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尊_第54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都市最强仙尊_第54章

小说:都市最强仙尊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6-12 13:24:20

出林若风指桑骂槐,指着林若风说:“你说什么?”
  林若风轻笑一声说:“我说你道貌岸然,你聋啊?”
  “找死!”
  黄岸然bào喝一声,提掌攻向林若风。
  林若风单手背后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
  他怎么不动?
  难道,他吓傻了?
  如果因为一时冲动杀了一个普通人,那岂不是亏大了?
  就在黄岸然犹豫不决的时候,他距离林若风还有一只手掌的距离。
  黄岸然快速的回收真气,他想着即便是打伤,也不能给打死了。
  可是令所有人震惊的是,黄岸然的那一掌居然打空了,站在原地的林若风突然不见了。
  一晃眼,林若风出现在黄岸然的背后,说:“就这么点本事吗?”
  黄岸然心下一狠,猛然转身,不留余地的冲了上去。
  林若风,又一次消失了。
  黄岸然不禁暗冒冷汗,这人的速度怎么如此之快?
  难道,这小子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怎么可能,他还这么年轻!
  
第91章 麻婆的身份
  
  林若风依然单手背后,缓缓的说道:“太慢了!”
  “你,你……”
  “你什么?不服吗?”
  黄岸然无力反驳,自己竟然连对方的衣角都碰不到,还有什么脸在去说话。
  见黄岸然不说话,林若风又看向薛冲,道:“薛少主,你连自己门派的老前辈都认不出,真不知道,你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什么老前辈,我们都是练气中期,我不过二十出头,那个老不死怎么能跟我相提并论!”
  林若风嘲讽的说道:“无知,不仅会害了你,还有可能害了你整个师门!”
  “小子,你别太狂了?”
  林若风说:“终于见识到什么叫恶人先告状了,行,那就让你们死的明白点!”
  “就这个三脚猫的百裂掌,加上你们三个修炼不精的蜡烛火,只要这位前辈愿意,就算你们来三十个,也不够看!屈屈练气中期,竟然如此狂妄自大!”
  麻婆神情一拧,眼中不自然的出现一缕火焰心道:这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年纪轻轻已经是金丹中期的修为不说,竟然还能看穿我老太婆吗?
  薛冲一脸不信的看着麻婆,指着她说:“你说谁练的是蜡烛火!”
  “黄岸然年纪大了,耳朵聋,怎么你年纪轻轻的耳朵也聋了?”林若风看着薛冲道:“说你,你练的是蜡烛火,听清楚了吗?”
  “那就让你尝尝它的威力!”
  说罢,薛冲瞬间打出三道符咒,三团火球练成一串,径直的向林若风打去。
  林若风依然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就在火球快到林若风眼前的时候,林若风大手一挥,一股强大的真气,将飞来的火球打了回去。
  “砰砰砰……”
  接连三下,薛冲被自己打出的火球击中,退了数步,吐了一大口血才堪堪稳住。
  薛冲震惊的看着林若风,黄岸然也慢慢的向后退去!
  “之前让你走,你不走,现在想走,晚了点吧?”林若风看着黄岸然说道。
  黄岸然紧张的问道:“你想怎么样?”
  “是鬼火门想要带走陆雨,我不过是路过,小兄弟,不要咄咄逼人!”
  “我?”林若风反问道:“咄咄逼人?”
  “能在你黄岸然的嘴里听到这句话,还真是比笑话都好笑。”
  “黄岸然,我本不想为难你,只可惜你死xìng不改,非但没有对以前做的错事愧疚,反而变本加厉,还想着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往火坑里推,难道你的心是黑的吗?”
  林若风死死的盯着黄岸然。
  “你,你怎么知道?”
  “是,是你告诉他的,你,你是来报仇的?”黄岸然惊慌着指着陆雨。
  林若风说:“说你死心不改,还真没错,这个时候了,还在质问你的亲生女儿,也罢,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今天,我就帮陆雨讨回个公道!”
  “你,你想干什么,难道,你想与我整个黄家为敌吗?”
  林若风没有回答黄岸然的说,反而说:“我给你两个选择,一:自己赎罪。二:我帮你赎罪!”
  听到赎罪两个字,麻婆的脸色突然一变,只是那一瞬间,并没有人发现。
  “赎罪?哈哈哈哈,我黄岸然何罪之有!”黄岸然有些癫狂的说道:“就算你修为高又如何,难道你敢杀了我吗?你能承受得起黄家的怒火吗?”
  “噗!”
  就在黄岸然刚说完话的一瞬间,林若风动了,闪电般的到了黄岸然的近前,一记分神掌打在了黄岸然的胸口!
  黄岸然原地愣了不到一秒钟,整个人倒退了出去,吐了一大口鲜血。
  林若风只用了八条经脉的功力,因为他还得留着黄岸然的命去赎罪。
  “曾经,你让整个黄家与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为敌,你可曾想过,咄咄逼人?”林若风说着,一把将黄岸然提了起来,向陆雨走去。
  “曾经,黄家的怒火都发泄在一个弱女子的身上,你可曾想过她受不受的了!”
  黄岸然大吼一声,强行运起一掌,正要打向林若风的时候,林若风早有防备,整个人腾空飞起,随即直冲而下。
  “轰!”
  双掌打在黄岸然的双肩,黄岸然支撑不住,瞬间跪在了地上。
  黄岸然从未遭受过这么大的屈辱,他想站起来,可真气在体内震dàng,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林若风拉着黄岸然来到了陆雨面前一米的地方,说:“现在,你竟然还要将自己的亲生女儿拱手送人,披着名门正派的皮,做着yīn狠dú辣的事,与邪魔外道有何区别!”
  黄岸然沉声笑着,嘴里的血不停的流向地面。
  “呵呵呵呵……你也是修真者,修真者的高傲岂容普通人玷污,你,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就你?也配的上修真者?”
  “就你?也配得上高傲?”
  “黄岸然,你太狭隘了,是你玷污了修真者这三个字!”
  林若风的情绪渐渐有些失控,此刻,他的脑子里不仅是陆雨母女的遭遇,还有一部分是自己曾经的遭遇,此时也被勾了出来。
  那股愤怒,让林若风有些癫狂!
  “陆雨,我的好女儿,你还真是有本事,竟然找人来报仇,还要杀你亲爹,哈哈哈……”
  黄岸然疯狂的笑着:“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啊!”
  “噗!”
  黄岸然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林若风。
  只见林若风在黄岸然的身后,用封喉破的拳劲打中了黄岸然的中天脉,废去了黄岸然的修为。
  中天脉是修真者最主要的经脉,相当于整个循环的枢纽。
  到达金丹期的修真者,只有金丹被碎,才会丧失修为,而黄岸然只是练气中期,打断中天脉,便能将黄岸然几十年的修炼毁于一旦!
  “你,你竟然废掉了我的修为!”
  林若风冷声说道:“现在,你也是普通人了,我倒想看看,你身上那股可笑的傲气,还在不在!”
  “啊……”
  黄岸然仰天怒吼着:“我让你死,让你死。黄家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你。”
  林若风怒极,表现出少有的狂妄道:“是么?尽管让他们来好了,如果黄家的修真者都如你一般歹dú,我林若风,不介意替天行道!”
  突然,林若风抬起了手掌,正准备送黄岸然下地狱的时候,陆雨突然叫道:“不要!”
  林若风整个人定住了,看着陆雨问道:“你忘了这个禽兽曾经是怎么对待你们母女的吗?”
  陆雨吓的全身都哆嗦着,此时的林若风让她有些恐惧,陌生到好像不认识了一般。
  陆雨一直都觉得林若风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现在黄岸然血淋淋跪在她面前,这一切都是林若风所为。
  陆雨已经忘记了报仇之后的快感,她确实有些吓傻了。
  “年轻人,你无意杀人,切莫被心魔乱了心神!”麻婆苍老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林若风看着已经是个废人的黄岸然,方才的怒火渐渐的平息了。
  是啊,自己这是怎么了?
  难道重新修炼,就连定力都下降了吗?
  不应该啊,林若风,你不应该这样!
  心里想着,林若风慢慢的放下了手掌,转过身看着麻婆说:“多谢前辈指点!”
  “指点谈不上,或许是关心则乱,这女娃在你的心里比较重要,才让你情绪失控!”
  重要?
  林若风跟陆雨对视了一眼。
  陆雨全身颤抖着,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是啊,虽然跟陆雨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也算是我重回地球对我不错的女人。
  陆雨生xìng善良,善解人意,可能在自己想要去珍惜身边人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把陆雨列入其中了吧!
  陆雨依然在恐惧,紧张的情绪中不能自拔,大脑一片空白。
  林若风慢慢的走了过去,说:“是我不好,不该让你看到这些的,让你受惊了!”
  陆雨机械的摇摇头,没有说话。
  林若风转过头,看着傻愣着的薛冲,说道:“薛冲,以后不要在打陆雨的主意,滚吧!”
  说罢,只听空中突然传来一道空灵的声音。
  “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气。”
  林若风一惊:人未到声先至,隔空传音?
  下一刻,只见一个穿着火红色长裙的女子,带着面纱,从天而降。
  林若风仔细看去,却没有发现女子的脚下踩有什么法器。
  “师尊,师尊您终于来了,您要为徒儿做主啊!”看到来人,薛冲突然跪了下来。
  “你竟然被鬼火打伤了?”神秘女子一甩长裙向林若风等人看去,一眼便发现了站在后面的麻婆。
  “你怎么会有鬼火门特有的气息?”
  麻婆微微抬起头,眼中随意的冒出火焰,神秘女子大惊,仔细的打量着麻婆,然后独自推算着。
  片刻后,神秘女子突然单膝跪地,尊敬的说道:“弟子梦珂,参见师祖!”
  “起来吧,我老太婆已经不是鬼火门的人了,担不起你这声师祖!”
  林若风早已经看破这麻婆封印了自己的修为,却没想到在鬼火门的辈分居然这么高,可是,她为什么隐居在火葬场呢,而且一呆就是三十多年!
  
第92章 真是个废物
  
  而且还封印了修为,保持在练气中期的境界。
  通常来说,只有元婴期以上的修真者才具备自封修为的能力。
  可,好不容易修炼到的境界,谁会傻到自己封印自己?
  而且,封印的过程中一旦与自己的主观意愿发生排斥,很容易走火入魔。
  如果不是她自己封印的,那会是谁呢?
  如果说眼前的麻婆在三十年前就把修为封印了,那么在当时她应该也是名震修真界的高手了!
  片刻的功夫,林若风想到了很多。
  “师尊,您,您没搞错吧?这,这老太婆才是练气中期的修为,怎么可能是师祖呢?”
  “闭嘴,跪下!”梦珂怒斥道。
  “师祖,是梦珂教导无妨,冒犯了师祖,还请师祖责罚!”
  麻婆颤颤巍巍的转过身,没有一点高手的样子,叹息着说道:“我离开三十多年,早已经不问鬼火门的事情,不要在叫我师祖了,也不要来找我老太婆,老太婆累了!”
  看着麻婆渐渐的向火葬场走去,梦珂在后面喊道:“师祖,师祖,难道您就眼睁睁的看着鬼火门一代不如一代,就这么没落下去吗?”
  “梦珂,你记住,门派之别不分正邪,看的是人心。如果你心摆的正,鬼火门自然有焕然一新的一天,反之,则万劫不复!”
  麻婆的声音不大,但是每一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林若风心道:看来,这个鬼火门还大有来头,竟然还懂得隔空传音之术?
  那么,刚才梦珂凌空飞行,应该用在符咒的帮助下才做到的。
  当然,这个梦珂肯定是想装作高深莫测的样子,其实飞行的时间,并持续不了多久!
  直到麻婆的身影看不见了,梦珂才说道:“薛冲,你说道火yīn体质,就是这位姑娘!”
  “师尊,没错,就是她,只可惜这小子从中百般阻挠,坏我振兴鬼火门的大计!”
  林若风笑了笑说:“怪不得鬼火门落寞了,可惜了火阳体质,居然给了一个没脑子的家伙!”
  “林若风,在我师尊面前,你还大言不惭!你死定了!”
  薛冲叫嚣着,梦珂呵斥道:“闭嘴,真是个废物!”
  “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师承何处?”
  林若风说:“我叫林若风,师承保密!”
  看着林若风丝毫不惧的样子,梦珂想道:林若风?听声音,这人应该与自己年龄相差不多,他们怎么会跟师祖在一起?还有这个火yīn体质的普通人,怎么也纠缠进来了?难道,师祖另有深意?
  算了,还是先行离开,从长计议吧!
  想罢,梦珂说道:“后会有期!”
  “这就走了?那个少主,黄岸然可是你带来的,难道你不把他带走么?”
  梦珂回过头,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人,才知道那是黄岸然。
  片刻后,梦珂惊讶的看着林若风问:“你废了他的修为?”
  “有什么问题么?”
  梦珂打量着林若风片刻,说道:“把他带走!”
  两名随从听着,快速的跑到黄岸然身边将其架了起来,匆忙离开了。
  陆雨急忙走到林若风的身边,紧紧的挽着林若风的胳膊说:“林若风,我害怕!”
  林若风轻声说:“都过去了,没事了,一觉醒来,就当是一场梦!”
  看着火葬场的方向,林若风突然对麻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林若风想知道的并不是麻婆的故事,而是想知道火yīn体质,对于修炼符咒到底有什么好处!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并不适合去追问。
  这个时间,已经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