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游轮[无限]_第54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末日游轮[无限]_第54章

小说:末日游轮[无限]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15 09:21:14

酷xìng。
  他的那些同龄伙伴,会在他经过时,嬉笑着喊一声“桑队”或者“会长”的那些熟悉的面孔,几乎已经全都见不到了。他们或者倒在了城楼上,或者倒在了沙漠里,满身血污,死不瞑目。
  就是在那一刻,桑子石突然就清醒意识到,这不是在玩网游,他的这个会长身份,也不仅仅是个摆设。他本该把那些信任他的伙伴们都带回来的,从那个宛如地狱一般的团队战场上。
  然而他没能做到,如果没有莫小尧最后丢出的道具,连他自己和田甜,都差点回不来。
  桑子石不想跟谁说这些,他习惯了把想法都憋在自己心里,既然还不够强,那就干脆不要担负起他人的希望。现在LW的解散,是为了日后LW的重组,到时候,他一定不会再辜负伙伴们的信任。
  一定不会!
  莫小尧点了一桌子的饮料,用来跟姜堰和乐音借水压惊,要不是她今天的自由水晶都用掉了,甚至还想复制一坛子醉泉出来喝上几杯。
  乐音苦着脸灌下了第三瓶肥宅快乐水,颇有些吃不消:“我真没遇到什么危险,累了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歇会儿,感觉不对了,就赶紧跑,人多热闹的地方我都刻意避开了,专门去那些犄角旮旯藏着。”
  莫小尧呵呵两声:“那你为什么用掉了地鼠?”
  地鼠是莫小尧给乐音用来保命的,被使用掉了,她自然是有感应的,所以才会这么问他。
  乐音挠挠头:“当时我就觉得必须得赶紧到对面去,不然心里总不踏实,实在没办法,就用了地鼠……你舍不得了?别说,那小东西ròu嘟嘟的是挺好玩的。”
  行吧……莫小尧懒得计较了,傻人有傻福,就跟他那个技能一样,单细胞要什么脑子,靠直觉就行了。
  别人都是打生打死,弄得遍体鳞伤才回了船上,这家伙却除了累点之外毫发无损,就足以说明这条路对他而言是正确的,与其强制寻找别的突破,还不如就这样走下去呢。
  姜堰一直在摆弄着手里的拼图块,心中略有些可惜,他们三个的都已经凑到一起了,但距离拼出完整的图案还差得很远,要是战斗之前集全船之力,未必不能拼凑出一两个单人副本,总好过现在还得重新收集来得强。
  敲门声就是这个时候响起来的,坐在最外面的乐音征求了莫小尧的意见,站起来屁颠屁颠地跑去开门,将桑子石和田甜迎了进来。
  “我们组建个自由联盟吧。”这是桑子石进来后说的第一句话,舱房内就这么小,他也没打算多待,就没理会乐音给他让出的位置,“LW我决定解散了。”
  莫小尧眨眨眼,有点莫名其妙,LW解散了,跟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就突然要组建个自由联盟?
  姜堰瞥了眼莫小尧,读懂了她眼中的疑惑,干脆就替人开口问道:“你说的自由联盟,是大概什么类型的?”
  桑子石看向田甜,来的路上他已经跟自己的同桌提到了这个概念,对方也觉得挺好,干脆就把发言权jiāo给了她,自己则掏出了掌机,就站在那低头玩儿了起来。
  田甜就觉得头疼,要不是知道他玩掌机其实是在增强实力,她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把那个破游戏抽飞了现在是玩游戏的时候吗?合着你告诉过了我,就又什么都不管了是不是?
  眼见屋内的气氛有往尴尬和诡异方向发展,田甜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往前迈了一步:“不用理这个家伙,让他一边玩儿去吧!”
  田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但配合着她与年龄不符的娇小身躯,倒是让人有一种她其实在撒娇的感觉。
  姜堰对这些是不在意的,只要有人能说清楚到底为什么来的,他无所谓对方是谁:“从字面猜测,这是一个公会的名字?”
  系统开了公会系统,他们就默认不再使用派系来做团体名称,不过己方只考虑组建个小团体,对合并什么的没兴趣。
  “如果是跟之前那些派系类似的组织,那只能说抱歉了,我们不想加入。”姜堰回答着田甜,并没有因为她年纪小而轻视她。事实上,经历了团战还能活着回到船上的,都不简单。
  “哇哦!小弟弟你游戏玩的真棒!没死人就过了这关,我当年在这里得丢至少两条命呢!”
  ……
  抽了抽嘴角,姜堰的眼角余光瞥到了凑过去兴致勃勃看桑子石打游戏的乐音,意识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他收回之前的那句话,能活着回到船上来的人里,还是有简单的,而且是简单到单细胞,经过系统盖章认证的那种。
  看到那边的乐音,田甜就觉得很快乐,终于不光是自己这边有个怪咖,对面也有,这样场面就和谐多了,连带着她说话的语气也欢快了起来。
  “其实就是平日里大家互不干涉,但有什么消息就互通有无,有物品要jiāo易的话,优先内部人,但价格还按照市价,不让卖方吃亏。至于进了副本么,最好也是能互相帮助一下的,不过没有系统的契约约束,就全凭大家良心了。”
  姜堰看了一眼莫小尧,见对方对她点了点头,知道她不反对这个,沉吟片刻,也点头同意了。
  至于乐音,根本就不需要考虑他的意见,做决定也不缺他那一句“附议”。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建立一个。谁来做会长都可以,只要制定规则条约之前通知我们一声就行。”
  这种互通消息、互通有无、谁也不干涉谁、谁也不对谁的生命负责的公会,姜堰之前就想建立了,只是一直没腾出手,现在有人提议,他也就顺水推舟了。
  田甜点头:“等海怪的事完了,我就去整理一下。”她的目光落在了摆放在茶几上的拼图块,顿了顿,开口说道,“我和阿桑有很多的拼图块,等一下我带来,大家看看有没有能jiāo换的。”
  姜堰就很惊奇:“你们怎么还有这么多的?”难道对方在战斗中,还有空去捡尸体?
  田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反正初期拼图块也没用,他们都把自己的上缴了,刷了好多帮贡走呢。”
  言下之意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派系中的地图块不都是被统一收缴的吗?他们LW还是挺民主的,爱jiāo不jiāo,就这样还都收了一大袋子呢。
  姜堰:……是他疏忽了,早该想到派系的高层会垄断部分资源的,之前只想着这些哪儿也不挨着哪儿的拼图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凑齐,却忘记了别人家大业大,一人一块也比自己这边多上很多。
  “那就这样,等海怪惩罚之后,去找窦锐他们,大家把拼图块都凑凑,看能不能凑出几个福利副本出来,好歹提升一点实力。”
  这话挺有道理,田甜想了想,没有反对的理由,也就代表桑子石表示了同意。随后,她拉着沉迷游戏的某人先离开了,返回自己的舱房等待着迎接“海怪来袭”的惩罚。


第78章 休整与再起航4
  窦望额头上的青筋直跳,要不是他哥按着他,他想把这些新来的都丢到海里去,或者打死。不过他哥脸上的表情也不怎么好,看着就跟要吃人一样,脸色铁青铁青的。
  被补给点安排过来的新人,大概有600左右,都是惊慌失措的普通人,有哭的,有闹的,有吵嚷的,还有几个满世界找电话想报警的,乱哄哄的毫无秩序可言。
  要不是经历过新手副本的人会在今天之后陆陆续续到来,窦锐简直就绝望了,带着这么一群猪都不如的队友,别说打团战,通关副本都难还真都打算躺赢是怎么着。
  想到这里,回头看了眼跟新人一起出现的苏万福,窦锐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然满是杀气。
  “让他们安静。”窦锐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不肯安静的,直接打个半死扔一边去。”
  “早就等着你这句话了!”窦望狞笑一声,像一头公牛一样,横冲直撞地进了人群,凡是挡着他路的,不管男女老少,统统扒拉到一边,然后在他们怨声载道的指责中,单手提起了一张供人坐着休息的沙发。
  窦望怒吼:“都TM给我闭嘴!!”
  屋内顿时安静了一霎,但还没等他开始表演空手砸沙发,仿佛就跟个套路一样,立刻有人跳出来出言挑衅。
  “你TM谁啊你,这么嚣张!”一个身上挂着许多链子的黄毛跳了出来,“别以为长得壮就能打,信不信老子捅死”
  “砰!!!”
  窦锐手里的沙发被他直直地甩了出去,甚至都没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直接砸在了黄毛的身上,制造出的效果堪比重卡撞人的车祸现象。黄毛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四肢抽搐,有进气没出气的,好像随时可能挂掉。
  当然,这是在游轮上,挂是挂不掉的,但如果他没钱去修复身体,怕是得一直这么躺着,靠系统每天给的那一点点的修复效果,直到伤势好转。
  “还TM有谁不服,现在就站出来,老子成全他!”窦望又拎起了一张沙发,跟小孩玩扔球一样,上下抛接着,眼神凶恶,“要是没有了,就都乖乖的听我大哥说话,耽误不了你们几分钟。”
  人群鸦雀无声,偶尔有小孩传来几声啼哭,也被身边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大人迅速捂住了嘴,生怕距离太近,沙发丢过来连累到了自己。
  窦锐扫视了一圈人群,开口说话,言简意赅:“你们每个人的手腕处都应该有一个标记,用意念调出来自己的房卡,按着房间号赶紧回房。1小时内不准离开房间,有疑问的话,晚上7点到这边的小剧场集合,会有迎新会为你们解释疑问。”
  指了指身后的小剧场的入口,窦锐抬手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再次开口:“别说我没提醒你们,距离危险到来只剩下5分钟。”
  说完话,窦锐对弟弟偏了偏头,两人快步走入了人群,在他们忙不迭的给自己让出的通路中,快速奔向了自己舱房的位置。
  至于外面那些人,他们没义务挨个劝说,信不信的随便,反正死的又不是他们。
  窦锐的话有人信,也有人不信,但大多数人还是召唤出了自己的房卡,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往窦家兄弟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他们刚来到这里,连舱房在哪儿都还不知道呢。
  速度快的,已经回到了舱房里,正跟自己的室友忐忑不安挤在一起。速度慢的,或者说不太信的,还在船舱内徘徊,有的漫不经心找着自己的房间,有的则自以为是的搜寻着船上的设施,希望能找出点什么来。
  5分钟后,“海怪来袭”如约而至。
  莫小尧的房间是海景房,带一扇椭圆形的封闭式窗户,能看见外面的情形。在估摸着时间快到了时,她就已经站在那了,就等着看海怪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姜堰和乐音没有走,寻思着人多力量大,万一出现点什么事,他们三个在一起还能有个照应。
  【紧急播报!紧急播报!
  本船驶入神秘海域,遭到海怪攻击,以均速计算,驶出本海域还需30分钟。
  请各位游客待在自己的舱房内,抓好扶手,不要出门,防止发生不必要的意外。
  全体船员祝您在末日游轮上生活愉快。】
  播报声刚刚停止,船身就传来了一阵剧烈摇晃,莫小尧眼见着一条组装得和救生艇差不多的腕足从自己面前划过,拍打在了海面上,激起了几米高的巨浪。
  “卧槽!”莫小尧没完全挡住窗户,站在她后面的乐音自然也看到了,忍不住发出了惊叹声,“好大一只鱿鱼不对,是章鱼,还是乌贼?”
  姜堰嗤笑一声,扶住墙壁让自己不至于被颠簸弄得摔倒:“你可以出去数数它有多少条腿儿,再看看它脑袋是圆的还是扁的,或者是有没有骨头。”
  乐音挠了挠头,干脆直接坐回了沙发上,从口袋了摸来摸去,拿出了一副免税店拿来的扑克牌,看了看那两个人:“打牌吗?”
  莫小尧回头看他:……心真大。
  可能是莫小尧目光中的意思太明显,乐音拆开了牌盒,把崭新的牌都倒在了手里,一边洗一边说道:“按理说,死了这么多人,我该悲伤的。可是吧,我认识的朋友们都没事,杀了敏子的花姐又死了,我就很高兴。挺矛盾的,是不是?”
  姜堰晃悠着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了乐音旁边,从他手里接过牌,想表演一下,结果因为船颠簸得太厉害,一下子全都撒到了地上,看得莫小尧脑门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海景房内的情况还算好,就是颠簸得厉害了一些,乐音最开始还能神情自若,然而过了不到5分钟,他就扭曲着脸跑到洗手间去常驻了。
  内舱房里的情况就糟糕多了,每个人都必须把自己捆在床架上,或者死死抓住什么东西,才能保证不被剧烈的颠簸甩到墙壁上去。
  这还算好的,有的内舱房的位置比较不走运,是靠近海怪那边,在船体被损伤之后,他们的房间的墙壁也被碎裂了一部分,吓得屋内的人大呼小叫,又不敢跑出去,吓得缩成个球,挤在一起瑟瑟发抖。
  至于那些没有及时回到舱房的人,命运就更可悲了一些,海怪的破坏力在非舱房的地方是能发挥出100%效果的。即便看上去有悖常理,但事情还是发生了,海怪的腕足仿佛长了眼睛,甩动着穿透了游轮设施的墙壁,从里面直接把人卷了出来。
  “救救我!!!我不想死!!!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人哀嚎着被卷起来,吓得魂飞魄散,肝胆俱裂,双手用力扒着海怪的腕足,却因为滑腻腻的完全使不上力道,只能在绝望中眼睁睁看着游轮离自己越来越远,猛然回头,最后看到的就是海怪口中那条宛如长了许多锯齿般的舌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救”
  尖叫声戛然停止,却比依旧喊叫着更令人胆寒,还活着的人们也顾不得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