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_第310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_第310章

小说: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8-05-23 09:51:58

将睁开眼的唐筱可,绯色薄唇勾着妖冶绝艳的弧度。
  “嗯,要不要再亲一口?”
  唐筱可眉头皱着,听到耳边传来的声音,眉头皱成了一座小山丘的弧度。
  怎么有声音?
  缓缓睁开眼,就看见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君时笙,朦胧的视线也跟着开始清晰。她低了低头,也没注意到她此刻正把君时笙压在身下,她眯着眼眸往君时笙的脸庞靠近。
  直到她的额头碰到了君时笙的下巴,在上面磕了一下,这才觉得是真实的。
  “触感是真的。”
  君时笙一笑,伸手在她额头上揉了揉。
  “撞疼了没有?”
  他从小跟着君老爷子在军营里那么多年,体质自然不是白练的,她这点小小的力道,又怎么能够与他相比。
  比起这个,他反而更担心小可这么滑嫩如脂的肌肤,被自己下巴撞疼。
  “有点。”
  唐筱可见面前的人真的是君时笙,当下傻兮兮的笑出了声儿。
  视线落在君时笙好看的薄唇上,唐筱可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好事情。她能不能说,因为她昨天实在是太高兴了,所以导致与做了一晚上关于君时笙的梦。
  “君时笙,我刚才是不是吻了你?”
  揉着她额头的手指一愣,君时笙挑了挑眉,满眼揶揄的看着她。
  “嗯。”
  “……”
  唐筱可满头黑线,她就知道,君时笙长的这么秀色可餐,再加上她又这么好色,肯定会毫不犹豫占君时笙便宜的。可是再一想到君瑾年和君笑笑,唐筱可也不觉得别扭了,君时笙就是她的。
  “咳咳……”
  君时笙不动,也任由着唐筱可压在自己身上。
  唐筱可目光转动,可是在看到君时笙的时候,又顿时来了色心。
  貌似一直以来,都是君时笙一直在压制着她这个小绵羊,她是不是也应该硬气一回?好吧,她完全不否认,她就是想要接着借口,好霸气又不尴尬的占君时笙的便宜。
  她面色微红的看着君时笙,随即捧着他的两颊。
  “那我再亲你一口好了。”
  “亲吧。”
  君时笙俨然是一幅躺好,任君采摘的妖冶模样。
  唐筱可一愣,不过有便宜不占白不占,她当即又在君时笙唇上亲了口。想到君时笙平常亲吻自己的时候,她又来了几分坏心眼儿,昨天晚上,君时笙可是当着小瑾年的面咬了自己一口呢。
  嗯,不能够白白被欺负了,所以唐筱可决定,她要全部反击回来。
  不过类似像君时笙那样的深吻她是完全不会的,不过在他唇上兴风作浪的咬上一口,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你昨天咬了我一口。”
  君时笙一笑,似乎没料到唐筱可竟然还会记仇,不过这种事情,他身为男人实在是一点也不吃亏。
  “那小可只管咬回来就是。”
  “呐,是你自己说的哦,如果没掌握力道咬出血了,别找我麻烦。”
  “嗯。”
  君时笙点头,他怎么会舍得找小可麻烦呢。
  得到他的回答,唐筱可相当于给自己找了一块免死金牌。她目光水润的看着君时笙,做好一副要将他咬的鲜血淋漓的凶狠模样,配上她软萌至极的五官毫无杀伤力,更像是一只伸出爪子的可爱猫咪。
  在君时笙悠哉至极的目光中,唐筱可却是忽然说了声。
  “君时笙,我们一起生活吧。”
  唐筱可一笑,既然她现在已经想通了这么多事情,自然是不可能离开君时笙和孩子的。
  “好。”
  君时笙心里一暖,他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
  现在亲耳听到唐筱可这么说,他更有种把她扑倒的冲动,不过考虑到目前的状况,君时笙又只好将心里的想法压了下去。不急,他和小可之间有的是时间。
  唐筱可笑的眉眼弯弯,她凑上前,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粉唇如期而至,不过比起以前生涩简答的吻,显然要缠绵几分。
  她轻吻着君时笙,学会着他的模样在他唇边轻轻悱恻缠绵了下,无奈实在是没什么天赋,所以最终也只能在君时笙唇瓣上轻轻咬了下。
  唔,面对君时笙,她实在是做不到残忍啊。
  却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细小的声音。
  李嫂看着面前的门把,如同往常一样将其拧开,在看到床上那堆人儿的时候,明显闪过惊讶和懊恼。
  “三少……”
  她怎么忘记了,昨天唐医生回来了。
  瞧瞧她着记xìng,真的是越来越不行了,不过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李嫂终究还是有着女人好奇八卦的心态。她看了眼趴在君时笙身上的唐筱可,有些错愕。
  貌似唐医生一直都是这么彪悍,以前也是,总会时不时就把他们家清冷袭人的三少压在身下。
  唐筱可也没料到会突然有人进来,她当即一愣,牙齿上的力道也没有注意,导致一下直接给悲剧了。
  由于没掌控好力道,这一咬,直接把君时笙好看的薄唇要出了点点血迹。
  唐筱可满眼愧疚的看着,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发誓,她刚才就是想要戏弄戏弄君时笙而已,她也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会有人上楼来。一时间因为惊吓所以没来得及掌控力道,就这样把君时笙给咬出血了。
  绯色薄唇本就妖冶好看,现在上面染了一点血珠,更是艳丽雍雅。
  君时笙笑着对上唐筱可的眼眸,也不介意李嫂会这个时候突然闯了进来。反而多亏了李嫂,这样才可以让某个小女人感觉到对自己无比的愧疚。
  唐筱可瞪大眼睛,这个时候,她应该怎么办呢?
  对了,她刚才是因为在做梦,所以才会得意忘形的占了君时笙便宜,现在李嫂看到的,一切都是因为她在做梦而已。
  唐筱可灵机一动,当即伸出手遮住自己的嘴角。
  “这梦做的真好啊……”
  说完,又直接闭上眼睛,当即在李嫂惊愕的目光下,直接再次趴在了君时笙胸膛前。
  “呵呵……”
  君时笙笑出了声,清润磁xìng的声线别样蛊惑,听得唐筱可直接脸红,甚至连脖子周围以及耳垂处全部通红。
  李嫂愣愣的站在原地,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人还能够这么无耻。
  明明,刚才就是唐医生占了三少的便宜……


第519章 哄君时笙起床

  “呵……”
  悦耳清润的嗓音带着迷人沙哑,浅浅萦绕在整个房间,窗外金黄色的暖阳照shè进来,将君时笙妖孽精致的五官照的更加邪魅清冷。
  他半垂着眼眸,一排睫毛就这样细细密密的展现在阳光下,睫毛的尾端,泛着微黄光泽。
  绯色薄唇,那滴艳红的血珠妖艳。
  李嫂被眼前的一幕弄得不自在,不过听着声音,这是今天早上三少笑的第二声。光是从柔和俊逸的眉眼,就能够看出来三少此时此刻有多开心。
  唐筱可趴在君时笙胸膛上,佯装着已经熟睡。
  两只小爪子平放在君时笙肌理分明的胸膛,即便隔着他身上的睡衣,唐筱可都能够感觉到掌下的肌肤有多坚硬强健。
  在李嫂看不到的角落,唐筱可懊恼的皱紧眉头。
  本来是好好的小鸟依人,现在却成了强上君时笙的色女,这形象实在不好,她表示难以接受啊。
  嗷嗷……
  听到君时笙的笑声,唐筱可小爪子在君时笙肌肤上抓了一把。
  果然,君时笙不再继续笑了。
  他收敛笑意,可却怎么都掩饰不住眼里的好笑。
  君时笙伸手抚摸上唐筱可的玉背,他自然知道小可这是在害羞。刚才那一幕,谁看见了都会误会,漆黑如墨的眸光潋滟,君时笙目光落在尴尬站在原地的李嫂身上。
  “还要看吗?”
  “……”
  李嫂脸色尴尬至极,她也就是按照以往的习惯来到这里,也忘记了唐医生现在已经回来了,不能够再像之前一样随意进出。
  “三少,不好意思,我先下去了。”
  李嫂慌慌张张转身,看了眼已经睁开眼的君笑笑和君瑾年,这才想起来自己特意上楼,其实是打算抱着小少爷和小小姐下去吃饭的。
  顿住脚步,她只得转身。
  “三少,该下来吃饭了。”
  李嫂说完,便马不停蹄走了,顺带还贴心的把门关上。
  走出房间,她当即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从刚才的震惊当中回过神来。随即想到两人的场景,李嫂顿时也跟着笑开。
  唐筱可听见没了声音,当即睁开眼睛。
  她就着刚才的姿势趴在君时笙身上,回过头看已经没有了李嫂的影子,这才松了口气。一抬头,就对上君时笙满眼揶揄的看着自己,当即面色一红。
  清澈的目光,落在他唇上的那点血珠上,顿时一阵愧疚。
  瞧瞧,这都是她刚才干的好事儿啊,把一个美男轻薄了不说,甚至还把他的唇瓣咬出了学籍。
  不用说,等会下楼的时候,君老爷子看到这个犯罪证据,肯定会想到她和君时笙指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咬了咬唇,当即伸手覆上他的唇瓣。
  软嫩的肌肤,碰触在清凉的唇瓣上,视线定定看着那一滴血珠。
  “君时笙,对不起。”
  “嗯,没关系。”
  君时笙一笑,并不介意。
  有这样的记号也未尝不好,再说这只是一点小小的伤,过几天也就完全好了。想到唐筱可脖颈上的那一小块疤痕,君时笙倒是觉得,要是唐筱可在自己身上也弄上一个记号也不错。
  “对了,该起来了。”
  唐筱可想到刚才李嫂的话,看样子已经做好了早餐,所以才上来叫自己和君时笙。
  她想了想,估摸着君老爷子也已经起床了,让一个老人在下面等着自己,唐筱可心里已经感觉到了深深的罪恶感。她从君时笙身上撑起身,当即翻身下床。
  “妈妈。”
  “爸爸。”
  稚嫩的声音十分好听,君瑾年与君笑笑同时出声叫着。
  唐筱可走下床蹲下脚步,看着两个萌哒哒的小人儿,当即笑的眉眼弯弯,直接走过去在想人额头上亲了一下。
  “小瑾年早,笑笑早。”
  唐筱可亲完,看着两个孩子,顿时觉得无比满足。
  这样的清晨,真是温馨到了极点啊。
  她笑着转身,却见床上的君时笙没有任何动作。她走过去看了眼他,思及到他们现在正要下楼去用早餐,当即两只手拉着他若大的手掌。
  “君时笙,起床。”
  “不想。”
  君三少刚刚还睁着的眼眸,直接在听到唐筱可这句话的时候闭上了眼睛。他唇瓣上泛着淡淡笑意,那模样好似在跟唐筱可闹点小脾气一样。
  “快点起床啦!”
  她无奈,只能够拉着军事四恒大额手掌左右摇晃着。
  “不想。”
  君时笙眼皮子都懒得多抬一下,他只是笑的更加和煦温柔。
  唐筱可皱着眉头,这才知道君时笙这家伙是在跟自己闹小脾气。想到她现在还在君家大宅,慈祥和蔼的君老爷子正在楼下等着他们,顿时心里涌起浓浓的愧疚。
  那可是长辈啊,他们作为晚辈,怎么能够让长辈等着他们下去呢。
  “君时笙,我是不是得罪你了?”
  “嗯。”
  君时笙这时候睁开了眼眸,看着唐筱可应了。
  唐筱可一愣,完全不记得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得罪他的。她在床边坐下,仔细看着君时笙的脸,视线落在被她咬破了血的嘴唇,当即看到床头柜上放好的纸巾,抽了两张。
  她把纸巾放在君时笙唇瓣上,便将那滴红艳刺目的血迹擦干净。
  看着他唇瓣上没有了血迹,唐筱可当即对他卖萌的嘟了嘟嘴,顺便鼓着两腮,这样卖萌的模样儿当即看的君时笙眼里的柔意更重。唐筱可见他明显好了很多的神色,当即直夸自己聪明。
  她说君时笙是仗着自己喜欢他,可同样的,唐筱可不也是一样?
  因为知道君时笙喜欢自己,所以唐筱可才敢君时笙面前这么放肆。在他面前,唐筱可就仅仅只是最真实的唐筱可而已,可以肆无忌惮的撒娇卖萌。
  “我萌吗?”
  “我可爱吗?”
  “嗯。”
  君时笙笑着,整个人已经从床上坐起了身,只是整个人慵懒至极的坐着,也没有丝毫想要起床的迹象。
  见他的动作,唐筱可当即恨的牙痒痒。
  可是她转念又想,这个动作,总比刚才君时笙躺着要好。
  至少,他现在知道坐起来了。
  唐筱可拍了拍自己鼓鼓的小脸蛋,整张脸皱成了一张包子,黑白分明的眼眸扑闪扑闪的。嘟着的粉唇也跟着放下,其实她完全可以不用理会君时笙自己下去吃饭的,但是不理会也不好,毕竟她可是和君时笙住在一起啊。
  “君时笙,你喜不喜欢我?”
  唐筱可直接在君时笙面前坐好,改用政策。
  君时笙浅浅一笑,狭长的眉眼半眯,慵懒清魅。
  “不是喜欢。”
  唐筱可没料到君时笙竟然是这个回答,当即小脸也没了任何神采。
  “是深爱。”
  闻言,唐筱可顿时双眼放光。
  她撒娇的抱着君时笙手臂,脑袋凑上前,在他脸颊撒娇软萌的蹭了好几下。
  “那你快起床吧。”
  君时笙享受的与她贴着面颊,感觉到她蹭来蹭去的小动作,君时笙心里全是满满幸福的暖意。他垂眸看着唐筱可撒娇的小动作,见她一张小脸粉嫩嫩的,当即好笑。
  “好啊。”
  唐筱可再次笑开,好君时笙,果然是她的好君时笙。
  只是她刚高兴完,这才发现自己的脸颊被一只大手捧住。
  带着微微薄茧的指腹,就那样霸道的捏住了她下巴,唐筱可看着近在咫尺的君时笙,心里又是一阵紧张。虽然和君时笙早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也是各种肢体接触,但是在面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