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_第160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_第160章

小说: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15 09:18:28

况自己为何会中dú,却在这时,听到二楼走廊尽头传来一声惊呼,“师父!师父你醒醒啊!”
听得声音,众人皆是一愣,洛安安与百里墨宸也对视了一眼,直觉告诉他们,出事了!
果然,就见惠阳四刃冲了出来,站在二楼冲着百里墨宸拧着眉道,“爷,凌云派掌门,死了。”
凌文卓,死了?!
二人匆匆赶到楼上,只见凌文卓的房门外已是围满了人,二人拨开了人群进了房,其余几大门派的掌门都已在屋内。
见到洛安安跟百里墨宸,几人自觉让开了路。
两人上前,就见凌文卓躺在床上,面色乌青,俨然是被dú死的。
“怎么会这样……”洛安安不由的低声惊呼,一旁却传来冷哼,“怎么会这样,唐门主还不知道吗?”
说话的,是峰山派掌门,谢玉平。
听他的语气,俨然是将凌文卓的死,扣在了洛安安的头上。
“谢掌门,您这是什么意思?我方才出门追刺客去了,刚回来。”冷声应着,是想告诉旁人,她可没什么时间作案。
可谢玉平似乎是吃定了洛安安就是凶手,“我是什么意思,唐门主最清楚不过了,今日整个客栈的人都中了dú,唯独唐门主与白楼主相安无事。而唐门主说方才是去追刺客了,可有旁人证明?我等只知道我等一醒来,唐门主便在楼下,而凌掌门,已经中dú身亡!”
洛安安差点就被气笑了,“照谢掌门这意思,我还摆脱不了这嫌疑了是吗?不过,我与凌掌门无冤无仇,我为何要下dú害他?”
“为了武林盟主之位!”谢玉平几乎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你一心要夺武林盟主之位,而凌掌门是你最强劲的对手,所以,你索xìngdú死了他。”
洛安安微微张了张嘴,竟是有些百口莫辩的意思。
她刚想说自己根本没有杀人动机,这谢玉平当头就送了她一个!
看来她要摆脱这杀人的嫌疑,还真没这么容易。
却听身后裴子秋忽然开口,“若是这么说,那在场的诸位掌门也都有嫌疑!”
他的这一句话,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又或者,在场哪位掌门敢说对武林盟主之位没有兴趣的,那此刻就宣布退出此次武林大会,自然也就能摆脱嫌疑了。”
这话,带着点无理取闹的意思,但的确是将在场的几位掌门都给成功拖下水了。
谢玉平自是不服气,“裴子秋,你一个晚辈,竟然敢如此说话!我等乃是武林正道,名门正派,岂会做这等龌龊之事!”
裴子秋深吸了一口气,“谢掌门这话就说错了,您忘了,家师身前,也是名门正派,武林正道。”
可裴云刚还是做出了那些令人发指的事儿来,不是吗?
这话怼得谢玉平一愣,就听另一位掌门冷笑道,“你当谁人都与你师父一个德行吗!”
裴子秋自是不服气,却见洛安安微微抬手,示意他不必再说,只冲着谢玉平道,“谢掌门,捉贼拿脏,你口口声声说人是被我唐门给dú死的,可有证据?”
谢玉平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看上去,对洛安安已是十分之不屑了。
“你身上的dú,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
人是中dú死的,不是唐门做的,又会是谁?
洛安安很是无语的看着谢玉平,真的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只听百里墨宸冷哼了一声,“峰山派居然出了这么个掌门,还真是不怕人笑话,罢了,安安,咱们不与傻瓜论短长。”
“白墨宸,你什么意思!”一句话,轻易惹毛了谢玉平。
百里墨宸悠然转过了头去,冷眼看他,眼神透着冷冽的警告。
谢玉平一愣,他不知道百里墨宸眼下不能用武,这一个眼神,足以震慑他。
洛安安长叹了一口气,“行了,我直到凌掌门死得蹊跷,诸位怀疑我唐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我与凌掌门无冤无仇,绝不会下dú害他,至于谢掌门方才所言,说我是为了武林盟主之位而下dú害人,我只能说,若我真是那么想的,今日死得,就绝不止凌掌门一人。”
她若是为了武林盟主之位而dú死凌文卓,那为何不干脆将其余几位门主都给dú死了,而后再推脱给刺客,到时候,八大门派群龙无首,底下的这群弟子谁敢多说一个字?
还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她的话,令余下的几位掌门面面相窥,不得不说,这话多多少少是带着几分威胁的意思。
就听斩月派掌门开口道,“行了,凌掌门死得蹊跷,想必凶手也不知这三言两语就能查出来的,而方才裴少侠说的也有道理,在真相还未揭开之前,咱们这间客栈里的人,都有嫌疑!在找到真相之前,咱们,谁都不能离开。”


第278章 研制梅花笑

“咱们不走,不难,可凌掌门的尸首该当如何处理?”另有掌门问道。
眼下这时节,尸首可是放不住的,怕是今晚一过,明日就该开始发臭了。
可找凶手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儿,只怕是凶手还没找到,凌掌门的尸首已是烂得不成样子了。
凌云派的一众弟子跪于床前,皆是泪眼婆娑,“掌门已死,自然是要入土为安,我们等天一亮就送掌门回家。”
“可凌掌门的尸首是眼下唯一的证据,这一走,寻到凶手岂不是更不易了。”
说话的,是裴子秋。
洛安安知道,他是真的担心寻凶手的事儿,可眼下这话一出口,凌云派的弟子就捉着他不放了,“裴子秋,你什么意思!掌门被害已是惨事,难不成连入土为安都不让吗!”
“在下不是这个意思。”裴子秋眉心紧蹙,但凌云派的人却丝毫不让,“你们清山派向来与我们凌云派互看不顺眼,你师父做了那种龌龊事,你们清山派仍是立刻命人将你师父运回清山去,怎么?这会儿我们掌门死了,你倒是死拦着不让是吗!”
裴子秋也冷起了眉眼,“在下并非此意,只是凌掌门的尸身关系到在场众人的清白,若是这么走了,这客栈上下可就没人说得清了。”
“那就因此,让我们掌门再受一次罪吗?!”
“好了,两位不要再吵了,裴少侠言之有理,但凌云派弟子们的诉求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死者为大,凌掌门已然遇害,总不能令他九泉之下难安。”说话的,是斩月派的韦掌门。
熟料谢玉平却扬手道,“韦掌门此言差矣,若是不将真凶捉拿,凌掌门也是会死不瞑目!”
谢玉平说这话时,一双眼瞪着洛安安,话里话外,都暗指洛安安就是真凶。
斩月派掌门却是凝眉,“依谢掌门的意思,是要让凌掌门就这么躺着吗?可就算凌云派的一众弟子愿意,只怕这间客栈的掌柜也不会愿意的。”
将尸首放在人家客栈里,岂不是耽误人做生意?
“行了行了,诸位不必再争。”洛安安一挥手,“谢掌门说的对,若是找不到真凶,凌掌门就算是入了土也九泉难安,但凌掌门的尸首就这么放着也的确不是个办法,所以,我会在天亮之前制出梅花笑来,确保凌掌门尸身不腐,待找到真凶之后,再让凌掌门入土为安也不迟。”
闻言,众人皆是一愣。
梅花笑乃是唐门的独门秘技,价值千金,如今洛安安却说为了寻到真凶来,就要将那至宝给凌文卓用?
裴子秋忙道,“这主意不错,此行里凌云山少说也得一个月的路程,就算今日出发,等到了凌云山,凌掌门的尸首怕也是……”
众人这才点了点头,“唐门主这提议固然是好的。可,客栈掌柜那边……”
“在下会买下这间客栈来,诸位掌门不必忧心。”百里墨宸悠然开口,将众人的顾虑彻底打消。
如此壕气,就连洛安安都忍不住暗暗惊讶,不过,百里墨宸是谁,当年洛家的万贯家财可都在他手里呢,眼下拿这点银子出来,洒洒水啦!
这样一来,主张将凌掌门先运回凌云山的人也再无话可说。
却在这时,凌云派有弟子问道,“唐门主当真能在明日一早就制出梅花笑来吗?”
“尽力而为。”毕竟她如今只有秘方,却没有实际cāo作过。
但这‘尽力而为’四个字,却让凌云派的弟子皱起了眉,“那倘若未能制出来呢?”
“未能制出,我蜀香楼会派人亲自护送凌掌门回凌云山,十日内,必当入土,”百里墨宸扬声道。
一个月的路程,他承诺十日之内送达,那岂不是得没日没夜的赶路?
就算是轻功深厚之人,也未必能受得住。
洛安安不由的微微凝眉,心中有些担忧万一自己没制成,那百里墨宸此刻的承诺可就危险了。
可转念一想,蜀香楼门下人才济济,旁人看来不可能的事儿,说不定蜀香楼是轻而易举就能完成了。
当下便又微微扬起了下巴来,一副自信又高傲的样子。
凌云派弟子这才应声,“好!既然唐门主与白楼主都这么说了,那我等就给你们一晚上的时间,希望天一亮,尔等能将梅花笑带来,眼下,不送!”
说罢,那弟子便转身朝着床边跪下,嚎啕大哭起来,“掌门……”
见状,众人也不好再待下去,纷纷退出了屋子。
屋外,唐聪已是带着人等着,见到洛安安出来,慌忙上前问道,“门主,没事吧?”
未等洛安安开口,就听一旁的谢玉平冷哼一声,“秋后的蚂蚱,蹦哒不了几天的。”说着,便从洛安安的身旁悠哉走过。
唐聪沉了眉,“门主,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怀疑凌掌门是我杀的。”洛安安撇了撇嘴,“先不说这么多,你到我房间来。”说罢,又看向百里墨宸,“要不,你将倪神医也请来?”
百里墨宸微微点头,转身就差了殷澄去找倪神医。
回到了屋内,洛安安便将在凌文卓房间里所发生的事儿都跟唐聪说了一遍,这才道,“唐聪,我知道梅花笑的秘方乃是我唐门的秘密,从来就只有唐门门主才知道,但眼下事态紧急,论制dú研dú,我万万及不上你,所以今日,我要将梅花笑的秘方给你看,非但要给你看,或许还要给倪神医看,不然,若是天亮之前做不出梅花笑来,咱们唐门的嫌疑可就洗不清了。”
闻言,唐聪微微皱了皱眉,“依照规矩,梅花笑是万不能被外人所知,可如今,您是门主,您说的话就是规矩,弟子一切,都唯门主之命是从。”
唐聪能有这一番话,洛安安自然是无比欣慰,要知道,他向来是重规矩的人,而眼下面对的,又是能让唐门立足的资本。
微微呼了口气,洛安安上前一步,伸手搭在唐聪的肩上,“咱们唐门这段时间可谓是命运多舛,多谢你能与我并肩,不离不弃。”
“门主言重了,既然师父临死前将门主之位传于你,那你就是我唐聪该效忠的人。”
唐聪说着,拱手躬身,对洛安安行了一礼,以示尊崇。
洛安安点了点头,回以微笑。
或许,人就是要在经历了一些事之后才能互相了解的。
唐聪这人,xìng子直爽,虽有些冲动行事,但好在本xìng不坏,日后唐门若是能jiāo到他手里,也算是她对唐中天有个jiāo代了。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百里墨宸与倪神医先后进了屋。
看倪神医那一脸严肃的样子,显然是方才百里墨宸已经与他说了事情的严重xìng,否则他一进门就该抱怨了。
见人齐了,洛安安才让百里墨宸将梅花笑的秘方给拿了出来,摊在了桌上。
“这张就是梅花笑的秘方,我之前未曾细看过,只粗粗看过一眼,却也有些疑惑。”洛安安说着,伸手指向方子上的两种yào,“这两味yào,我记得是yàoxìng相克,若是放一起会使其丧失了yàoxìng。”
“的确如此。”倪神医点了点头,就听唐聪道,“我之前曾听师父提及过,就算是两种yàoxìng相克的yào,只要严格控制好时间跟温度,就能完美的保存两种yào的yàoxìng。”
唐聪的话音落下,倪神医又跟着点了点头,“说的不错。”
自古医dú乃是一家,yào理dú理皆是相通,倪神医会懂这些,并不稀奇。
洛安安却已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你们都懂,我什么都不懂,那我就不瞎掺和了,制梅花笑的事儿jiāo给你们,我要先睡一觉去,睡醒了再去抓凶手。”
她说着,就伸了个懒腰,往床边走去。
折腾了半宿,还跟人打了一架,是真的累了。
和衣躺下,没多久便发出了轻鼾,唐聪不由的一声苦笑,“有时候还真是佩服门主,眼下旁人都打上门来了,她居然还能睡得着。”
百里墨宸也是微微一声轻笑,却也知道,洛安安这绝不是心大,而是为了养足了精神,面对接下来的恶战。
凌文卓的死,没这么简单,在整间客栈的人都中了迷yào昏睡不醒的时候,居然能有人去给凌文卓下了dú,而且当时,他跟裴子秋就在楼下。
此人不但武艺高深,下dú的手法也利落干脆,现场未曾留下半点痕迹,这也难怪谢玉平会将矛头对准了洛安安。
此次,若是她不能摆脱嫌疑,那别说是这武林盟主之位,就算是整个唐门日后都无法在江湖上立足。
所以这次,洛安安非赢不可。
梅花笑秘方上的yào并不难寻,难的是炼yào时的火候跟时间的掌控,但有倪神医跟唐聪在,总算在天亮前将梅花笑给炼出来了。
洛安安还在睡,百里墨宸不想扰她,便将梅花笑放在了她枕边,这才与唐聪,倪神医一块儿退出了屋去。
房门被关上,屋子里一片寂静。
没有人会想到,此时此刻,屋外的树梢上,早已有人潜伏许久……


第279章 谁涂yào

天渐渐亮了,屋外鸡鸣鸟叫,莺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