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老婆_第281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我的极品老婆_第281章

小说:我的极品老婆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7-09-14 01:31:51

我很有感触,我与毕
罗春当年就是很好的例子。他一直都憋在心里不说,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太多的怨念了,但是我不知道,最后,你也看到了,他几乎变成了一个病态,而我与他这么多年的感情,一下子就土崩瓦解了。所以,
我觉得你还是告诉亚欣,你们两之间进行沟通这样比较好。’‘刘艳再次劝说着。
“嗯,好,我会再想一想。“方志强点头道。
李潇潇从订婚前一天晚上,半夜就提着一个行李箱偷偷地开着自己的车出了门,出门之后来到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进行了疯狂的采购,然后又去了自己之前买的那套房子,把一些自驾游以及野营的装备
给装上了车,随后就跟着导航把车往高速上开去。
这是她这一辈子做过的最疯狂的一件事,她也确实是需要疯狂一次。
李潇潇一个人开着车,跟着导航在高速上跑着,累了,就把车靠边停着,下车,一个人坐在路边看着风景发呆,困了,就把车开进服务站,要么就去服务站里面找房间睡一觉,要么就自己在车上锁好车门
睡一觉,醒来之后继续开,她的速度并不快,她是那种,开看开着,可能在路边见到一处好的风景,或者一只好看的鸟,也会把车给停下看一会儿的人。
李潇潇开了一天一夜,把车从上海开到了四川西南部的某个城市,在这个城市里开了间房睡了一个晚上。然后又开车继续进发,完全跟看导航,又开了好几个小时,车子开进了大山里的某个镇上,李潇潇
把车在路边停看。自己背看一个背包,拿着相机在街上慢慢地走着。
她从未来过四川,就更别说这个西南某个小城市的大山里面的小镇了,但是,自从她一下车,看着这里街道两边矮旧的平房,以及偶尔出现的好几栋一看就有些年头的青砖木屋,她忽然觉得自己对这里很
熟悉,熟悉的就像她曾经到过这里一样,她也忽然之间就喜欢上了这里,喜欢这里迎面而来有些凌冽却也清新的风,喜欢这里陈旧、简陋而又古色古香有着历史韵味的建筑,更喜欢这里穿看朴素说着一口她听
不太懂的方言的人们。
她就这么走着,偶尔会拿起相机拍几张照片,街道并不长,也就两百米的长,这就是这个镇上唯一的街道,两边最多的就是卖ròu的。
李潇潇走看,走到一家小店门口,看看小店那破旧的招牌,她忽然就笑了,然后大步地走了进去。
找了一张竹椅子坐下,这个时候店里的生意不太好,唯有的四五张桌子只有李潇潇一个人坐在那。
“吃啥子哟?’‘中年fù女走过来问着。
李潇潇听不太清楚,不过却能听懂,就说看:‘’老板娘你好,我想要一碗你们这里的面条,叫……叫大碗面是吗?’‘
“大碗面是吧?马上就好。老佗子,大碗面下一碗。’‘老板娘说完之后又看了看李潇潇,用非常OBCc脚的昔通话问看李潇潇:’女娃娃你是外地人吧?”
“是,我是外地来的。”
“来这是找朋友还是走亲戚啊?我们这地方外地人可不多,难得见到说昔通话的,特别是你这么漂亮的女娃.’‘老板娘很淳朴,也很热情,更加喜欢聊天,这是这里人们的昔遍特xìng。
“我是来……找朋友的,老板娘,你认识一个人吗?‘’
“哪个?你说,只要是这条街上的,我都认识,就没有我不认识的。”老板娘豪爽地说着,只是这整脚的昔通话听的李潇潇尴尬症都要犯了。
“你认识方志强吗?他以前是在你们镇的镇政府上班的,他经常来你们这吃面的,他最喜欢吃的就是你这的面了,你记得吗?”李潇潇问着。
“你说强娃子啊,认得,哪能不认得啊,你是他朋友啊?女朋友吧?”老板娘笑呵呵地说看。
“不是不是,您误会了,不是,我只是他朋友,他已经结婚了。“李潇潇红着脸说看,说方志强结婚的时候,她情绪一下子就低落了。

第628章订婚(十)
“强娃子已经走了吧?不跟你说,他以前天天都在我这吃面,你知道他叫我什么吗?他叫我姐。我跟你说,天天就赖在我这……”老板娘一说就没个停,给李潇潇一直说着有关于方志强的事。
方志强就在这条街后面的镇政府上班,住在镇政府的宿舍里面。这条街就这么大,天天住在这跟谁都是熟人,而且,他最喜欢吃这家店的面了,每天都在这吃,一来二去就与这家店的老板老板娘成了朋
友,没事就坐这家店里玩,所以老板娘才会知道很多关于他的事。
李潇潇一边吃看面,一边听看老板娘说看关于方志强的很多趣事日事,她听的津津有昧,而这面也吃的津津有味。虽然对于李潇潇来说,这有些偏麻辣口味的面条,对于她这种从小就是吃清淡口味的来说
是个考验,但是却并不影响她的味觉,她觉得非常好吃,觉得这是她吃过的最美味的面条。
李潇潇特意找到这家店,就是因为方志强曾经跟她说过很多关于这条街这个镇上的事,其中就提到过这家店的面条,以及这个老板娘。
告别了老板娘,李潇潇继续在镇上游dàng,在街上找寻着方志强说过的那些关于这个街上的故事,在这些故事里,她能找到方志强的影子,就像现在,走在这条街上,想着方志强说的故事,她的眼前就会浮
现方志强点着一根烟在这条街上游dàng的样子,似乎一眼望去,整条街都有方志强的身影。
李潇潇很喜欢这种感觉,很享受这种感觉。
李潇潇漫步在街上,找到了方志强说的那家镇上唯一的超市,说是超市,其实也就是大一些的小卖部,见到了里面那个方志强所说的很漂亮的女孩,只不过,李潇潇进去的时候,那个漂亮女孩手里已经抱
着一个婴儿了。李潇潇也去了镇上唯一的那家网吧,只不过她只是进去看了一眼,没有去上网。她也去了……
一条这么短短几百米的小街,李潇潇足足逛了一个下午,最后去了镇政府,一个破败的镇政府院子,也去了镇政府后面的一个宿舍。宿舍楼没有门卫,谁都可以进,李潇潇就背着包走进了宿舍楼,宿舍楼
大部分的房间都没人住,住在里面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年轻人,而且,很多房间都能听到麻将声。
李潇潇笑了,她能够想象得出方志强当时住在这么简陋的宿舍里的情形,也能想到方志强肯定也是那个每天晚上都在彻夜打麻将的人。
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李潇潇走了出去,开着自己的车直接去了小街尽头那唯一的宾馆。
一楼是吃饭的,二楼是包间,三楼是住宿的,说是宾馆有些抬举,最多算是一个集吃饭和住宿功能为一体的招待所罢了。
方志强告诉李潇潇,这个宾馆是他当年来最多的地方,因为镇里领导吃饭陪客打麻将都在这里面,他天天都要陪着领导,所以几乎天天都呆在这里,这里也是镇里面最好的住宿的和吃饭的地方了,所以李
潇潇住进了这里。
在饭店里吃了晚饭,晚上,李潇潇就又开始沿着街道慢慢地走着,这里的街道没有路灯,街边的商铺天黑就全部关门,但是李潇潇却走得很有意思,她觉得心静,非常的静,她很喜欢这里,如果可以,她
甚至于想在这里过上一辈子,就过这种宁静而又淳朴的慢生活。更加因为,这里的风里似乎都有有关于方志强的气息。
李潇潇就这么住在这个镇上,一直住着,每天睡到天微微亮就能听到鸡叫声,而鸡叫声之后,街上就开始吵闹起来,每当这个时候,李潇潇就会搬张椅子坐在房间的窗户边就这么看着楼下拥挤的人潮,卖
ròu的、卖菜的卖种子卖山货卖农具的,很是噪杂吵闹,但是对于李潇潇来说,她却很喜欢这种感觉,她可以就这么坐在那看着看上一个上午。下午她会街上乱逛,也会偶尔早起爬到附近的一座山上去看日出,
带看相机,拍摄着她想拍的任何东西,心里很平静,似乎所有的悲伤和愤怒,在这个小镇上都不复存在。
甚至于,李潇潇想着,如果有可能,自己在这个镇上呆上一辈子都好,就这么过完自己的一生。
李潇潇在镇上住了三天,然后去了面馆问老板娘路,问了之后就再次开着车往大山里面开去,大山里面有路,只不过已经不是水泥路了,而是土路,好在这个时节已经不常下雨,路很干,也就还算比较好
走。
李潇潇开看车直接开到了村子里,这里就是方志强的家所在的村子。
李潇潇开着车,慢慢悠悠地在村子里面走着,注意观察,最后,她终于见到了两luǒ大槐树,也见到了两luǒ大槐树后面的那栋一层的小平房。这就是方志强的家,方志强告诉过她,她家门前有两luǒ大槐树,
说那两luǒ大槐树是他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种的,李潇潇不知道方志强说的到底是他的第几代爷爷种的,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两luǒ大槐树能让她找到方志强的家。
李潇潇直接把车开到了方志强家的门前,然后下车。
这时,屋里面走出来一个老人,说是老人其实也不对,老人其实也就不到六十岁或者六十岁左右,只不过是一辈子辛勤的劳动让他比起一般人要显得更加苍老,头上的头发都已经白了大半了。
老人出来看着李潇潇,又看了看车,有些疑惑。
李潇潇下了车,看着这个老人,她思绪连篇。她虽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老人,但是在她心里,她却是好像对这个老人已经非常熟悉了一般,因为,方志强对她说的最多的,就是关于他与他父亲之间的事。
“叔叔,您好,我……我是外地来的,我是一名摄影爱好者,这次过来是来你们村子里采风的,就是外拍,过来拍摄关于这里的大自然的风景和村里的一些人文。我很喜欢您家门口的这两棵大槐树,我就
是想请你帮个忙,我想在村子里住一段时间,我能住你家吗?我想在你家吃在你家住,我可以给你钱,你说多少钱都可以的,叔叔,行吗?’‘李潇潇对方志强的父亲说道。

第629章订婚(十一)
方志强的父亲呆呆地看着这个女孩,说道:“脚良,你们这些城里年轻人喜欢拍东西我在电视上见过,这是爱好是吧?住我这里倒是没关系,反正我老头子一个人住,只是,我这家里条件可不太好,你不
一定住得惯,而且吃的话我这……生活不太好的……’‘
“叔叔,没关系,我知道,你们这里买菜不方便,没关系的,我有车,我负责买菜我负责做饭,我可以去镇上买菜的。你这很好了,求求叔叔,让我住在这里吧,我很喜欢你们家这两luǒ大槐树。”李潇潇
连忙说着。
“你要住那就住吧,只是我们家简陋,另外,家里也就两间房,一间是我自己住,一间是我儿子住的,他去外地上班去了,不在家,如果你要住就只能住他那房里……“
“好,我就住他房里了。”李潇潇不断方志强父亲说完连忙说着。
“可我们家也没有新的被褥什么的,你只能凑合看用他的,你要是介意那就没办法了。’‘
“我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的,叔叔,谢谢你,你看看钱怎么算?多少钱一天?五百还是一千?“李潇潇高兴滴说着。
方志强父亲摇了摇头,说道:“谈什么钱,我这又不是招待所,你要住这就住这里吧。’‘
“那……那就谢谢叔叔了。’‘李潇潇非常高兴,然后自己就乖乖地跑到车上去把自己的行李给搬了下来。
“这就是我儿子的房间了,比较简陋,你要住那就将就看住吧。’‘方志强父亲带着李潇潇走进了方志强的房间里。
房间的确很简单,一张木架床,床上放着被褥,上面还架看蚊帐,山里夏天晚上蚊虫多,所以基本上都有蚊帐,到了冬天也都不拆。房间里也没有其它的东西,一个老旧的小衣柜,衣柜上面还有一面镜
子,镜子上面还有那种很俗气的牡丹花。另外就是有一张写字台了,也是很老旧的,其中一个抽屉都已经掉了。
写字台上面放着一张照片,照片是方志强大学毕业时候照的毕业证,穿看学士服照的,那时候的方志强很年轻,意气风发。
李潇潇第一眼就见到了这张照片,呆呆地走了过去,拿起这张照片看着,用手抹了抹上面落下的一层灰,悠悠地问着:“叔叔,这是你儿子吧?很帅。’‘
“哈哈哈哈,帅什么帅,这小子脾气随我,都是牛脾气,所以我们爷俩不对付。跟我吵架出去的,两年了,一直都没回来。’‘方志强叔叔听到李潇潇夸方志强很帅高兴的笑看,虽然嘴里是骂着方志强,但
是却充满了温情。
“其实,叔叔,你虽然与你儿子吵架,但是心里一直都想着你儿子的吧?“李潇潇放下照片后问着方志强的爸爸。
“吵什么架?两父子哪有隔夜仇,做老子的永远都是欠儿子的,只是,这小子实在是有些不靠谱,有些事情做的太不让人省心了。但是,这小子很优秀,非常优秀,我们这里唯一的大学生,最主要的是人
品好,这点像我,做人第一点就是要有人品……”方志强父亲从兜里摸出一包烟出来抽着,一边抽一边哈哈大笑看,随后又道二“怎么说呢,两年了,他都没回来,不是他不孝,是我不希望他回来,另外,他
给我打电话我也一直都没接。不是我不想他,只是我不希望他在外面打拼还担心我、还顾及我这个老头子,这样我不理他他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安安心心地去打拼,年轻人嘛,我也帮不了他什么,只希望不
要给他添麻烦就行了。”
听着方志强父亲的话,李潇潇差点感动的哭了。这种淳朴的父亲已经很难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