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_第133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_第133章

小说: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15 09:18:28

出的戾气,足以叫人心慌。
他要罚的人,哪个有好果子吃了。
想起方才自己把倪神医踹下马车的一幕,洛安安心有歉疚,不由的劝阻,“人家好歹一把年纪了,你就别与他计较了。”
“既然是我蜀香楼的人,奖惩都需一视同仁,方能服众。”说罢,他便是朝着倪神医走去了。
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倪神医分明比百里墨宸年长了几十岁,此刻却像个小辈似得乖乖的听着训话,而后更是与殷澄殷昊一起不知去了何处。
再回来时,倪神医是揉着屁股回来的。
连走路都是瘸着腿,显然已是受了罚。
他却未曾歇息,径自行至马车这边来,冲着洛安安作揖行礼,“夫人,差不多了,老夫为夫人拔针。”
洛安安此时因着对倪神医的歉疚而不知说些什么才好,便只点了点头。
就见倪神医将她脚踝处的银针一一拔出,而后又将她太阳穴的两根银针也一并拔了,又道,“夫人脚伤已无大概,但仍需在手腕处扎一针,以确保疗效。”
此时的洛安安对倪神医的话自然是不会怀疑的,当下便伸出了手。
倪神医看了洛安安一眼,这才刺上一针,落在洛安安左手腕的动脉处,随着动脉的跳动,隐隐能见到那银针也在跟着跳动,每跳一次,便是一阵刺痛袭来,叫人忍不住皱眉。
倪神医似乎很满意洛安安的表情,淡淡一笑,正要走,却被洛安安给唤住了。
“倪神医!”
倪神医回头,“夫人有何吩咐?”
“那个……方才无礼冒犯,还望神医莫要见怪,您是神医,应该知道女人嘛,每个月都会有那么几天心情烦躁,脾气不好的时候,是吧?那个……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小女子在此赔罪了。”洛安安说着,便冲着倪神医躬身点头赔罪。
见洛安安这般坦然的说出这些话,倪神医俨然是没料到的,当下微微一愣,面上却是染上了些不好意思,“夫人不必行此大礼,老夫也有过错。”说罢,便看向洛安安手腕处的针,眉心微蹙,“其实……夫人的伤,已不必再施针。”
“???”洛安安一脸懵逼的看着倪神医。
不必再施针,那她手腕处这根几乎每秒都痛一下的针是什么情况?
“这是……老夫记恨夫人一踹之仇,特意报复……”倪神医说这话时,俨然是底气不足。
洛安安愣愣的盯着倪神医三秒钟,强忍着上前捶打这老头一顿的冲动,压着火气扯出一抹笑道,“呵呵,无妨,拔了就是。”说话间,便要伸手去拔,哪知倪神医却慌忙阻止,“拔不得拔不得!此刻若是拔了,血管bào破,夫人会流血而死的!”
“……”笑意僵在唇角,“那依倪神医之见,需要多久才能拔呢?”
“需,需六个时辰。”倪神医说着,像个孩子似得低头拨弄着自己的手指,俨然是一副心知自己犯错的模样。
六个时辰。
一日也不过十二个时辰,这老东西居然让她这般刺痛六个时辰!
双拳紧握,洛安安嘴角的笑已然是在颤抖,紧咬着后槽牙才勉强出声,“呵呵,无妨,神医不必放在心上。”
既然他是蜀香楼的人,那这笔账她就能慢慢与他清算,来日方长!
“安安!”不远处,一道声音传来,是封谨颜。
洛安安收敛起怒意朝着远处看去,只见一匹骏马之上,金彦淮正带着封谨颜往此处狂奔而来。
洛安安忙下了马车相迎,脚踝处已然不痛,也能正常行走了。
骏马停下,金彦淮将封谨颜抱下马,这才上前来。
见到百里墨宸一行人,他们夫妻二人不由的一愣,似乎是并未听唐中天提起,百里墨宸已经找到洛安安了。
还是洛安安率先开了口,“你们怎么来了?”他们夫妻不是前些日子就已经到了唐门了吗,为何不在唐门等着,反倒是来找她了。
“唐门出事了。”金彦淮道,闻言,不远处的百里墨宸缓步行了过来。
就听洛安安急忙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青城派与无极宗的掌门先后中dú身亡,所有的罪证都指向唐门主,如今八大门派要唐门给个说话,此次大寿,怕是办不成了。”
何止办不成,就连唐中天的xìng命都堪忧了!
八大门派联手,能将整个唐门都连锅端了!
“一定是唐门的内鬼做的。”为了对付唐中天!
“唐门主也是这么认为的。”封谨颜说着,上前抓住后了洛安安的手,“所以唐门主让我们来通知你,不要再回唐门了,带着豆豆走,从此不要认唐门三娘的身份。”
封谨颜说着,忍不住低头看了洛安安的手一眼,奇怪,为何扎着针?
洛安安却顾不得封谨颜的疑惑,只道,“那老家伙,前两年我不认这身份,他想方设法逼我认,如今我认了,他倒是叫我不要认了!”还说什么让她别回唐门。
她若不回去,他会不会被八大门派联手打死,他自己心里就没点B数吗!
“所以你还是要去,对吗?”金彦淮问。
洛安安自是点头,“我当然要去,唐门主的xìng子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就算不是他做的,被那些所为的名门正派追问起来他也不会解释,说不准一怒之下还会认了这罪名。”
当年唐中天陷入危急,不也是归咎于他从不解释。
金彦淮点了点头,他知道唐门主的xìng子,却更加知道洛安安的xìng子。
唐门有难,她绝不会坐视不理。
“既然如此,那我等就得先八大门派一步赶往唐门查出真相。”
“那就即刻启程吧,希望明日天亮前,咱们能到唐门。”洛安安说着,便四下看了眼,“隋扬呢?”
“他回去了。”百里墨宸道,“宫里有人传信来,说他父皇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今晨倪神医来时,便让他带了些yào回去。”
洛安安点了点头,“他回去了也好,少个麻烦。不过他父皇所中的不是唐门的dú吗?怎么,倪神医连dú都能解?”
一旁,倪神医闻言,很是得意的一笑,“略有研究罢了。”
呵呵哒,那副自大的模样,可不像只是‘略有’研究。
手腕上的银针还在提醒着洛安安自己跟倪神医的仇,于是她也不理他,冲着百里墨宸道,“我们现在就启程吧。”得赶在天亮前到唐门。
“也好。”百里墨宸点了点头,韩越等人便立刻行动了起来。
马车微微摇晃,豆豆练了一早上的功,方才吃饱喝足了,这会儿被马车摇得连连打着哈欠,实在熬不住了,就靠在洛安安的腿上睡熟了。
看着豆豆的睡颜,封谨颜是越看越欢喜,却似乎是想到了从前的事,苦笑道,“若我当初没有那么糊涂,如今我的孩子跟豆豆也是差不多大了。”
听她提起从前,洛安安微微一愣,隔着床帘看了眼外面正与马车并行的金彦淮,便是不由的低声问道,“怎么,肚子还没动静呢?”
封谨颜微微一声叹息,摇了摇头,“他嘴上说是不在乎,可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孩子,心里也一直想着他那个未曾谋面过的孩子。”
被封谨颜这一说,洛安安这才想起,当初她离宫时曾写下求情信,让百里墨宸保下洛大小姐腹中的孩子。
那如今,那孩子活着吗?在哪儿呢?


第238章 那孩子

“安安”封谨颜的轻唤打断了洛安安的思绪,只听她柔声道,“我能不能求你帮个忙?”
“与我你还说什么求不求的?”洛安安微微凝眉,当初她生豆豆时九死一生,若不是封谨颜一直在一旁鼓励她,只怕她早就放弃了。“只要我能帮上忙的,必定权力相助。”
封谨颜自然是感激的,却又微微叹了口气,“我也不瞒你,其实这两年,我也算是求医无数了,一年前曾有幸遇见倪神医,本想求他医治,可他连见都不曾见我。”
哦,倪神医啊……
洛安安了然,“他医术这般高明,若是他出手,说不定你真的能怀上。不过那老家伙脾气怪异,当初不见你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所以,我想……”
封谨颜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洛安安举手打断,“你先别想。”说罢,便撩开了车帘,冲着在前方骑马的倪神医唤道,“倪神医,能否来一下。”
“好,老夫这就来。”不知是不是因为洛安安手腕上的银针,倪神医对洛安安竟是有些愧疚之色,此刻听洛安安唤她,便立刻应了声。
一旁,封谨颜微微一愣,就见洛安安冲着她一笑,她这才了然了。
原来有些话,她真的不必说得太通透,洛安安都懂。
没多久,倪神医便进了马车来,原本就不算太大的马车顿时显得拥挤。
洛安安抱着豆豆往里头靠了靠,这才冲着倪神医道,“倪神医,这位是我的好姐妹,多年却不慎滑胎,这些年求医无数却依旧没有动静,不知倪神医能否圆她一个做母亲的梦?”
闻言,倪神医的脸色微微一僵,却是没有说话。
见状,洛安安与封谨颜相识一眼,这才道,“怎么了?倪神医可是有什么难处?”
就见倪神医长叹了口气,“实不相瞒,老夫认得你们夫妻二人。”倪神医说着,便看向封谨颜,“一年前你夫君曾来求医,老夫可说得对?”
封谨颜点了点头,“是,一年前我们夫妻二人的确是求过神医,只是当时……”
“当时老夫见都不想见你们。”倪神医说着,便捋了捋胡须,这才道,“不慎滑胎所致不孕,可若是真心紧张孩子,怀了身孕又岂会不慎?像你们这般不慎的,就算是再怀一个,难保不会再来个不慎滑胎!”
倪神医终于是说出了他拒绝医治的理由。
不孕,便是老天对这些不尊重生命之人的惩罚,他可不会随意chā手。
倪神医的话,俨然是如同将洛安安手腕上的银针扎进了封谨颜的心里,那一阵阵的刺痛,只让她低垂下脑袋,死咬着下唇,无声落泪。
是呀,哪有那么多不慎滑胎呀。
当初那孩子是她亲手杀了的,如今怀不上,是老天对她的惩罚!
洛安安却是看不得封谨颜委屈。
当初那件事,她自然也从未同情过封谨颜,但这些年来,封谨颜四处求医,试过不少偏方,为此吃了不少苦头。
她看得出来,封谨颜是真心想要一个孩子的,瞧封谨颜对待豆豆的温柔,洛安安也知道,封谨颜一定会是个好妈妈。
于是轻咳了一声,这才道,“倪神医自是有道理,但她并非不慎滑胎。”洛安安说着,只见封谨颜的头更低了,定是以为洛安安要将她的过往bào出来。
哪知洛安安却道,“您有所不知,当年她怀孕时,还是后宫的妃子,您也该知道后宫之争,所以那孩子……唉……”
她一声叹息,将那一切都归咎于后宫之争。
封谨颜一脸惊讶的看着洛安安,却见洛安安冲着倪神医使了个眼色,“她,是你家爷的老相好,孩子也是因为你家爷才没了,你就帮她一次,当给你家爷行善积德了。”
面不改色的扯着谎,只让倪神医满脸惊讶。
捋着胡须消化了好一会儿才微微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说罢,看向封谨颜,“老夫为金夫人请脉。”
封谨颜又惊又喜,忙伸出手去,“有劳了。”
倪神医微微点了点头,随后便开始诊脉,一边诊脉一边捋着自己的胡子,好一会儿才微微点了点头。
“金夫人当年滑胎后,未曾好好休息,甚至还落水了吧?”
倪神医一席话,只让封谨颜瞪大了双眼,连连点头。
她当初投井自尽,差点就死了。
洛安安也在一旁微微嘟了嘟嘴。
这倪神医,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的。
“体内气血积聚,覆下冷若寒霜,若是能怀上就怪了。”倪神医道。
封谨颜顿时将心提到了嗓子眼,洛安安忙问,“那,能医好吗?”
“医不好。”倪神医道,封谨颜瞬间沮丧起来,却又听倪神医开了口,“那老夫还称作什么神医。”
医不好,他还做什么神医?
这两句话连在了一起,洛安安才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只有倪神医道,“待老夫为金夫人连续施针七日,体内积聚之气血通常之后再服yào暖宫,若您夫君够厉害,明年今日,就能抱上娃娃啦!”
倪神医的话,只叫人又惊又喜,封谨颜连连道谢,一边哭一边笑。
失望了这么多年,这回总算是见到了希望了。
“金夫人请躺好。”倪神医说做就做,当下便让封谨颜躺下,而后从腰间拿出针灸包摊开来,开始替封谨颜施针。
长长细细的针,直接隔着衣物扎上去,一根未断,一根未弯,足见倪神医技艺之高。
每一针落下,都是干干脆脆,人体那几百个穴位,倪神医心里早已清清楚楚。
不多久,封谨颜的腹部已落满了针,双手双脚以及脑门上也都分别扎了几根。
洛安安就这么看着,都已是觉得毛骨悚然。
之前她还觉得自己的脚踝像刺猬,此刻看封谨颜,俨然就是一只人形刺猬嘛!
于是忍不住问道,“那个……倪神医,她保持这个样子要多久啊?”
“片刻就好。”倪神医捋了捋胡须,“每日都需以针刺穴位,达到活血之功效,等积聚的气血畅通就好了。”
“哦……”洛安安点了点头,这才低头看向封谨颜,未出声,只用口型问道,“痛吗?”
封谨颜微微摇了摇头,脸上带着笑。
只是这么多针扎着,怎么可能不痛。
洛安安微微叹了口气,但她知道,在封谨颜看来,只要能怀上孩子,这点痛根本就不算什么。
片刻之后,倪神医终于是将封谨颜身上的银针一一拔下,随后便要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