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老婆_第269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我的极品老婆_第269章

小说:我的极品老婆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7-09-14 01:31:51

心里承受的打击该有多大,他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啊。方志强心里堵的慌只是因为
他心里真的难过,首先是替王靖宇难过,看到这个孩子受到这么大的打击他心里难过,其次,也是因为王靖宇对他的态度难过,更多的是不甘心,他不甘心为什么自己就不是王靖宇的爸爸,自己对王靖宇付出
了那么多,但是到头来,自己依旧不是王靖宇的爸爸。方志强是真的恨薛凯,如果薛凯不出现,他们一家子就能够这么一直安稳平静而又幸福的过下去,而不会像现在这样。
方志强走进了屋子里,站在窗户边,看着院子里,王亚欣抱看王靖宇,俩母子紧紧的抱在一起,王靖宇在哭着,王亚欣也在哭着,王亚欣一边哭一边说看.
方志强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就感觉,王亚欣和王靖宇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而自己,似乎在这个家里就是一个外人,依旧只是一个外人一样,这种感觉令他心里更加的难受。
结婚了这么久,与王靖宇王亚欣相处的时间就更加久了,但是他却感觉自己还是无法真正的融入这个家庭,自己所有的努力,似乎都因为这个薛凯的出现而化为泡影。
因为心里忽然之间有了这种感觉,方志强忽然之间就觉得这栋房子也变得陌生了起来,因为王靖宇的不承认,让他对这个家对自己忽然之间都没了归属感,这种感觉令方志强很恐惧。
方志强抽了一根烟,也没有再出去,自己去浴室放水,然后洗澡,在浴缸里面泡澡,泡了很久。等到他洗完澡出来之后,王亚欣则刚从旁边的房间里面轻轻地带上门走了出来。
王靖宇从早段时间就已经开始一个人睡了,毕竟已经不小了,这个房间就是特意给他准备的房间。
“睡觉了吗?”方志强看了看,问着王亚欣。
“嗯,一直哭,哭累了,直接就睡了,澡都没洗。“王亚欣点头着。
“嗯,那就让他睡吧,我没想到,他……会这么的激动。’‘方志强叹了口气。
“他对于这个事情很在意,从小就没有爸爸,好不容易有了爸爸,他非常珍惜和在意,而现在,却忽然告诉他你不是他爸爸,他心里该有多难过。其实,其实他最近这段时间已经变了很多,xìng格各方面都
是,变了很多。而今天,你看到了,今天这个样子似乎又全部变了,变回去了。我真的担心,我担心他会受不了这个打击,然后又变回以前那个孤僻怪异的xìng格了,我真的好怕。”王亚欣眼睛红红地说着,接
着又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他,这些都是我当初犯的错,我自己犯的错,却要小宇和你现在去承担我犯错的惩罚。’‘
“说什么傻话,我们是一家人,而且,我想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方志强安慰看王亚欣。
“不是我想的严重,是这个问题本来就很严重。以前我为什么那么着急要给他找个爸爸,就是因为我害怕他得自闭症,这是我带他看心理医生之后心理医生提醒我的,缺失父爱,与其它小孩子在一起没有
自信,不愿意与外人沟通jiāo流,xìng格孤僻,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就会得自闭症,我看过很多关于自闭症儿童的介绍,那样子太惨了,我好怕。这一两年因为你的出现,他xìng格一步一步的在变好,我真的很开心,
而现在,因为这件事一下子就变了样子,全部给变回去了,而且更加的严重了,你看看他今天的情形,一个人跑出去蹲在墙角,这种情况以前都没有出现过,还情绪这么激动,说话没有礼貌,还打人。我现在
好怕,好怕他因为这个事情而得自闭症,真的怕。“王亚欣说着,脸色都有着紧张和担心。
方志强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xìng,想了想,说道:“不会的,别自己吓自己,真的不会。他只是这一下子接受不了而已,过两天就好了,你多安慰安慰他,多陪陪他,过段时间,他会接受这个现实
的。“
“你要知道,他才六岁啊,你也知道,他以前是多么渴望父爱?他对你多粘?而现在一下子……“
方志强叹了一口气,点点头,说道:‘’是啊,他这么喜欢我,不仅仅是因为他喜欢我,更多的是因为他喜欢爸爸。”
“所以,我真的很怕。志强,要不,我给他一干万算了,我给他一千万,让他永远离开我们的视线离开我们的生活,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只要他不出现,我们一家人该过什么生活就还过什么生活。与之前
一样,幸福地过下去,好不好?’‘王亚欣看看方志强道,她已经慌了神,没了主意。
“你说给他一千万?”方志强问看。
“是的。给他一千万吧,钱没了可以再赚,再说了,一千万我也给得起,只要小宇没事,只要我们一家人能够幸福,别说一千万:就算是两千万五千万一个亿都值。‘,王亚欣点头说道。

第601章你幸福吗?(三)
方志强沉默了,很久之后才道:“你觉得就他那种人,你给了一千万他就会真的不再缠着了吗?你给了一千万,他拿了之后,还会再来缠着,这种人,永远贪得无厌。你给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
次,而且会变本加厉。”
“我可以签协议。’‘
“协议真的有用吗?协议有用这次你就不会想着给一干万了。“方志强摇头。
“那……那怎么办?“
“没办法,完全没办法,因为有一点是事实,没办法改变,那就是薛凯就是小宇的爸爸。其它的做法都是错误,正确的做法就是面对现实,我们要面对这个现实,小宇也必须面对这个现实。这种依靠隐瞒
和逃避的办法只能是一时,不能一世。听我的吧,多与小宇沟通,我相信他是个坚强的孩子。我们俩多花点时间陪他,多陪他一起出去玩。不管怎么样,我说过了,不管他亲生爸爸是不是我,我都是他爸爸,
他都是我儿子,我们都是一家人,时间久了,小宇会适应的。他不是没有父爱,而是多了一个爸爸,与之前的是不一样的。相信我吧。’‘方志强半安慰看王亚欣。
王亚欣看看方志强,最后点了点头,悠悠地道:’‘对不起,志强,今天……我知道你很难过,真是难为你了。志强,我真的希望……希望你幸福,我不敢跟你结婚,就是害怕有一天会出现这种情况,我害
怕你难过,害怕你不幸福,毕竟,我与其它女人不一样,这个家庭也与其它家庭不一样。’‘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谁家没有点事呢?别说这种傻话了,能跟你在一起跟你结婚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行了,别想那么多了,去洗澡吧,早点睡,明天咱们一家出去玩,直接飞去广州,听说那里有
个最大的野生动物园,我们带他去那玩,以后每周我们多多陪他,多陪他出去玩,这样就不会自闭了。但凡是得自闭症的儿童或者是xìng格孤僻的儿童,都是因为父母常年不陪才形成的,我相信,只要我们多陪
他,他自然就不会了,好吗?我去订机票。’‘方志强笑了笑说着。
王亚欣看看方志强,忽然就流出了眼泪,看看方志强道:‘’好,谢谢你,志强,真的谢谢。”
“你要真的谢我,就别光口说,要拿出点实际行动来。’‘方志强笑看说着,他觉得气氛太过于沉闷了。
“什么实际行动?你想要我干嘛?”王亚欣显然是明白方志强的意思了,也笑着问看。
“你说呢?比如上次有个姿势你不愿意尝试,今晚上你给我,好不好?就当是谢我了。’‘
“流氓,我洗澡去了。”王亚欣骂着,然后一边笑着一边进了浴室。
方志强依旧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根烟,然后才慢慢地去了卧室睡觉。
这个周末,方志强与王亚欣带着王靖宇出去玩,出去玩的王靖宇是高兴的,但是,却从始至终都不愿意让方志强接近他,他对方志强忽然之间非常的抵触,在他的心里,方志强从爸爸一下子就变成了大骗
子。对于这个情形,方志强除了心疼也就只有无奈了,只能是希望随着时间的推迟,王靖宇能够不对他有那么深的怨念,方志强想着,一个小孩子记仇又能记多久?也就没当回事,当然,心情不好是肯定的。
周一这天,方志强回到公司,依旧是照例召开了例会,只不过现在开会的时候,他的办公室已经快要坐不下了,人数越来越多了。
开会的重点其实就是三个新店的事,以及与教育集团合作的事。为了这个单,方志强再次专门购买了一辆车为教育集团送货。
开完会之后,下午,方志强下午再次带着运营部部长一起去了教育集团,与王总以及对方专门负责这个事情的人就详细的细节进行安排。
晚上,方志强做东,宴请了教育集团的王总以及对方两个负责接口这个事情的领导,这边方志强带上了运营部部长以及刘艳,地点是在某五星级大酒店。
这一单生意直接签订的是五年的合同,方志强算了算,就这一笔生意,每年的利润能有三百多万,这也是一笔不算小的生意了,而且不需要太多垫资,与他们公司一样,甸月一次的付款方式,绝不拖欠,
这一点是方志强很喜欢,毕竟做生意的,谁都非常在意现金流的回转周期。
当天晚上,方志强特意叫上了公司的司机吃完饭在下面等着,每次出去应酬,他都会带上公司的司机,毕竟出去应酬是肯定要喝酒的,不喝酒怎么应酬?所以每次就都带上司机。
酒桌上,方志强与对方老总相谈甚欢,酒过三巡之后,方志强中途出去接了个电话,电话是王亚欣打过来的,问的无非是什么时候回家。
方志强特意出去接电话,然后抽了根烟,原因无他,这个教育集团的老总喝酒有点凶,有点厉害。而自己这边带的人,刘艳喝不了酒,而运营部部长两杯酒下去就已经醉倒在桌子上了,方志强打了电话叫
司机过来先把他给送回去去了。他自己也与这个王总喝了四五杯,他自己都有些扛不住了,但是这个王总却还是面不改色,乐呵呵与方志强继续喝。
方志强都感觉自己快要醉了,刚好这个时候王亚欣电话来了,他正好找个机会出来歇一会儿,清醒一下。他跑到外面的洗手间,在里面用凉水冲脸,让自己清醒一些。走出来,再次抽烟,他尽量多拖一点
时间。
就在方志强正在过道上抽烟的时候,走道尽头走过来一群人,西装革履的,一般来这种酒店吃饭的基本上都是有钱人的商务宴请。
当这群人走着说着经过方志强身边的时候,方志强忽然在当先的几个男人后面见到了一个女人,一个他非常熟悉的女人走在后面。
方志强瞪大了眼睛看看女人,他很惊讶。


第602章你幸福吗?(四)
女人一直不太说话跟在后面,走看走着,女人也忽然无意间就见到了站在墙角抽烟的方志强,女人一下子也呆住了,就那么忽然停下了脚步,呆呆地看着方志强。
方志强站在那呆呆地看着女人,女人也站在那呆呆地看看方志强,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说话,但是两个人的眼神里面却包含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潇潇,怎么了?’‘就在这时,走在前面的一个中年男人回头喊着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李潇潇,已经与方志强好几个月没见的李潇潇,也是从方志强的世界里消失了好几个月的李潇潇。
“爸,我……我有个东西忘在房间里了,你和叔叔先去吧,我……我等下自己回去,你让司机在下面等我就行了。”李潇潇听到自己父亲的叫喊连忙回头说着。
原来那个中年男人,就是李潇潇的父亲,想到这里,方志强不由自主多看了一眼。
“那好,那你等下就先回去吧。’‘李潇潇父亲点头,然后继续与旁边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边走边说着,两人身后都跟看好几个穿看西装戴着眼镜的人。
李潇潇父亲那一群人离开了之后,方志强与李潇潇又四目相对地站在过道那。方志强站在过道墙边,李潇潇站在过道中央。
“你……怎么在这?’‘方志强很久之后才开口问着李潇潇。
看看面前这个明显要比之前显得更加成熟更加干练的km良,方志强心里总是会阵阵的痛着。
“陪我爸一起来见客户,一起在这吃饭。’‘李潇潇淡淡地说看。
方志强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莫名其妙ttm卜常尴尬非常的沉闷。
“你呢?你怎么在这?”李潇潇半响后问着方志强同样的问题。
“跟你一样,陪客户吃饭,就在那,酒喝多了,跑出来醒一下酒再进去喝。”
“嗯,少喝点酒。’‘李潇潇也点头说看。
“好的,只是,应酬场面有些酒没办法少喝。”方志强微微的勉强笑了笑说道。
“听说……听说你与王亚欣结婚了?是吗?’‘李潇潇幽幽地问着方志强。
方志强犹豫着,但是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嗯。“
“你……你怎么知道的?”方志强问着。
“刘艳姐告诉我的,她跟我说,你与亚欣姐已经结婚了,领了结婚证。’‘李潇潇说这话的时候,眼眶里面有着泪花在闪动。
“是,我与亚欣结婚了,结婚几个月了。’‘
“恭喜你们。’‘李潇潇笑看说着,同样的,笑的很勉强,甚至于比方志强笑的更加的勉强。
“谢谢。’‘方志强说看,本来这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但是方志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说完之后,两个人再次陷入了沉默当中,空气中弥漫着让人难受的滋味。
“你……最近过的好吗?”方志强很久之后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挺好的,生活过的很好。对了,有个消息想要告诉你。”李潇潇笑着道。
“什么消息?’‘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