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断大明_第119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独断大明_第119章

小说:独断大明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07 02:43:10

稷,他们也不是没有做过大事。不论是‘红丸案’还是‘移宫案’,哪一个不是看似大逆不道,实则为国为民,最后,也证明了他们是完全正确的!
  当初移宫案,也是他们与英国公等人强势逼迫的李选侍,现在,只不过是换了年幼的小皇帝!
  叶向高站起来,一脸强势的阻拦道“慢着,决不可行!”
  **星也跟着站立,决然道“叶大人,现今是我大明存亡之际,难道你真的不要做点什么,只是坐视吗?”
  叶向高眉头紧拧,一脸凝重。他心里有千万个理由,可偏偏找不到一个能够说服**星的。
  **星将叶向高堵了回去,又看了眼韩癀,转身大步离开文昭阁。
  高攀龙也跟着离开,两人心事重重,都是一脸肃然、决然之色。
  叶向高与韩癀对视一眼,长叹一声坐了回去,道:“韩火广,这次,只怕是祸非福啊。”
  韩癀默然,直觉太阳穴不停的跳动,疼的厉害。
  他们两人颓然无语,在他们身后,隔着一道薄薄的墙,一个耳朵贴在墙壁的小太监,悄然无声的离开。
  金銮殿上。
  魏忠贤的任命被搁置到了一旁,站立在台阶之下,恭恭敬敬,垂手低头。
  少了言官们的捣乱,不论是朱栩直系的还是隔了一层的,都理xìng的多,一个劲的出谋划策,尤其是倪文焕等人,哪怕是申用懋这样的中立官员,也少了戾气,开始认真的讨论政务。
  对于这些,朱栩很满意,暗自舒了口气,眼见效率增加,他也很乐意的问完‘信王,你怎么看’后,欣然同意朝臣们所奏。
  “皇上,”
  申用懋上前,举着板大声奏道:“兵部奉旨,对全国各军阶,军职梳理,已有结果,呈请皇上御览。”
  朱栩对这个申用懋倒是颇为满意,没有附着党争,醉于实务,虽然很多地方因循守旧,但是对于他jiāo代的事情,还是做的很好,一丝不苟。
  曹化淳递上来,jiāo给朱栩,朱栩看了眼,又转给朱由检,命廷议。
  朱由检看了眼,转身大声念了出来:“……二十人为一旗,设旗长;百人一队,设队长;千人一团,设校尉,三千一营,设都尉;五营一部,设参将;二部设一军,设总兵。九边,辽东暂例外。全国共设十五军,分别为骁骑、豹骑、熊渠、鹰扬、忠勇……”
  朱栩一边听一边点头,下面的大臣们包括朱由检还是第一次明白,朱栩这么大动作的背后,居然已经悄然完成了全国大部分的军制改革!
  若是杨涟被赶出去之前,只怕早就有人跳出来反对,现在却都安安静静的听着。
  连带着朱栩都有些意外。
  这个时候,一个小太监匆匆跑进来,在曹化淳耳边低声说了起来。曹化淳脸色微变,过了一阵,他悄步走到朱栩耳边,低声道:“皇上,**星见过太后后出宫,方向是英国公府。”
  然后将**星等人在文昭阁的谈话,近乎一字不漏说给朱栩听,尤其重音的说了‘移宫案’三个字。
  朱栩神色微动,对于移宫案,他也算是当事人之一,虽然当时还很小,并没有掺和,但前前后后都清楚的很。
  表面看上去,是大臣们忠君为国,并且大获全胜,辅佐新皇顺利登基,破灭了jiān妃的yīn谋。
  但实质上,是外臣联合执掌中军都护府的英国公,在文官外衣包裹下,武力干涉皇家内务!
  其中自然还涉及到了内监,可以说,‘移宫案’的影响,绝对不是简单的扶正皇位,救出朱由校,保证了大明皇位顺利jiāo接这么简单!
  前前后后,一直到南明灭亡,大明上下都在掰扯这些事,可见影响多么深远。
  朱栩看着下面,温和争论的大臣们,微微歪过头,嘴角微翘,低声道:“附耳过来。”
  曹化淳走近一步,将耳朵送到朱栩耳边。
  曹化淳听着朱栩的话,脸色不由得变了变。
  最后朱栩道:“你亲自去。”
  曹化淳微微躬身,道:“遵旨。”
  说完,悄然转身,向着一边的侧门快步走去。
  今天的朱由检分外敏感,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曹化淳离开,心里不知为何就咯噔一声,有了极其不好的预感。
  **星等人的动作很快。
  不说曾做过左都御史,吏部尚书,单说以他七十岁的年龄以及东林党魁首的身份,就足以‘桃李满天下’了。
  上到六部九卿下到没有品阶的末流小吏,甚至没有功名的士子,**星的‘学生’遍布大明的角角落落。
  更何况,东林党向来以朋党勾连,**星只是走了几个地方,稍微一串连,暴风入水,千层波浪激dàng,传遍了京师大大小小,每一个角落!
  “皇上居然将都察院,科道尽数赶出朝堂?今后不允许他们再参与朝政?”
  “皇上太小了,居然如此不懂事,简直是劣童胡闹!”
  “何止,在外兴兵,在内打压贤良,只怕我大明撑不了多久了!”
  “不行,我等虽身在微末,但报国之心决不能缺!”
  “不错,以赵公之言,百官罢朝,向皇上申明我等救国之念!”
  “好,那就罢朝,只要我等罢官一日,整个京城都乱套,我等就不信皇上能够坐视!”
  “即便皇上任xìng胡来,那太后,太妃,宗人府的王爷们,各大王公勋贵,也绝对不会容皇上继续下去!”
  “一定要皇上认错,下罪己诏!然后退居内宫,静心读书!”
  廷议还未结束,各种流言蜚语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
  东林党势力太大,如同飓风一般卷过京城,庞大的力量在聚集,势要压朱栩低头!
  **星坐着轿子,沉默着,双眼跳动着火焰,直接来到了英国公府的后门。
  张维贤自从见了朱栩,见过了南、京来的的魏国公,也得了福王的亲笔信,拿着信也见了几人,然后便躲在府里,从未外出。
  不论是他的旧将,还是英国公一系内部,亦或者其他勋贵,这些日子,他一个都没有见,虽然朱栩让他一切照旧如常。
  不过,**星的求见,还是让他大皱眉头。
  书房内,张维贤站在书桌内,眉头紧拧,神色凝肃。
  他对面躬身立着管家,他看着张维贤的神色,轻声道“老爷,最好不见。”
  张维贤现在处于一个敏感的时期,一个不好就是诛九族的大罪,需要格外小心。**星等人正在风口浪尖上,稍一不慎就会把英国公府给卷进去。
  张维贤脸角分明,有着军人的硬朗,轻叹一口气,道:“那些下属我可以不见,保他们,皇上不会与我为难,只是,这**星,我不见也得见了。”
  管家一怔,道“老爷,只是何意?”
  张维贤微微摇头,没有多说,道“你去迎进来吧,不用刻意避着。”
  管家犹豫着,还是答应着转身出去。
  张维贤坐下,无奈一叹,自语道:“他们看不清如蝇乱撞,我这个明白人却也跳不出……皇上连福王拐弯抹角传书信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们这么明目张胆的,皇上能看不到吗?自作孽,不可活……”
  **星被管家领着,一路径直来到张维贤的书房。
  他一路上都在思索着如何劝服张维贤,在他的计划中,张维贤是最重要,不可缺少的一环!
  
第两百四十七章 串连
  
  密室内,**星与张维贤对坐。
  张维贤面色平静,心里却在苦涩。他深知**星的为人,根本不是言语能劝说的。
  **星看着张维贤,目光透着锋利之色,脸角如刀,沉声道:“公爷,现今大明朝局没有人比你看的更清楚了,我等yù谋划当年的‘移宫案’,公爷可愿再出一臂之力?”
  张维贤心里咯噔一声,猜到**星来必然有大事,却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大事!
  ‘移宫案’这个一个不好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罪,他们当初还是可以有着维护‘皇上’的大义,新皇朱由校也会支持感激,壳现在情势完全不同,逼迫的对象变成了皇帝,帮助对象变成了辅政王朱由检!
  这可是天差地别!
  张维贤脸上似笑非笑,抽搐一番,强压着惊骇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确实是看的最清楚的一个,新皇看似在胡来,实际上每一步都是有着他清晰的计划,而且每一步都谋定而后动,缜密且稳妥。别说现在他已经没了兵权,即便他还执掌中军,真想重现移宫案,只怕没有进宫脑袋就落了地!
  张维贤看着**星,心里挣扎一番,叹道:“赵大人,你已经七十多了,何必再去陷入党争,不若放下一切,安心归乡,儿孙绕膝,颐养天年,岂不是很好?”
  **星眼神一变,瘦削的脸上涌起厉色,他盯着张维贤寒声道:“公爷,我等寒暑几十载,一心都是为了大明,眼看大明落入顽童之手,内忧外患,亡国就在眼前,难不成真的要坐视不理,刀兵加身才肯奋力而上吗?”
  张维贤嘴角抽了抽,他知道论嘴角锋利,他肯定不如**星,却又心知肚明,**星等人的一举一动都是在新皇眼里,只要是再搞出‘移宫案’,只怕皇宫里那位就不会再这么温情脉脉了。
  想着几十年的jiāo情,张维贤咬咬牙,道:“赵大人,张某再奉劝一句,切莫冲动,凡事三思而后行……”
  **星目中冷光一闪,冷然道:“公爷,莫非这一次,您打算退缩?当年的移宫案,您可是出了大力的!”
  张维贤眉头一皱,‘移宫案’看似是一件光辉的事情,在士林眼里是无上荣耀,可认真追究起来,那是以下犯上的大逆不道之举!
  **星这么说,显然就是要捆绑他,这次成功还好,若是失败,他张维贤也逃脱不了!
  他深吸一口气,压着心里的怒气,看着**星,淡淡道:“容本公想想。”
  **星嘴角笑意一闪,点头道:“那好,我等张国公的好消息。”
  **星站起来,佝偻着身体,向密室外走去。
  张维贤送走**星,站在屋檐下,脸上一片凝重。
  **星等人这么鲁莽,皇宫里的朱栩不可能不知道,他心里有着很不好的预感。
  他正拧眉愁苦,管家急匆匆跑过来,急声道“老爷,中军的一些人来了。”
  “公爷,公爷!”
  这管家话音一落,一群身穿甲胄的将士大步走进来,一脸热切的喊道。
  张维贤脸色微变,沉声道:“擅离职守,曹都督就是这么管教你们的吗?”
  领头的一个参军大笑,手握着刀柄,道:“公爷放心,曹都督一个时辰之前就出城了,不会知道我们来拜见公爷。”
  “是啊公爷,无需担心,我们是为了大事而来。”
  “不错,高大人已经递过信了,我们都是为了公爷来的……”
  来的都是张维贤十几年的属下,几个甚至是历代都是效忠英国公的。
  张维贤心里一冷,**星,高攀龙等人满京城串连,要说宫里的皇帝不知道,他打死都不相信,尤其是这个时候,执掌两万巡防营的曹文诏居然出城了!
  张维贤不忍这些人都涉及进去,脸色一板,沉声喝道“都给本公滚回去,没有……”
  “咳咳!”
  忽然间,一声咳嗽在他斜对面响起,打断了张维贤的厉喝。
  张维贤看着来人,脸色骤变。
  不远处,冯祝抱着浮沉,笑眯眯的正看着他。
  张维贤通体冰冷,声音微颤的看着他那帮旧将,道:“都带入密室。”
  这帮人一听就兴奋的大喜,叫嚷着,驾轻就熟的直奔张维贤的书房。
  冯祝笑眯眯的走过来,微微躬身道:“奴婢见过公爷。”
  张维贤认出了冯祝,脸角僵硬,苦笑道:“想必公公是奉旨出宫吧?”
  冯祝直起身,满脸堆笑的道:“公爷这就想差了,只是曹公公心血来潮,让杂家来公爷府上瞧瞧,以示皇上恩宠。”
  张维贤自然不会相信,神情挣扎一番,道:“公公,我这帮旧将都是粗鲁的世袭子弟,对皇上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冯祝拂尘一甩,笑容越多道“公爷,是否忠心,要看过才知道,皇上说了,您最多保两个人。”
  张维贤脸角狠狠的抽搐,强压心里惊惧,抬手道:“臣,遵旨!”
  冯祝看着张维贤酱紫的脸色,凑近一点,低声道:“公爷,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您心里要有数。徐家的荣耀,可不是那么好享受的。”
  徐家一门两国公,一个是开国国公,一个是靖难国公,一支在顺天,一支在应天。可以说,这一门显赫无比,荣耀无双!
  张维贤心神一凛,再次躬身道:“下官省得,多谢公公提醒。”
  冯祝这次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星离开了英国公府,高攀龙也离开巡防营驻地,进入了平王府。
  平王坐在大厅里,身边四五个十五六岁娇俏女子给他按着身体,满脸醉红,双眼迷离的看着厅里舞动着的歌女。
  一个下人悄然走过来,在他耳边低声道“王爷,高攀龙来了。”
  平王一怔,转头看向他,眨了眨眼道:“他来干什么,本王跟他素无jiāo情?”
  那下人道:“他没有说,只急着要见王爷。”
  平王若有所思,旋即一摆手,依旧醉醺醺的道:“那让他进来吧,本王正觉得一个人无聊。”
  高攀龙身形高大,走进来,看着满堂的丝竹之声,不由得眉头皱了皱,但旋即还是压着怒气,向着平王走来。
  平王摇头晃脑,一脸的品味之色,待高攀龙坐下,他醉眼朦胧的道:“高大人,来,你听听,本王这曲子,这舞姿如何?我可是好不容易从皇上那抢来的,跟你说,当时要不是太后娘娘在,还未必能抢得过皇上……”
  
第两百四十八章 刘太妃
  
  高攀龙虽然xìng格与**星不同,但也如烈火,刚直如鹰。
  他不喜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