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珍藏_第17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天下珍藏_第17章

小说:天下珍藏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15 09:17:23

则是yù言又止,最终拍了拍王丰的肩膀,眼中透出坚毅神色,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反倒是王丰,真的很淡然,甚至还有心思,取出了手机拍照。这是新手机,这段时间,足够他在网上下定单,邮寄到山村啦。
  全面屏,拍照更清晰。
  最重要的是,内存足够大,不卡。
  他打开官微,把刚拍的照片,直接发送了出去。这是要断绝一些人的念头,免得天天有人骚扰他,让他不胜其烦。
  现如今,他的粉丝数,已经稳定在十万以上。
  隔了一周,陨石事件,也逐渐的冷却,被新的热点取代。但是王丰的新动态一发,也算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关注王丰的人,看到了动态中的照片。
  看下之下,他们惊呆了。一时之间,评论如潮。
  “啊啊啊,我眼睛瞎了,看到了什么?”
  “不会是真的吧?”
  “不可能……”
  “这是干嘛,在烧钱吗?”
  “土豪,真土豪!”
  陨石的模样,这些人自然不陌生。毕竟王丰的官微上,只有寥寥几条动态。新旧动态一对比,都可以得出结论。
  炭火上焚烧的,就是前段时间,大家热议的陨石。
  正是这样,他们才不敢相信照片是真的。王丰居然,把陨石烧了,熔化?
  “P图,肯定是P图,故意误导。”
  “大家千万不要上当……”
  许多所谓的“理智党”,纷纷嗤之以鼻,觉得王丰在污辱他们的智商。但是一会儿过去,也有一些专业人士,很确定照片没有丝毫处理过的痕迹。
  就算有点实物差异,也是手机镜头自带滤镜,把照片景物美化了一些。
  总而言之,照片是真的。
  他疯了?
  一直关注王丰的有心人,再也坐不住了,纷纷私信。
  叮咚,叮咚……
  王丰听见了大量提示音,他瞄了一眼,轻轻一笑,通通置之不理。
  紧接着他还火上浇油,拍了将近一分钟的视频上传,然后附送链接,让大家近距离欣赏,陨石在烈火中软化的现象……
  zhà了,zhà了。


第36章 牛皮画
  王丰的官微,直接zhà了,波涛起伏,惊涛骇浪。
  “犯罪啊,你这是在犯罪……”
  有人在评论区,激动地痛骂,觉得王丰真是丢了良心,毁灭具有极高研究价值的东西,这是对科学的极大不尊重。
  当然,这样的言论,只有一些人在附和。更多的人,却是在咋舌、看热闹。
  觉得王丰真是有钱,任xìng。
  一言不合,就熔化陨石,简直是……智障!
  纷纷扰扰的评论区,王丰浏览内容,忍不住笑了出来。
  “……被骂了,还这么开心?”张楚在旁边,瞥了两眼,声音幽幽:“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爱好?”
  王丰抬眼,挑眉道:“拐着弯子,骂我有受虐症?”
  “怎么可能!”
  张楚叫道:“我哪里拐弯了,我是当面明说的好不好……”
  “切。”
  王丰摇头,收起了手机,叹息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一帮键盘侠,可能在吃着土,居然还有心思,教我这个有钱人怎么做事……真是笑话。”
  “……对对对,你有钱,你牛比!”
  张楚无话可说。
  “那是自然。”
  王丰回头,看向了杜南星,笑着说道:“他们不明白,什么叫做加工。在我看来,陨石就是原材料,在经过加工之后,做成了成品,它的身价肯定要bào涨百倍……”
  “……我没那么大本事。”
  杜南星苦笑道:“只能尽力而为。”
  “放心,我信你。”
  王丰立即改口,不想给杜南星压力。
  毕竟他的初衷,无非是让对方完成以陨石铸剑的夙愿罢了。
  至于最终的结果怎么样,他并不是很在乎。
  冷不防,手机铃声大震。三人本能去摸手机,然后发现是王丰手机响了。他低头一看,发现是个陌生号码。
  王丰迟疑几秒钟,还是接通了信号:“你好,哪位?”
  “……我是萧景行。”
  对方的一句话,顿时让王丰懵了。他第一反应就是……骗子!
  所以他很干脆,直接切断通话。
  不过在屏幕一暗之后,他又依稀觉得,刚才那人说话的声音,好像挺熟悉的,说不定真的是萧景行……
  如果是他,为啥给自己打电话?
  王丰迷糊了。
  “谁呀?”
  张楚察言观色,感觉不对。
  “他说……”
  王丰举着手机,表情古怪:“他是萧景行。”
  “什么?”
  张楚惊诧,然后手机又响了。
  一时之间,三人的目光,就集中在王丰的手机上。
  “……接啊。”
  张楚一愣就反应过来了,连忙撺掇道:“接听,看看对方,有什么事情。”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王丰莫名有种预感,不过他还是接通了电话。信号一通,没等他开口,对方就生气道:“我是萧景行,没人敢冒充我……”
  “……知道了。”
  王丰皱眉,直接问道:“有什么事?”
  “陨石。”
  萧景行质问起来:“你熔化了?”
  “嗯,对。”
  王丰看了眼炭火,很肯定:“没错,快烧成汁了。”
  其实也没那么快,只是外壳软化了而已。
  “……愚蠢。”
  萧景行沉默了下,忍不住呵护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蠢事?你这样糟蹋东西,简直就是猪……”
  “呵呵!你是驴。”话不投机半句多。
  一瞬间,王丰又挂断通话,然后直接把萧景行这个号码拉黑。
  就知道,这家伙没好话。
  王丰摇头,不想与萧景行打jiāo道了。
  大家的圈子不同,根本就没有共同的语言。
  “怎么又挂了?”
  张楚错愕:“你还骂他了?”
  “他该骂。”
  王丰郁闷,也不想多说这事,直接转移话题道:“对了,老杜……那鼓呢?”
  作坊通风口,之前挂着破鼓的,现在却不见了。
  “昨天修好,搬回庙里去了。”杜南星也乐于配合,笑着解释:“你们在山里,没听见试鼓的动静么?”
  “估计那会,我们在山沟里,太远听不见。”王丰蹲下来,捡了根烧火棍,在摆弄炭火。才拔了两下,火星bào起,仿佛直冲他脸庞而去。
  他下意地躲闪,身体一仰没稳住,就要摔倒……
  幸好他反应及时,急忙用手掌撑地,才算是躲过了一劫。
  “哎呀,小心。”
  张楚与杜南星,立即去搀扶。
  “没事……”
  王丰挥手,只觉得手里软绵绵的,他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撑地的手,在匆忙之中抓起了一卷东西。
  “这是什么?”
  王丰摸了摸,感觉像是布。不过比布滑,而且有些柔韧。
  最重要的是,颜色很老旧,破为残破。
  “鼓面呀。”
  杜南星一看,就笑道:“大鼓换下来的旧皮,没什么用了……我琢磨着,可以废物利用一下,当成火引。”
  “哦。”
  王丰点头,随手把东西展开。
  一张圆皮,据说是牛皮,有几分厚,比较柔韧。
  映在火光下,牛皮有几分通透感。
  王丰看了一眼,目光忽然一定,吃惊道:“咦,这是什么?”
  “什么什么?”
  张楚好奇望来,接着脸色就变了。
  因为他发现,在火光下,陈旧的牛皮中,似乎画了什么东西。
  一线淡淡的线条,仿佛在勾勒山水形势。
  是裂纹的错觉么?
  张楚不淡定了,急忙凑过去细看。
  “……不对。”
  凝神察看,张楚又惊又喜:“这是画,在牛皮上,画了画。”
  “画?”
  这下子,杜南星也站不住了,挤了过去。
  三人一起研究,最终可以确定,在牛皮鼓面的内侧,真的有人画了一幅画。只不过由于年代久远,这图画颜色变得暗淡,褪色严重。
  所以在火光下,才会显现出一些痕迹。
  有了这个发现之后,三人面面相觑,心中自然升起了疑团。
  这画是怎么回事?
  谁画的?
  为什么要隐藏在鼓中?
  画中的东西,又有什么含义?
  一时之间,三人陷入困惑之中,思绪万千。
  片刻,王丰挠头,笑道:“或许是我们想多了,这事只是巧合……以前有人做鼓,恰好没材料了,就拿了一幅牛皮画充数……”
  “这种巧合,你信么?”
  张楚一句话,堵得王丰没话说。


第37章 绝活,宝库
  “不是巧合,就是故意的喽。”
  王丰沉吟,转头问道:“老杜,那大鼓是什么来历,你知道吗?”
  “哎?”
  杜南星脸色微变,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那鼓的来历,我还真是知道……”
  有猫腻。
  王丰与张楚,相互对视一眼,就知道了这事,可能不简单。
  因为杜南星的表情,十分的古怪。如果没情况,他不可能是这样的反应。
  但是两人很聪明,没有开口追问,只是默默等待。
  杜南星也陷入追亿之中:“我小时候,村里逢年过节,都要擂鼓助兴。大家一起欢聚在庙里,祭祀祖先,祈求平安发财……”
  “小孩子好奇心重,看到大人擂鼓,也缠着要学。”
  杜南星慢声道:“当时,擂鼓最好的,就是老村长。他老人家爱讲古,所以在教我们擂鼓的时候,也说过大鼓的来历。”
  “那面大鼓,已经有六十多年历史了,并不是我们村人制作的。”
  杜南星缓缓说道:“事实上,它是战利品。”
  “战利品?”
  一瞬间,王丰与张楚,同时错愕。
  “对,战利品。”
  说开了,杜南星的语气,也有几分轻松:“我之前,不是跟你们讲过,那个被土匪占据的九沟寨么……”
  “啊。”
  王丰心头一动,惊讶道:“你的意思是,大鼓本身是土匪的东西?”
  “对。”
  杜南星点头道:“老村长告诉我们,大鼓原来是土匪的通讯工具,当年国家派军队剿匪,我们村子也有许多人自愿帮忙。等到土匪被剿灭了,军队接收战利品的时候,也分了我们村子一些物资,其中就有那一面大鼓。”
  “也是这个原因,所以几十年来,大鼓一直搁在庙中,备受珍重。”
  杜南星叹声道:“可能就是太珍重了,所以大家一直没有发现,在鼓面之下,还暗藏了这个玄机……”
  “也就是说,这画是那些土匪画的?”
  张楚呼吸一促,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在闪亮。
  “有这个可能xìng。”杜南星点头道:“要不然就是村里以前,也有人修过鼓,给鼓换过皮,但是这事,我并没有耳闻……”
  “真换过鼓面,这牛皮不可能这么旧。”
  张楚兴冲冲道:“所以这画,肯定是出自土匪之手。”
  “我看看……”
  张楚展开牛皮,仔细观望画图,然后更兴奋了:“你们发现了没有,画中的山水线条,与九沟寨形势,很相近。”
  “那又怎么样?”
  王丰眼睛一眨,就笑道:“说不定这图画,就是传说中的,土匪兵力布防图呢。”
  “别说,可能你猜对了。”
  张楚认真示意道:“你看这几个地方,似乎有圈圈勾起来。一个个地方,有可能就是埋伏点,有重军把守……”
  “哦。”
  王丰偏头道:“所以这玩意,在几十年之前,可能非常重要。但是现在……一无是处了。”
  “未必哦。”
  张楚笑了,神秘道:“我感觉这画,除了有兵力布防以外,可能还有……别的什么东西,比较重要的东西……”
  “还有什么?”
  王丰眼睛也在闪光:“土匪的财宝?不可能的吧……毕竟土匪被剿灭了,肯定有人投降,一审讯……有什么问不出来呀。”
  “对吧,老杜。”
  王丰目光灼灼,看向了杜南星。
  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不是想让杜南星承认,最好对方否认。
  “这个……”
  杜南星苦笑:“真不好说……当年的事情,我只是听村里的老人,零碎讲了几段。具体是什么情况,我哪知道啊。”
  “……查。”
  张楚立即道:“我去查,查地方史,查军史,县城之中,肯定有这方面的资料。”
  说话之间,他匆忙jiāo待两句,就匆匆而去。
  下山,开车,去县城。
  “这家伙,真是……”
  王丰无奈,笑骂道:“想发财,想疯了。”
  “你们慢慢查吧。”
  杜南星错愕之后,就微笑道:“我就不奉陪了……有什么好消息,再来告诉我。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我怕是分心不了啦。”
  他转头,看向了炭火中的陨石。
  此时此刻,陨石已经开始熔化表层,坚硬的物质,化成了通红的铁水。
  这是去除杂质的过程。
  王丰也不懂,也没有chā手的余地,只是安静的观看。
  这是考验耐xìng的过程……
  王丰观望半天,也有些坐不住了,在杜南星的劝说下,就离开了作坊。他回到了杜南星的家里,开始研究牛皮画。
  他找来笔纸,把牛皮画临摹在纸上。
  作为一个在广告公司上班的小白领,他也有几分美术功底。什么书法、艺术字、墙体画,他都有所涉猎。
  区区一幅,简单的线条画,他自然是手到擒来。
  半小时之后,一幅清晰的图画,就徐徐展现他的眼前。
  画中,山丘、溪水、沟壑,一目了然。
  王丰沉吟,又继续提笔,在画上渲染起来。
  时间流逝,转眼就到了晚上。
  “王丰,王丰。”
  张楚匆匆归来,风风火火闯进了厅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