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珍藏_第151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天下珍藏_第151章

小说:天下珍藏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15 09:17:23

是几百年了,这遗言代代流传,肯定有些变更,变得语焉不详,无从考据啦。”
  “但我始终坚信,祖先当年肯定不会误导大家。”
  塔图尔目光闪烁道:“特别是,维克多家族,也流传了类似的说法。”
  “总不能说,我们两个家族的祖先,在已经翻脸的情况下,还一同撒下弥天大谎,一起哄骗自己的后代吧?”
  “这不合理……”
  塔图尔认真道:“我更趋向于,两个人在绿洲之中,一同经历了什么事情,然后各自得到了丰厚的收获,在返回奥斯曼帝国之后,立即飞黄腾达。”
  当下,王丰等人,眼神jiāo汇。
  维克多的祖先说,绿洲是上帝眷顾的地方。
  塔图尔的祖先,又说在那里,看到了神迹。
  两个人的说法,严格来说也有几分类似,就好像统一的口径一般。
  不过塔图尔的话,也有几分道理。
  已经决裂的两人,不至于一起撒谎,哄骗自己的后裔呀。
  所以这其中,可能真有什么隐秘。
  王丰沉吟,目光一转,看向了旁边的油画。他伸手一指,询问道:“你这画,也隐藏了什么地图吗?”
  “呃……”
  塔图尔愣了愣,心中一阵庆幸。
  没想到,维克多连这事,都告诉王丰了。
  还好他没乱说。
  “不是地图……”
  塔图尔又迟疑了下,最终决定把维克多卖了:“事实上,我们两个家族,各自有一幅画。据祖先的遗言说,维克多家族的那幅画,是寻找绿洲的关键。”
  “至于我们家族这画,则是通往神迹的钥匙。”
  “哈?”
  听到这话,王丰等人也愣了一愣。
  他们真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隐情。
  特别是何均,脸色直接变了。敢情,他抢到的画,只有其中一半线索而已。
  或许要两画合一,才是完整的路线图。
  “这事……”
  王丰笑了:“维克多先生,倒是没告诉我。”
  塔图尔连忙道:“所以才说,那个卑鄙小人,在蓄意欺骗你,不可信。”
  王丰笑了笑,才想说两句。
  冷不防,他耳朵一动,隐约听见了,滴滴异响。他感觉不对,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了门窗方向。
  轰!
  一瞬间,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门窗zhà开了。
  漫天的玻璃碎片,卷涌进入房间,铺天盖地。
  “啊……”
  这惊变,自然让大家,惊慌失措。
  砰,砰……
  同一时刻,窗外有人dàng着绳索撞了进来,同时扬手开qiāng。
  子弹打在灯管上,一片火花闪烁。
  紧接着,整个房间,陷入漆黑昏暗的环境中。
  “小心……”
  “别打,自己人。”
  “蹲下,蹲下。”
  一时间,整个房间乱作了一团,茫然不知所措。
  慌乱中,有人抱头鼠窜,有人闷哼,有人惨叫,有人想要维持秩序。
  人心不齐,徒劳无功。
  相比之下,王丰比较镇定了,他可以夜视。
  发现有人闯进来之后,第一时间拉扯着张楚等人,躲到了角落之中。
  然后他看得清楚,只见两三个人,从破裂的窗口闪进来,然后直接奔向了塔图尔的手下,三拳两脚,打倒几个人之后,成功把油画抢到手。
  原来油画才是这些人的目标。
  眼看着,这些人搬着油画,就要离开。
  王丰心中一动,立即比划一个手势,力场手环发动。
  咻……
  一枚玻璃碎片,好像一枚子弹,直接在空中穿过,把油画的画框打穿了。
  兵乓一声,画框四分五裂。
  油画的画布,更是无声无息脱落,揉卷成了一团,消失在漆黑夜空中。
  这变故,让两三个人骇然。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塔图尔也听见了,油画被抢的叫声,他顿时怒火中烧,连连吼叫。
  他的一群手下,在吼声之中,也喔喔回应,视死如归,以血ròu之躯扑向前方。
  乱战开始了……


第325章 意外的惊喜
  混乱的情况,持续了好几分钟,突袭的人见势不妙,也纷纷退走。
  他们身手厉害,塔图尔的手下,根本阻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从窗口跃出去,十几层高楼,还有绳索悬挂,他们轻易滑下去,飞快逃离……
  “追!”
  塔图尔下达了指令,脸色一片铁青。
  一会儿,有人打开了手机上的照明灯,照亮了漆黑昏暗的房间。
  那一幅油画,已然不翼而飞。
  这下子,塔图尔更加的愤怒,直接咆哮。等到酒店的工作人员赶来了,他才收敛了情绪,克制住了怒火。
  让手下与酒店人员jiāo涉之时,他也走到了角落,勉强挤笑道:“王先生,让你看笑话啦,我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趁我不备,抢走了油画。”
  “不过你放心,他们跑不了……”
  塔图尔很自信,目光冷厉如芒。
  “这个地方,也不安全。”
  与此同时,塔图尔提议道:“我给你,另外安排住处吧。”
  “……”
  王丰回看萧景行等人。
  这么晚了,维克多也没来到酒店,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如塔图尔所说,已经挂掉了,不可能再过来……
  “我们自己有安排。”
  萧景行忽然开口道:“不需要劳烦你啦。”
  “嗯!”
  塔图尔目光一冷,瞥了萧景行一眼。
  不过他似乎也知道,萧景行的身份来历,最终没发脾xìng。
  “……好。”
  塔图尔决定退让:“那你们自己找地方住,回头记我账上就行。我先去料理那些卑劣的小偷强盗……把画夺回来了,再来拜访。”
  说罢,他冷着脸,匆匆而去。
  王丰等人,就在附近另外找了家大酒店,安然入住。
  至于刚才的骚乱,与他们无关,反正有塔图尔负责摆平。事实上,塔图尔也乐于做这事,以彰显他家族,埃及有深厚的影响力。
  新酒店入住,同样是奢华的总统套房。
  反正他们现在,都不差钱,不需要在生活上苛待自己。
  这一次,套房之中,肯定没有埋伏啦。众人分配好房间,放下了行李,就不约而同,来到了客厅汇合。
  萧景行挥手,几个保镖立即取出奇怪的仪器,在整个客厅、还有几个房间,里里外外,扫了一遍,才轻轻的点头。
  “这是在找窃听器吗?”张楚还是不笨的。
  “嗯……”
  确定没人窃听,黄金宝在沙发上,舒展了身体,眉目之中,尽是兴奋之色:“哈哈,我就知道,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
  “但是也没想到,事情比想象中的,还曲折一些。”
  “神迹,不知道是什么。”
  黄金宝憧憬道:“难道是……一座金字塔?或者说,法老的行宫之类?”
  “沙漠绿洲,会有这样的东西吗?”
  萧景行比较冷静:“而且几百年前的古人,见识还是有限的,他们眼中的神迹,在现代人眼中,未必多么的惊艳。”
  “……别泼冷水。”
  黄金宝没好气道:“我在振奋士气呢。”
  萧景行顿时不说话了。
  “王丰……”
  黄金宝满意转头:“这事,你怎么看?”
  王丰沉吟了下,忽然抬头叫道:“何均!”
  “……在!”
  一直呆在角落,充当小透明的何均,惊讶的应声。在王丰的注视下,他心里,莫名有几分忐忑,紧张。
  王丰审视片刻,才问道:“你知不知道,刚才抢画的那几个人的底细?”
  “嗯?”
  瞬时,其他人的眼神,多了几分异样。
  “老板,你还在怀疑我吗?”
  何均急了,辩解道:“我发誓,和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事实上,在混乱的时候,我还出手想要阻拦他们呢,只是没成功而已……”
  这话真假,没办法证实。
  不过王丰却知道,他说的是……谎话。
  阻拦是假的,抢画才是真的。
  但是当何均发现,画消失不见了,他立即罢手,不愿意白费力气。
  “我自然是信你的。”
  王丰微笑道:“之所以问你,只不过是觉得你见多识广,可能通过一些蛛丝马迹,知道那几个人的身份。”
  “不出意料的话,大家的目标,都是神秘的绿洲。从他们的行动来看,大家是敌非友。要是可以知道一些他们的情报,总归没有坏处。”
  王丰的话,倒是得到其他人的赞同。
  何均也松了口气,认真的思索了片刻,才开口道:“老板,那些人的底细,我真是不清楚……不过,看他们的身手,拳脚的路数,应该是……雇佣兵的架势。”
  “出手狠辣,往对手最脆弱的地方招呼,要是接不住,肯定不死也伤。”
  何均认真道:“只有雇佣兵,才会这么dú。”
  “哦。”
  王丰点了点头。
  这话,说跟没说一样,没啥意义。
  算了……
  王丰摇了摇头,看了眼时间,就起身道:“晚了,大家睡觉吧。看看明天,又有什么新的变化……”
  其他人想了想,也没反对。
  当下,大家散了,各自回房休息。
  王丰进入房间,随手烧了一壶水。过了片刻,等到开水沸腾之时,他打开了窗子。
  晚风轻吹,一盏盏灯光,璀璨闪耀。
  呼!
  冷不防,一抹艳丽的身影,从天而降,钻进了房间。
  羽色华丽的鸟儿,抓着一团画布,落在茶几上,小呆毛耸立,一脸神气。灵动的眼睛,流露奇光彩色,仿佛在邀功请赏。
  王丰无声而笑,抓了一把香丸,当空一撒。
  鸟儿放下布团,飞掠盘旋,幻影重重,一粒香丸都没有落下。
  在鸟儿享受美味的时候,王丰也展开了布团。
  一幅色彩鲜明的油画,重新悬挂在墙壁上。
  滴答!
  一壶开水烧好了,王丰提起了水壶,直接一洒。滚烫的开水,立即渗入到油画上。大片大片的颜料,立即溶解化开,缓缓下流。
  须臾,多余的颜料,立即清除干净。
  在画布上,只留下了一幅,十分原始的画。
  “哇呜喔!”
  乍看之下,王丰心神失守,忍不住惊呼一声。
  出乎意料,太出乎意料了。
  没有想到,这一幅画中,隐藏的竟然是……
  啧啧。
  如果是真的。
  绝对是……意外的惊喜。


第326章 搞啥子
  王丰打量着眼前的画,过了好半晌,才平定了心绪。他把画收起来,躺在床上思索了几分钟,就拿起了手机,给萧景行编辑了一条短信。
  片刻,萧景行回了信息,王丰立即笑了,丢下了手机,倒头就睡。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大家相继醒来,又在厅中汇合。吃了早餐之后,都没见塔图尔,或维克多来访。甚至于其他人,也不见踪影。
  闲着没事,一行人决定去逛街,见识一下埃及的风土人情。特别是他们现在,身处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开罗。
  这个城市,由于遭受了战火极少,所以最大程度的保留许多古迹。
  整个城市,现代与古老,完美的结合。
  在外人看来,这就相当于一个活生生的博物馆。
  在城市中,人们可以见到最传统的手工艺品作坊如铜器、铁器、金银首饰和装饰品彩色玻璃、编织、皮革制品以及世界各国地毯。
  繁华的城市,充满了历史韵味的名胜古迹,确实让人流连忘返。
  当然,最负盛名的,自然是金字塔,这是举世闻名的建筑。
  来到埃及,要是不去观赏一下,这种世界奇迹工程,岂不是白来了?
  反正张楚,拍摄了大量照片。
  然后精心挑选,上传到自己的社jiāo网络。
  诸多的点赞,以及评论,也让他笑口常开,乐上心头。
  两天,三天,风平静浪。
  维克多和塔图尔,仿佛销声匿迹一般,再也没有音讯。
  不知道,这其中,又出现了什么变数?
  “要不然,联系一下?”
  张楚提议,准备给两个人,打个电话。
  只不过,王丰却拦住了,摇头:“没必要,再给他们一个机会。”
  “哦。”
  张楚懵懵懂懂,没理解这话的意思。
  直到晚上,他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他开灯,打开房门一看。
  只见外面,王丰与萧景行已然穿戴整齐,这是要外出的节奏。
  “……怎么回事?”
  张楚迷茫了,看了时间,凌晨两三点啊。最困的时候,被吵醒了。他没生气、翻脸,已经算是给面子。
  与他同病相怜的,却是黄金宝,以及何均。
  “这是要搞啥子?”
  黄金宝揉着眼睛,浑浑噩噩道:“半夜不睡觉,有毛病啊?”
  相比之下,何均意志就坚强多了。
  他环视一眼,就以最快的速度洗脸,换上了出行的衣物。
  干脆利索,整装待发。
  “走吧。”
  适时,王丰一挥手,率先出门而去。
  其他人随行,至于张楚与黄金宝,则是被人托着,半抬半走。
  从电梯,直达地下车库。
  其间,十几辆越野车,刻意不亮灯。
  等他们上车之后,就缓缓启动,依次驶离了酒店。
  车队出行,到了外面的公路。
  遇到了岔口,就有几辆车掉队,开到别的方向。
  几个路口之后,十几辆车,就分成了四五个车队,分别驶向四面八方。
  这样的细节,何均敏锐的注意到了。
  他有些紧张,忍不住瞥眼,偷偷地瞄了下身边的王丰。
  这时候,王丰拿着手机,刷着屏幕,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何均瞄了眼,发现王丰忽然抬头。
  四目相对,何均莫名的心虚,连忙挤出了笑容:“老板,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