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前我失忆了_第68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离婚前我失忆了_第68章

小说:离婚前我失忆了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10-07 11:17:36

的自己会发送那条离婚消息给谢亦。
  不是对这场婚姻感到失望,不是对这种生活觉得疲惫,更加不是对谢亦的爱情磨灭。
  她只是很清楚地认识到了这场婚姻的真谛,就像现在的她一样,意识到了在这场婚姻中觉得幸福的只有她一个人,谢亦正在饱受着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折磨。
  或许他有时候会觉得很累,但因为他本身的责任心和道德水平,他一直没有往离婚这个方向想,也没有仔细思考他对她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模样,有没有深到足以维系婚姻这一地步,也许偶尔有那么几次,他会升起类似的念头,但一定会被他赶紧压下,说不定还会为此生出愧疚心理,觉得他不该那么想。
  他是那样一个心肠软的烂好人,连她的jiāo往请求都不忍心拒绝,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一点生活上面的疲惫就和她分开呢?
  他们两个人从一开始就是场错误,他们不该jiāo往,不该结婚,可他们偏偏jiāo往、偏偏结婚了,于是这错误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尽数压在谢亦的身上,终有一天会将他压垮。
  到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都会受到很深的伤害。
  所以不如及时止损,就像她曾经对苏冰儿说过的话那样,选择放手。
  她要离开谢亦,还他自由。这是失忆前的她的想法,只可惜才刚刚付诸行动,就被一场意外打断了,硬生生多出来了看似美好的两个月时光。
  而现在,她终于再度明白了这个道理。
  这一场被打断的行动,也是时候该继续下去了。
  她要帮助谢亦,从这场婚姻中解脱出来。
  ……
  因为明天有一场重要的行动,谢亦早早地就洗了澡,准备上床休息,而当他从浴室出来,推门进入卧室时,看见的就是董桑坐在床沿,对着他安静微笑的美好模样。
  卧室里的吊灯被人关了,只留下一盏床头的小夜灯,散发着不充足的光线。
  灯色昏黄,本该给人一种温暖安心的感觉,可是当谢亦看向坐在床沿的妻子时,却蓦地感觉心中一颤,一股不好的感觉爬上脊梁,让他的心跳都漏了一拍。
  “桑桑?”他强自按捺下那股心悸,对着妻子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你洗好澡了?”
  董桑莞尔轻应一声,微卷的长发垂落下来,衬得她那张小巧精致的俏脸貌美无方,曼妙的身姿曲线隐藏在宽松的睡裙之下,比平日的娇羞诱人更多了一分纯真可爱:“嗯,洗好了。”
  看着这样的她,谢亦在感到一阵喜爱的同时,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刚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居然会升起一股心悸,觉得妻子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明明就没有不同……他真是想太多了。
  这么想着,他带上卧室房门,朝董桑走去,而就在他迈出几步之后,妻子的下一句话让他僵在了原地。
  “谢亦。”她说,“我们离婚吧。”


第93章
  谢亦的心猛地一震。
  呼吸在骤然间停止, 又在骤然间恢复, 他有些怔然地眨了下眼,看向董桑,微笑着说道:“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声音平稳, 听上去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仿佛董桑刚才对他说的只是最普通不过的一句问候。
  反倒是董桑率先垂下了眸, 避开他的视线, 深吸一口气, 努力稳着声线, 却依然可以听出颤音地说道:“我说……我们离婚吧,谢亦。”
  谢亦这一下听清楚了,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听得很清楚, 只是下意识地寻找借口来逃避, 而现在,妻子重复的话语让他不得不面对现实。
  她想要和他离婚。再一次。
  身体像是堕入了冰窖,冰凉的发麻感从脚心传到头顶,又从皮肤渗入内脏,冷得谢亦连思考都变得困难,半晌才从牙关里挤出三个字:“……为什么?”并且再也难以维持平静,带上了一点和董桑相似的颤抖。
  为什么?因为你喜欢我, 却又不是特别喜欢,使得这场婚姻变成了你的拖累,把你拖得疲惫不堪,而我又深爱着你, 你竭力空出来的陪伴时光根本不够我的胃口,总想贪恋你更多的温暖和爱意,再这样下去矛盾将永无止境,所以不如在两败俱伤之前停下这场错误。
  这是董桑的心里话,但她不可能对谢亦这么说,因为她深知,以谢亦的为人,如果她这么说了,那么不仅离婚这项提议会被驳回,他还会把所有的错误都归咎到他自己的头上,觉得是他对她不够好、不够爱,才会让她生出这样的想法,从而逼迫自己对她更好更爱,而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她想要的。
  她喜欢谢亦,爱着谢亦,想跟他生活在一起,和他过一辈子,这是她做梦都想要追求的幸福人生,但如果谢亦不能从中获得等同的幸福,甚至还要饱受疲惫折磨,那么,这样的幸福她宁可不要。
  她不想离婚,一点也不想,但是为了谢亦,她只能离婚。
  因为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他从这场无望的折磨中解脱出来。
  “结束婚姻,还他自由”,这个念头在董桑心中一经升起,就再也挥之不去,腐骨蚀心般啃噬着她的心脏,带起一阵锐利的疼痛,让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无比。
  不过这样也好,她可以更加冷静地面对事实,不存留最后一丝幻想,并且从中汲取一点微末的勇气,告诉自己:离婚对谢亦而言是一件好事,已经折磨了他这么久,该是时候选择放手了。
  毕竟爱一个人就要学会放手,既然他在你身边不能获得幸福,就应当让他自由离去,不是吗?
  所以即使董桑心里再难受,再不想点这个头,她也还是强迫自己抬起头来,用尽全身的力量做出一副轻松的口吻说道:“没有为什么。硬要说的话,就是我不喜欢你了,觉得待在你身边很累,想要离开。”
  她顿了顿,第三遍重复:“所以我们离婚吧,谢亦。”
  “累……?”谢亦像是没有听到她的最后一句话,或者说听到了,但是不愿意回应,只喃喃念着这么一个字,半晌,露出一个极为勉强的笑容,快速说道,“你觉得累吗,桑桑?是因为我最近都没有时间带你出去散心?那后天我可以”
  “不是这个原因。”董桑打断他的话,双手jiāo叉着十指松松置于腹前,看上去一派悠然的模样,只有她自己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关节处被捏得一阵生疼,和她此时感受到的心痛有得一拼。
  但疼痛是有好处的,它能让人清醒,让人演技bào发,就像现在,她的心明明在无声哭泣,面上却可以露出一个微笑,轻巧淡雅,仿佛在谈论一件云淡风轻的小事。
  “之前我也以为是你没有时间陪我出去散心的缘故,所以在上一次听你说没空的时候才会那么生气,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我和你国庆出去旅游了不少地方,散的心足够多了,可我对你的感情却还是无法回到原来的模样。”
  她说,算是把事实中的谢亦和她自己在话语里调了个个。
  “这两天我一直在想我们之间的事情,想了很多,终于在刚才确定了,我……”
  董桑想要再一次地说出那六个字,但话到嘴边,她却忽然发现自己的情绪无法维持住平稳了,心痛得太厉害,让她怎么也说不出这句话,于是她深吸一口气,从床沿边站起身,往前走出两步,站到谢亦跟前,仰头盯着他的眼睛看。
  谢亦的眼睛长得很好看,不仅形状漂亮,瞳仁也精致美丽,漆黑乌亮,像最纯净的黑宝石,只看一眼就再难忘怀。
  这样一双好看的眼睛,她怎么能舍得让它们蒙上yīn翳,不展欢颜呢?
  所以放手吧,只有放手离开,他才能获得最大的幸福。
  怦咚。放手吧。怦咚。让他离开。怦咚。他不幸福。
  心跳之间,一个声音夹杂在缝隙之中喃喃低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放手吧”这三个字,就像那天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他没有那么爱你”这句话一样,让董桑在恍惚的心痛中找回了理智,抓住最后一点勇气,说出了最终的话
  “我不喜欢你了,谢亦。”
  她是直视着谢亦说出这句话的,所以在话音落下之后,她能够清晰地看到谢亦的眼里出现了剧烈的震动,像是一条裂缝,把黑宝石一劈两半,接着变得粉碎,彰显着他此刻的心情是什么模样。
  对此,董桑没有多少惊讶,毕竟在谢亦的心里,他们还是恩爱夫妻,他对她也抱有爱情的成分存在,虽然没有多么深,但到底还是有一些的,所以在猛然之间听到她提出离婚申请,感到难以接受是很正常的。
  不过没关系,很快他就会发现她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只要他冷静下来,不再让责任感蒙蔽他的心,他就会发现他对她的感情其实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深,离婚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个噩耗,而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只要摆脱了这个泥沼,摆脱了这个由大部分责任和小部分感情构筑而成的婚姻牢笼,再回过头来看时,他就会发现自己这两年到底陷入了什么样的怪圈里面,而到那个时候,他就会感谢她了,感谢她在今晚提出了离婚申请,感谢她放手还他自由,给了他人生重新开始的机会。
  所以不要感到悲伤,因为这并非是一件难过的事情。
  他不需要如此,她更不需要如此。
  结束了这一段婚姻,他会活得更加轻松自在,不用再背负着责任和道德的枷锁,日复一日地强逼着对她好,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而对她来说,他的幸福就是她的幸福,他过得开心了,她也会跟着开心,所以不用悲伤,谁都不需要感到悲伤,分离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幸事。
  董桑在心里反复咀嚼着这一段话,把那股泫然yù泣的冲动压下,只要一想到今后谢亦的生活会因为她的离开而变得更好,她的心里就会似真似幻地升起几分安慰感,让她得以维持着面容不变,不至于落下眼泪来。
  而看在谢亦的眼里,就是妻子神情坚定、毫无动摇地说出了这句话,让他如同被当庭宣判了死刑,一下子失却了所有的希望。
  他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在晚饭时还好好的,他们两个有说有笑,虽然在今天早上因为他当初结婚纪念日加班的事而惹得妻子有些不快,但也很快就说和了,为什么忽然之间就变成了这样?
  她怎么忽然之间就不喜欢他,想要和他离婚了呢?
  是因为他明天要加班的事吗,因为他又一次说话不算话,违背了两人的约定承诺,所以她受不了了,不想再和他这么一个言而无信的人过下去了?可是她又说不是这样,她说,想要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待在他身边觉得累,觉得不喜欢,所以才要离开。
  不喜欢。
  她不喜欢他了。
  她不爱他了。
  是这样吗?
  谢亦迷茫地想着。
  紧接着,随着他思维的再度转动,“董桑不喜欢他”这个认知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让他手脚冰凉,有那么一瞬间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做一个可怕的噩梦。
  可是这个梦太真实了,真实得可怕,让他连一点自宽的笑意都挤不出来,面对站立在他跟前静静望着他的妻子,也不知道要摆出什么表情,半晌才道:“你……不喜欢我了?”
  董桑轻轻应了一声。
  “我……是有哪里做得不好,让你失望了吗?”谢亦扯了一下嘴角,想对她露出一个笑容,但是失败了,想伸手握住她的肩膀,却又怕惹来她的厌恶而缩了回去,只能强撑着立在原地,努力发出声音问她,“你告诉我……我改,好不好?……不要离开我,不要和我离婚……”
  他声声发颤,眼眶红似沁血,看得董桑心里一阵绞痛,很想不管不顾地扑进他的怀里,把自己对他的爱意全盘诉说,但是她不能,谢亦现在之所以会表现得这么难受,只是因为他还以为自己深爱着她,才会受不了他们的分离,等过一段时间,他缓过来了,就会发现离婚才是最适合他们的结局。
  他现在的难过只是暂时的,离婚以后的幸福才是长久的。
  所以她要忍住。不能哭。
  “你没有哪里不好,也不用为此改正什么。”董桑缓缓深呼吸一口气,以此来排遣一点内心的痛苦,竭力做出一副淡然无物的模样,“我只是不喜欢你了,所以才想和你离婚,仅此而已。”
  “……不喜欢我?”
  “嗯。”
  “为……什么?”
  为什么?她也想问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能喜欢我,不能深爱我,给了我婚姻和幸福,却又不能给我足够的感情回应;为什么你明明没有那么喜欢我,却还是能在责任和道德的约束下对我这么好,让我一度以为你是深爱我的;为什么你明明过得很累,很辛苦,却依旧可以每天笑脸对我,让我过了这么久才迟钝地发现你一点也不幸福;为什么我要这么爱你,明明可以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和你就这样过下去,却不忍心看你继续深陷泥潭,非要拉你出来……
  像这样的问题她还有许多许多,每一个都足够她问上谢亦一大段,但是那又如何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够深爱就是不够深爱,倒追三年,jiāo往一年,结婚两年,加起来足足有六年的时光,都没能让他爱上自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何必要再继续自欺欺人地挣扎下去呢。
  乱七八糟地想了这么一大堆,董桑的心里反倒舒坦了一些,让她在面对谢亦时能笑得出来了,虽然这个笑容充满了自嘲,但是她可以演,演成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感情的事哪里说得通为什么。”她对谢亦说,同时也是对她心里的那个自己说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了呗,我当初是因为喜欢你才和你结婚的,现在不喜欢你了,自然要和你离婚。”
  谢亦怔怔地看着她,在听到她说“当初”两个字时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