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老婆_第564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我的极品老婆_第564章

小说:我的极品老婆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7-09-14 01:31:51

还专门跑去听课去跟着学。不过那时候年纪小没有定xìng,喜欢明星,所以就想办法进了这个圈子,从订盒饭打杂做起,到后来跟了你……现在想想,现在拥有的一切,失去了的确是很可惜,但是如果真的觉得生活很压抑,也可能的确不如放手去寻找自己的生活。我想我大概还会回头,继续去学漫画,然后去画漫画。”

“好啊,这也是个不错的梦想。”黄婉婷笑着说,“那我希望你以后可以成为一个很有名的漫画家……不不不,不需要很有名,要很厉害很自由,可以随便画自己想画的东西就行了。”

小曼也高兴起来:“谢谢你青青姐。”她感叹着说道,“如果真的能实现就好了。”

“会的,一定都会的。”黄婉婷安慰着她。

随即小曼的电话响了,她拿出来一看,顿时慌得要跳起来了;“哎呀不好了青青姐,广告方那边打电话来问了,咱们要迟到了,赶紧的。”她可不想害得黄青青被扣上耍大牌的帽子。至于刚才那美好的想象,还是等她们能够脱离这个圈子再说吧。

黄婉婷苦笑一声,加快了步子。

黄婉婷在一刻不停地忙着,根本顾不上想其他的。所以有些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她真的是提前一点都没有发现。

那天她算是把杨姐彻底得罪了,按理说杨姐眼里揉不得沙子,就算不能当场报复她,最起码也要狠狠发一通火,可是后来居然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只不过小武也告诉了黄婉婷,说杨姐确实来找过他们,试图说服他们,接受她的安排。

“我们当然不可能听她的,毕竟那时候她看都没有看过我们一眼,是青青姐你等于是从垃圾堆里把我们捡出来的。”小武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说,“而且一直都是你照顾着我们,包括这次的歌,说是我们几个的,其实不都是你在帮忙。而且我们几个也想的一样,都只想跟着你做音乐,不想整天那样跑通告不务正业。”

第1275章 风暴将至(五)

黄婉婷挺想笑的,小武这几个孩子真的是傻呆呆的,别人趋之若鹜的通告和商业活动,在他们看来却是避之不及。不过他们能够坚持着不改初衷,而且能够体会到自己的苦心,这也让她很感动很欣慰。

至少在那一刻,黄婉婷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当然她也怀疑过,也担心过杨姐会不会采取其他的行动,毕竟她是把杨姐的面子里子都伤了个透。现在她还并不想撕破脸,但是因为一直很忙,而且杨姐那边好像也很忙,两个人见面的机会也很少。所以在公司的酒会上,黄婉婷想了一下以后,还是端着酒过去找杨姐,算是主动示好:“杨姐,你辛苦了,多谢你。另外前两天因为忙,也没有时间跟你好好沟通,说话有不对的地方,真的挺抱歉的,还请杨姐多多包涵。”

反正低头做人么谁不会,再说黄婉婷最主要的目的是保住小武他们,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让她服一下软说两句好话也没有什么。

杨姐看着黄婉婷和她手中的酒杯,淡淡地笑了笑:“说什么客气话?我只负责幕后,真正忙和辛苦的人是你。而且你也确实为公司做了那么多的贡献,这杯酒该我敬你。至于说前两天,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好像一点都不记得。”说着端起酒杯,跟黄婉婷浅浅地碰了一下。

黄婉婷见她既然不再追究,也就微笑喝下酒。然后杨姐又给她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上以后,真的敬了她一杯,很诚恳地说道:“青青,其实要说抱歉,也许应该是我说。”

“杨姐……”黄婉婷这下子是真的有点愣住了,这一点都不像杨姐的风格,所以她一下子真的有些适应不了,“杨姐你这说的什么话。”

“我说的是真的,我也知道,一直以来可能给你们安排的任务太重,工作会太忙,而你呢也是非常有个xìng有主见的人,可能经常你会有自己的一些要求。只是我这边虽然是你的经纪人,但是更多的我还是要考虑公司的利益。”杨姐说着,颇有些无奈地一笑,“你要知道,我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十几年快二十年了,所以所有的价值观,已经跟这个圈子融为一体,我可能考虑的最多的不是人和所谓的梦想,你跟我谈这些,我只会考虑,你这个人和你的梦想,能卖到几个钱。所以青青,我其实很欣赏你,像你这样的其实在这个圈子里不多见了。这么长的时间还在坚持着自我,并没有被同化没有被改变,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这也是黄婉婷入行、跟杨姐共事以来,第一次听到杨姐这么掏心掏肺地说话,一时间倒有些愣了,很快回过神来,碰完杯以后笑着说道:“谢谢杨姐的欣赏,我也知道你有你的不容易,以后我也会去改变一下我的方式。”

黄婉婷是真的以为,杨姐可能是在反思一直以来的做事方式。最起码杨姐当时的神情和语气,是让她这么以为的。所以说完话以后,她举起杯子,就喝干了那杯酒。

如果她当时看到杨姐意味深长的笑,也许就不会想得这样简单了。甚至于在这时候,她还完全不理解杨姐所说的抱歉到底是什么样的含义,不过当她弄懂的时候,就已经太迟了。

杨姐看她喝完,点点头笑了,随即也喝下了那杯酒。 那天的气氛很好,黄婉婷因为又是公司的头号红人,即使心里头嫉妒,但是大家面子上都要过得去,所以都装作面带笑容,纷纷找她敬酒,黄婉婷也不可能推掉。再加上公司的好多高层也在,黄婉婷也要上去喝几杯,结果就是最后喝得有点多了。还有最主要的,她这段时间是在是太累了,实在没有时间好好休息,所以被小曼和保镖护送回住处以后,小曼把黄婉婷放到床上,黄婉婷倒头就睡,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是小曼把黄婉婷叫醒的,“青青姐,青青姐,你快醒醒啊。不能再睡了。”

黄婉婷因为睡得还是不够,头有些隐隐作痛,看见小曼张皇失措的脸,还有些奇怪,皱着眉头喃喃地说道:“昨天酒会上,周董他们不是说了么,今天上午没有什么安排,让我先睡一觉再说么。不会又有什么临时的工作吧?”

“青青姐。”小曼已经快要喘不过气了,说话都快带上了哭腔:“不是的,不是工作。青青姐,大事不好了,你快起来看一下吧。”

她把几份街头常见的娱乐小报摊在黄青青面前,黄青青看了一眼,瞬间就觉得浑身冰冷。

这些小报无一例外的是用头条头版放送着大幅的消息,而且所报道的不是别人,正是她黄婉婷。这没有什么稀罕,反正自己经常出现在娱乐头条。但是问题是,这一次的报道跟以往对她的大肆推崇完全不一样,全部是换了一副调子,用的都是最耸人听闻的标题。

“揭秘当红女明星的真实面目:不一样的黄青青。”

“惊天丑闻:黄青青成名前居然做过这些事。”

“夜场坐台、抛弃家庭,这样的黄青青还值得你疯狂追逐吗?”

“绝对劲bào:扒一扒那个叫做黄婉婷的黄青青。”

黄婉婷草草扫了一眼,之前她进入公司的时候,为了塑造形象,对于艺人的资料都是要求很严密的保管,然而此刻,所有的报纸上面几乎把她进入公司之前的事情扒了个透彻,包括她在夜场驻场、租住在地下室的事情,还有她出身贫寒,是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等等。本来这些算得上很励志的内容,可是到了小报的笔端,就变成了完全相反的事情:夜场驻场被说成了是坐台,因为家庭贫困而辍学也变成了无心向学,甚至于一直只知道向自己要钱供养弟弟的一家人,也被说成了是含辛茹苦富养她长大,却在她成名之后被无情地遗弃。说黄婉婷生怕家庭负累,成名之后再也没有回过生养她的山村,没有回过家门一步。

第1276章 风暴将至(六)

“这还只是这种小报上说的,至于网络媒体上面还更凶。”小曼捂着嘴,已经哭出来了,毕竟她们都太清楚,这样的丑闻对于一个艺人、尤其是黄婉婷这样正值最当红时期的明星来说,意味着什么。

黄婉婷摇摇头,感觉昨天的酒是彻底醒了。她不声不响地拿过手机,昨天晚上酒会的时候她就已经把手机关了机,只想好好睡一觉,这时候一打开,看到的全是未接电话和短信,都是公司里打过来的,想必外面已经翻了天了。小曼哽咽着说道:“我也是被电话吵醒的,公司里头说,要青青姐你马上过去,针对这个事情准备个说法。”

黄婉婷没吭声,也没去管那些来电和短信,只是打开网页,果然,不出所料的是,网上早已经翻了天,所有网页上面头条也一样是她的照片和消息,也都是类似的新闻,坐台、忘恩负义等等字眼,已经充满了屏幕。

而且如果只是传言也就罢了,网上的消息可是比那种早已经衰落的小报更加刺激得多,而且信息也更加的丰富,远比只能用文字和图片来表达的小报要精彩得多。

甚至于还找出了当年她在夜场驻唱时候的视频,也被放出来,大概是那时候不知道哪个客人或者是夜场的工作人员拍下的,尽管画质很模糊,而且那时候的黄婉婷依旧是浓妆和非主流的朋克造型,而且表演和声线都还很青涩稚嫩,但是那独特的具有辨识度的嗓音和依稀可见的对舞台的掌控力,明眼人绝对一下子就能够分辩出来,那的确是黄婉婷;还有那些夜场客人强行敬酒的照片,角度看起来,也的确是非常的可疑。都这么长时间了,真不知道是从哪里又把这些东西扒拉出来的。

如果只有这些东西,那也就罢了,可是黄婉婷紧跟着看到更让她觉得甚至于是匪夷所思的东西:居然还有关于她一家人的采访视频,也被放到了网上。黄婉婷愕然地看着画面上的视频,的确是她的亲生父母和弟弟没有错。一个记者在画面旁边伸出话筒进行着采访:“请问黄婉婷是您的女儿吗?”

画面上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正满脸恼怒地说道:“是,可是也跟不是差不多。从她走离开家这些年来,一共回来过家里一趟!这是亲生闺女能做出来的事吗?辛辛苦苦养这么大,我们山里人家穷,这么不容易还是把她拉扯大了,结果就是见一面都难。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初送给旁人家,起码还能知道过得好不好。”母亲一边说着,一边擦着眼泪,可是难掩脸上的气愤。

黄婉婷看得不由得笑了:气愤那是肯定的,家里面穷,消息闭塞,所以她这些年不回家,家里人都不知道她到底在做什么,一下子听说她成了大明星,能赚好多好多钱,可是却跟自己家没有关系,能不生气吗?毕竟在父母、在家人看来,生她养她的意义,不就是为了给家里做贡献吗?

一旁的弟弟更是迫不及待地挤到话筒跟前,唾沫横飞说的非常起劲:“你们不讲我们根本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大明星,一首歌就是好几百上千万,什么概念?我们到现在一家还辛辛苦苦土里刨食一年忙到头剩下个几千块,她呢?她随便手里头漏两个,就够我们全家用的了,结果她连提都没有提过一个字,不就是怕我们知道她发迹了找她要钱吗?还说自己是什么普通工薪家庭出身,出了名就忘本忘得一干二净,承认都不承认,这样还算是人吗?这么没有良心的姐姐,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倒了八辈子的霉才摊上的。”

底下记者还在追问着,黄婉婷已经听不进去了。她呆呆地看着屏幕上的母亲和弟弟,她已经好多年没有见弟弟了,跟印象中的小孩已经不大一样了,穿着不合身的西装,脸上轮廓能看出来和自己很像,所以说即使不知道他们的关系,看了这样的长相估计也都会相信这的确是自己的弟弟。只是神情是那种油滑而又义愤填膺的样子,说话的腔调倒是跟每次打电话开口要钱时候是一样的。

黄婉婷看着屏幕,埋下头居然无声地笑了。她真的很想笑:这就是她的亲人啊,生她养她的人。难道他们都忘了,每一次管她要钱时候的理直气壮?她十几岁离家以后,家里没有再给过她一分钱,也从来没有给过一点温暖,这个是从小到大不变的。她端盘子、做服务生,每个月连自己开销都勉强的时候,家里面也从来没有断过一次要钱的电话。她还记得有一次她从夜场回来,发着烧难受得要死,没有力气,也不舍得花钱看病,只能躺着。结果第二天一早上就接到母亲的电话,说弟弟在学校跟人打架,要赔钱,让她抓紧时间打钱回家,她那时候嗓子都哑的快说不出来话了,可是母亲连一句问候的话都没有,就只管不放心地催促着,问她什么时候能打钱,不然弟弟要被拘留,以后人生都是问题。最后就是她硬撑着,把刚攒的一千块钱,全部打回了家里。而她自己则因为生病,当天晚上都去不了夜场去唱歌,那也是她多少年来唯一的一次请假。

还有她进公司之前,弟弟结婚,她再一次把全部的积蓄寄回了家里,本来也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但是事实上呢,结了婚两口子过日子,以后生小孩,各样的费用,基本上全部都摊到了黄婉婷头上。黄婉婷那时候一开始只是训练生,合同签的极为苛刻,因为吃住都是公司在承担,所以每个月只能领到少的可怜的钱。就是这样,也还是只能把所有的钱寄回家。反正她也是彻底心冷了,所以成名之后,她有了钱,也不在乎那点,就开了自动转账,每月固定把钱打到家里,这样的话也省得他们去要。至于她自己,忙都忙不过来,也确实没有时间回家。

第1277章 风暴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