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顾先生一起坠入爱河_第22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和顾先生一起坠入爱河_第22章

小说:和顾先生一起坠入爱河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7-09-05 01:43:01

号的别墅里。

  一股深深的绝望和死寂缓缓的蔓延了她的心。。


第52章 我最后说一遍,过来!

  幸好的是,有阳光从窗户那里照耀进来,铺了一地的光辉。

  路微深慢吞吞的眨了眨眼。

  她知道,厉封擎此时不在。

  至少不在她的身边。

  因为有光亮的地方,他都是避而远之的。

  就像是永远生活在黑暗世界里的魔鬼。

  路微深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冷冰冰的笑容,嘲弄的浓烈。

  “路路啊,”李姨已经守了她好久了,见她醒了过来,她忙掩饰住自己通红的眼眶,慈爱的强笑道,“你哪里不舒服?”

  说完,她又有些后悔。

  路微深的受伤情况,蔡憧和任玲都告诉她了,她听后心疼的不行。

  若不是她了解三少,以她对路微深的喜爱,早就去跟那个混蛋拼命了。

  竟然把一个好好的跟花骨朵似的姑娘折磨成这样。

  路微深就静静的望着窗外,也不说话。

  窗台上,摆着一个白色的小小花盆,里面种着一株麦秆菊。

  路微深记得它的花语。

  永恒的记忆。

  全身疼得厉害,就连手腕都像是捆绑着沙袋似的抬不起来,她只动了动食指,在空气中写了一遍顾安歌三个字,最后一笔落下后,仿佛枯萎的心又微微的跳动起来。

  那么脆弱,但总归是还活着。

  “李姨,”门口传来了敲门声,紧接着,任玲秀婉的脸就露了出来,“我来给路小姐换yào。”

  “好,好,”李姨擦了擦眼角的湿润,“辛苦你了。”

  任玲摇摇头,弯唇,“这是我分内之事。”

  毕竟是在隐秘部位,虽然李姨也是女人,可是多一个人在场,还是怕路微深不适应,所以李姨伏在床边轻声对她说,“闺女,你几天没进食了,只能先喝点儿粥,李姨给你熬山yào百合粥。”

  路微深一动不动,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仿佛没有听到李姨的话,把自己封闭了起来。

  李姨难过的叹了口气,给她掖了掖被角之后,又起身拍了拍任玲的肩膀,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任玲把手里拎着的医疗箱放在床头柜上,有些局促,她抿了抿唇,放缓了声音道,“路小姐,你想听音乐吗?”

  路微深还是保持着沉默,眼睛里怔怔的。

  任玲拿出了手机,点开音乐app后选了一首歌按了播放键。

  是一首动漫的主题曲,《For|Fruits|Basket》。

  低柔清新的音符跳跃在屋里的每一个角落。

  任玲掀开了被子,她的动作很轻,尤其是在给路微深涂抹yào的时候,就如羽毛轻拂一般。

  “虽然无法重新来过,但是我可以改变。”任玲温和柔顺的说,“这首歌我曾经单曲循环过很多次,路小姐,你看过这部动漫吗?”

  路微深恍惚的眼眸里,有什么在颤抖。

  任玲注意到了,她也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轻轻的笑了一下,“动漫里面有一句台词说,有伤害人的人存在的话,也会有能抚慰伤痕的人。我相信在路小姐的生命里,也一定有这样的人吧。”

  路微深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上挂上了泪珠。

  任玲给路微深上好yào后,低声询问道,“我给你找这部动漫好不好?”

  半晌之后,路微深哑哑的应了一声,“嗯。”

  ……

  地下室。

  厉封擎看着任玲扶着路微深坐了起来,靠在床边,又拿了一个ipad用支架立在她的腿上。

  路微深异常的淡静,眼眸里敛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却没有流露出来。

  等任玲做完这些下来复命的时候,直接承认道,“我刚刚给路小姐放了一部治愈动漫。”

  厉封擎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红酒,冷漠的五官上覆盖着薄薄的霜雾。

  任玲硬着头皮开口道,“三少,最近这段时间,路小姐不能再……行房事了。”

  厉封擎淡漠的看了她一眼,任玲只觉得有无数的刀子嗖嗖的shè到了她的脸上。

  气氛僵滞之际,厉封擎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任玲猛地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像虚脱一样。

  “留在这儿照顾她。”厉封擎沉声道。

  “是。”

  任玲恭敬应道,临走之前,她不小心的扫了一眼厉封擎的手机屏幕。

  是大小姐。

  任玲快步离开,心里特别不好受。

  三少对大小姐的感情,这么多年,他们这些跟随已久的人都看在眼里。

  那路小姐呢?

  只是个可怜的替身吗?

  任玲很不忍心。

  厉封擎将杯里的红酒一口喝光之后,才接起了电话。

  那边知晓他的脾气,先嗓音清泠道,“老三,你何必这么残忍呢。”

  厉封擎冷冽的笑了,“大小姐在批评我?”

  “没有,”电话里的女人似乎在吸烟,顿了顿后,她道,“她爸爸是你的杀母仇人,我恨屋及乌,你对她怎么样我都觉得正常,只不过,身为一个女人,也曾……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

  厉封擎脸色一沉,“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女人笑了一声,“都是一样的,她被你折腾,我被……”

  “住口!”厉封擎站了起来,眼神极暗,像是最森冷的夜。

  女人见他怒了,轻了声音,“你别急,我不说就是了。这件事是不是影响了你的心情,我最近有空,要不要过来找我?之前,你也没去见心理医生,我不太放心你的状态。”

  厉封擎黑眸深沉,如不见底的深渊。

  “你很久没这么关心过我了。”

  他的语气很清淡。

  “你不喜欢吗?”电话里的女人笑了笑,“那你……过来吗?”

  如果是从前,她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会让厉封擎欣喜若狂,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她身边。

  就像是上次,若不是着急见她,他也不会被顾家的人暗算出了车祸。

  虽然是在他意料之中。

  但是今天……

  一个“好”字就盘旋在口中,可是,厉封擎却控制不住的想起了路微深。

  她的喜怒哀乐,像是放电影似的在他脑海里一遍遍的重播,就连她浅弯的眉眼都那般的清晰。

  “不过去了。”

  厉封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竟没有任何的悔意和不舍。

  这种认知让他有些茫然。

  电话彼端的女人似乎没想到他会拒绝,有些愣住,“你……你要留在宁城陪她?”

  “对。”这一个字,厉封擎说的更加的肯定。

  那边沉默了半晌后,冷下了声音,“好,我也不强迫你,随你吧。”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厉封擎将手机扔到了一边。

  又看向了监视器里还在静静的看着ipad的路微深。

  心,一下子就安宁了下来。

  突然,很想抱抱她。

  ……

  路微深身子不好,看了几个小时后,就乏的厉害。

  她的手机就搁在床头柜上,上面有几条爸爸发来的微信。

  还没跟爸爸说要通勤的事,所以他一直以为她住校,所以几天没回家,爸爸也没有太担心。

  路微深拿过了手机,反反复复的看着那几条信息。

  无不例外的都是叮嘱她雨天加衣,按时吃饭的关切之语。

  路辰良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

  即使她当初年幼,但也多多少少的能够明白一些事情。

  可是,他却是一个挑不出一丁点儿毛病的好丈夫、好父亲。

  她如今被逼迫到这步,和爸爸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所以,恨他,又爱他。

  给爸爸回复了一条微信后,她躺在了床上,下身撕扯的痛让她的脸又白了几分。

  她又累又疲倦的沉沉睡去。

  ……

  当厉封擎触碰到她的那一刹那,路微深就如电击一般的睁开了眼睛。

  她挣扎着爬了起来,在又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警惕的瞪向了眼前的、辨不清容颜的人。

  厉封擎的手僵滞在半空中,只抚摸到了她一缕碎发。

  “过来。”

  低沉寒凉,却咄咄逼人的,是专属于厉封擎的嗓音。

  路微深抓过手边的枕头就朝他狠狠砸去。

  厉封擎即使看不见,也感觉敏锐的拍到一旁。

  他眯起了眼眸,淡漠的脸染着凌厉的戾气,也加重了语气,“过来!”

  路微深指甲嵌进了手心,声音沙哑,却透着浓浓的恨意,“你还想再强|暴我一次吗?”

  强|暴两个字,她咬得很重。

  厉封擎的眼眸暗了又暗,“我最后说一遍,过来!”

  “不过去呢,你能怎么样?”

  “要那个叫靳榛的命!”

  路微深心脏一抽,腥甜之味涌上了口腔。

  片刻后,她轻描淡写的说,“哦,他啊,我又不喜欢他了。”

  “怎么,又换成了顾安歌吗?”他冷笑。话里有一丝他自己都没能察觉的期冀。

  顾安歌。

  路微深薄唇紧抿,星眸垂着,渗出了薄薄的水意,语调愈发的淡了,“不喜欢,跟我接触的男人里,他算是最没劲的了,我婶婶有一个侄子,叫段浩宇,我初中那阵,他还企图勾引我跟他上床呢,不是坏男人最惹女人喜爱了吗,我现在喜欢这款……”

  话音刚落,一只冰凉的、没有温度的手就狠狠的掐上了她的脖子。

  “跟他上床?”

  每一个字,都像是弥漫着凛冽的杀意。

  “是啊,”路微深呼吸不畅,却还是在笑着,“怎么,以为我骗你啊,要不是那次我刚来月经,很可能第一次就没你的份了。”。


第53章 “给爷乐一个。”


厉封擎离开了。

路微深趴在床边咳嗽了半天。

嘴角什么有温热缓缓的流出。

她抬手抹了一下,卧室的灯忽然亮了,紧接着就传来了任玲和李姨惊恐的尖叫声。

“路路!”

“路小姐!”

她们匆忙的跑了过来,将她扶起靠坐在床头,路微深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手背上有一抹扎眼的嫣红。

吐血了?

路微深极淡的笑了笑,闭上眼睛,陷入了昏厥。

……

第一次见到小哥哥那天,也是盛夏。

晴空万里。

路微深逃了补课班一回到家,就看见客厅里,妈妈正在弯着腰和面前一个半大的男孩子温柔的说着话。

只不过,那男孩儿背对着她。

她好奇的走了过去,“妈妈,我回来啦。”

妈妈忙朝她招手,“快来,深深。”

路微深一听,脚步加快。

终于和小哥哥面对面。

有四个字足以形容初见。

怦然心动。

如果让爸爸妈妈知道她小学的时候,就对一个男孩子有这种羞耻的感觉的话,可能会罚她跟隔壁的大黑狗站一天一夜。

只可惜,那时的小哥哥,黑色衬衫衬的少年清隽疏离,漆黑的眸子深幽难测,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就又低下了头。

路微深歪着脑袋瞅了瞅他,忽然就伸出手指轻轻的戳了戳他的唇角,笑眯眯道,“给爷乐一个。”

刚说完,她老妈一个巴掌就呼在了她的后脑勺上。

路微深顿时就眼冒金星了,捂着脑袋嗷嗷叫,“谋杀亲女!”

她老妈气的叉腰,“你就说你随了谁?”

路微深直接就指向了她娘,一本正经道,“绝对是你,我的慈父说了,我跟你小时候一毛一样,你也经常调戏他,还企图……”

她娘直接干脆利索的捂住了她的嘴。

然后对着小哥哥继续轻柔一笑,“小一,别听她胡说,她是阿姨的女儿,有时候疯起来自己都打,我也拦不住。”

路微深,“……”

亲妈没跑。

她偷偷的瞄着小哥哥。

依旧清冷沉默。

路微深有一丝挫败。

为逗他一笑,她都这么耍宝了,还被她亲娘说成疯子了,也没见他给个面子扯下嘴角。

不过,屡败屡战是路微深最大的优点。

她眉眼弯弯的,主动自我介绍道,“小哥哥你好,我叫路微深,你可以叫我路路、微微或者深深。”

小哥哥终于抬眸看了她一眼,低声道,“小一。”

“嗯?”她没反应过来。

她妈又敲了她一下,“笨蛋,哥哥说他叫小一。”

“姓小么?”路微深愣了愣,随后笑的开心,“那从今天起,我就跟哥哥姓,我重新介绍一下哈,”她咳了咳,清清嗓子道,“哥哥你好,我叫小二。”

小哥哥深海般的眸子映下了她如画一样精致的眉眼和灿烂如阳光的笑容。

妈妈没有说清楚小哥哥的父母到底是谁,就说是好朋友的儿子,要在他们家住些日子。

路辰良是个爱妻如命的男人,见妻子喜欢这个容貌超群的男孩子,自然也就爱屋及乌的对小一和颜悦色。

路微深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和男生保持距离,但是这次,令她感到非常意外的是,她老娘居然把她卧室里的床换成了上下铺的组合床,还亲自把小哥哥带到了她的房间里,jiāo代让小哥哥睡下铺。

她纳闷的跟她妈妈咬耳朵,“你真不怕我兽xìng大发吗?”

她妈妈也态度特别良好的回答她,“你真不怕我让你去街口要饭吗?”

路微深立刻就闭了嘴。

她妈妈很奇葩。

罚她的办法层出不穷。

例如让她去教隔壁那条站起来比她高一半的大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