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顾先生一起坠入爱河_第97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和顾先生一起坠入爱河_第97章

小说:和顾先生一起坠入爱河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7-09-05 01:43:01

要多少钱,我都尽量满足你。”禇炜彤靠在椅背上,淡淡的看着她。

路微深很为褚离不值。

她也不废话了,拿出手机来按出了顾熠然的号码。

禇炜彤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不解的看着她。

等电话接通的时候,路微深放了外音。

顾熠然温润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深深?”

禇炜彤一惊,用眼神质问着路微深,为什么要给顾熠然打电话。

路微深压根就不搭理她,而是对顾熠然道,“我今天要带褚离改名字,让他跟我的姓,顾大哥,你答应吗?”

顾熠然笑了笑,“答应。”

禇炜彤立刻就变了脸色。

路微深满意道,“那就好,没别的事了,顾大哥再见。”

她说完挂断了电话,看着禇炜彤,“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禇炜彤眼睛里都要冒火了,她也站了起来,看样子要和路微深动手,谁知,外面的路人都疯了似的往一个方向跑去,有一个进来的客人惊魂未定的说道,“天啊,顾氏那边有人要跳楼,还是一个小姑娘!”

第155章 只有这么两个人


路微深心里咯噔一声。

顾氏。

小姑娘。

不知为何,她莫名的想到了余欢。

但是随后又自我否定,怎么可能是余欢?她那个坚韧刚强的小姑娘,哪里会跳楼?

可万一是呢?

路微深懒得再和禇炜彤废话,直接拿起自己的包,连墨镜、口罩什么的都懒得戴了,直接冲出了咖啡店,往顾氏那边跑去。

她走的太过匆急,因此也就没有看到在她离开时,禇炜彤眼睛里那毫不遮掩的yīn沉的笑容。

……

顾氏集团高楼耸立在墨城商业街的中央。

三十多层的高度,顶楼的人看起来就是一个小黑影。

可尽管这样,当路微深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楼下的时候抬头一看,几乎是刹那间就认定了,坐在天台上,双脚都已经搭出楼外的人就是余欢无疑。

路微深心惊ròu跳,大声喊道,“余欢!”

可是,这样的高度,余欢怎么会听得见?

倒是她这一嗓子喊出去,有不少围观的群众认出了她。

“路微深?”

“对对,是路二萌!”

“她怎么在这儿?”

“你没听见吗?她认识跳楼这个女孩儿。”

“……”

“……”

“……”

周围已经围上了警戒线,路微深想也不想的就要进去。

有警察过来挡住她,路微深急的眼睛都红了,“我认识她,这是我朋友,警察叔叔,你让我上去,我把她劝下来行不行?”

警察出事故,死活不让。

路微深气急,狠狠的咬了一口警察的胳膊。

那警察疼的嗷的一声。

路微深趁机撩开了警戒线就快速的往里跑。

有路微深的粉丝见状,连忙拦住了要去把路微深抓回来的警察。

路微深一边按着电梯往天台赶,一边给顾熠然打电话。

顾熠然这次隔了半天都没接。

路微深急的满身是汗,“快接啊快接啊。”

转念又一想,余欢是顾氏的高管,她出事,肯定有员工在第一时间就联系了顾熠然,想必他也正在路上。

路微深又急急忙忙的拨了顾安歌的号码。

等顾安歌一接起,路微深开口就是哽咽,“小哥哥,怎么办,怎么办啊,余欢要跳楼!”

“你在哪儿?”顾安歌声音低沉,听得出来,他在走路。

“顾氏,我快到天台了。”

电梯字数马上就要到了。

“尽量稳住她,别离她太近,别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记住没有?我现在过去。”顾安歌冷静的嘱咐道。

“嗯,我知道了,小哥哥你快点儿来!”

路微深挂断电话后擦了一下眼泪,电梯门一打开,她就跑了出去,又不歇气的上了走步梯上了天台。

当她推开天台的门时,腿都软了。

余欢似乎是听到动静了,回头看了看。

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但是眼睛里的笑意却是满满的。

“深深?”她还认得出来路微深。

路微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的这么厉害。

她一步一步的慢慢朝着余欢走过去,旁边有几个顾氏的工作人员还有警察连声制止,“别靠近!”

但是路微深却浑然不顾。

令其他人奇怪的是,那么排斥着他们接近的余欢,在路微深步步朝她走去的时候,一点儿反感都没有,还是笑嘻嘻的,看得出来,特别的开心,“深深,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

路微深心里一惊,睁大眼睛看着她,“余欢,你在和谁说话?”

“我男朋友呀,”余欢理所应当的说,她又朝着空气中某一个方向嘿嘿一笑,“你不是总怪我不让你见我的朋友吗?我不是嫌弃你,是我除了路微深之外没有朋友,但是她又那么忙,”说到这儿,余欢顿了顿,笑着瞥了路微深一眼,“是不是啊,路大明星?”

路微深觉得自己的手脚冰凉。

她下意识的觉得余欢的精神出了问题。

甚至比聂馨更加严重。

已经产生了幻觉。

但是她现在,只能顺着余欢说,“你们离得太远了,我都看不清,过来,我看看他长什么样子。”

余欢嗔道,“你装什么傻呀,难道你连顾大少都不认识吗?这可是你老公的亲哥哥。”

路微深大恸。

难道她自己幻想出来一个顾熠然吗?

“余欢,”路微深实在受不了了那种不寒而栗的绝望,“你下来好不好?”

余欢不解的看着她,“你怎么了?你不为我高兴吗?”

“高兴,”路微深泪流不止,“余欢,顾大哥马上就要到了,等他来了,你再好好跟他说好不好?”

余欢有些担心的看着她,“深深,你说什么胡话呢?顾少在这儿啊。”她指了指她的前方,“你是不是最近拍戏太累了啊。”

“余欢!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

路微深想要跑过去把她硬拉下来。

这时,身后,有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认识这么久,她还从未听过他如此严厉的语气,“余欢!给我滚下来!”

路微深回头,只见顾熠然坐着轮椅,身后跟着员工,慢慢的朝这边过来。

“余欢!你看,顾大哥在这儿!他在这儿!”路微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

余欢歪着脑袋看了看他,仿佛一点儿都不认识。

她忽然僵了僵,又转了回去,好像是在对她臆想中的人解释,“不不不,不是的,顾少,不,熠然,我不认识他,真的,我跟了你这么久,怎么可能做出对不起你的事啊,我把实话都告诉你了啊,你不是已经原谅我了吗?那次,是我上了你的床,跟你发生关系,结果还骗了你,后来我怀孕了,但是我太害怕了,就打掉了,看可因为找的是个小诊所,大出血,医生又比较渣,把我子宫也摘除了,我就不能再怀孕了,不然我早就跟你表白了,哎,我不是怕么,这些我都告诉你了啊,你不能再翻旧帐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哄你了。”

余欢苦恼的说。

她的一番话,迎着风飘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路微深怔怔的看着她瘦弱的背影。

而在她身旁,顾熠然握着轮椅把手的双手青筋暴跳,整个人僵住,眼睛里也有一些情绪在剧烈的翻腾。

“余欢,你过来,我离婚,然后跟你在一起,带你离开这儿。”

顾熠然声音沙哑。

“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

路微深深深动容。

可是,就在这一刹那,余欢突然站了起来。

人群中惊呼了一声。

“余欢!”

“余欢!”

顾熠然和路微深同时恐惧大喊。

可余欢似乎也在焦急,“真的不是,我不认识他啊,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你别走,你别走,等等我!”

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前方就是空dàngdàng的。

余欢一脚踏了出去。

“余欢!”

“余欢!”

“啊——”

余欢以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速度跳了下去。

她人生中最后的念头就是,最爱的人误会了她,丢下她离开了,而她要去追,去找。

顾熠然像是要扑过去,一下子从轮椅上翻了下来。

“顾少!”

顾氏的员工冲了过来。

“滚来!”

顾熠然双眼猩红,死死的盯着余欢消失的方向。

路微深也跑了过去,她想要抓住余欢,可是触手的都是冷冰冰的空气。

她自己也差一点儿就折了过去。

幸好顾安歌及时赶到,把她抱住拉了回来。

“你疯了是不是?”顾安歌在她耳边后怕的沉声喊道。

“余欢……”

路微深抓着顾安歌的衣服崩溃的痛哭出声。

……

谁都不曾想过。

余欢,那么鲜活伶俐的一个小女人,会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件事,给路微深的打击非常大。

她是亲眼看到余欢死的。

除了路微深之外,顾熠然整个人都变了。

比起平时那温润的模样,现在的他,才是一个天之骄子失去双腿后该有的状态。

可是,余欢活了二十多年,能为她痛彻心扉的,只有这么两个人。

她的葬礼办的极其简单。

除了工作人员外,只有顾熠然、路微深、顾安歌、乔瑾毓参加了。

关于余欢的骨灰,路微深的意思是落叶归根,她一定想呆在顾熠然触手可及的地方。

可是,当她说完这些话的时候,顾熠然竟然轻轻的扬了扬唇,说,“禇炜彤让我把她扬在海里,她说余欢野惯了,不愿意被拘束。”

这话听起来是按照余欢的xìng格说的。

可是,只要明白余欢的感情,就万万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余欢穷尽短暂的一生,想要的、想爱的只有顾熠然一个人。

虽然,在她临死之前,顾熠然作出了决定,可是,也已经晚了、迟了。

人生最怕的就是如此。

“那你……”

路微深蹙了蹙眉,问道。

顾熠然笑了笑,“洒了吧。”

路微深忽的一顿。

悲凉一笑,“随你。”

说完,她就离开了。

因为她很清楚。

余欢会非常听顾熠然的话。

路微深怕她继续留下去会心疼。

顾熠然看着路微深难过又愤怒的身影无奈的低笑,叫住了要追上去的人,“安歌。”

顾安歌回头看他,黑眸深沉。

“深深之前说,要给阿离改姓氏,最近事多,她可能忘了,你帮着把这事落实一下吧,阿离不该姓褚,也不该姓顾,跟着深深的姓,对他来说也是幸福。”

顾安歌淡淡的“嗯”了一声。

顾熠然笑了,“谢谢。”

……

顾家。

禇炜彤自然不会去送余欢最后一程。

太假了。

她左等右等,终于把顾熠然给盼了回来,忙迎了上去。

“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先休息休息吧。”她温柔的推着轮椅说。

顾熠然应了,等禇炜彤把他送到卧室后,他突然抓住了禇炜彤的手腕。

第156章 打翻了她所有的希望

禇炜彤一惊,眼睛里已经浮现出了一抹恐惧。

幸好顾熠然没有睁开眼。

不然以他的精明锐利,一定能够察觉出来她的不对劲儿。

禇炜彤勉强一笑,“怎么了?”

顾熠然像是难能的泄露出了一丝脆弱,“陪我呆一会儿吧。”

禇炜彤一愣,紧接着,心里狂喜。

她就知道,只要余欢那个人消失了,顾熠然就完全的属于她了。

禇炜彤压下内心的激动,表面上温柔的笑道,“好,我陪你。”

说着,她躺在了顾熠然的身旁。

结婚这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睡在他的卧室里。

顾熠然沉默了片刻后,道,“我觉得我的状态不太好,你别介意,余欢跟了我太久了,我一时不能适应她不在了。”

禇炜彤很体贴的笑了,“我理解你。”

就是养个狗养只猫,突然死了,也得有个接受的过程。

不过这话禇炜彤没有说。

“嗯,谢谢。”顾熠然闭着眼睛道。

禇炜彤握住了他的手,“熠然,你跟我还这么客气,我们是夫妻啊。”她说完,又叹了口气,“我妈妈和我义父终于快回来了,真是的,他们俩热衷于旅游,还总是和外界断联系的状态,弄得我结婚的时候,都没能回来,我连告诉他们这个喜讯都没办法。”

“等岳母回来,知道你不跟她商量就自作主张的嫁了人,不会怪你吗?”

“怎么会,”禇炜彤被他口中说的“岳母”两个字彻底取悦了,娇羞一笑,“她很久以前就知道我喜欢你了呀。”

顾熠然不动声色的问道,“那他们回来的确切时间是什么时候?我好提前做个准备。”

“准备什么呀?”禇炜彤想从他这儿听到甜言蜜语。

顾熠然自然了解她,“准备聘礼。”

禇炜彤轻轻打了她一下,“还有一个半月呢,下个月月底是我义父的生日,他是一定会回墨城来的,到时,我带你一起去见他,还有我妈妈。”

顾熠然轻笑,“好。”

禇炜彤沉浸在他给的细心和呵护中,没有注意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