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前我失忆了_第14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离婚前我失忆了_第14章

小说:离婚前我失忆了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10-07 11:17:36

桑听了他话里说的抱歉两个字,想起了昨天晚上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不要离开我”,脸颊不由自主地发起了热,连忙低下头去,不让他看出来。
  与此同时,她也在心里面暗自懊恼,心想她这爱害羞的xìng子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要是老像现在这样纸上谈兵,和闺蜜说的时候大吹特吹,真要实际cāo作了却连一个字都出不了口,那她和谢亦的感情什么时候才能有进一步的发展啊。
  虽然现在也挺不错啦,无论是拥抱还是亲吻都是对方主动来,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实现了她当初的女王计划,但心头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挫败感,莫非她失去的不仅仅是记忆,还有勇气?要不然怎么连六年前的自己都不如,不敢大声说爱?
  真是让人郁闷……
  董桑的低落没有持续多久,谢亦今天煮的早餐是皮蛋瘦ròu粥,里面加了一点切碎的香菇豆干丁,一口下去醇香顺滑,回味无穷,让她的心情好转了不少,不再考虑主动还是被动这么严肃的问题,专心对付起面前的美食来。
  等时间来到七点半、谢亦去队里上班的时候,她已经完全把刚才的那份心情抛之了脑后,含笑站起身,把保温盒收拾好递过去,等着他打招呼离开。
  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谢亦今天换了种招呼方法,不再是以口头告知,而是在她唇上亲了一下,用离别吻的方法作为了去工作上班的道别。
  没有任何的预兆,直接就是一个吻落在她的唇上,并且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分离开来,等她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时,病房里已经没有了谢亦的身影,只留下她一个人呆立在沙发边上。
  回想着谢亦刚才含笑离开的模样,董桑伸手缓缓抚上唇瓣,指尖传来的触觉温暖,像极了他亲吻自己时的感觉,就仿佛春水漫上心田,叮咚谱出一首花开的乐曲。
  她垂眸露出一个微笑,轻哼着连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歌谣,来到窗边,拉起百叶窗,低头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车流人群。
  她没有期望能看见谢亦的身影,因为她知道谢亦是开着车来的,而她自从醒来以后就待在医院,没有出去过一回,一直到今天都不知道他的车长什么模样,就算知道了,医院每天人流量这么大,也不能确保某个型号的车辆就是他的。
  所以她只是倚靠在窗边,看着下面的风景,想象着谢亦驾车离开的模样,心里充满着格外曼妙的滋味,就像是饮下了满满一杯的蜂蜜水、不,比这还要甘甜。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还真是一种能让人心醉的神奇体验啊……
  正当董桑沉浸在这份美好感觉中时,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显示出苏冰儿发来的消息,询问她昨天晚上的女主剧本进行得怎么样,有没有成功糊弄过去。
  她把这份蜜糖般恋爱的心情滋味抒发给好友听,不出所料地得到了对方的怒飞板砖。
  苏冰儿:【拒绝狗粮!告辞!再见!】
  【别呀,你又不是单身狗,这么生气干什么】她笑眯眯地回复,【而且我也有正经话要跟你说,虽然我按照你说的做了,但我的记忆一点也没有恢复,也没在做梦的时候梦见什么以前的事情,是不是这个方法行不通啊?】
  苏冰儿:【我哪知道啊,我又不是医生,只是偶像剧里都这么演的而已,本建议不能代替医嘱,请谨慎使用】
  董桑:【……】
  苏冰儿:【再说,我出这个主意给你又不是为了让你恢复记忆,是让你蒙混过关,看你这么给我发狗粮的样子,想必昨天晚上肯定是身心愉悦,你还有什么好不满的?】
  董桑:【没有没有,不敢不敢】
  董桑:【我就是怕我恢复不了记忆,虽然现在的生活看上去没受什么影响,但过去的那些记忆也不能这么丢了啊,太可惜了】
  她本来还想加一句【尤其是和我爸妈的,他们已经去世了,如果我再失去和他们相处的记忆,那就是真的彻底失去他们了】,但是觉得这个话题太过沉重,好友不一定知道要怎么回复,就没有说,只打了这一句话发送出去。
  苏冰儿:【别担心了,医生都说你恢复的概率很大,那就是很大,你要相信自己,你越这样自我怀疑,你恢复记忆的速度越慢,真的,我有经验】
  董桑:【哦?失忆的经验?】
  苏冰儿:【那倒没有,但失忆也是生病啊,我生病的时候就老是默念自己一定会好的一定会好的,最后果然痊愈得很快,你也要跟我一样】
  苏冰儿:【实在不行,你再把你那女主剧本升级升级呗】
  升级?
  董桑有些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打了一个问号发送过去。
  苏冰儿:【普通的亲密接触不行,那就来点不普通的】
  董桑:【不普通的?】
  ……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事实还真就是她想的那样,大概是也觉得这种话不好意思直接打出来,手机那头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发来了一张动图,和谐美好,没有丝毫的不健康之处,然而其所代表的意义却是韵味深长的。
  【为爱鼓掌.gif】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留言发红包~


第19章
  中午十二点, 本该是谢亦过来送午饭的时间, 病房门口却迟迟不见他的人影,反倒是一个陌生的身影一直在外面走来走去,还时不时扒拉着门框探头探脑地朝里面瞥一眼, 引来走廊里不少过路人的侧目。
  董桑已经注意这个人很久了, 之所以一直坐着没动, 一个是因为她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 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心底也不像见到董方尘时那样莫名悸动, 就没有贸然出声,想再看看情况;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她觉得这个人在走廊里面徘徊不定的样子挺好玩的,多看一会儿解解闷也好, 而且也想看看他能走到什么时候。
  终于, 在来回走动了二十多遍之后,那个人总算停了下来,立定在病房门口不动,像是下定决心般抬起手,敲了两下门:“那个,请问……呃,我可以进来吗?”
  这小心翼翼的询问语气听得董桑不禁莞尔, 从沙发上站起身:“可以是可以,但能麻烦你先告诉一下我你是谁吗?”
  “小明、不是,萧晓明。”来人自我介绍道,“姓萧的萧, 破晓的晓,明天的明。不是小学课本上的那个小明,当然,队里的人都叫我小明,嫂子你要是愿意的话也可以这么叫我,反正我这么多年来都已经被叫习惯了。”
  听到“队里”这两个字,又听见他喊自己“嫂子”,董桑就基本上确定了来人的身份:“你是特警队里的?谢亦的同事?”
  “对对对。”萧晓明迭声应着,往里面走了几步,迈进病房,“上周一我和队里的人还来这里探望过,嫂子你还记得吗?”
  董桑想起来了,那是她刚刚转醒的第二天,谢亦去门诊大楼拿她的检查报告单,留她一个人在病房里等着,忽然来了一波穿着特警制服的人,把她吓了一跳,还以为失忆前的自己犯了什么罪,让警察都摸到医院来抓捕她了。
  直到之后谢亦赶来,告诉她自己是特警队长,这些人都是他的下属同事,过来看望受伤住院的队长妻子的,她才明白过来是虚惊一场,好好地松了口气。
  怪不得她觉得面前的这个人眼熟,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大概是那天人太多的缘故,她只是笼统地看了一遍,没有一个一个地去记,他今天又脱下了那身黑色的特警制服,缺少了职业特色,所以才没有认出来。
  想到这里,她就笑着对萧晓明说道:“原来是你啊,你今天怎么没穿制服过来?叫我差点没认出来。”
  “响应上级号召,非工作时间段不身着制服出入公共场所,以免让群众造成不必要的误会。”萧晓明摸着头嘿嘿一笑,“其实这个要求早就下来了,但队里一直没严格执行过,上次我们全体出动过来看望嫂子,忘了把身上的衣服扒下来,回去后被队长训了好长一段时间,从此以后就严格执行这个条例了。”
  董桑听得愣了一下,没想到谢亦看上去那么一个温文尔雅的人居然也会训斥下属,还是说这种温柔只属于她自己,在面对外人时他其实是很严厉的?
  ……说起来,上次她好像是有在他们离开后对谢亦抱怨过,说了什么“你怎么不早说你是特警队长,刚刚差点吓死我,还以为我失忆前干了什么坏事呢,出动这么一大批警察过来抓我,病还没好就得坐牢去”之类的话。
  但那个时候她抱怨的是谢亦没有及时告诉她他的特警队长身份,不是他那些穿着制服集体过来看她的属下,所以这一顿训应该和她没有关系……的吧?
  她有些心虚地想着。
  “那……小明啊,你今天怎么来这了?和你们队长有关吗?”
  被董桑这么一问,萧晓明就拍了一下额头,像是才想起来一样把手里拎着的袋子在茶几上放下,边拿出里面的东西边回话。
  “瞧我这记xìng,差点忘了正事。是这样的,嫂子,队长他今天临时有事,被市局叫过去开什么专门会议了,脱不开身,就拜托我来给你送午饭。不知道队长他之前有没有跟嫂子你说过?就半个小时前的事。”
  董桑低头查看了一下手机,发现谢亦的确在二十分钟前发消息说过这事,还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被她接到,可能是因为别的事错过了吧。
  想到这里,她就收起手机,笑着请萧晓明在沙发上坐下,又给他倒了杯凉茶:“原来是这样,辛苦你了,在这么热的天还要大老远地过来跑一趟,喝点冷茶解解渴。”
  “哦,好,谢谢嫂子。”萧晓明也不和她客气,接过递来的一次xìng纸杯,一口气喝光了里面的全部冷茶,看来是真的热坏了。
  见状,董桑正要再给他倒一杯,萧晓明连忙摆手阻止:“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喝够了,不用再倒了,谢谢嫂子啊。”
  听他这么说,董桑也不坚持,转而问道:“现在是中午吃饭休息的时候,怎么你们队长他还要去市局开会?有这么忙吗,让人连吃口饭的时间都没有?”
  “可不是。”不知道她的哪句话触动了面前人的神经,年轻的特警队员开始向她大吐苦水,“每天白天没什么正经事情,不是训练就是备勤,一到休息时候要准备回家了,事情就开始一件接着一件地来,让你加班加班再加班,连轴转个不停,根本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是吗?这么忙?”董桑有些惊讶,之前看谢亦时不时在半夜出去一趟,她虽然觉得特警队有点忙,但也还以为在正常忙碌的范围内,他是在补白天照顾自己落下的工作,原来这居然是属于常态吗?
  “就是这么忙。我们先不说,就说队长,现在已经算好的了,把工作时间压缩到极限,准时午休下班,到医院来照顾嫂子,之前嫂子没出事的时候才叫拼,连续加班几十个小时都不带闭眼的。”
  萧晓明边说边摇头撇嘴,像是在回忆什么惨烈的过往。
  “尤其是在嫂子你出事的当天,队长他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心有灵犀感应到嫂子你出事了,在抓捕嫌疑犯的过程中被打伤了手腕,这可是他第一次在出任务的时候受伤,队里的兄弟都惊呆了。”
  “受伤?”董桑一惊,“他哪里受伤了?”
  “手腕啊。”萧晓明有些不解地重复了一遍,在看到她变得苍白的脸色之后呆了呆,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似的,咽了口口水,干笑着说道,“嫂、嫂子你……不会不知道这事吧?”
  董桑当然不知道这件事,因为她压根就没听谢亦提过!
  他受伤了?就在她出事的当天?怎么会这样?
  “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受伤呢?伤在哪里?严不严重?”她急急询问,一想到谢亦这些天都是在忍着伤痛照顾她,给她打理住院的一切事宜,准备一日三餐,心里就一阵懊悔,又担心他,又恨自己。
  她到底心大到了什么程度,才会连丈夫受伤了都没看出来,整天只顾着自己的那点小破记忆,在那里伤春悲秋,要是今天没有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件事,她会不会一辈子都不知道?
  萧晓明被董桑的反应吓了一跳,心想自己不会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难道队长不想让嫂子担心,所以没说这件事,眼看着就要瞒过去了,结果让他给捅了出来?那还得了,队长知道了不得削死他,得赶紧补救补救。
  这么想着,他连忙伸出手,指着手腕外沿的一处地方对说道:“不重,一点都不重。队长只是这个地方被子弹擦了一下,受了点皮外伤,处理后没两天就能好,连疤都不会留一个。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星期,肯定都好全了,这些天来队长行动自如,前几天还空手擒拿了一个持刀的恶xìng歹徒,身手比谁都要利索,一看就没有影响到身体健康。嫂子你别担心。”
  董桑依旧蹙着眉头,看上去对他这话有些不太相信:“真的吗?”
  “真的。”萧晓明搓了搓手,搜肠刮肚地想着合适的话语,“我们会感到惊讶主要是觉得当时的队长状况有些不太对,因为那次任务一点都不麻烦,按理来说很轻松就能完成,可队长却破天荒地受了伤,就比较在意。实际情况一点都不危险,真的。”
  他竭力把话说得真诚,董桑也从他的态度里看出了他没在撒谎,可心里还是懊悔依旧,勉强扬起一个笑容回应了两句,就目送着他离开了病房。
  萧晓明走得很不放心,他总觉得自己的补救行动没有成功,但看时间实在是来不及了,再不回去就得迟到了,只能犹犹豫豫地起身离开,临走时还不忘叮嘱:“队长今天煲了鸽子汤,嫂子你记得趁热喝啊,别等凉了,保温瓶也是有时限的。”
  董桑轻声应了,然而,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