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_第102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_第102章

小说: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8-05-23 09:51:58

  他的态度,让唐筱可心里更寒。
  唐筱可忍住盈满在眼眶的泪,撇开视线的瞬间,顿时看清楚了严思思那一抹冷笑的弧度。即便很短暂,却带着示威xìng。
  唐筱可退后一步,从严思思回到唐家别墅开始,她一直就心存不安。
  甚至,她刻意远离严思思。
  没想到,她竟然还是被她给算计了。
  就连从小到大最信任她的爸爸,竟然也不相信她!
  敛去眼眸里的受伤,唐筱可没有揭穿严思思,因为她知道,现在就算揭穿严思思也没用。
  在所有人眼里,严思思现在是被她伤害的弱者。
  而她,就是陷害严思思的人。
  她只是有些伤心,伤心唐德善对她的不信任。
  “爸……”
  唐德善看着唐筱可,被她眼里的泪光惊讶到,随即目光闪烁。
  他的小可,明明是他看着长大的,他怎么能够怀疑她?
  严思思惊悉唐德善态度的转变,看来,她还是低估了他们之间的父女情深。现在即便有了人证,唐德善竟然还是被唐筱可的态度动摇。
  她咬了咬唇,视线转而对上唐筱可,狠光毕露的同时,又很巧妙的露出楚楚之态。
  “小可姐,我以后绝对乖乖听话,你说什么我都会听你的……”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思思!”
  唐德善见她神志不清,整个人惊慌失措,当下心里刚浮上来的念头瞬间被灭,只能顾着先照看严思思。
  唐筱可站在原地,面对所有人谴责的目光,心里有些惧怕。她脸色苍白,本来又是月例刚来,当下腹部阵阵绞痛。
  她从小体质就比较弱,再加上那次的肾源手术,让她身体更差。所以每次月例来的时候,她都要比常人忍受双倍的痛苦。
  伸手抚上腹部,唐筱可面上惨白。
  唐德善看出端倪,还没等他去问唐筱可,严思思却在这时直接晕了过去。
  “思思!”
  方局看了眼晕倒过去的严思思,看了看身边的下属。
  “将人送到医院去。”
  方局一说,自然有人上前帮忙,帮着唐德善抬着严思思走出警局。
  唐筱可站在原地,腹部越来越痛。
  方局上前两步。
  “唐小姐,麻烦你跟我们对一下证词。”
  唐筱可忍着难受,对着方局点头,勉强扯出一抹笑容。
  “嗯。”
  不管严思思演戏演得再怎么逼真,可是都不能否定,她根本什么都没做过,没有买通人去害严思思。
  方局带着唐筱可去见证人,得到的答案出奇一致。
  唐筱可脸色更差了几分,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可是那些人却说的义正言辞,倒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被方局带进一见干净的牢房,什么都准备的很齐全。
  “难道我梦游的时候做过?”
  方局一脸黑线,这件事情,就连他都看得出来她这是被人暗地里摆了一道,她竟然还在这里自己怀疑自己。
  “咳咳,唐小姐,这样的话最好别乱说。”
  唐筱可伤感过后,也就懒得去多想,她冲着方局没心没肺一笑,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实际上,她现在是个被抛弃的人。
  连爸爸,都不相信她。
  “我就开开玩笑。”
  “……”
  方局无语,被她的态度弄得语塞。
  “唐小姐好好休息。”
  如若没错,一会儿就该有人过来接她了。
  “嗯,谢谢方局。”
  唐筱可对着方局感激点头,上次她和君时笙接唐德善的时候,见到过方局,是个很和善的人。
  她看了眼面前的环境,明明是第一次进来这里,可是却不觉得害怕。
  君时笙得到消息,立刻便开车赶了过来。他就知道,没有他时时刻刻在身边守着,小可一定会出事情。
  他听雷诺说严思思回到了唐家别墅,就料到会有事情发生。
  小可那点智商,怎么可能算计的过严思思那朵资深白莲花!
  他一路闯进警局,看着面前拦住他去路的警察,眸色yīn冷。雷诺和封冥跟在身后,看到君时笙被拦住,唇角轻勾。
  “都让开!”
  方局就知道君时笙会按耐不住,定然闯了他的警局。看了眼面色肃然的君时笙,扯出笑容。
  “君三少,你可算来了。”
  君时笙看了眼方局,神情冷然。
  方局见君时笙脸色不好,立刻上前两步,顺带,还配上狗腿至极的笑容。
  “君三少别气,我这就带你过去接你家媳fù儿。”
  闻言,君时笙脸色好了不少。
  不为别的,就为了方局的那一声媳fù儿。
  雷诺和封冥跟在君时笙身后,看到方局狗腿的动作,纷纷勾唇。他们跟在三少身边这么多年,也看惯了方局对三少的态度。
  方局在前,领着君时笙。
  当君时笙到的时候,唐筱可双手抱住双膝,整个人坐在冰冷的地上。她靠着墙壁,这天不算冷,但是这种潮湿的地方,坐在地面上很容易受凉。
  君时笙眼中冷意退却,只剩下了满眼宠溺和怜惜,看得站在他身侧的方局抖了抖浑身鸡皮疙瘩。
  他还真没想到,君时笙竟然也会有冲破寒冰的一天。
  方局朝着雷诺和封冥靠了靠,眸光有些委屈。
  “你家三少至于这么宠她吗?”
  雷诺勾唇,对于方局跟三少之间的渊源,他们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话说两年前,方局一脸兴奋拉着他家闺女方圆去见老爷子,想要让他家闺女嫁给三少,可是却被三少拒绝。
  并且,三少很给面子的跟方圆jiāo手,将她摔得鼻青脸肿。
  也因此,在方局和老爷子心中,又一次刷新了对三少禽兽的认知。
  “方局,你要知道,三少从不接触人的规矩。”
  所以,三少愿意对方圆出手,是给了他们父女天大的面子。再说当时,方圆也的确过了,竟然直接对三少出手偷袭,三少还击,也属于正当防卫。
  “……”
  “就是,三少为了那件事,甚至用消dú水洗了手脚。”
  封冥瞥了眼方局,完全不在乎人家方局在e国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方局扁扁嘴,露出跟老爷子一样委屈的神态。
  “我就说,君三少对我家那姑娘还是有些特别的。”
  雷诺憋笑憋得脸色泛红,看了眼方局,很欠揍的指了指方局对面的场景。
  “方局理解有误,这才是真正的特别。”
  顺着雷诺所指的方向看去,方局彻底傻眼,连话也说不出来。
  只见,君时笙在唐筱可面前蹲下,墨色瞳孔里,情意绵绵。他看见唐筱可脸色苍白,不由心中一痛。
  他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当时的场景,却也知道,唐德善的不信任,带给了唐筱可多大的打击。
  冰冷的指尖停留在唐筱可脸颊,指腹划过她寸寸滑嫩肌肤,带着怜爱,试图要去抚平她心里的难受。
  感受到有人碰触,那种轻柔的力度,唐筱可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来了。
  睁开眼,果然就看见她家妖孽无比的君时笙。
  “君时笙,你来了。”
  “嗯。”
  君时笙大手捧住唐筱可巴掌大的小脸,绯色唇瓣勾起,妖孽倾华。
  “小可,我来接你回家。”


第210章 蠢萌蠢萌的

  寥寥数语,却让唐筱可的心瞬间暖意十足,就连腹部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些。
  “君时笙,你说要是有一天我身边没有你在,那我该怎么办?”
  君时笙闻言一愣,眼底闪过害怕,他从来不敢想象,有一天唐筱可会离开自己。即便真有那一天,也不会是他不在她的身边。
  “小可瞎说。”
  “嗯,是我瞎说。”
  唐筱可点了点头,笑得幸福无比。
  君时笙就是这样,总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用他的方式来宠着自己,惯着自己。
  君时笙注意到她脸色不对劲,视线顺着她捂住腹部的手看过去,见她好像很难受,当下蹲着的身子改为单膝蹲着,大手环过唐筱可腰际,将她抱在怀里。
  “地上凉,以后别蹲在地上。”
  唐筱可被她抱入怀,感受着君时笙身上传来如莲似雪的味道,小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
  “可是这里面只有地上啊。”
  方局看了眼,这里不是正规牢房,而是平时拘留疑犯的地方,所以连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有。
  虽然所有证人都指向唐筱可,但是方局清楚,君时笙一定会赶过来。所以当时,也并没有想到那么多。
  现在经唐筱可一说,他这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错误。
  “三少,本人在此深深表示对唐小姐的歉意!”
  方局很聪明的上前一步,对着唐筱可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诚意尽显。而在方局后面进来的警务人员,看到方局的狗腿子模样,不禁嘴角狂抽。
  这,真的是高高在上的方局?
  怎么越看,越像狗腿子……
  君时笙看了眼,随即移开视线,倒是唐筱可,笑着勾唇。
  双手搭上君时笙脖颈处放着,从进来警局开始,方局对她态度一直都很好。丝毫没有责备的目光,让她多了几分亲切。
  刚才严思思那番神志不清的胡话,说的连她都忍不住动容。如果今天她是站在观众的立场上,应该也会被严思思的演技骗过去。
  可是反观方局刚才的态度,就好像是完全相信她一样,对待自己也很友好。
  “方局,谢谢你。”
  这句谢谢,饱含了真情实意。
  方局轻勾唇角,他只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态度,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看得清清楚楚而已。再说,他相信君时笙也不会这么没眼光,倾心一个心思歹dú的女人。
  “唐小姐,是非黑白,自有定论。我相信能够让三少刮目相看的人,绝对不是那种心机深沉的人。”
  他说完,又看了君时笙一眼。
  “当然,我认为三少看人,向来是精明独到!”
  他的确是相信唐筱可的,但是这并不代表,这件事情这么好处理。
  侮辱严思思那帮人咬定唐筱可不松,这件案子,怕是没那么简单,不过也难不到哪里去。对于自己的能力,他还是很清楚的。
  雷诺和封冥纷纷勾唇一笑,方局倒是聪明,知道在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拍三少马屁。
  君时笙抱唐筱可,仅看了眼方局。
  “人,我带走了。”
  方局听他如此说,没有丝毫惊讶,反而整个人带着一股轻松。似乎在说,三少,你总算把你家媳fù儿带走了!
  “三少随意,随意。”
  说完,他立刻让开道,方便君时笙走人。
  唐筱可握在君时笙怀里,腹部的疼痛也被惊讶代替,她眨巴着眼睛看了眼方局。严思思的案子还没结束,而且方局也没盘问自己,他怎么就把自己放了?
  方局也算是活了半辈子,自然清楚唐筱可在想些什么。
  “唐小姐不用担心,这件事情我会去查,你只管好好待在君家大宅就是。”
  没等唐筱可反应,君时笙已经抱着她大步离开。
  “方局真聪明。”雷诺看着方局,对于他这种识时务的做法感到很满意。
  “那是!”
  方局得意的仰头,实际上,他也是为了自己考虑。
  要是唐筱可在他这里受到半点委屈,或者不小心真受凉生病了,他真怕君时笙一气之下,把他警局都给闹翻天。
  君时笙抱着唐筱可大摇大摆从警局走出来,瞬间亮瞎了不少警察的眼。似乎都不敢置信,唐筱可竟然会平安无事被放出来。
  唐筱可不去看周围人的目光,只是安安心心窝在君时笙怀里,唇角扬着惬意至极的笑。
  想到方局,她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君时笙,你怎么不吃醋了?”
  她刚才,可是盯着人家方局瞧了老半天呢。
  绯色唇瓣淡淡扬着弧度,漆黑如墨的瞳孔定定看着唐筱可。深色的眼睛里,浮现的,全部都是唐筱可的小脸。
  除她之外,再无其他。
  “因为不需要。”
  “嗯,我家君时笙真乖。”
  “他太老了,对我来说,没威胁力!”
  再有,依他对方局的了解,他还没那个胆子敢对他的人动心思。
  “……”
  唐筱可被他这话逗得笑出声,只是她一笑,腹部间的疼痛再次涌了上来。
  “怎么了?”
  君时笙从刚才看到她开始,就注意到她脸色不对。现在又疼的皱起眉头,当下也跟着拧眉,想也不想将车门打开,将她抱进后座放好。
  他看见她捂在腹部的手,立刻想也不想就将大手伸了过去。
  “这里很疼吗?”
  “还好。”
  唐筱可对他摇头,惨白的脸色落在君时笙眼里极为醒目。
  她都已经习惯了,平常月例来的时候她都有准备好止痛yào,之前她本来打算整理完就去医院拿点止痛yào。可是谁知道正好赶上警察来医院找她,所以也没来得及吃yào。
  雷诺和封冥也上车,见他们两人坐好,雷诺看了眼后面的唐筱可和君时笙。
  “唐医生,是回唐家别墅吗?”
  唐筱可摇头,今天出了这种事情,她暂时还不想回到唐家。
  “君时笙,我想去君家。”
  闻言,君三少眉眼间染上笑意。他是不是该感谢严思思弄巧成拙,经过这么一闹,反而把小可送到了他身边。
  “我巴不得!”
  雷诺听见两人谈话,大底心里也有了数。反正三少迟早都是要娶唐医生的,住在君家大宅也没什么。
  正好,君家大宅有唐医生在,也会有一丝暖意。
  唐筱可看着君时笙,她最近不在君家大宅的这段日子,君时笙估计又没能休息好。
  “小可,你还没回答我,你肚子痛是怎么回事?”
  唐筱可脸色一红,她其实还是挺害羞来着。
  “这个嘛……”
  “嗯?”
  君时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