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_第132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_第132章

小说: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8-05-23 09:51:58

年那个死傲娇怎么可能是好基友!
  果然,按照小可的智商能够想到这点已经算不错了,当然她也只能够想到这点。
  抬手,摸了摸唐筱可脑袋,十分欣慰的点头。
  “你已经想到这点,算是不错了。”
  唐筱可微愣,还真让她给猜对了?
  “所以,你们真的是分别多年的好基友?”
  “……”
  “我指的是,他跟君家有关系。”
  君时笙只觉得,额角青筋正在隐隐作痛。还以为她能够聪明到哪儿去,原来也就只是在原来的基础上有点小进步而已,就跟他的自闭症一样,需要治愈的时间还很漫长。
  “好在小可遇到了我,不然小可的智商要怎么活下去?以后动脑的事情,我来。”
  唐筱可咬唇,继续用小指头带着点力道在他胸膛上戳了戳,极为不甘心被君时笙鄙视,但是她捉急的智商又让她无法反驳。
  她的智商跟普通人差不多,哪里能够跟君时笙相比。
  “继续说。”
  “好。”
  将她犯上作乱的手指包裹在掌内,让她连小爪子也彻底收了起来。君时笙浅浅笑着,语气里,多少带着几分对过去的回想。
  “薄安年,是君家另一个私生子,也是我名义上的二哥。”
  “君二少?”
  唐筱可一愣,对了,她只见过君津和君莹莹。至于君时笙还要比君莹莹大,按理说君时笙应该排行老二才对,不应该是君三少。
  以前没想这么多,现在想想,君家,还真的缺少了一个君二少。
  果然,这个薄安年真的和君家有很大关系。
  “嗯,他比我幸运。”
  因为,薄安年可以逃离君家。
  至于君时笙,却只能够被锁在君家大宅里。
  唐筱可没有说话,她知道,君时笙一定会继续说下去,她就安安静静的等着。
  “鲜少有人提及君二少,因为在他十岁的那年,已经消声遗迹。”
  “肯定出了什么事情。”
  唐筱可这次说的很笃定,君家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血脉留在外面。尤其君老爷子十分耿直,他能够全心全意对君时笙,自然能够全心全意对待另外的私生子。
  “他十岁的时候,经历了一场连环杀手案,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因为当时找到的时候,有一具孩童的尸体。”


第254章 这就是我请教你的方式

  君时笙被带回君家的时候六岁,当时君家大宅还有另外一个孩子,比他回到君家的要早上一段时间,比他大上两岁。
  他不说话,但是从梁颖挑剔的言语中,他知道那个孩子也是君傅在外面的另一个私生子,据说他的生母是娱乐圈内小有名气的三线女星。
  当时君傅出去谈公事的时候遇上,就逼迫那个女人做了地下情人,并且瞒着君傅生下了孩子。
  君老爷子很疼爱他和薄安年,他不说话,薄安年也不说话,在君家他们几乎从无jiāo流。唯有一次,就是他咬了君津那次,是他们两人联手第一次合作。
  在那之后,君津除了对他们谩骂之外,再也不敢动任何手脚。
  而他和薄安年,虽然从不jiāo流,但是却极有默契。无论是在学习上,还是在任何地方,只要他稍微一指,或者他时不时的轻微提示,都会让对方顿时明白。
  薄安年不爱说话,xìng子寡淡。
  而他则是自闭症患者,从进入君家后一直不理会任何人。他们很清楚对方,在谋略和智商上,几乎是不谋而合。
  这也是为什么,君时笙能在看到薄安年照片时能够准确无误认出他的缘故。
  那双漂亮而深邃的桃花眼,看似泛滥多情,实则跟他一样是无情之人。他的眼神,永远那么倨傲而凉薄。
  唐筱可依偎在他身边,等着他继续说。
  “他很聪明,智商极高,如果现在他还在君家,估计还轮不到我来掌控君国集团。”
  坦白来说,薄安年是个正常人,而且处理事情方法都跟他有很多共同点。最初君老爷子完全把他和自己一起当成继承人来培养。
  “那他跟你关系怎么样?”
  唐筱可想,能够让君时笙记住的人,应该是给过他温暖的人。而且她在看到薄安年的照片时,心里并不讨厌。
  “很有默契。”
  君时笙掀唇,如果说苏素和君老爷子是给过他温暖的人,那么薄安年则是第一个让他刮目相看的人。
  “当时薄安年被人诱拐,失踪了整整三天,这不是简单的诱拐案那么简单。诱拐他的人,是当时令e国闻风丧胆的连环杀手。”
  所以,薄安年落到他的手上,结果可想而知。
  唐筱可曾经也看过悬疑小说,听到君时笙的话,几不可见的生出一股寒意。
  “他真厉害。”
  “是厉害。”
  能够从心理变态的手下待了三天,并且逃出来,以这样的姿态回到e国,再用两份文件给君傅设下圈套。
  这样的人,的确让人欣赏。
  只不过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薄安年逃出来以后,没有回到君家,而是遇到了他的亲生妈妈。
  说起来,也是老天眷顾薄安年。
  估计君傅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竟然还有个私生子活着,而他当初的地下情人,如今成了薄氏集团的总裁夫人。
  而薄氏集团的总裁显然很疼爱他们母子,生了一个女儿之后便不再生育,把当时只有几个员工的薄氏集团jiāo给了薄安年打理,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当得知到薄安年的成就时,君时笙觉得完全不意外。
  甚至,他觉得这才应该是薄安年。
  一个能力与他齐肩的人,即便流落在外,一样能撑起一片天地。
  唐筱可也注意到,君时笙在谈及这个男人之时眼里毫不掩饰的赞赏,带着浅浅笑意的唇角,眸中那份自信,深深吸引着唐筱可的视线。
  “爷爷和君傅知道薄安年的存在吗?”
  她没问薄安年为什么不回到君家大宅,因为她知道,薄安年和君时笙一样讨厌君傅。
  “自然不知道。”
  如果君老爷子知道,早已经去薄氏集团把薄安年带回君家,还用得着等到现在。再有,君傅也没打正眼看过薄安年,所以即便薄安年真的出现在他面前,他也认不出来。
  只是估计君傅怎么都想不到,他最后竟然会被薄安年连着坑了两次。
  他想,等君傅无力挣扎后,他要不要告诉一下他事情的真相?
  想必到时候,场面会很有趣。
  “不得不说,薄安年很聪明。如果薄安年的对手不是我,估计谁都看不出来他文件中动了什么手脚。”
  “那是,是君时笙欣赏的人嘛。”
  唐筱可笑着附和,这是第一次,她从君时笙口中听到了薄安年这个人。也是第一次,看见君时笙在说一个人的时候满眼赞赏。
  “要不要告诉爷爷?”
  毕竟是君老爷子的孙子,君老爷子要是知道他还活着,肯定会很高兴。
  “不用,他如果想回来,自然会回来的。”
  既然薄安年已经有了自己的归属,君时笙真心觉得没必要去打扰他。就让所有人都以为,君二少早已经死了。
  “那他是怎么逃出来的?”
  “那具尸体跟他身形差不多,而且由于被肢解成了好多部分,根本就分不清楚,所以才会让所有人都以为是他。可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逃出来的。”
  “……”
  唐筱可白他一眼,这不就跟什么都说一样吗?
  “不过据说,当年活下来的,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值得让人意外的是,这桩案件竟然是因为她破的。因为她留下了记号,让警队找到了她,并且制服了犯人。”
  七八岁的小女孩,唐筱可双眼放光,瞬间觉得有种偶像的光芒笼罩在那个女孩身上。
  “好厉害!”
  这么小竟然就能应对自如,估计那智商和君时笙有的一拼。
  “她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君时笙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他是真的完全不知道。
  看见唐筱可沮丧的神情,君时笙安慰的摸了摸她的头。
  “不过薄安年会找到她的。”
  “为什么?”
  “据说,薄安年到现在身边还没出现过任何女人,就连出席宴会也从不带任何女伴出席。我想,他应该是在为某个人守身如玉。”
  唐筱可一笑,没想到这个薄安年竟然跟君时笙一样,都是为了心爱女人守身如玉的男人。心里对他的好感彻程度,瞬间蹭蹭蹭向上飙升。
  “怎么你和他都是痴情种呢,要是天下的男人都这样,估计女人都幸福死了。”
  君时笙一愣,他欣赏的男人,绝对不是什么在花丛里的男人。
  至少,洁身自好的男人在他印象里,才是跟他同一个路子的。
  薄安年设计君傅,不过是帮助自己一把,顺带为当年在君家大宅受到的出出气。只要不威胁到自己,君时笙也不会多作为难。他想做什么,只管去做便是。
  “等我们结婚的时候,我一定会让薄安年过来参加。”
  “嗯!”
  唐筱可点头,这样深情的男人,她也很想见一见。
  最主要的,自然是因为薄安年是君时笙的二哥。
  “不过到时候要不要跟爷爷说?”
  既然知道薄安年还活着,到时候不如借着结婚,把这件好事一并告诉君老爷子。
  大手捧着唐筱可兴奋粉红的小脸,用带着薄茧的指腹微微磨蹭,带着些许痒意,弄得唐筱可躲了好几下。
  “瞎cāo心!”
  “我这不是希望爷爷也能开心吗?”
  “如果薄安年想要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就一定会回来君家相认。”
  所以,相认是迟早的事情。
  唐筱可点点头,对于君时笙告诉自己的事感到有些兴奋,也有点期待将来结婚的时候见到薄安年。以及,那个女孩。
  “希望到时候,他能够带上那个女孩一起来。”
  “等他找上门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你的二嫂是谁了。”
  “也是。”
  唐筱可无比认同君时笙的话,还在君时笙脸颊上亲了一口。这么聪明专一的君时笙,是她家的,是她唐筱可的。
  而君时笙感受到她的主动以后,脸色有些不爽,嘟囔了句。
  “早知道你这么好奇这种事,我当时查出来的时候就直接跟你说,还可以多赚几个吻。”
  话是这么说,但时关于薄安年的事情,也是他到日本以后雷诺才彻底查出来的。
  唐筱可脑袋靠在君时笙肩膀上,看着窗外阳光洒满的温馨景象,心里的甜意越发浓厚。她是有多幸运啊,能够遇到一个君时笙。
  而那个小女孩,她未来的二嫂,也一定很幸运。
  虽然说现在她还没遇上薄安年,可迟早,他们也一定会像自己和君时笙一样相遇、相爱。
  “君时笙,真想早点跟你结婚啊。”
  “我比你更想。”
  君时笙想着,这段时间内一直待在日本,也没能够有廖医生在身边指导。等回到国内后,一定要尽快治好自己的自闭症。
  “小可,我最近在整理集团内部的事情上,欠了薄安年人情,你说这个人情应该怎么还?”
  这个问题,他想了很久。
  薄安年那种人,送钱不行,送公司更不行。他有自己的能力,如果用这些感激方式根本没用。
  唐筱可看着他,戳了君时笙一下。
  “啊哈,你可以请教我。”
  “好。”
  君时笙说完,直接覆在唐筱可唇上,随后松开。
  “你不是要请教我吗?”
  “这就是我请教你的方式。”


第255章 来,亲我一百次

  摸着被亲过的粉唇,上面湿湿的热气,让唐筱可只觉得周身气温飙升。她看着君时笙,眼里带着埋怨,有这么请教人的吗?
  “如果所有人都用这种方式请教,那不是所有女xìng都处在劣势。”
  深邃的瞳孔微转间,便是星光点点,流光潋滟。
  “有让女xìng占优势的办法。”
  唐筱可皱眉,以她跟君时笙在一起相处这么久的经验告诉她,一会儿君时笙嘴里肯定没什么好话,保不准还是和行为不端有关的。
  果然,她还没问出口,某妖孽透着磁xìng的嗓音已经款款道来。
  “女xìng也可以在这事上掌握主导方。”
  去他的主导的方,说到底还不是女xìng吃亏。这种被占便宜的事情,女xìng主动出击只能叫霸气。
  “嗯,我准备上你的当。”
  唐筱可说完,也十分霸气的在君时笙唇上亲了口,十分有范儿。
  君时笙看着她的动作,由着她,顺带还故意倾过身子,让唐筱可吻起来更加方便,免得酸到脖子。但是对于唐筱可蜻蜓点水的吻,君时笙表示很无奈。
  他挑剔的视线落在唐筱可脸上,修长的手指落在薄唇上,然后很嫌弃的在上面擦过。
  “怎么吻了这么多次,小可还是这么差,一点也不会。”
  “咳咳……”
  唐筱可轻轻咳着,两颊都红透了。
  如果是做手术,她说不定还会用心学学,至于这种事情,不需要那么用心。
  “你会就行了。”
  “也是。”
  君时笙点了点头,对于唐筱可的话表示很赞同。不管在什么方面,君时笙都很很大的天赋,类似情侣间的事情简直是天赋异禀,与生俱来。
  “继续刚才我请教你的问题。”
  在别的事情上,君时笙绝对是能够解决的天衣无缝,但是如果是在人情世故上,他就没法跟唐筱可相比了。
  当然,这也是唐筱可唯一值得在君时笙面前得瑟的事情。因为君时笙不善jiāo际的缘故,所以肯定也不知道具体应该怎么还人情。
  想想薄安年,现在什么都没有,唯一缺的,怕就是一个终身伴侣了。
  “他最缺的是什么?”
  “他什么都不缺。”
  让他君时笙看的上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