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老婆_第12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我的极品老婆_第12章

小说:我的极品老婆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7-09-14 01:31:51



这么一说,王亚欣也就不得不承认了,点头说道:“这位是我的先生。”

“哦,原来是王律师的先生啊。久仰久仰,在下薛东林。”薛总连忙与方志握手。

“你好你好,方志,经常听亚欣谈起您。”方志也伸手与这个薛总握手着。

“是嘛。王律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与你认识这么多年,也算是老朋友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方先生,这么帅的老怎么还藏着掖着呀!”薛总开着玩笑道。

“他·他之前都不在家,一直都在美工作,今年才回来的,回来不久。”王亚欣有些尴尬地说着。

“哦,王先生之前一直都在美工作?”薛东林挺惊讶地看着方志。

“对对对,一直都在美,这不,老婆和孩子都在,外面再好也没有自己家里好。今年还是选择回来了。”

“方先生之前在美是从事什么行业的?”

“我·我·做融的,就在华尔街。”方志眼睛转了老半天,最后说着。

听到方志这么一说,王亚欣瞪大了眼睛,她被方志的话给吓的不轻,连忙给方志递眼,意si很明显,让方志别把牛皮给大发了。

“华尔街,哎呀,方先生,真是久仰久仰啊。王律师,你有个这么成功的先生竟然都不早点介绍给我们真是太不够意si了。方先生,我这·能一起吃吗?”薛东林指了指桌子说着。

方志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看了看王亚欣。王亚欣当然是不愿意的,但是总不能当着别人面说不是吧,便笑着说道:“当然当然,请坐请坐!”

“方先生,请问之前在华尔街是在哪个司任职?”薛东林对于方志很敢兴趣,连忙问着。

问起这个问题,方志怎么回答的上来,一旁的王亚欣着实为方志捏了一把汗。

“在哪个司这个就不方便透露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方志最后模棱两可地说着。

“理解理解,这个是我冒了。方先生,请问你回来了之后现在在从事什么行业?”

“我啊,我·我·最近在筹备自己开一家司。”方志眼珠子乱转,一顿乱说着。

“哦?司?什么司?我想看看咱们俩是不是能够有什么合作的地方。”这个薛东林越来越对方志有兴趣了。

“风投,准备做风投这一块的,当然,现在还在研究筹备当中,具体的目前还不能确定。”

“风投?”王亚欣听到方志这玩笑越开越大了,她都忍不住惊讶了起来。

“风投好啊,看来咱们俩是真有机会合作的。方先生,不,方总,我手里正有几个项目,不知道方总主要是看好哪些方面的项目?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咱们俩可以好好的合作一下。”

“这个好啊,没问题,等到司组建之后我会亲自去找薛总的。我呢,其实看好的也还是融这一块,毕竟我自己一直都是搞这一块的,对这一块比较的悉,分析目前的况吧,我对于我们的互联网融,p2p这一块比较感兴趣。”方志一本正经地说着,说的还真的像个专家一样。一旁的王亚欣为方志一颗心一直悬着,她生怕方志这牛皮越越大一个不好露陷了,破了,到时候丢的可就是她的人了。可是见方志那说的有模有样的样子,她又不好断,只能是一直忍着。

方志与这个所谓的薛总谈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大部分时候都是方志在说,薛东林在听,方志说的那叫一个头头是道。最后薛总吃完的时候硬是要给方志留了他的名片,说了到时候他会亲自上门拜访。

“你在话说八道些什么呀?”终于等到薛东林走了,王亚欣再也忍不住了,瞪着方志问着。

“怎么了?我哪有胡说八道?”

“你干嘛说你在华尔街?还做融的。”

“不是你说我在美工作嘛?美的工作我一时之间能想到的也就只有个华尔街,他不是最出名吗?能怪我吗?在华尔街当然是做融的,不然干什么?我总不能说我在华尔街送快递吧?”方志埋怨着。当然,两人都是降低声音说的,毕竟孩子还在。

王亚欣被方志的一句话给顶的说不出话来,按照方志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她的错一样。

“那你干嘛说你回来开司?还做风投,还互联网融。不管怎么样,你倒是还说的是头头是道有模有样的,看起来还真的挺像那么回事。没想到你这人对于融行业还这么了解。”

“你这不是废话嘛,我大学学的就是这个,多多少少懂点,不算是行家,但是忽悠人肯定是足够了。”方志没好气地说着。

“你还上过大学?”这下轮到王亚欣惊讶了。

“怎么了?上过大学很奇怪吗?难道我这个人长的就像文盲不成?”方志是真有点生气了。

“我不是这个意si,我只是好奇,你都是大学生,为什么要去干你现在干的工作?”

“家哪条法律规定了大学生就不能去送快递的?我喜送快递,不行吗?”方志一脸的不,因为他从王亚欣的眼神和语气中听到了对自己的一种轻视。

王亚欣听着方志的话之后,皱了皱眉头,没多说什么。随后就起与方志一起把儿子送去了学校。之后的剧就与上次一样了,王亚欣直接开着车离开了,而方志则站在lu边等着jiāo车,回家换了服后依旧去司上班去了。

第二十三章:漂亮姑娘(一)

正在方志快要送完所有的快件准备要下班的时候,手机响了。



看看手机号码,依旧是个没有存的电话号码,只要是没有存的号码那么就是工作上的电话。

“喂,你好!”

“方志,有时间没有,我要寄件。”对面传来一个孩子的声音。

虽然这个声音听起来似乎有那么一些悉,而且对方还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是方志却依旧想不起来对方是谁,毕竟他这一天接触过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你是?”方志试探地问了问。

“怎么?你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我叫李潇潇,你昨天才在我家里收过快递的。”李潇潇有些生气。

方志愣了愣,这才想起这是昨天的那位美。

“对不起对不起,忘记存号码了。你又要寄件?”

“对啊,你有时间没有?现在就过来。”李潇潇说着。

方志看了看都快要天黑的天,但是还是说道:“好的,马上就到。”

方志骑着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李潇潇的家,然后敲门进去。

“今天又要寄什么?”方志进去之后看着悉的美,笑着问着。

“还是书,”李潇潇指了指桌子上已经准备好的一本书说着。

“又寄书?”方志再次瞪大了眼睛。

“对啊,怎么了?不行吗?”李潇潇反问着。

“行,怎么不行啊。行了,你填单子吧,我给你。”方志有些无语了,他都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要干啥,但是出于职业道德,他也不好多问。

“你每天都上班吗?今天可是星期天,我原本以为你今天不上班呢。”李潇潇一边填着单子一边问着。

“你又见过那个快递员周六周日休息的没有?要是一天不送货这投诉电话都能把司电话给bào。”

“这么辛苦啊,我记得劳动法不是规定了一周只工作五天的吗?”

“除了大司和家单位,你见过又几个人是真正享受到了劳动法规定的福利待的?”

“那倒也是,你不是本地人吧?”李潇潇又问着。

“你怎么知道?”

“你说话没有上海本地人的口音,你听起来像是北方的。”

“嗯,我倒不是北方的,我是四川人。”

“四川人呀,那我怎么没听出你的四川口音啊,我认识有几个四川的,他们的四川口音都挺重的。”

“也不能这么说吧,我在杭州上的大学,当时谈了个朋友是北方的,她有嫌弃过我的普通话,所以自己也认真的学过一段时间,所以现在说的倒也还行吧?”方志一边一边慢慢地聊天着。

“你有朋友呀,结婚了吗?”

“没有,目前单。”

“你·分手了?”

“很奇怪吗?现在不是说了吗,毕业就是分手,所以这很正常。行了,十五块。”方志把单子给粘上,然后说着。

正说着,方志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老毕。”

“你啥时候过来呀,还没下班啊?”

“快了,现在在收个件,收完件回趟司立马就过去,要不你们俩先去,吃饭那地我知道,不远,估计我们也差不多时间到。”

“那行,那我们出发了,你快点啊!”毕罗说完也就挂断了电话。

“你有事呀?”李潇潇好奇地问着方志。

“嗯,没关系,不耽误事。我一朋友今天过生,叫晚上一起过去吃饭,也不急。”方志淡淡地说着,然后把裹拿上,对李潇潇说道:“你好,十五块钱。”

“哦!”李潇潇哦了一声,然后拿起桌子上早就准备好的十五块钱递给了方志,忽然问着:“你朋友今天过生请吃饭啊?”

“对啊,也不算是请吃饭吧。他没有请别人,也就我们三个自己人,算是自己人庆祝一下而已。”方志拿过钱之后转就往外面走。

“那个,等等!”

“干嘛?”

“我也还没吃晚饭,这个??你看我一个人在家,也不会做饭。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吃饭吧!”李潇潇直接说着。

“啊?”方志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己与这个人素不相识的,也就是到她这收了两次快递,可以说完全是陌生人,而这个人竟然要跟着自己去赴自己朋友的生日宴,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不方便?”

“也不是不方便,也没有外人,就我和他而已,只是???”方志都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

“只是什么呀?”

“只是我们俩这??这素不相识的,你这过去,不太好吧?”方志委婉地拒绝着。

“有什么不好的,你朋友不就是我朋友吗?朋友过生我当然得去祝贺一下呀。你等我一下,我去换服。”李潇潇丝毫不在意,转就进了卧室。

“不是·我·”方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最后只能皱紧眉头,暗道:“这都什么事啊?”

方志本想转就走,但是在走出门的那一刻又还是回来了,自己就这么放人家一个孩子的鸽子显然是不好的,他做不出这种事来。可是,这要带着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去吃饭,方志是真心觉得怪怪的,也很不舒服,虽然对方是个美。

方志心非常不好,点了一根烟在那抽着,足足等了二十来分钟才见到李潇潇出来。李潇潇显然是心扮了一番,服非常的时尚,而且一看就很高档,还化了致的妆。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漂亮人,简直有些倾倾城的味道。

“好了,走吧!”李潇潇直接说着。

“不是??,李潇潇小,我看你还是别去了,你这去不合适啊,我这??”方志再次拒绝着。

“怎么个不合适啊,带我跟你过去丢你的脸吗?”李潇潇有些生气。

“那倒不是,可是主要是你我不啊,又不是我请ke吃饭,是我朋友请ke吃饭,我这带你去算怎么回事?别说你跟我朋友不认识,你跟我都不认识啊!”

“怎么就不认识了,我叫什么名字?”

“李潇潇啊!”

“这不就是认识嘛。再说了,方志,我可是一直都把你当成朋友的,这么多快递司的电话我都不,我还特意电话问了你的号码叫你过来收件,你既然都不把我当朋友,你这人也太不是人了吧?再说了,我就跟着过去一起吃个饭,我一个人在家不想做,也不会做,一个人去外面吃饭也没味道,我就想人多一起吃,吃的开心一点。怎么了?行了,你要这么说那就算了,就当我从来都不认识你,你走吧!”李潇潇很生气地说着。

被李潇潇这么一说,方志顿时就愣住了。半响后才无语地说道:“怎么话被你这么一说,好像我不带你去真的是我错了一样。行吧行吧,走吧走吧,反正也没有别人,也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就是一起吃顿饭而已,走吧!”

“这就对了嘛,你这人总算是还有点心。”李潇潇一下子就笑了,然后与方志一起出门。

“我怎么就成没心了?我怎么你了我。”方志心里极度的不平衡。

“我是真心实意地把你当朋友,可你在心里把我当朋友了吗?”李潇潇反问着。

“我们怎么就成朋友了?我和你总共才见第二次面,说过的话才几句啊?我每天到这么多收快递的拿快递的,要是我都当成朋友,这上海市我起码有三分之一的人是我朋友了。”方志没好气地说着。

“切,你这人真是一点不懂风,生在福中不知福。你知道有多少男人做梦都想着跟我一起吃顿饭吗,你倒好,我这主动要求跟你吃顿饭你倒是像是吃了多大亏一样。活该你没有朋友。”

“你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你要搞清楚,我们俩目前的关系还仅仅只限于工作关系好不好。这跟你是不是美没有半点关系。”

“哟,看不出来,你这人倒是私挺分明的嘛。不过,你这美两个字我喜听,你终于说了句我爱听的话了。”李潇潇一lu上虽然与方志拌着嘴,但是看得出来,她很开心。

“嘚瑟,不就长的漂亮点嘛,有什么好嘚瑟的。”方志反正是今天就是看李潇潇不顺眼。

“我长的漂亮,我就嘚瑟了怎么样,有本事你也嘚瑟一个?要不你就找一个比我更漂亮的朋友过来,我保证不嘚瑟了。”李潇潇更加的得意。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