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顾先生一起坠入爱河_第35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和顾先生一起坠入爱河_第35章

小说:和顾先生一起坠入爱河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7-09-05 01:43:01

褚离回头看她,静翕露出一个浅浅的笑。

褚离愣了愣,不自然的咳了一声。

……

说好是堆雪人的,可是雪人的身子还没滚成一个圆,路微深就已经和褚离打起雪仗来。

还打的十分认真,不可开jiāo。

被糊了一脸雪的路微深磨牙,团起一个雪球就朝着褚离砸去,“看招!”

可是,褚离飞快的一躲,这一下子,没能打到褚离,反而打到了褚离身后突然出现的一个人。

路微深瞬间怔住。。


第70章 “有点儿想你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顾安歌。

路微深呆呆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脸。

很疼。

不是梦。

顾安歌看她又习惯xìng的碰到自己就犯蠢,yīn了几天的轮廓上终于浮现一丝浅芒。

褚离皱眉瞅着这一幕,弯腰从地上团起一个雪球,照着路微深露在空气的脖子砸了过去。

路微深被冰的嗷嗷叫了出来,回头瞪着褚离,“趁人之危是不是?”

“不是在玩吗?你突然犯什么傻?”褚离一副批评的口吻。

路微深窘迫的挠了挠鼻子。

顾安歌眸光深沉的看向了褚离。

褚离与他对视了几秒钟,就移开了目光。

路微深被褚离这么一打,也突然回过神来,她的脸上重新挂上了疏离的笑容,“顾学长,”顿了顿,又礼貌的问了一句,“你怎么会来这儿呢?”

顾安歌墨夜一般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她,低沉的嗓音如大提琴一般好听。

“有点儿想你了。”

有点儿想你了。

路微深瞬间就攥紧了手心,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差一点儿就溃不成军。

她猛地低下了头。

白茫茫的雪有他们刚刚玩闹时踩出的乱七八糟的脚印,有几片雪都被弄脏了。

路微深扯唇一笑,那么勉强。

脏了就是脏了。

“谢谢你,顾学长。”路微深抬眸再看他时,眼底那隐隐闪动的泪光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说不清辩不明的一种灰白。

顾安歌眸色渐深。

路微深根本就不知道他说出这几个字有多么的艰难。

那是直白自己心理的话语,这对于他来说,以前从未有过。

隐忍,是他这20多年来必修的功课。

他鼓足勇气说出的一句话,却只换来了不轻不重不咸不淡的两个字,以失败告终。

路微深见他的眉眼已经冷厉的逼近锋利,不由得心头一慌。

褚离冷眼旁观了一会儿后走过去握住了她的手,还把她的手心打开,揉了揉上面被她自己扎出的红印。

顾安歌也看见了,他大步走过去,一把从褚离那里抢过了路微深的手。

褚离看了一眼自己空dàngdàng的手心,抿了抿唇,刚垂下,就又被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抓住。

他一讶,回头,只见萧静翕在安安静静的对他笑。

“小阿离,你先带静翕宝宝回宿舍,外面太冷了。”路微深看着萧静翕冻得红通通的脸蛋,低声说道。

褚离点了点头,想了一下,“不如一起进去吧,你再呆一会儿该感冒了。”

路微深看着顾安歌,顾安歌直接拉着她往那间小屋子里走去。

褚离牵着萧静翕的手随后跟上。

看着前面的两个人,他冷冷的哼了一声。

……

屋子取暖很好,但是怎么说都小。

四个人都齐刷刷的站着,就显得拥挤了。

忽然,萧静翕惊奇的睁大眼睛,褚离跟着她一起看向窗外,外面又飘起了鹅毛大雪。

他拧了拧眉,看着顾安歌。

这一下雪,车就有很大可能会停发,他不就更有理由留下来了吗?

还是这一切,早有预谋?

顾安歌掀起眼眸就看到了褚离越压越沉的眉心,他重瞳幽深,看起来竟比那雪还凉。

褚离没再吭声,陪着萧静翕坐在窗台边看雪。

路微深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大小男人之间的暗流涌动,给顾安歌倒了一杯热水,“这里条件有限,你先喝点儿热水暖和暖和。”

顾安歌看了看她手里端着的印着海绵宝宝的水杯。

路微深怕他嫌弃,忙道,“这是我喝水用的杯子,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给你找找一次xìng纸杯。”

“不用。”顾安歌拿过了幼稚的卡通杯,“我就是没想到你这么大人了,还有这份童心。”

路微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还该说些什么。

气氛有些尴尬。

这时,传来一声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声。

萧静翕赶紧捧住了自己的肚子。

紧接着,褚离的肚子也跟着凑热闹了。

路微深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褚离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人xìng呢?”

路微深憋笑憋得辛苦,“我这就去做饭,你们稍微等一下。”

她咬了咬唇,犹豫着问顾安歌,“顾学长,你要留下来吃饭吗?”

顾安歌喝了一口热水,黑眸熠熠,“要。”

路微深去学校的小厨房忙活了,萧静翕打了一个呵欠,褚离拍了拍她的肩膀,指了指床,“先睡一觉,等做好饭了再叫你,好不好?”

萧静翕点了点头。

褚离把她领到床前,帮着她脱了鞋子,又盖好被子,直到萧静翕呼吸均匀了,才转过身,刻意的压低了声音,“你是来带我回去的吗?”

顾安歌双手捧着水杯,嗓音低醇淡淡,“我已经说明来意了。”

褚离怔了怔,不屑的笑,“难道你还真因为想那个蠢蛋了?”

“是。”顾安歌应道。

“有意思吗?她已经把你的孩子打掉了,也把骨髓给我了,你还不打算放过她?”褚离戒备的看着他。

顾安歌五官没有了表情,“这些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褚离握紧了拳头,“她……总之,我不允许你伤害她!”

顾安歌的眼睛里划过了一丝意外。

褚离从小经历使然,让他对这个世界都充满了敌意,不然,也不会抗拒治疗,总是全身都竖满了刺。

但是,刚才,他对路微深的态度,就像是一只走失的小兽遇到了对自己非常好的主人,那种依赖和眷恋,他熟悉的很。

似乎,在面对路微深的时候,他也会不经意的流泻出那样的神态。

路微深,真的很好。

当顾安歌再次的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心里的占有yù又加重了一层。

“你对别人,可没有过这样的感情。”顾安歌缓缓道。

褚离冷笑,“别人?谁?那位大小姐吗?真可笑,那些所谓的别人给过我什么,他们才是真的跟我没关系的人。”

顾安歌看着他已经发红的眼睛,微微皱了皱眉。

褚离死攥的手一直没有松开,他沉默了半晌后,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般的开口,“我跟你假装不认识,咱俩谁也别干涉谁,你只要不再让她伤心,我就绝对不破坏,但是你也别强硬带我走,我就想跟着她,行么?”

顾安歌深墨色的眸看着倔强的他,英俊而矜贵的脸显得格外的寂静。

“如果我想带你走,当我查到你来这儿的第一天,你就已经被带回去了。”

褚离愣愣的听着男人温淡的声音,忽然偏过头去。

片刻后,他低低道,“谢谢你,爸爸。”

“嗯。”

……

哪怕环境恶劣,也无法阻止路微深做出一桌美味的饭菜。

萧静翕都是闻着香味儿醒来的。

四个人两两做对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家四口。

顾安歌已经很久没能吃到路微深亲手做的菜了。

路微深刚把饭盛给他,他就已经低头默默的吃了起来,话都不说。

当然,他原本也是话少。

褚离和萧静翕也变成了小猪,闷头呼哧呼哧的吃着。

被大家这么捧场,路微深感觉到很满足。

等他们吃完的时候,外面的雪已经越下越大了,一出门,差不多有半腿那么厚。

回宁城的车肯定都停了。

路微深收拾完碗筷,对于顾安歌的去留很无措茫然。

一到假期,给暖气的只有她这间宿舍,这屋子里又仅有一张床。

怎么说都不方便。

要是让他去住老乡家……

路微深觉得他是怎么都不可能同意的。

就这么纠结着到了晚饭,照样还是路微深下厨。

褚离看了一眼在一旁乖乖的玩拼图的萧静翕,转头对顾安歌小声说,“你要留下?”

顾安歌满意的看着窗外足以能把褚离埋起来的积雪,轻描淡写道,“难道还让我走回去吗?”

“我就有一个疑问,你来之前看天气预报了吗?知道今天有大雪吗?”

顾安歌挑眉勾唇,“你说呢。”

褚离往厨房的方向瞅了瞅,在心里为路微深默哀。

“等她实习期满就会离开这儿的,到时你想住进她家吗?”顾安歌似乎是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有办法?”褚离眼睛一亮。

顾安歌默默的喝了口水。

褚离在心里鄙视着他,面上却笑容满分,“今晚,你一定挨着她睡。”

“好。”顾安歌也微笑了一下。

可怜的路微深,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出卖了。

晚饭过后,路微深更愁了。

她搬着椅子比划了一下,想拼出个小床出来,今晚她就委屈一下在这上面挤一挤。

褚离瞅了一会儿后,突然开口道,“你是想让我睡在这上面吗?我睡不下。”

“不是,是我……”路微深想要解释。

褚离木着脸,“我都睡不下,你还想睡?你多胖你不知道吗?”

“……我已经瘦了好不好。”路微深嘟囔道。

话落,顾安歌和褚离都是微一皱眉。

“给我。”褚离拿过来她手里的椅子,摆到床边上,又把床接了一块儿。

“然后呢?”路微深傻乎乎的问。

“你带着静翕睡外面,我和……顾叔叔睡里面。”褚离理所应当道。

“啊?这样可以吗?”路微深一惊。

“可以。”这次,说话的是顾安歌。。


第71章 今晚,就先这样吧


真的可以吗?

当路微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时,褚离已经干脆利落的把这张用几把椅子拼成的简易床给铺好了。

“……你还,真挺厉害。”路微深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褚离冷冷一笑,很理所应当的接受了她的夸奖。

路微深偷偷的看了顾安歌一眼,发现他俊美的容颜染着轻薄的笑意,轻松又闲适。

她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今晚,就先这样吧。

排着队去洗漱完毕后,路微深还拉了一个帘子挡住了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视线,然后在后面给萧静翕还有自己换睡衣。

听着帘子里面窸窸窣窣的声音,褚离偏头看向了顾安歌,微微笑道,“你不来的时候,她从来不避讳着我。”

顾安歌慢慢勾唇,“难道不是因为她没把你当个男的吗?”

褚离,“……”

you|win!

狭小的屋子,根本不能指望一个布帘子就隔音,所以他们俩的对话,路微深听的一清二楚。

她面红耳赤的朝那两个臭不要脸的人喊道,“再多说一句就把你们撵到门外冻着!”

褚离不在意的耸了耸肩,又看向了顾安歌,“她肯定不舍得撵我。”

“她如果把我撵出去,我也一定带着你。”顾安歌一锤定音。

褚离这回不再吱声了。

要睡觉的时候,路微深指了指靠墙那边,“顾学长,你睡里面吧。”

顾安歌二话不说,长腿一蹬,上了床,躺下,侧着身体。

褚离不用路微深说话,就也跟着爬了上去,紧挨着顾安歌。

路微深把萧静翕抱到了褚离的旁边,然后自己则睡在外面的椅子上。

四个人盖着仅有的一个厚被子,除了中间两个宝宝,睡在边上的另外两个人都盖不严实,露着后背。

不过幸好屋里的暖气烧得旺,顾安歌那边还是火墙,所以倒是不担心会冻着的问题。

路微深轻轻的拍着萧静翕哄她睡觉,自己的眼睛却在黑夜里瞪得清亮。

没办法,这样的同床共枕还是第一次,她很不自在。

听褚离和顾安歌的呼吸渐渐平稳,路微深猜测他们已经睡着了。

原本以为自己会失眠到天亮,可也不知道是今天打雪仗、堆雪人玩的太疯了,还是今晚突然多了那么一个人,她坚持了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还像小猪一样发出了憨憨的声音。

几乎是同时,顾安歌和褚离一起睁开了眼睛。

褚离回头,把声音压得极低,“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嗯。”顾安歌淡淡应道,然后起身。

褚离抱着萧静翕挪到了里面。

静翕不安的动了动,褚离连忙捏了捏她的小手,轻声说,“睡吧,静翕宝宝。”

萧静翕又靠着他睡着。

路微深一开始是搂着萧静翕的,这回被褚离抢去,一伸手摸了个空,就下意识的往那边蹭了蹭,直到再次的触碰到了静翕软软的身体,才又握着她的手腕熟睡过去。

顾安歌理所应当的躺在了她空出来的地方。

椅子很硬,哪怕铺了衣服、褥子,还有那个挡光帘子,可还是很不舒服。

但是,猫猫就躺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他的手搭在她的腰上,紧贴着她的小腹,那种熟悉软糯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