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老婆_第426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我的极品老婆_第426章

小说:我的极品老婆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7-09-14 01:31:51

来,到处都是下班的人。他这时候才惊觉,自己是该回家了。家里还有父亲在等着他,那是他的责任,他的牵挂,也是他的归宿。他现在不是一个人。

方志强打着方向盘,掉头准备回家,这时候忽然间想到,连这个所谓的家,其实也是李潇潇给他的,可是李潇潇自己,却没有一个幸福的家,而且是因为他。这个念头像一把刀,狠狠地chā在他的心口上,让他连呼吸都不能够。

那一瞬间,方志强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他以为自己不会再哭,以为王亚欣离开之后,再也不会有谁,或者是什么事情能够让他伤心,让他落泪,可是此刻,想到那个一直笑嘻嘻、下一秒钟又可能突然哭出来的女孩,他还是没有忍住眼泪。

方志强直到很晚才回到家里,他知道自己眼睛还有些红肿,但是不可能让父亲在家等着他,所以他还是回来了。

门打开的时候,父亲已经在等着他,看到他回来,笑着叫一声:“强娃子,回来了。”

“我做好饭了,在锅里头,这就盛出来。”父亲对他说着,“你去洗把手,马上就能吃饭了。”

“爸,我来就行。”方志强连忙若无其事地说道,平时都是他一下班就回来做饭,父亲很不习惯,要做饭做家务,但是方志强坚决不让。父亲来了是来养病的,不是来给他当保姆的。但是本来在家就是个闲不住的,这下子来了上海,每天无所事事,加上心疼方志强上班也累,所以看到方志强回来的晚了,就自己还是把饭给做上了。


第960章 风波起(十三)


“就是你这个什么电磁炉,我不太会用,又没有个火头,也看不出来到底火大火小,就看见一个劲猛地冒烟,我再去翻就晚了。”父亲歉意地说着,“菜有点糊底了,我把焦的铲出来了,不耽误吃,下次还是得多学学。这样你下班回来也能吃上口热乎饭。”

看着父亲颤巍巍地忙活着的样子,方志强眼中又是一酸。尤其是老年人血气本来就虚,昨晚手术之后,感觉可能是元气大量丧失,父亲的头发胡子一下子白了好多,顿时就老态毕露。

“爸,我都说了,这些事情不用你做,我来就行。我今天是特殊情况回来晚了,往后不会了,就算是回来晚,你等我一会我们出去吃都行,刚好也带你下馆子打打牙祭。”方志强赶紧去接过父亲手里的活,一边说道。“你现在身体还不行,出去活动透透气就行,这些事情你就不要做了。”

父亲顿一顿才说话:“我老是躺着坐着,一个人也无聊,怕时间长了骨头生锈,还是让我活动一下吧。”

方志强把菜饭菜端上来,跟父亲两人坐下来吃饭。其实他根本没有任何的食yù,甚至于根本就吃不下去,但是他怕父亲看出来异常,不想让父亲担心,所以还是坐下来陪着父亲吃。至于吃到嘴里的是什么东西,什么味道,他完全没有任何的感觉。

潇潇她现在吃东西没,跟她爸妈和好了吗,她现在心情好些没有?坐在饭桌前,麻木地往嘴里扒拉着东西,方志强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些,都是关于李潇潇。

“这个电磁炉做饭,还是不如柴火灶。”以往方志强回来,都会跟父亲讲一讲,今天遇到些什么事情,或者是聊聊老家的人,拉拉家常,可是今天,一句话也没有,气氛变得沉默,父亲就有些没话找话地说着。

“土灶火力猛,饭菜是香一些。”方志强勉强地笑着,回应着父亲的话,“不过爸你手艺不错,这样做的也好吃。”

父亲却是摇了摇头:“老家里做出来的,比这好吃,潇潇就特别喜欢吃,尤其是自己做的腊ròu腊肠,配上杂菜一锅炖出来,不等揭开盖子她就说香,自己都能吃下去好多。能不香吗?都是自己家做的,比外头的干净不说,都是真材实料。”父亲说着,摇摇头叹口气:“那时候来的太急了,都忘了给她带一点过来。等哪天她来了我烧给她吃。”

方志强没有想到,父亲好好的忽然间还是提起了潇潇,本来嘴里的一块豆腐,一下子变得像鱼刺一样梗在喉头,咽不下去。好半天他才勉强吃下去,若无其事地说着:“没事,等哪天我打电话给我姑,叫她寄一点过来,邮费也不贵。”

他也不知道这样瞒着父亲有什么意义。

父亲却没有接话,端着碗却没有动,好半天开口问一句:“强娃子,你是不是跟潇潇闹了别扭?她这些天,也不见半点动静。我打过她电话,怎么一直都不通。你们两个,是吵架了吗?”

“强娃子,女孩子,你得多让着点。何况潇潇听话懂事,不是人家那样不讲理的,你呢脾气有时候是太倔,这个我知道的,随我。但是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别让人家伤心。”父亲慢慢地说着,劝着方志强。

方志强半天才说出来一句:“爸,没有,我没跟她吵架。她就是最近确实忙。”他低着头,想努力吃饭,却怎么都扒拉不到嘴里去。

父亲沉默了好一会,才问道:“是不是她爸妈不同意?不让她跟你来往?”

父亲不傻,潇潇一直都那么热情,为什么回来之后,就忽然间无声无息了。方志强之前也跟他讲过,潇潇家庭不是一般的人家,再看看方志强如今的异常,他很快把这些联系到一块去了。

方志强的心又一次被刺痛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父亲解释,更不想让父亲知道潇潇的情况。

“爸,人家家里一直都不同意。我有这自知之明。”方志强自嘲地笑,“我啥时候也没有想过高攀啊。你别管那么多了。我跟潇潇,其实一直就是好朋友,真的,只是好朋友。跟你说你还老不信,那时候就不该把那块玉给她啊,你说将来给我媳fù儿给啥啊,这要是让媳fù知道了,还不得跟我闹?”

方志强笑着,胡乱说着,也算是想要转移话题。其实他一直是在强撑着,他真的怕自己当着父亲的面,忍不住就会流下泪来。

“那个我说了是给她的,也说了就算当不成儿媳fù我也是拿她当闺女的,到什么时候都是。”父亲很用力很严肃地说着这话。

“强娃子,我还是那句话,要真是潇潇自己反悔了不同意,或者她家里不同意,没得商量,那咱们没话说,只能是说没有那个福气,要不了这么好的媳fù儿。可是要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硬生生没抓住,那就是作孽了。”父亲说完这句话,自顾自扒拉着饭,再没说一句话。

方志强一口都吃不下去了,他心里只有一个声音:爸,我可能真的是没有福气,要不了这个媳fù儿。

也许我就注定是个孤单到老的命。

只是这话,他无论如何不敢跟父亲说,怕刺伤父亲的心。没有哪个父母不巴望着自己的孩子家庭美满的,可是他恐怕是注定要让父亲失望了。

父亲也根本没有胃口,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碗筷,又要去收拾洗碗。方志强坚决拦住不让他去,给他调好相声频道让他坐着看电视,自己端着碗筷去厨房洗刷。

等到方志强洗完收拾完出来,电视里头响声热闹一片,笑声、鼓掌声此起彼伏,父亲却根本没有在看,他带着老花眼镜,拿着自己的那个老人手机,费力地看着什么。看见他出来,犹豫了一下还是举起手机:“强娃子,你看看我这手机。天天都有短信进来,我又不认识字,也不懂得看。你看看这都是什么短信,我怎么瞅着名字像是潇潇。”

方志强心一紧,下意识地接过来手机。打开了短信箱。

短信箱里头满满的,全是李潇潇发来的信息。


第961章 解不开的劫(一)


方志强手指都在颤抖着,点开了那一条条短信。

“叔叔,对不起。我知道你和强子回来上海了,可是我却没有办法说话算数,去陪你聊天,吃你做的饭了。对不起。”这是很早的一条,他们刚回来的那天。

“叔叔,身体怎么样了,来上海还能适应吗?强子每天要上班,没有人陪着,你会不会无聊啊。我好想去看你,可是我不能了。我也想给你打电话,可是现实是我连接都不敢接。因为我怕我会忍不住哭……更怕我会忍不住去看你们。你说过你不认识字,手机你也不会用,所以我给你发信息你不会看到,我就当这样子和你说说话。”

“叔叔,真的很想跟你说,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每次看到你的电话,都是我最痛苦最纠结的时候,我好想你,想强子,想念在四川时候无忧无虑的生活……”

“我好想去看强子,今天上班,特地绕了一大圈到佳家公司的楼下,可是却没有上去的勇气。我怕看到他一眼,这些天以来的坚持就会全部作废……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能撑下去多久,我觉得心中自己每天都像行尸走ròu一样活着,也许比它们还要悲惨,因为它们不会感觉到痛苦,不会像我这样,满心只有分离的苦痛。”

“有时候我也在怨恨着强子,为什么不能够主动一些,多喜欢我一点。为什么没有来找我;可是想想,这样也好,也许我就会慢慢死心,慢慢忘掉他。可是我不知道,到底要多久……”

“叔叔,对不起,我可能真的没有办法跟强子结婚了,以后也没有办法见你了。我可能是要嫁给别的人了,因为,不这样做的话,我根本没有办法忘掉强子,也没有办法做到对他死心。我说过等他一辈子的……在我心中,他永远都是我最爱的人。如果最终嫁的人不是他,那是谁都无所谓了。只是现在的我,根本不知道永远到底有多远,没有他的人生,我能够走多远。那块玉牌,我不知道是该还给你还是怎样……可我真的很想自私的把它留下。只有它能够陪伴我了。”

还有很多,都是发给方志强父亲的日常的问候,问他身体怎么样了,几乎每天都有。方志强几乎可以想象得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李潇潇是怎么样一边哭着一边发信息的。

一边是父母,一边是自己最深爱的人,李潇潇已经被现实逼到没有选择也没有退路,只能是承受着这样的痛苦煎熬,她没有办法去发泄去释放,只能用这样的方式,默默的诉说着。

方志强的父亲等了半天,看着方志强呆愣愣的样子,疑惑地问他:“是不是潇潇发来的?她那两个字,我看着像是,这号码还有名字还是她给我保存的。她都发的些什么?”

方志强愣了半天,冲父亲笑了一下,那笑里头的苦涩意味,只有他自己能够体会:“她就是问你好点没,结果手机出了问题,就一直不停的重复发着。没有别的什么。”

他很无力地说着,实在没有办法向父亲解释,难道他要说,李潇潇现在特别难受,每一个信息,都是在想念他们?

“没什么的。”方志强无力地重复了一遍,像是说给自己听。

父亲没说话,脸上却露出很明显的失望的神色,好一会才点了点头,“哦”了一声,视线转回到电视上去了。

方志强站在客厅里头,忽然间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他不知道该去干什么,就这样呆呆的站着,脑海里想到的却是已经是很久之前,他第一次来到这间房间时候的情景,那时候他还是个小快递员,还不知道李潇潇的身份,李潇潇几乎可以说是把他骗了过来,手忙脚乱的找东西给他寄。

“方志强,我最后问你个问题。你真的不认识我?”

李潇潇清脆甜美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还有那天下午的阳光落在她脸上,她指着自己的脸,让他好好看清好好回忆。可是他却压根没有认出来,站在面前的女孩子是谁,更不知道,日后他们会有那么多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缠,还有那么深刻的痛苦。

方志强自己都没有想到,那么久之前的记忆,那么琐碎的事情,到现在他居然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只是从来也没有去想起过,而今一点一滴,仿佛都在脑海里。直接像是拉开了闸门,记忆的洪水就汹涌而下。他跟光头打架住院,出院以后被李潇潇她们几乎是绑架绑来到这里,李潇潇给他买了好多的食材,早上一大早煲汤给他送过来。还有更早的时候,刘艳跟老毕借李潇潇的房子,他不情不愿地过来帮忙搬家,却在客厅里发现李潇潇从他这寄出去的书,于是找李潇潇兴师问罪,却看到李潇潇正在收拾内衣……两个人在这里嬉笑打闹的情景,一幕幕就在眼前,甚至于到现在他还清晰的记得,当时那些杂志摆在什么位置,那时候这屋子是什么陈设。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李潇潇早已经在他心上扎下了根,而且还在顽强的生长着。

他生命里的那个人真的是李潇潇吗?如果是,又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错过?难道这就是老天爷给他设的波折,要考验他的爱情?可是老天爷真的有让他幸福、让李潇潇幸福的打算吗?

天王煞,桃花煞。这些词冷不丁又蹦到头脑里,算命老头说的,他的婚姻,是个解不了的劫。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还努力什么?徒然地增加李潇潇的痛苦和烦恼;可是另一边,王霞下午的那些话,还在一字一句地敲打着他,让他坐立难安,百转千回却寻不到一个答案。

方志强坐不住了,他一点都没有办法在这间充满了李潇潇的气息和身影的屋子里待下去,他拿起车钥匙:“爸,我有事出去一下。”

“这么晚了,你去哪?”父亲连忙问他,然而方志强已经冲出了屋子,只听到父亲遥遥的声音:“开车小心点!”


第962章 解不开的劫(二)


方志强开着车,在夜晚的道路上飞驰着。他要找到当时给他算命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