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_第280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_第280章

小说: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8-05-23 09:51:58

唐筱可也理当如此。
  梁谦一愣,没料到唐筱可会有此一说。
  他看了眼面前的黑咖啡,今天晚上估计又是一个通宵。能够在一年时间内爬上副总经理的位置,没有没日没夜的付出是无法达到的。
  虽然手上的案子目前还在策划中,但是他也要提前准备好各方面的资料和计划,这样才能够保证过几天在洽谈的时候万无一失。
  “小可也很累了,早点休息。”
  她今天知道这么多事情,应该也需要时间来消化。
  唐筱可点了点头,虽然对梁谦的感觉比较淡,但是可以看的出来,他是个修养极好的男人。注意到他正伸向咖啡杯的手,唐筱可起身的时候,转身看了眼,不由得多提醒了一句。
  “咖啡喝多了不好。”
  尤其现在还是晚上,这个时候,就该是睡觉养神的时候。
  梁谦端着咖啡杯的手一愣,等他再看唐筱可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双手提着行李箱一步步走上了楼梯。那抹身影十分娇小,甚至可以是一推就倒。但是从这个方向看,又能看到她清眸中的坚定。
  低头扫了眼面前冒着热气的黑咖啡,梁谦温润的勾起笑意,将咖啡放回原处。
  高大的身形起身,他瞳孔中带着肆意玩味儿的流光,与谦和的外表完全相反,却即为和谐。两种对比强烈的气质浮现在英俊的脸上,却是十分融洽。
  他选择听唐筱可的话,只是因为她的举动,让他想到了母亲而已。
  以往在深夜工作的时候,他的妈妈都会把房间里所有的咖啡全部收起来,然后在第二天全部扔进垃圾桶里。每当他去找咖啡时,都无所获。
  迈着步伐,梁谦独自一人走出乔家。
  唐筱可找到自己的房间,爸爸说有两间房不准进去,至于她的房间佣人会挂着牌子整理好。拖着行李箱放在地上,唐筱可整个人就趴在了大床上,闻着佣人换好的新床单。
  淡淡的香味儿,她却是不怎么喜欢。大概是跟君时笙在一起住惯了,所以连他房间里和身上的气息,都成了唐筱可最喜欢的味道。
  翻了个身仰躺在大床上,唐筱可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脑海里,全是君时笙。
  或许是真的太累了,她也懒得整理衣服,直接倒头就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手机调好的闹钟欢快响着。
  “唔……”
  唐筱可脑袋埋在枕头上,闭着眼睛摸到床边放着的手机,睁开眼将闹钟关掉。看了看窗帘处的点点光亮,唐筱可勾着唇角翻身下床,一把将窗帘拉开。
  清晨的阳光,总能给人带来朝气蓬勃的感觉,就连有些郁闷的心情,也会随着面前的美景尽数消失。
  伸了伸懒腰,唐筱可扫了眼时间,便匆匆忙忙跑进房间。
  等她梳洗完毕,打开行李箱的时候,这才发现里面竟然都是折叠好崭新的衣服,她之前的工作套装全部都没有被君时笙折叠在里面。
  伸手摸了摸,触手光滑,绝对是高价钱的品牌衣物。
  就连她那台价钱中等的电脑,也换成了最新版本的电脑不说,款式也十分漂亮。淡粉的颜色很适合女生用,尤其是右下角,用银白色精心勾勒而成的莲花极为好看。
  将衣服全部放在床上,基本上都是她喜欢休闲简单的款式,每件都质地极好。
  唐筱可抿唇看着,握着手上的衣服,只觉得心有愧疚。
  君时笙……
  他怎么能够对她好到这种程度……
  无奈,她也只能选了平时办公室穿的小西装和黑色西裤穿上,里面依旧是浅蓝色的衬衫,只是穿上身上都感觉触感滑滑的,十分舒服。
  等做完一切,她走下楼的时候时间已经有些急促。
  她走下楼梯看着坐在餐桌上的乔林和乔亦然,脑海里闪过短暂的画面,很快又没有了印象。
  “小可。”
  乔林显然心情极好,看着唐筱可风风火火跑下楼,本来是他最讨厌的行为,但是此刻看在眼里,却不觉的挑剔。想到昨天晚上从私家侦探那里得到的照片,乔林看着唐筱可的目光也带了几分满意。
  乔亦然抬头,他里面是简单的衬衫,外面搭着医院的白大褂,衬得他格外清润冷贵。
  他看了眼唐筱可,对于她慌慌张张的举动完全不介意,反而是早就已经见怪不怪。小助手迷迷糊糊的xìng子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所以他完全能适应。
  “早。”
  “早。”
  唐筱可收拾好情绪,走上前对着乔亦然打了声招呼。随后注意到时间已经来不及,匆匆从餐桌上抓了杯热牛nǎi和几片沾过果酱的吐司,便小跑了出去。
  “爸,乔教授,我先走了。”
  话刚说完,房间里已经没有了身影。
  乔林刚才还和颜悦色的神色,当即因为这样吵闹的声音皱起眉头。
  “到底不是乔素。”
  这句话里,带着对唐筱可的嫌弃。
  枉唐筱可曾经也是唐氏集团的千金,可是却没有半点该有的礼仪和礼数。至于乔素的修养以及行为举止,都是十分大方规矩,哪里会这般匆匆忙忙过。
  乔亦然没有说话,他与乔林之间,早已经没有了任何话题。
  乔林刚才对小助手那么好,不用想也知道是看到了小助手伤害君时笙的‘证据’。
  等唐筱可走出乔家,这才注意到自己手里拿着的牛nǎi杯,眼角当即狠狠抽了几下。
  在她面前,停下一辆车。
  车窗打下,梁谦英俊的脸便出现在唐筱可眼前,他算好了唐筱可的上班时间,所以便及时赶了过来。
  “小可。”
  “梁先生。”
  唐筱可始终做不到和梁谦那样亲昵的称呼,这样的叫法,已经是她目前最能够接受的范围以内。她握着手里的热牛nǎi和吐司,注意到他眼角下方的yīn郁。
  “我送你去上班。”
  梁谦将身边副驾驶位上的门打开,示意唐筱可上车。
  “麻烦你了。”
  唐筱可点了点头,随后低着身子钻进车里。
  就在两人离开后,雷诺开着车正好在梁谦后面,看着唐筱可上了梁谦的车,继续开车跟了上去。就算唐医生没有坐自己的车,他也要按照三少的吩咐将唐医生目送到君国集团。
  唐筱可一手握着热牛nǎi,一手抓着吐司,身后还习惯xìng的背着黑色小背包,就连刚才系安全带都是梁谦所为。她看着前方,正准备找个话题,梁谦却已经先行出声。
  “以后,我会来接你上班,也包括下班。”
  梁谦目视前方,语气温柔对着唐筱可开口。
  余光扫了眼唐筱可手里的东西,唇瓣出勾起淡淡笑意。他以为君时笙喜欢的女人,肯定是做事情有条有序的人。可是刚刚在看到唐筱可的时候,他还是被自己看到的场景惊讶了一把。
  从她的举动来看,便知道定然是个行事迷迷糊糊,心思简单的人。
  “不用那么麻烦。”
  唐筱可本想挥挥手的,可是看着自己还抓着食物,当即有些尴尬。
  “我是小可的未婚夫,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梁谦一句话,顿时又把唐筱可到口的拒绝推了回去。
  唐筱可听他这么说,也只能抿着唇不说话。
  正好,每天跟梁谦在一起接触,她也好好好留意一下这个男人,确定好自己心里的感觉。跟这样出色的男人结婚虽然不错,但是她也很重视感情。如果没有感觉,她也不会顺着爸爸的意思和他在一起。
  将梁谦眼角的yīn郁看在眼底,唐筱可找了个话题。
  “你昨天晚上熬夜了?”
  “公司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还没来得及休息,正好今天我可以休息两个小时再去公司。”
  唐筱可掂量着他这句话,他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就是,他把这两个小时花费在了自己身上,一大早就赶来乔家接自己上班。
  “谢谢。”
  人家无微不至,唐筱可觉的应该道谢。
  “那你吃饭了没有?”
  既然熬夜,多半又是通宵。
  “还没有。”


第474章 叫我老公

  梁谦边开车边回答着唐筱可的问题,一个不注意,差点擦到前方的车尾。唐筱可也不敢说话了,她握着手里的食物,却没有要吃下去的念头。
  车子在君国集团停下,唐筱可当即觉得松了口气。
  和梁谦在一起的感觉,就是没来由的紧绷。看了眼面前的安全带,唐筱可再看了看刚刚停好车的梁谦,深吸口气大着胆子喊了句。
  “梁谦。”
  “什么?”
  梁谦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连名带姓的喊出来,在听到唐筱可这么称呼自己的时候,明显愣了下。
  他以为,她又会称呼自己为梁先生,没想到这次竟然会这么大胆。不过即便如此,梁谦却没有丝毫反感。或许是因为,很少有人会这么称呼他。
  唐筱可见他回头看着自己,当即将手里还未全部冷却的热牛nǎi,以及没有吃过一口的吐司放在梁谦手里。
  梁谦没有料到她的动作,本能的伸手握住。
  也就是这个空档,唐筱可低头,将身上的安全带解开。在梁谦的目光中,唐筱可对他礼貌的勾唇微笑。随后伸手把车门推开,走了下去。
  她也没说什么,只是转身走进了君国集团。
  梁谦握着手里的食物,想到她刚才是从乔家匆匆忙忙跑出来,之后在自己车上又一直没有吃东西。很显然,她是知道自己没有吃早餐后,所以把食物留给了自己。
  握着手里已经逐渐冷却的吐司和热牛nǎi,唯有那点点余温,却足以让人觉得温暖。
  闻着牛nǎi淡淡的香味,梁谦看着君国集团门口的目光变的愈发深邃。
  抬头将牛nǎi喝了口,梁谦又吃着手里沾好了果酱的吐司,嘴边散开一抹笑意。没有经过丝毫伪装,那样发自真心的笑意,就这样直直弥漫进了眼底。
  唐筱可站在电梯口,摸了摸自己肚子。
  她刚才把食物给了梁谦,就当做是他送自己过来公司的回报。
  一路走到总裁办公室,唐筱可低头瞧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昨天她以为君时笙给自己收拾好了东西,里面装的东西都是自己原本的。可是今天早上打开行李箱才发现,都是君时笙买给自己的。
  现在穿着人家买的,她有些不好意思。
  想到爸爸说的事情,她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时候去跟君时笙过多牵扯。可是仔细想想,她想要和君时笙保持距离,应该和这些事情并不冲突。
  在心里打定好注意,唐筱可迈步走进办公室。
  她只当作没看见君时笙,走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坐好。这样把君时笙当作透明的态度,相信君时笙肯定能看出来。
  咕咕……
  君时笙低垂着眼眸,优雅如斯的坐在一边,餐桌上摆着很简单的早点,但是里面散发出来的香味却是让小可闻着极为烧心。
  他收到雷诺的消息,貌似某个人早饭没来得及吃,还把本该是自己的早餐好心让给了别人。
  咕咕……
  唐筱可摸着自己扁扁的肚子,眼里全是懊恼。
  如果说第一声只是偶然间碰到了什么东西,那么第二次的叫声又该怎么解释?
  她悄悄看了眼君时笙,发现他只是低着头在吃饭,根本就没有看自己一眼,这才放心。
  这样就好,她一定要和君时笙保持距离。
  随着第三声肚子的吟唱,唐筱可也感觉到了君时笙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她偏过头躲开君时笙的视线,闭着眼睛眨了眨。
  呜呜,她真的很想出息出息的!
  可是无奈她的肚子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在她处境尴尬的时候,偏偏还要和她在这里唱反调。
  完了,君时笙这么聪明,自己该找个什么办法糊弄过去?
  她低着头,垂落下来的秀发遮挡住了她现在的神情。
  在看到自己脚上的黑色皮鞋时,唐筱可顿时来了注意,她将皮鞋在地上蹭了蹭,掩饰了自己第四声肚子咕咕叫的声音。
  呼!
  这样的话,君时笙肯定不会注意了。
  闻着周围传来的菜香,唐筱可很没骨气的咽了咽口水,瞬间觉得好人不是这么容易当的。把自己的早餐让给了别人,但是自己却只能够看着别人在一边大快朵颐。
  君时笙看到她的动作,绯色唇瓣随着眉眼散开的笑意妖冶上扬。
  “小可。”
  柔情缠绵的呼唤,听的唐筱可心里越发痒痒。
  她努力忽视掉君时笙的存在,可是却无法阻挡自己敏感出众的嗅觉。
  “小可。”
  唐筱可偏过头看着君时笙,视线落在他面前的饭菜上。很简单的家居菜,但是却被君时笙做的色香味俱全,一看就知道十分美味。
  对上君时笙笑意盎然的目光,唐筱可眨巴了几下眼眸。
  “小可……”
  这声呼唤,更是柔得可以掐出水来。
  低低磁xìng的嗓音,散发着浓浓蛊惑。
  君时笙抬手,骨节分明的指尖拿着筷子,筷子中间夹着鲜美的食物,刻意还在唐筱可面前晃了晃。这样故意的动作,让唐筱可心里恨的牙痒痒。而他却好像没发现,只是自顾自将食物放进了嘴里,优雅咀嚼着。
  “总裁早。”
  唐筱可虽然对自己的味觉难以控制,但是必须要当断则断。
  既然已经知道了和君时笙不能在一起,她就更加不能够和君时笙亲密接触了。
  除了爸爸对君时笙的恨意之外,她也是因为自己,在她察觉到自己的第一次是给了梁谦之时,她就已经觉得高攀不起君时笙。
  都说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事实还真是如此。
  虽然,她也不承认自己是一只猪……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她也无法狡辩。
  她多希望自己和梁谦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她多想她只是简简单单的和君时笙在一起,更希望没有君时笙和乔素的事情。这样她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