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_第148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_第148章

小说: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15 09:18:28

也是一声叹息,“是啊,当初那个女人怀着孩子还日日都跟dú物打jiāo道,不但将自己的脸给毁了,还祸害了孩子……这娘胎里带出来的,就连倪神医都束手无策。”
“是啊,可怜那孩子了。”洛安安轻抚着豆豆,轻叹了一声,“如此想来,豆豆他爹疼那个孩子也是应该的,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你看,道理呢,她都懂,说起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可一想到百里墨宸此刻抱着那个女人的孩子,忽略了豆豆,她这心里就不是滋味儿。
却也只能暗骂自己一句小心眼,便不做他想了。
封谨颜自然不会知道洛安安此刻的心思,微微点了点头,却好似想到了什么,道,“对了,我来是要问你件要紧的事儿的,我昨日的yào,被你喝了是吗?”
听她突然提起,洛安安咬了咬唇,“倪神医说的?”
哪知封谨颜却摇了摇头,“昨日我到了晚上都未曾见到有yào,便去yào房问了,yào房里的那个唐门弟子说是你跟倪神医拿走了。安安,你老实跟我说,你无端端将yào拿走,可是怀疑那yào里被人下了dú?”
她这么说也算是跟洛安安同生共死过的,当初洛安安生产时,是她一直陪着的!
对于洛安安的为人,她自然也能猜到几分。
洛安安不会无缘无故将她的yào端走,除非是怀疑那yào有问题。
“我见你昨日心神不宁的,就想说会不会是yào有问题……”声音很轻,透着几分心虚,洛安安知道,自己该挨训了。
果然。
封谨颜沉了口气,“安安,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冒险,就算怀疑yào有问题,也可以用别的方式去查证,而不是你以身试dú!你现在不是孤身一人,你还有豆豆,若你出了什么事,你让豆豆怎么办?”
“那我这不是没事儿嘛!”洛安安扯着嘴角笑,“好啦!我也是知道知道不会有什么问题才会试dú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说着,不忘冲着封谨颜眨了眨眼,以证明自己真的没事。
封谨颜无奈叹息,“你呀!那还好是没事,若是有事……”
“行了行了,我以后会注意的。”面对封谨颜的喋喋不休,洛安安举手投降,“你这么能说,我真为金彦淮往后的日子担忧……”
“安安!”
封谨颜直接被洛安安给气笑了。
马车缓缓前行,二人便在马车里轻声说笑,好不开怀。
一直行至午时,一行人才在城外的一处茶肆歇脚。
豆豆早就醒了,却一直拒绝下车,显然是还在生百里墨宸的气,就连干粮都是在马车里吃的。
也不知是不是百里墨宸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的宝贝儿子有情绪了,竟是抱着那孩子走了过来,掀开了车帘,车内几人都是一脸呆愣。
“哥哥,玩玩……”那孩子nǎi声nǎi气的邀请着豆豆,语气带着些惧意。
豆豆将脑袋埋在洛安安的怀里,眼角不时的瞥过去,似乎是气不过,可是又想跟那孩子玩,显得有些纠结。
见状,洛安安揉了揉豆豆的脑袋,轻声道,“去跟弟弟玩一玩好不好?”
豆豆抬头看向洛安安,见洛安安一脸鼓励的样子,这才点了点头,爬下了马车。
百里墨宸也将那孩子放下,豆豆便一把牵过那孩子的手,蹦蹦跳跳的去旁边玩儿去了。
“孩子就是这样,前一秒还在生气,后一秒就跟没事人似得了。”封谨颜笑道。
听她这么说,百里墨宸一脸茫然,“豆豆不开心吗?”
“……”洛安安瞪了百里墨宸一眼,“你才看出来啊?那孩子一来你就不管豆豆了,你说他开不开心?”
百里墨宸微微一愣,“是我疏忽了,一会儿让豆豆跟我一起骑马吧。”话说到这儿,百里墨宸便又皱了眉,“安安,荀儿自幼跟着我,自会与我亲近些,你别介意。”
“我才不介意呢!”洛安安撇了撇嘴,“你多少儿子我都不介意!”
这话多少染着几分赌气的意思,封谨颜低头一笑,“好了,你们聊,我去找彦淮。”说着,便下了车。
洛安安瞪了百里墨宸一眼,“我没话跟你说啊,你别进来。”
百里墨宸却是一笑,单手一撑便上了马车,正yù说什么,却听外头传来呼喝,“不好了!两个孩子都掉水里了!”


第260章 谁推谁

几乎是眨眼间,百里墨宸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洛安安紧随其后,但当她赶到时,百里墨宸已然将两个孩子都救了起来。
洛安安立刻冲了过去,将豆豆接了过来。
顺道看了眼两个孩子落水的地方,是一条溪流,对于大人来说并没什么,但对于孩子而言的确是有些危险了。
两个孩子都明显是被吓坏了,豆豆趴在洛安安的肩上,一个劲的咳着,应该是呛到水了。
洛安安拍着豆豆的背,不忘看一眼趴在百里墨宸肩上的荀儿,那孩子跟豆豆一样,也在不停的咳嗽着。
“怎么回事?怎么会不小心落水了。”赶上来的封谨颜很是心疼的走了过来,抚着豆豆的背。
在洛安安跟封谨颜的轻抚下,豆豆终于停止了咳嗽,只是紧紧抱着洛安安,俨然是吓坏了。
却听一道糯糯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是哥哥推我……”
闻言,众人皆是一惊,就连百里墨宸也不可置信的看向荀儿,眉眼染着严厉,“荀儿,不许乱说话!”
似乎是被百里墨宸的严厉给吓坏了,荀儿忽然就哭了起来,撕心裂肺的那种。
这可把金彦淮给心疼坏了,“荀儿单纯,怎么可能说谎。”
“金彦淮你什么意思?荀儿单纯,我的豆豆救不单纯了吗?”洛安安立刻凝起眉眼,金彦淮微微一愣,心知自己说错了话,一时不敢应声。
就听封谨颜道,“安安你别生气,彦淮不是这样意思,他只是觉得荀儿不太聪明,应该想不出嫁祸人的计谋来。”
“所以你们觉得,是豆豆嫉妒荀儿,推他下水?”洛安安眼角一挑,不管是谁都看出了她此刻已是怒到了极致。
“豆豆没有推他,是他推了我!”豆豆连忙解释,生怕娘亲误会了自己。
洛安安微微点了点头,轻抚豆豆的脑袋表示对他的信任。
豆豆是她的软肋,更是她的逆鳞,谁敢碰触,她定六亲不认!
封谨颜赶忙解释道,“不是,或许豆豆是不小心……”
“放屁!”洛安安一声厉喝,转眼看向百里墨宸,“你也是这样想的?”
百里墨宸微微一愣,他自然不信豆豆会是故意的,这孩子心xìng像极了洛安安,慈善的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可封谨颜说的也对,荀儿根本没那个脑子去嫁祸给豆豆。
一时沉默,而这种沉默俨然在洛安安心里成了某种回答。
只见她冷声一笑,“呵,那孩子的确没那个脑子嫁祸给豆豆,可有些东西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他娘是个什么玩意儿你们都清楚!指不定他就是遗传了他娘的坏xìng子!”
“安安!这话严重了。”百里墨宸沉了眉,可洛安安丝毫不在意,“严重?你们污蔑我的豆豆就不严重了?”
“门主。”一旁,唐聪送来了斗篷给豆豆披上,也算是给洛安安bào燃的怒意稍稍浇了点水。
于是,深吸了一口气,洛安安瞪了在场众人一眼,“余下的路,我唐门自行,诸位不必相送!唐聪,留两辆马车给他们!”说罢,便抱着豆豆往自己的马车那儿走去。
“这……”看着洛安安离去的背影,封谨颜只急得在原地跺脚。
这叫什么事儿!
“爷。”铃儿上前来,从百里墨宸的怀里接过荀儿,“您去劝劝吧。”
“不必。”百里墨宸微叹了口气,“她正在气头上,劝了也没用。”谁让金彦淮护子心切,口无遮拦,一下便将洛安安给点着了呢!
这便还在叹息,那边唐门的队伍已然上路。
洛安安自然是说到做到的,这帮人说豆豆害荀儿,那不一块儿走总行了吧!
马车内,洛安安给豆豆迅速的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将豆豆抱在怀里安抚,或许是见洛安安面色不好看,豆豆躲在洛安安的怀里,nǎi声nǎi气的道,“娘,豆豆没有推人。”
“傻瓜,娘当然是信你的呀!”
“那爹信不信豆豆呀?”豆豆问,小小的脸上带着几分惶恐与期许。
洛安安被豆豆此刻的小表情给惊道了,慌忙解释,“爹爹肯定是相信豆豆的呀!”
“可是……”豆豆喃喃了一声,余下的话却未曾说出来。
他想问,如果爹爹相信他,为什么方才不回答娘亲的问题呢?
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问,娘已经不开心了,他不想惹娘更不开心。
可小小的年纪,这点心思岂能瞒得住洛安安,看着豆豆微微嘟起的小嘴,洛安安心里也是格外心疼。
他不该承受这些的,被冤枉,被误解……
这种滋味放在任何一个大人身上都未必能释怀,更何况豆豆还这么小!
“对了豆豆,咱们是不是很久都没有去玩儿过了?”洛安安决定,用‘玩’来转移豆豆的注意力。
但显然,豆豆兴趣并不高,“娘,你又想去赌了呀?”
每次娘亲说去玩,都是去各大赌坊来着。
“啧,怎么能说是赌呢?”洛安安一本正色,“娘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咱们这是去劫富济贫!”
“……”豆豆对此表示怀疑。
洛安安便很不客气的捏了捏豆豆的鼻子,“哎呀!你放心啦!你娘我如今是唐门的门主哎!不缺钱啊!这样,娘答应你,一会儿赢回来的银子,咱们一分都不要,全都去送给穷人,你去送,怎么样?”
“真的?!”豆豆一下子来了精神,这孩子,对赌不感兴趣,但对于像个大侠一样到处给人送银子,那兴趣可是很大的。
洛安安重重的点了点头,“比金子还要真!”
“好!”豆豆举双手赞成,高声欢呼。
洛安安揉着他的脑袋,亦是满脸笑意。
恩,小孩子还真是好哄。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小镇子,既然是镇子,那自然就有赌坊。
洛安安领着豆豆进了赌坊,一双眼四下一扫,这才走到一个赌桌前。
猜大小。
这个赌法最简单,庄家负责摇骰子,余下赌客负责猜大小,猜中了就将按赔率来,猜不中,银子就归庄家了。
洛安安冲着豆豆示意,豆豆小小的身子就在人群中钻啊钻,一下子就没影了。
洛安安则扫了眼桌面,发现大部分赌客都将银子压在了‘小’上,如此就很明显拉,她压‘大’就对啦!
“来来来,买定离手了啊!”庄家呼喝着,洛安安拿出银子准备下注,却停不远处突然一阵吵闹,“你出老千!”
“呸!你才出老千!”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几乎一下子就吸引了整个赌场的注意力。
在赌场里出老千,那可不是什么小事儿!
洛安安也不由的跟着人群往争吵的方向走去,就见被人群围住的一个小圈子里,有两人已是打在了一起。
好在很快就被赌坊里的打手给分开了。
但两人依旧骂骂咧咧的,指控对方手脚不干净。
“你这个独眼龙!我看你另外一只眼睛也瞎了!老子这双手总共只有三根手指头了,我拿什么出老千!分明就是你出老千然后来冤枉我!”
“我出老千?我如果会出老千。当年就不会被人挖了眼!分明是你看我是瞎子,觉得我好骗!”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各有各的道理。
一个只有三根手指头,一个半瞎。
似乎都不太可能是出老千的人。
那会不会……是第三个人出的老千?
洛安安心中暗暗思忖,就听不远处一道声音传来,“不用吵了,出老千的人是他。”
循声看去,就见一名打手模样的人正提溜着一个长相猥琐的老头走了过来,道,“方才你们二人争吵之际,他却偷偷溜出赌坊,我追出去一问,果然是他出的老千!”
这些打手,在赌坊里见惯了场面,这边有人争吵起来,寻常人想到的都是看热闹,唯有心虚的人才会跑开。
“娘……”豆豆不知何时出现在洛安安的身后,拉了拉洛安安的衣角,“咱们还赌吗?”
洛安安看着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便蹲下了身子来,“豆豆,你老实跟娘说,你的确没有推荀儿对不对?”
豆豆点头,“恩,是荀儿推我!”
“不是荀儿推你!”洛安安很肯定的给了回答,豆豆微微一愣,“娘不信豆豆……”
“不,娘相信你,你没有推荀儿,但是荀儿也没有推你,是有人推了你跟荀儿!”
就如同方才的这场闹剧。
不是三根手指的人出老千,也不是那个独眼龙出老千。
而是那被打手抓回来的第三人!
想到这儿,洛安安背后一阵凉意。
她与百里墨宸分明是听到有人呼喊才冲过去的,可当她赶到时,只见到百里墨抱着两个孩子从水里走出来,那,那个喊叫的人,是谁?
听到动静,所有人都相继赶了过来,唯有心虚的人会逃离。
可当时人多,她又一心只念着豆豆,根本没心思去留意谁心虚的跑开了!
不过倒是能确定一件事,那人就在他们的队伍里,而且,目标并不是豆豆跟荀儿,否则根本不必呼喝人去。
那,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第261章 诡异笑容

赌是没心思再赌了,看看时候也不早了,洛安安跟唐聪商量了一下,决定今日便先在这个小镇子里寻个客栈住上一晚。
可当洛安安走进客栈时才发觉,百里墨宸他们已经坐在桌边开始吃了。
两边的人皆是一愣,洛安安看了眼百里墨宸身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