无法接受她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是不可否认,她跟乔妃年轻的时候有三分相似。莫非她才是他的亲生女儿?






慕容彧兴致颇高,沉声问道:“兰梦色,本王问你,你务必如实回答。若有虚言,便是砍头的死罪。”






“是。”兰梦色轻声道。






“你可认得这位姑娘?”他伸手引向慕容裳。






“自然认得,她是民女在缀锦坊相识的好姐妹,兰碧色。”她看向慕容裳,微微一笑,宛若幽兰吐露芬芳。






“兰碧色有一条檀珠手链,你可知晓?”






“知道,那条檀珠手链本是民女从小带到大的,十二岁那年,碧色说她喜欢,求民女赠予她,民女见她真心喜欢,便赠予她。”






“这是你从小带到大的贴身之物,你为什么随便赠予他人?”






“民女视她为姐妹,民女的东西便是她的,不分你我。”兰梦色温柔道。






慕容裳声泪俱下,悲伤心痛地质问:“梦色,没错,你我是好姐妹。可是你为什么要说谎?这条手链明明是我的,你为什么要说是你赠予我的?我明白了,你知道我是流落到民间的皇家公主,如今满身荣华富贵,你妒忌眼红,是不是?我一直把你当作最亲厚的姐妹,日夜思念你,没想到你竟然这样诬陷我、坑害我!你的心是黑的吗?荣华富贵把你的良心吃了吗?”






兰梦色整个人懵圈了,长睫扑闪,无言以对。






这是她认识的碧色吗?为什么碧色会说出这些颠倒是非的话?






她糊涂了,不禁怀疑眼前这个披麻戴孝的女子是不是她认识的姐妹,“碧色,你究竟在说什么?”






慕容裳没有回答她,转向慕容承哭道:“父皇,儿臣看错了人……她的确是儿臣在缀锦坊的好姐妹,如今她知道儿臣贵为皇家公主,眼红妒忌儿臣有父皇的宠爱,别有用心地进宫诬陷、坑害儿臣……”






她溢满了泪水的红肿双目遽然睁开,“儿臣知道了,她和太子哥哥合谋,要置儿臣于死地……父皇要为儿臣做主呀,儿臣是冤枉的……”






慕容承看她声泪俱下、伤心哭泣的样儿,心痛得不行,拍拍她的手,安慰道:“朕不会让你受半分委屈。太子,御王,裳儿和这位姑娘各执一词,无法证明谁是谁非。”






兰梦色的内心涌起惊涛骇浪,碧色竟然是公主!






“皇妹,你以为扬州距京城千里迢迢,没人知道缀锦坊的事吗?”






慕容辞冷笑着拊掌,接着出来的是一个中年fù人。






慕容裳看见这中年fù人,双目闪过一抹yīn鸷的戾气,一闪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