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_第62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_第62章

小说: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15 09:18:28

力咬着牙才能勉强发出的声音,颤抖着,飘飘渺渺,毫无气力。
身体在他青=涩的触=碰下颤,抖,洛安安终是忍不住崩溃大哭。
不该是这样的,不能是这样的!
谁能来救救她,谁能来帮帮她!
梅儿!
梅儿救我!
救救我,百里墨宸,救救我!
“阿不……阿不!”
拼尽了全力的一声厉喝,洛安安想,她真的是完了。
却在这时,门外传来两声凶猛的狗叫,还没等人反应过来,便听洛毅川一声痛呼。
“啊!”
压在她身上的重量也在这一瞬间消失,洛安安知道,是阿布来救她了。
当下也是松了口气,可yàoxìng却令她浑身难受。
又是那种被烈火焚烧的感觉,那种自体内蹿起的邪火,快要将她吞噬的感觉。
下一秒,她便被人抱起。
身体做不出任何的反应,可心口却是猛的一惊。
阿布不是还在对付洛毅川吗?
洛毅川不是还在痛呼挣扎吗?
那,现在抱她的人是谁?
“本王来晚了。”低沉而熟悉的声音,此刻听来竟是有些恍如隔世。
“让你受委屈了。”
他是这么说的。
他将她紧紧搂抱在怀中,那甚为熟悉的气息涌入鼻腔,洛安安只觉得鼻尖一酸,一大把热泪夺眶而出。
她低着头,埋在他的胸前,无声泣诉着所有的委屈,直到被yàoxìng彻底吞噬……
朦胧间,洛安安隐隐觉得太阳穴一阵阵的胀痛,意识渐渐清醒,惊觉有人正在触摸着她左脸上的伤疤。
一瞬间便记起了自己被洛毅川下yào的事,猛的睁开眼,半撑起身子,看着此时此刻,就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做恶梦了?”男人轻挑双眉,略惊讶的问道,那轻抚着她脸颊的手也顿在半空。
洛安安愣愣的看着他,好半天才开口,“我,我没做梦……”
他这才伸手将她重新揽入怀中,语气染着无尽的宠溺,“那便再睡会儿。”
“恩……”她沉沉应声,却始终控制不住声音末端的剧烈颤抖,炙热的泪水顺着眼角落在他宽厚的胸膛之上,也让他的眉心紧紧皱起。
“是本王不好。”百里墨宸紧了紧怀抱,心疼得恨不能将她揉进自己的心口里好好疼惜。
他不该让她一个人回京,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事。
她也是满腔的心酸跟委屈,无声啜泣了好一阵才渐渐平稳了气息,微微抬头,对上他那双染着无尽爱意与温柔的眸子,“若君跟清儿,都死了。”
一句话,便是一阵热泪。
他紧皱起眉心,轻轻抚着她左脸上的伤疤,沉声道,“恩,本王知道。”
语气中,染着yīn霾,倒是他小看了那个洛家大小姐,只这几日功夫,便整出这么大的幺蛾子来!
洛安安点了点头。
他当然是知道了,否则也不会从江南赶回来。
想到这儿,洛安安抹了把泪,这才看他,“对了,江南离这这么远,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微微一笑,继续轻抚着她的伤疤,“你忘了本王有轻功?”
哦,原来是轻功啊。
她点头,“那也一定是没日没夜的往回赶吧……”毕竟才这么几日的功夫,就算是有轻功,恐怕也是累坏了。
他知道她是心疼他,便是连笑容都染上了几分邪气,“放心,本王不累,倒是昨晚在你身上费了不少的力气。”
她一愣,瞬间明白过来他指的是什么,当下便红了脸。
昨晚她中了yào,一定是yù求不满!
话说回来,这洛毅川给她下的yào,比起当初洛霏月给她下的,可是猛太多了。
非但yàoxìng来的快,连昨晚发生了什么她都不记得了,甚至此刻还觉得有些头疼。
他却仿佛热衷于捉弄她,见她羞红了脸便又道,“不过睡了觉,已然觉得无碍,不知爱妃可还要……”
“不要不要!”她连声拒绝,便是连耳朵都羞红了。
他得逞般轻笑出声,抚着她脸颊上的伤疤,眸光沉了沉。
她的左脸被她抚得痒痒的,不由的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微微皱了皱眉,“别摸了,丑。”
“丑吗?”百里墨宸却是反问,“本王倒是觉得这小东西甚是可爱。”
可爱?
这么长长的一道疤,因为结痂了还有些发黑,他居然还说可爱?
摆明了就是安慰她的。
洛安安嘟着嘴,轻轻哼了声,显然是不信。
哪知他的声音忽然一沉,便是连整个人的气场都染上了几分yīn郁,“若是不好看,那洛毅川岂会起了歹心。”
此刻提起洛毅川,也让洛安安的情绪猛然一沉,“他怎么样了?”
她记得,阿布应该是咬了洛毅川的。
“未曾伤及xìng命,只给了他点教训。”百里墨宸若无其事的说着,只是语气yīn霾依旧,“洛家教出这等心狠手辣,只为一己私yù不择手段的子女,断子绝孙,也算是好事一件。”
闻言,洛安安微微一惊,半撑起身子看他,“断子绝孙?阿布咬掉他蛋蛋啦?”
“怎么,你还觉得可惜了?”他冷冷瞥向她,对于她此时此刻对洛毅川的‘关心’十分不满。
洛安安重新躺回他的怀里,鼻尖一哼,“没要了他的命算是客气了,若当初就知道他是这般忘恩负义的东西,我便不该三番两次救他!”
想到自己当初不顾xìng命替他挡剑,洛安安便觉得不值!
百里墨宸这才满意的搂住她,一只手依旧乐此不疲的轻抚着她的伤疤。
只听洛安安忽然问道,“那,那个洛家大小姐,你准备如何对付?”
闻言,百里墨宸的手微微一顿。


第132章 靠自己

察觉到了一样,洛安安猛的坐了起来,锦缎的被子从肩上滑落,露出透着光的香肩。
百里墨宸也跟着坐了起来,将被子往她肩上拉了拉,怕她着凉了。
她却带着审视的眼神盯着他,“你不打算对付那个洛家大小姐对不对?”
否则,他方才不会是那样的反应!
“安安,此事需从长计议。”
“麟王做事也需从长计议?”洛安安热切的看着百里墨宸,想从他的眼里看到答案。
百里墨宸却避开了她的目光,只将被子往她身上拢。
“你手下这么多人,麟王府上下对你唯命是从,只要你回去,轻易就能将那个女人关进地牢,你只需抬一下手就能替若君跟清儿报仇,结果你现在跟我说,此事需要从长计议?”
“安安……”他眉心紧皱,似乎是想说什么,可话到最后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
洛安安深吸了一口气,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冲他淡淡一笑,“百里墨宸我问你,你跟我说过的话,还做不做数?你说过,你娶的从不是什么洛家大小姐,所以这麟王妃……”
“麟王妃的身份,必须是洛家大小姐。”
他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声音低沉,语气缓缓,仿若只是很平静的再说一件很普通的事。
麟王妃的身份,必须是洛家大小姐,所以,不会是洛安安。
便是这么一句听着轻描淡写的话,瞬间便让洛安安愣住了。
她看着百里墨宸,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好陌生。
而百里墨宸却仿若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冲着洛安安淡淡一笑,“你放心,本王不会亏待你……”
“啪!”
响亮的巴掌声,打断了男人的声音。
“你出去。”洛安安裹着被子捂在胸前,声音清冷得可怕。
百里墨宸也因着这一巴掌而沉下了脸色,看了洛安安一眼才掀开了被子下床,淡然穿衣,仿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本王会再来看你。”
临走前,他是这么说的。
只留下如此轻飘飘的一句话,其余什么都没有了。
偌大的房间,似乎有些空dàng,只是这般看着,便连心也觉得空dàngdàng的,只好一阵阵的紧缩起来,伴着那一阵阵的疼……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推门而入。
是梅儿。
“小姐……”
她怯生生的开口,似乎不敢靠近。
洛安安这才回过神来,转头看向梅儿,微微一笑,却觉得双颊干涩紧绷的很。
原来,是泪水在脸颊上干涸了。
这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只令梅儿心口一酸,这才缓步上前,怯生生的道,“梅儿求小姐责罚,昨日,昨日……”
昨日她竟如此大意,着了洛毅川的道,被迷晕了过去,直到今早醒了才听闻了昨夜发生的事,这才求了王爷让她跟来。
“我这不是没事嘛。”洛安安揉了揉脸,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自然些。
可,一双微红的眼,怎么看才能像是没事的样子?
梅儿心知肚明,只好转移话题,“梅儿伺候小姐穿衣吧!”说着便快步行至一旁的衣柜前,找出一身颜色甚为鲜艳的衣裙,只惹得洛安安忍不住轻笑,“你这是准备带我去蜀香楼接客吗?”
这般颜色艳丽的衣衫,怕是只有蜀香楼的姑娘们才敢穿。
哪知梅儿却不服气的一嘟嘴,“这颜色能称出小姐的气色!一会儿梅儿再帮小姐梳妆,这叫输人不输阵!”
话才出口,梅儿便惊觉自己是说错话了,赶忙捂嘴,一脸慌张的看向洛安安。
洛安安低头一笑,仿若不在意一般,接过梅儿递来的衣衫轻声笑道,“恩,你说的对,咱们输人不输阵!”
报仇的事,百里墨宸不帮她,没关系,她自己来!
梳妆打扮好,洛安安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只觉得自己左脸上的疤怎么看怎么碍眼!
“小姐,要不要戴这个?”梅儿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枚半脸面具,做成了凤尾花的模样,很是精致。
洛安安点了点头接过,戴在了左脸,妖艳的凤尾花正好盖住了那道丑陋的伤疤。
虽说带着面具是奇怪了些,可好歹不算是丑了。
“恩,挺不错的,你这面具哪儿来的?”
见洛安安喜欢,梅儿忙应道,“是苏妈妈着人连夜打造的,仓促了些,苏妈妈说下回再给小姐弄个好的!”
洛安安这才起身,“苏妈妈不愧是阅人无数,这审美也是极好,便是为了这面具,我也该当面谢谢苏妈妈。”
梅儿闻言一愣,这才压低了声道,“小姐的意思是,要回蜀香楼?”
洛安安微微点了点头,也明白梅儿压低声音的用意。
这里应该是百里墨宸的地盘,百里墨宸虽走了,但总会留下暗卫什么的来看着她。
而她是蜀香楼楼主的身份,可不能被旁人知道。
“那梅儿这就去安排。”梅儿说罢便转身离去。
要说百里墨宸的暗卫,总共有两种,一种就只是王府的暗卫,水准便如当初护送洛安安去望崖寨的路上被刺客所杀的那两位。
而另一种,则是与韩越跟若君一样,乃是百里墨宸亲手训练出来的,武术造诣极高,要摆脱他们,并不容易。
得好好安排才行。
两个时辰后,洛安安借口要上街买些贴身的东西,这才带着梅儿出了门。没多久,
虽看不到,也感觉不到,但洛安安知道,自始至终都有人在跟着她。
“小姐,这个好看。”梅儿拉着洛安安进了一家店,两人看似在挑选着什么,没人看见梅儿偷偷跟掌柜的使了眼色。
唯独洛安安。
掌柜的迅速上前,看似是接待两位客人,实则却是招呼着店内的小厮们打起掩护来。
没多久,洛安安跟梅儿已然换了身衣物出了门,而店里又走出来两名女子,穿着方才她们穿过的衣衫,甚至有一人的脸上,带着与洛安安一模一样的面具。
但只是如此,仍是不能彻底摆脱百里墨宸的暗卫,梅儿便又领着洛安安如法pào制了四五次,这才确定摆脱了暗卫,踏进了蜀香楼鲜为人知的后门。
刚刚进门,洛安安便被眼前的阵势给下了一跳。
只见苏妈妈领着一群打扮干净利落的男女等在后门,见洛安安进来了,便忽然齐齐下跪,“属下见过楼主。”
这突如其来的行礼,令洛安安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要命的是连梅儿竟然也跟着她们一起跪下。
“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洛安安赶忙上前,将领头的苏妈妈扶起,“都快起来。”
一群人这才起身,只见苏妈妈冲着洛安安苦涩的一笑,“楼主,这些人都是若君姑娘留下的,日后全都听你差遣,唯命是从。”
洛安安一一扫过众人,看打扮便知应该都是些江湖人士,想必打探消息等少不了他们的功劳。
点了点头,洛安安回以一笑,“想不到若君临走还留下这么大一份礼给我,待到逢年过节拜祭时,我定要好好谢谢她。”
提起若君,免不了感伤,众人皆低下了头,满脸忧色。
还是苏妈妈率先从悲伤中走了出来,“哎呀好了好了,楼主这才刚来,许多事都还不知道,日后咱们都会慢慢告诉您,这在路上辗转了这么长时间,定是累了,先进去休息吧!”
闻言,洛安安这才收回快要落下的眼泪,扬起笑意,重重点了点头。
而此时此刻,京都郊外的一座茶肆内,百里墨宸端起茶杯品了一口,分明是乡野人解渴才喝的粗茶,到了他这儿却好似极其高档。
面无表情的将茶盏放下,一旁茶肆的老板早就吓得在一旁瑟瑟发抖。
“所以,跟丢了?”薄唇轻启,声沉而yīn戾。
跪在地上足有十余名暗卫,皆是低垂着脑袋,自觉无颜回答百里墨宸的问题。
可,沉默代替了回答。
百里墨宸冷哼了一声,“那你等还活着回来做什么?”
显然,这问题的重点不是回来做什么,而是为何还活着。
跟丢了人,居然还有脸活着!
那十余名暗卫当下也是面面相窥,但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齐齐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