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珍藏_第224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天下珍藏_第224章

小说:天下珍藏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15 09:17:23

奢侈品呢?
  有人送,当然最好……
  一时之间,几个漂亮的妹子,直勾勾的眼神,几乎要把黄金宝融化。
  只不过这时,没人关注她们罢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王丰摸了摸手环,深深看了黄金宝一眼。他现在,有些怀疑……对方到底是一片好心呢,还是有什么心思。
  “你看,这块表不错。”
  黄金宝眼神真挚,抄起了一块精致的手表递过去。
  表盘中,机械丝丝入扣,充分展现了,现代精密工业之美。
  一块表,一个编号,举世无双,可以当成传家宝。
  过个几百年,就是珍贵古董啦。
  王丰看了眼,就站了起来,随口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起程,参加那个什么拍卖会啦。”
  “诶!!!”
  黄金宝随手把表,扣在自己腕上,嘀咕道:“还早呢,着什么急呀。”
  话是这样说,他也跟着起身。
  “都记我账上!”
  黄金宝拿起了笔,立刻有人奉上了一份文件。
  他看也不看,直接签名。
  “……慢走,欢迎再次光临!”
  一群工作人员,急忙站在两旁,夹道相送。在他们的簇拥下,王丰等人轻步外走,这气派,这场面……拍电影似的,很有土豪的风范。
  才走到了门口,迎面走来一群人。
  幸好店铺门口足够大,也不至于堵路,大家擦肩而过。
  就这么一瞬间,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萧?”
  “嗯?”
  几个人止步,回首望去。
  在旁边,一个皮肤白皙,一头金灿灿秀发的年轻美女,惊喜地叫唤道:“萧,真的是你?我还以为,看错了呢。”
  “咦?”
  王丰等人,刷刷让开两步,不约而同抱手,坐看好戏。
  “你是……”
  萧景行抬头,似乎迟疑了两秒钟,才想了起来:“莉娅!”
  “是我……”
  莉娅明媚的大眼睛,波光盈盈闪闪,十分开心雀跃的模样:“说起来,我们好几年没见了吧……你是来看望我的吗?”
  “哦?”
  几个人又退开三步,目光游动不定。
  站得远,才能同时看清,两个人的微表情嘛。
  “这个……”
  萧景行有些为难,他不想撒谎,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懂人情世故。
  直接否认,未免太伤人。
  幸运的是,莉娅是聪明的女孩,轻抿一笑,开口化解了这个尴尬:“我还以为,你还记得请我吃饭的承诺,现在来履行约定啦。”
  “……哇!”
  几个人感叹,轻呼。
  “……当然。”
  萧景行的表情,也有几分柔和,他看了眼莉娅,然后转头道:“我遇见朋友了,你们先走吧。还有那个什么拍卖会,我就不参加了,有事电话再联系……”
  “了解!”
  三个人很有默契,直接转身就走。三步作两步,直接上车,关上车门。
  砰的一声,司机就位,缓缓而去。霎时,三人整齐回头,透过车窗,还可以看到,萧景行与金发美女,谈笑风生的样子。
  “啧啧,啧啧!”
  乍看,黄金宝感叹:“这小子,藏得太深了……我都不知道,他竟然还认识,质量这么高的名门淑女。”
  “你怎么知道,她是名门呢?”张楚随口一杠。
  “我就不说,普通人身边,会不会跟着几个拎包秘书、助理啦。”
  黄金宝眼中,露出我能够看穿一切的神色,娓娓而谈:“单是看她的耳坠,手链,还有戒指,以及一身衣服、包包……”
  “我这样说吧。”
  黄金宝淡声道:“她的这一身,是我们刚才,消费的总额。”
  “啊?”
  张楚情不自禁:“真白富美!”
  “何止……”
  说话之间,黄金宝手机了手机,点击了软件,似乎在搜查什么。
  片刻之后,他笑了:“果然……我就知道,没看错。”


第481章 名利场
  “什么,没看错什么?”
  车厢中,张楚好奇心bàozhà,急忙凑头过去打量。只见这时,在黄金宝手机上,出现了一个构造匀称,类似于花朵简笔画的图标。
  “这是……”
  张楚眼中,充满了困惑。
  “族徽!”
  黄金宝得意笑道:“这是瑞士名门,亨利家族的族徽。刚才,我在那个美女的手链中,看到了这样的图纹,我就知道……这是名门族徽,果然不出所料。”
  “这个亨利家族。”
  张楚自然不懂:“很厉害吗?”
  “家族生意很大,遍布欧洲各国,最主要是手头上,还有几家银行、金融机构。只不过其中的股权分散,在家族不同的人手上,所以从来不显山露水,登上富豪榜单。”
  黄金宝解释道:“事实上,知道的人都清楚,这个家族,从几百年前,就是欧洲有数的名门豪族之一,直到现在……还没衰落。”
  “……厉害。”张楚由衷感叹。
  “厉害么?”
  王丰漫不经心道:“贵族永远是贵族,平民永远是平民,向上的空间,基本被堵死了,对大家有什么好处?”
  “呃……”
  黄金宝眨了眨眼,也承认道:“这倒是事实……所以啊,欧洲经济的形势,不容乐观,整体的趋势,一直在滑坡。”
  “不过……这和我们,没哈干系。”
  黄金宝乐呵呵,继续八卦:“我查了下,现在亨利家族掌门人,他有三子两女,大女儿已经结婚了,嫁入了某国王室。”
  “小女儿,未婚。”
  黄金宝放下手机,眼睛闪亮:“就叫莉娅,哈佛大学毕业……几年前,萧景行就曾经去哈佛深造过……时间对上了。”
  “哇,这你也能查到?”张楚惊讶。
  按理来说,很多富豪的隐私,应该不会公布才对。
  比如说,大小马之类,百科上,只有他们创业的经历。但是其中的家庭成员,父母是什么人,儿女是谁,基本没记载。
  不是狗仔不给力,而是人家从源头上,就已经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
  “名利场内网……”
  黄金宝晃了晃手机:“只要你在这里,每年花个几百万,过个两三年,自然有人主动找上门来,带你进入这个圈子。”
  “……”
  张楚竖起大拇指,表示服气。
  同时也感叹,阶级这种东西,真实的存在。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在他们八卦的时候,车子绕行一条街,慢慢停了下来。
  抵达目的地。
  三人下车,眼前是一栋,冷灰色基调的建筑。哥特式建筑的外观,看起来有点儿像是中世纪的城堡。巨大的门柱,十分的气派,恢弘。
  一行人,走进了门口,出示请柬之后,有专人引领他们,进入了拍卖会场。
  在建筑的内部,却是十分现代的布置、格局。
  长长的红毯,铺到了走廊的尽头。
  最后就是宽敞的拍卖会场。
  上千平方的空间,分割成了一块块半厢结构。
  他们被安排在,靠近中间的位置。
  柔软沙发,宽长几案,摆满了各种水果、食物、红酒饮料。
  三人坐下,整个人陷下去几分,有背靠的遮挡。除非前面的人,回头观望。不然的话,后面左右两边,看不到他们的模样。
  所以才说,这是半厢,有点儿私密xìng。
  “人不少啊。”
  张楚环视,只见宽敞的空间中,已经汇聚了上百人。另外还有更多的人,陆陆续续从外面走来。可以容纳千人的会场,上座率居然高达六成以上。
  而且那些人的穿着、打扮,基本上是富豪之流。再不济,也是艺术品经纪人之类,受到一些不方便出面的富豪的委托,前来参加这个拍卖会。
  “我说过的,这是亿万富豪都市。”黄金宝点头道:“一块石头砸到街道上,都有可能砸中几个亿万富豪,或者亿万富豪的儿女……”
  “比如说,那那那……”
  黄金宝指头虚点,小声道:“基本都是二代。”
  “哦。”
  张楚连忙看去,恨不能掏手机拍照发微博。
  王丰不理八卦的两人,直接拿起了桌面上的一个厚沉的画本。
  这是拍卖会场准备的宣传册。大大的本子,以精美的绘画形式,配合文字资料,着重介绍了一些拍卖精品的来历、价格。
  说起来,这算是拍卖指南。
  有了这东西,可以让参加拍卖会的人,对东西有大概了解。
  毕竟每个人的喜好,各不相同。喜欢什么,可以重点留意,避免错过。最重要的是,也可以预留足够的资金,与其他人竞争……
  这种贴心服务,也是拍卖会做大,做强,延续不倒的原因之一。
  王丰翻了几页,就看到了镇场之宝。
  巨大的油画,横幅超过五米。以玻璃镜框裹住,传世五六百年。
  油画的作者,尽管不是达芬奇、拉斐尔、提香、毕加索、莫奈、梵高之类,让人觉得耳熟能详,属于画坛巨擘,宗师级人物。
  但是他,在当时来说,也属于有名气的画家之一。在文艺复兴时期,可谓是群星璀璨。他不是最亮眼闪耀的一颗,别人也掩盖不了他的光华。
  他就是……
  王丰瞄了眼,作者的名字。
  一串字母。
  没翻译,不认识。
  作品价格,三百万起拍。
  欧元!
  贵。
  王丰摇头,花这么多钱,买这一幅画,值得吗?
  “……怎么样?”
  旁边两人八卦完了,黄金宝的目光,也落在了画册上,笑道:“有没有兴趣,把这油画买下来,研究一下这道彩虹?”
  “有必要吗?”
  张楚迟疑道:“我觉得吧……这画,与网络上的那张彩虹照片,在本质上……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吧。”
  “无非是说明,当年那个画家,还有拍照的游客,都见过绚烂的彩虹。区别在于,画家把彩虹画了下来,游客拍下了照片。”
  这么多年来,张楚还是不忘实心,纯朴啊。
  “……艺术啊,懂不懂。”
  黄金宝恨铁不成钢道:“画和照片,能混为一谈吗?信不信,画家的棺材板,都按不住,直接爬出来掐死你……”
  “嘿嘿,让他来呀。”
  在张楚的笑声中,拍卖会也随之开始啦。


第482章 角度的不同
  拍卖的过程,也不需要赘述,反正就是各种珍贵的艺术品、奢侈品,摆在了平台之上,可以让人去观赏,还有专人讲解,调动气氛。
  然后上拍,喜欢的人直接举牌,价格节节攀高。
  当然,也有可能,没人喜欢,出现了流拍的现象。毕竟本质上,有钱人都不是傻子,不可能像小说电影一样,出现冤大头,胡乱哄抬价格。
  这期间,黄金宝也随手举牌,拍下了两三件东西。
  不知不觉之中,拍卖会过半。
  镇场之宝,也随之搬了出来,摆在了平台上。
  “哇……”
  乍看,张楚也有几分惊讶,没有想到,那幅油画,比想象中的……色泽绚烂。
  毕竟在他的想象中,几百年以前的东西,流传到现在。就算不至于像水墨画一样,颜色变得暗淡,也应该缺少鲜活的色彩。
  然而这画,保存得很好。
  不仅是色调明亮,更重要的是,在灯光的映照下。
  巨幅油画,那绚烂的彩虹,好像在发光,折shè出绚烂的光晕。一道虹桥,也不知道,当年的作者,究竟是怎么调配颜料,怎么渲染颜色。
  总而言之,众人看去,哪怕是不懂欣赏鉴别油画的人,也感觉到这幅油画,具有比较高的艺术魅力……
  买了不亏。
  “咦。”
  就连黄金宝,也觉得惊讶。
  虽然说,他刚才表示,有意愿购买这幅油画。但是怎么说呢……随口说说不犯法。
  他也算是有口无心,不是真心打算买。
  可是现在,他有些动心了。
  “不愧是镇场之宝。”
  黄金宝跃跃yù试:“这画不错嘛……关键是这画家的作品,传世量很少。特别是这种精品画作,铁定保值……”
  “三百万欧元啊。”
  张楚却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劝阻。
  不过随即,他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儿多余。对黄金宝这种富N代来说,三百万欧与三百欧,有区别吗?
  当下,他选择了闭嘴,不再多说。
  “看看,观望一下。”
  黄金宝沉吟道:“感觉对这画感兴趣的人,应该不少。而且,买这种东西,我也有底线的,不可能没有节制,一直砸钱……”
  “五百万欧元。”
  他小声道:“过了这数,我就放弃了。”
  张楚眨眼,算了算。
  发现这笔钱,貌似也不多嘛。
  毕竟国内,一些宋元明清大画家的作品,jiāo易额屡屡破亿。
  换算一下货币,至少是千万欧的级别。
  这样说来,这画……貌似不贵。
  张楚继续保持沉默。
  “……王丰!”
  黄金宝忽然转头:“你看了半天,觉得这画怎么样?”
  “不知道。”
  王丰干脆回答,他低着头,在观看手机。
  在屏幕中,却是一张照片。
  那一张,游客拍的照片,绚烂的彩虹。
  照片和画,对比。
  “别说,这相似度,很高。”
  黄金宝看了眼,指着照片上的山峰道:“特别是,这山上的小教堂,在油画中,也画出来了……说明当年,画家是按照真实的地理环境,创作了这幅作品。”
  “教堂什么的,可以忽略。”
  王丰猛然抬头,表情有异:“你发现了没有,对比几百年以前……同个地方的山,好像少了一些……到底是油画上,多画了一些山,还是几百年过去,沧海桑田,一些山峰倒塌了?”
  “什么?”
  一瞬间,黄金宝与张楚,都愣了一愣。
  两人急忙凑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