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老婆_第515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我的极品老婆_第515章

小说:我的极品老婆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7-09-14 01:31:51

“我靠,还敢叫!”牢头一听,“给我继续打,打到服为止。”

结果就是管教听见动静跑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郑明杰浑身上下光溜溜只剩下内裤和袜子,雪白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站都站不稳了,被几个人硬拖着的。他赶紧问道:“这怎么回事?你们几个,我警告一句,不要给我动私行,否则全体关禁闭!”

“没有!”本来耀武扬威的牢头,一下子笑的像朵花一样:“报告管教,新来的犯人说是要洗澡,结果在水池那边摔倒了,我们见义勇为把他扶过来的。”

郑明杰刚要说话,牢头顿时一个yīn狠的眼神,旁边一个声音也在他耳朵边上yīn沉地说道:“刚才只是热身,敢打小报告的话,晚上你就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郑明杰疼的浑身直哆嗦,含着眼泪,半天只能说出来一句:“我是摔倒了,被他们扶过来的。”

第1163章 意外(八)

“就是,我们是见义勇为啊管教。”旁边还有犯人起哄说道。随即一群人跟着哄笑起来。管教当然是不信,但是也知道牢里头这些事情天天有,根本不稀奇,只要不闹出人命,就没人愿意管,反正进来这里的都没有一个好人。管教不耐烦地拿警棍敲敲门:“少来!都给我老实点,不然的话集体扣伙食。”

结果管教走后,又是一阵狂风暴雨,那天晚上郑明杰直接连爬起来吃饭的力气都没了,当然,也没有人打算给他饭吃,他的那份伙食直接让人进贡给牢头了。

这才只是个开始,随后的每一天,对于郑明杰来说都像是一场噩梦。本身新的犯人就是老犯人欺压玩弄的对象,更何况他这样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自己还是个少爷的,更是让这一帮子糙老爷们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憋着劲地要修理他。一开始郑明杰还想试着打报告或者是反抗,但是越到后来,他越知道,反抗的代价就是挨的更惨,他已经没有心思再挣扎了。

但是对于方志强的恨却永无止境地延续下去。他不会忘掉,正是方志强害得他失去亚美,失去一切,最终落得如此地步。

而这时候,光头却悄悄地来到了看守所探监,只不过他所探望的人当然不是郑明杰,而是牢头。两个人低低地说着什么,最后光头小声说了一句:“这事情,就拜托你了。”

“包在我身上。这几天已经把他收拾得要多老实有多老实了。这事情,小意思。里头那些人都是老油条,知道该怎么办。”牢头笑得非常得意,随即又认真地说道,“我弟你多关照一下,别让人欺负他,也别让他学我。”

“jiāo给我你就别cāo心了。”光头的回答也是干脆得很。

等到光头离开,牢头的探监结束,回到牢房里的时候,郑明杰还窝在床上,为明天即将到来的开庭惶惶不安。

他也没有注意到,牢头悄悄地把几个人叫到一起,聚在卫生间的水池旁边,很快地说了几句什么,随后每个人各自点点头,又悄无声息地散开。

“妈的!”郑明杰想着,忍不住狠狠地锤了下墙。他现在怎么想怎么后悔,也越来越恨那时候为什么没有杀掉方志强。

睡在他下铺的犯人立刻跳了起来:“喂!有病啊你,刚刚给你松过骨头,皮又痒痒了是吧?是不是欠收拾?”

郑明杰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说完话的时候,下铺的犯人已经和牢头飞快地jiāo换了一个眼神,随即还没等他解释,下铺叫东子的犯人,已经直接粗暴地把他从上铺拽了下来,随即一巴掌就重重地扇到脸上来了。

“你他妈的……”郑明杰浑身被摔得一阵疼,那一巴掌更是眼冒金星,张口直接就骂起来了。

“靠,还骂上了。来,弟兄们,都别客气了,一起招呼吧。”东子摩拳擦掌,兴奋地说着。“整好,他是不是明天去法庭,那咱们还不得来个痛快的,不然指不定到时候怎么判,万一不在咱们这了,那可就没得玩了。”

随即一阵起哄声,整间牢房的人都围上来了,但不只是拳打脚踢,那都是最简单的。

郑明杰一晚上死去活来痛不yù生,满脑子意识已经昏昏沉沉的了。这些人是打定了主意,不让他睡,硬生生让他熬着,事实上郑明杰打从进来开始,就没有睡好过一天。他的神经已经崩到就快要断了。

“你们这些混蛋,有本事杀了我。”郑明杰咬着牙,翻着白眼说道。“要不然等我出去……等我出去,一个个杀了你们。”

几个人像听到笑话一样,一齐哈哈大笑起来:“还出去?做梦没醒吧?”东子拍拍他的脸:“就你这样的,杀了人还指望能出去?准备把牢底坐穿吧。”

东子说着,又招呼一声:“这小子今天来劲了,到现在还没服软。兄弟们,咱们也别睡了,陪他继续玩玩吧。”

“行了东子。”一直舒服地躺着观战的牢头翻了个身,终于出声了:“先放他一马。明儿他就要出庭了,下手太狠等下脸上带伤上庭,这要是被捅出去,你以为管教不找咱们麻烦啊。来日方长,急这一晚上干什么?”

东子楞了一下:“哥,他明天就宣判了,他不是杀人么,那是重刑,到时候肯定不在咱们这监室了,咱们哪还有机会,还不得趁这一晚上过过瘾?”

牢头嗤笑一声,又翻了个身:“你们想得也真够简单的,这家伙来头你们不知道吧?那起码也知道是个有钱人,还得是超级有钱的那种吧?这几年牢坐下来,你们还不知道套路?但凡是有钱的,有几个最后是死罪的?他杀人又没把人杀死,到时候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人,那还两说呢。我跟你妈说,他这种人,反正家里有钱使劲砸,就算是杀人,只要没死,那也是一样不会判死刑。可是哪怕一样的是判个十年二十年,别忘了监牢可不一样。我估摸着他家里头说什么也得给他改成个故意伤害,那就轮不到去重监,还在咱们这。慢慢再折腾他。”

牢头这话说完,顿时一片拍马的声音:“哥,还是你懂行啊。”

东子也是喜上眉梢:“哥,你也真是,到现在才说,我这一晚上累得手都酸了。”随即招呼旁边两个犯人:“你们俩看着,别让他睡着了。不能治理他,也不能让他太快活。”

郑明杰已经是如坠冰窟,牢头那番话,他一字一句都听在耳里。这样的生活,对他来说一分一秒都是煎熬,他早都撑不下去了。先前律师还跟他说让他想办法脱罪,坚决不承认是杀人。可是律师怎么知道,他在这里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郑明杰痛苦地闭上眼睛,两行泪流了下来。而旁边负责看守他的犯人立刻一脚踢上去:“别装死!说了不让你睡,把眼睛睁开!”

如果故意伤害也是一样的服刑时间,那他要怎么在这里生活下去?郑明杰万念俱灰。

第1164章 意外(九)

这场轰动一时、备受瞩目的案子终于开庭。当天法庭门口挤得水泄不通,所有大大小小的记者基本上全体出动,准备报道这起案子的最终结果。

现在已经有各种版本的谣言满天飞,都在猜测最终的审判结果。甚至于郑明杰的各种经历都已经被扒皮出来,包括有自称是他在国外留学的同学绘声绘色地描述郑明杰各种炫富、生活混乱的消息,还有他经营高利贷、与dú贩往来的事情,关键是都还有图有真相。连郑成文都不知道,他一贯引以为傲的儿子原来背着他生活是这样。但是他也已经没有心思去管那些了,现在的情况,能把郑明杰保住就是谢天谢地了。

郑明杰被带上法庭的时候,又是引起了一阵轰动。一方面是所有人都急于看到这个传奇的任务的庐山真面目,另一方面则是震惊于之前的报道上,这个人好歹是风度翩翩的样子,然而实际上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郑明杰,短短这些天的日子,已经完全不chéng rén形,瘦骨嶙峋,眼窝深深陷下去,整个人精神萎靡,连走路都是靠法警硬拖着。郑成文看的老泪纵横。

而旁听席上,李潇潇也是吃了一惊。的确郑明杰这样子,真的是令人太过震惊了。她下意识地握紧了王霞的手,面色一阵苍白。

王霞感觉到她的异常,低声说道:“别心软。想想你自己、还有舅舅躺在医院时候的情景。他下手的时候,也是从来没有心软过。”

案子正常开始审理,双方律师各执一词,首先是争议最大的,也就是郑明杰对于方志强行凶的这一点。果不其然,在到底是故意伤害还是故意杀人这一点上,唇qiāng舌剑争论不休。

郑明杰一直低着头,律师的那些话像是轰zhà,一个个字眼都在他头脑里盘旋不修,但是他已经无法分清每一个字组合到一起是什么意思。一夜未眠,加上多日以来的折磨,他现在已经是摇摇yù坠,都不知道是怎么还能站住的。

他唯一记得的,就是牢头的冷笑,还有那几句话。

哪怕一样是蹲个二十年,只要不是故意杀人,那就还在这个监室,有的是时间,继续整治他。

那冷笑声仿佛就在耳边,还有一张张笑容狰狞的脸,郑明杰猛地打了个哆嗦。

“郑明杰!”忽然间听到一个声音,郑明杰一个哆嗦,随即抬头看到法官严厉地说道:“犯罪嫌疑人郑明杰,请你阐述一下事发当晚……”

“我要杀了他!”郑明杰狂吼起来,“方志强!我要杀了你!”

那一下子郑明杰像一头疯了的猛兽,用带着手铐的手猛烈地晃着被告栏的铁笼,不顾一切地想要扑向证人席上的方志强。铁栅栏发出剧烈的摇晃声,一旁的法警都变了脸色,连忙上前去拦阻他。然而郑明杰根本什么都不顾了,他只有一个念头:冲出去!从这儿出去,杀了方志强,就再也不用坐牢了!

整个法庭几乎bàozhà了。旁听席上一片尖叫声,毕竟这样的事情几乎从来没有发生过,基本上到了法庭审理这个环节,所有人都是乖乖认罪,争取宽大处理,然而这种行为几乎无异于当庭行凶。

方志强虽然知道郑明杰不可能冲上来,而且此时的郑明杰也没有任何的能力伤到自己,但是郑明杰那一刻的凶相毕露,还是让他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郑明杰的辩护律师目瞪口呆,就在刚刚,他还在义正辞严地指出,他的被告人只是出于一时的冲动,从动机上就不存在要杀人的可能。然而就在他眼前,在众目睽睽之下,郑明杰用亲身行动向所有人证明了故意杀人于故意伤害的区别。

郑成文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直接晕过去,硬撑着坐好,但也只看到郑明杰被法警牢牢制住所以拖下去的情景。

郑明杰被带走,案子紧急休庭,旁听席上闹哄哄的,全是心有余悸在讨论刚才那突发的一幕:“太可怕了,这绝对是要杀人的。”

“这还有什么好辩护的,直接判死刑吧。都到这一步了还死xìng不改,等出来早晚也还是要危害社会的。”

“估计是天生的暴力倾向。”

而站在证人席上的方志强与律师对望了一眼,律师不动声色地向他点了点头。方志强明白,这一把他们赢了,郑明杰故意杀人的罪行是彻底落实了,再也无可辩驳。说实话,方志强也没有想到后果会是这样的激烈。

王霞跟李潇潇坐在旁听席上,王霞脸色苍白,冉宇明轻轻拍拍她的肩膀:“没事的,这是在法庭上,他不会有行凶的机会的。我去帮你们接点热水。”

冉宇明离开后,王霞才发觉自己手心湿漉漉的捏了一把汗:“看到没有,他是真的不会悔改的。这种时候在法庭上他都敢说这话,你想想他心里头是多大的仇恨。如果真的是轻轻巧巧给他判个故意伤人,随便关几年出来,你想想他会有多大的怨气?那时候不光是强子,连你的安全都成问题。”

“姐,你不要再说了。”李潇潇捂住头,痛苦地流着泪摇头说道:“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人……不是这么的极端也没有这么可怕……”

亲眼看见曾经熟悉的一个人露出杀人狂魔的狰狞面目,那一刻李潇潇觉得自己的世界完全的崩塌了。虽然她早就已经跟郑明杰撕破脸,也很早就知道郑明杰是个无所不用其极的人,但是在这样的场景下看到郑明杰显露出这样的一面,这样强烈的刺激,还是让她觉得难以承受。

“那只不过是他一直在隐藏着真实的自己。”王霞很冷静也很理智,“在极端的环境下暴露出来真实的他,就是这个样子。心里充满着仇恨和破坏以及报复的yù望……这时候如果他不是被关着,如果他手里有一把刀,那他绝对会上来杀了强子你信不信?你难道愿意看到强子被他所伤害?”

第1165章 意外(十)

李潇潇摇着头,哭着说道:“姐,他是被我们……放到这么极端的环境里的。”整件事情她都了解,知道郑明杰为什么忽然间发狂,原因都在于他们的布置和安排。这让单纯的李潇潇难以接受。

“姐,你为什么一提到强子你就这么激动?甚至于不惜为了他去这样对付一个人?”李潇潇泪流满面地问道,“我承认郑明杰他罪该万死,但是审判之手不在于我们,我们没有这个权利去裁决他、去宣判他的命运,我们可以去找出他所有犯罪的证据,去争取重判,但不是这样子,为了一个我们想要和需要的结果,这样的对待一个人……”

王霞愣了,那一刻她没有办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是生气于李潇潇的软弱善良,不服李潇潇这样的指责,还是因为李潇潇那句,你为什么一提到强子你就这么激动?

李潇潇的话戳中了她的内心,如果不是方志强而是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