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断大明_第213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独断大明_第213章

小说:独断大明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07 02:43:10

着他的脸色,心里猛的一动,勒住了马。
  多尔衮转瞬间就控制住了情绪,转头看了眼济尔哈朗,勒住马,没有动。
  阿敏在长城的另一边摆开阵势,静等着济尔哈朗与多尔衮进来,没多久爱尔礼就打马过来,恨声道:“阿玛,济尔哈朗与多尔衮没有进来!”
  阿敏脸色一沉,心里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脸上狰狞凸显,沉声道:“没有他们,我两万骑兵,一样纵横天下!”
  爱尔礼连忙道:“阿玛,我们人数还是太少了,根本打不下南蛮子的京城,他们有大pào的!”
  阿敏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若是这样回去,对他来说将是极大的打击,黑着脸呵斥道:“这样回去,我们什么没有了,必须给南蛮子一个深刻教训!”
  爱尔礼也是明白人,心里大恨,道:“是,阿玛,我跟你杀!”
  “好,遵/义!杀!”
  阿敏打马挥鞭,直扑遵/义。
  遵/义现在的守将是总兵袁崇焕,他手里拿着望远镜,站在城头看着那不断逼近的后金骑兵,一脸肃重。
  他边上的纪用,看了眼身后还漂浮在空中的大篮子,想了想,对身边的内监道:“去,将那大篮子烧了,一点渣都不许剩,明白吗?”
  “奴婢知道。”那内监应了一声,快速转身下城。
  袁崇焕看了一阵,面露忧色的道:“纪公公,遵/义城小兵少,根本守不住,也不知道秦总兵为什么给我这样的命令。”
  袁崇焕心里十分的抵触秦良玉这道命令,在他看来,想要歼灭入长城的建奴骑兵,唯一得到办法,只有在京城之下设伏,其他的地方都应该坚壁清野,令他严守遵/义,完全是将遵/义白送给建奴。
  秦良玉是这次战役的统帅,辖领京城附近的所有兵马,纪用作为监军太监自然是知道,听着袁崇焕不时冒出的‘怨言’,他也只是一笑,道:“袁总兵,咱们奉命就是,遵/义虽然没有大pào,可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攻破的,建奴,拖不起的。”
  袁崇焕瞥了眼纪用,以试探xìng的语气道:“纪公公,不如我们撤去蓟/州吧,那里是去京城的必经之路,城厚墙高,应该能够大量消耗建奴骑兵,然后在京城下,就能彻底歼灭!”
  纪用本能的就察觉到了袁崇焕的用意,连忙阻止道:“袁总兵,你可不能再胡来,您早就惹起皇上不满,秦总兵深得皇上信任,若是再得罪她,你就真的没有任何前途了!”
  袁崇焕何尝不知道,可他更明白,死守遵/义没有任何意义,眼见建奴骑兵步步逼近,他回头看了眼守城的三千兵将,决然道:“传令,全军出城,赶往蓟/州!”
  纪用想要阻止,可已经来不及,袁崇焕大步下城。
  遵/义的三千兵马,迅速从西门出,急行军奔向蓟/州。
  袁崇焕一出城,阿敏就知道了,万分高兴,遵/义也没进,直接绕过遵/义城追杀袁崇焕。
  袁崇焕也不是没有一点准备,留有五百人守城,并且一直极速赶往蓟/州,可还是被阿敏赶上了。
  “给我杀,一个不留!”
  阿敏兴奋的大叫,打着马鞭冲杀过去。
  别说三千步兵了,就是三万在平原上也不够骑兵冲杀,顿时就被冲散,人仰马翻,眼睁睁的被屠杀。
  袁崇焕慌忙抽调,一边安排人断后,一边火速赶往蓟/州,蓟/州城上有火pào,足以压制建奴骑兵。
  就在不足三里外,赵率教与满桂的骑兵也摆开阵势,锋利如剑的指向阿敏方向。
  满桂手里拿着望远镜,看着袁崇焕被冲杀,一阵火大,大声向赵率教道“建奴只有两万,不如我们杀吧!”
  赵率教也看的心惊ròu跳,恨不得直接杀过去,可还是阻止满桂道:“秦总兵命令我们只是吊着,现在建奴应该还没有发现我们,我们靠近一点。”
  满桂一怔,他可是知道赵率教与袁崇焕关系极好,当初要不是赵率教,他也不会被排斥出辽东。
  满桂认真的看向他,道“真的不救?”
  赵率教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道:“严格执行军令,军院的课程你都白上了!”
  这些总兵也都轮流去上过课,严格的**练过,都不再算是泥腿子了。
  满桂眼神闪过一丝不满,旋即没好气冷哼道:“袁崇焕也是活该,要是老实的听命待在遵/义,建奴根本不敢攻城!”
  赵率教眉头皱了皱,没有多说话。
  与此同时,秦良玉也到了参谋部,指着沙盘向朱栩以及孙承宗等人汇报:“皇上,孙阁老,建奴从金/山岭意外进关,我已经命袁崇焕死守遵/义,刘化守蓟/州,满桂,赵率教协防,建奴多半不会攻打遵/义,绕开南下蓟/州,蓟/州没有没问题,加上满桂赵率教的拖延,最起码能争取一个时辰,然后我们在京城下设伏,大军围剿建奴骑兵!”
  秦良玉话音一落,满堂皆惊。
  
第四百一十八章 朕要人头
  
  京城是什么地方,不说是大明的心脏,也不说天子所在,更不说文武百官,单说金兵临城,对大明上下信心的打击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恢复的。
  更何况,现在正在大明改革的关键时刻,真要是有个闪失,可能会功亏一篑!
  申用懋第一个反对,向着秦良玉大声道“不可以!我反对!”
  申用懋这个兵部尚书,前面有孙承宗,后面有孙传庭,他的工作更多的是细碎,可面临这种大事,他也顾不得避讳什么了。
  孙承宗也皱眉,金兵临城非同小可,即便不考虑风险,也要考虑影响。
  孙传庭盯着沙盘,一脸肃色,从长城到京师,一马平川,根本没有阻挡,想要在其他地方设伏,根本不可能。
  众人盯着沙盘看了一阵,目光都转向朱栩,这件事需皇帝点头才行。
  朱栩站在沙盘前,手指敲着木框,神色也沉吟起来。
  历史上黄太吉打到京师,那一战影响巨大,不止对大明朝廷的打击,还有就是让后金彻底看穿了大明朝的外强中干,也让他们有了入主中原的信心与野心。
  不过,若是能够将后金的有生力量歼灭在京城下,朱栩也舍得冒险!
  他抬头,刚要说话,一个内监从外面急匆匆跑过来,走到朱栩身边,低声道:“皇上,只有阿敏进了长城,差不多两万人马,其他人都停留在金山岭外没有动。”
  朱栩眉头一挑,其他人也都面露凝色。
  秦良玉转眼就看向沙盘,目光在金山岭到京城一线认真的看着。
  孙承宗,孙传庭也都神色疑惑,不明白建奴在打什么主意。
  之前的内监刚走,又一个内监匆匆跑进来,道“皇上,袁崇焕撤出了遵/义,现在正逃向蓟/州,建奴在尾随追杀。”
  “什么!”孙传庭脸色一变,目光盯向蓟/州,蓟/州离京城太近了,他们根本来不及做出其他部署了!
  秦良玉,孙承宗,申用懋等人都沉着脸,一切的部署都被打乱了!
  朱栩脸色也微沉,袁崇焕总是习惯xìng的‘自以为是’,不是他这个皇帝容不了,而是这样下去,迟早会坏事。
  不过眼下,还是这么解决后金。
  只进来二万骑兵,长城外的随时也可以进来,他们在打什么主意?
  秦良玉看了一阵,向朱栩道:“皇上,可以满桂,赵率教的骑兵挡在金山岭,进城这两万骑兵,可以用堆土战法,以重兵绞杀!”
  “具体怎么做?”申用懋已经急了。
  秦良玉也看了眼孙承宗等人,沉声道:“建奴无处可去,只能来京城,在三里外,以两万步兵结阵,再土堆推进,将建奴给围起来,十万大军绞杀!”
  孙承宗听着秦良玉的话,再看着沙盘,良久微微点头,向朱栩道:“皇上,可以试试,两万骑兵并不多,再配合大篮子,只要不给骑兵足够的缓冲,足以歼灭!”
  孙传庭倒是不太赞同,关键是现在没有时间慢慢去布置,也只能同意道“皇上,请抓紧调兵,建奴应该已经到蓟/州了。”
  本来是十拿九稳的一个陷阱,现在却变得这么狼狈,朱栩心灵也窝着火,盯着沙盘,目光冷漠的道:“不管你们怎么安排,朕只有一个要求:朕要人头,所有建奴的人头!”
  一干人都听出了朱栩话音里藏不了的怒气,都躬身道“遵旨!”
  明朝京师又二十万大军,可以调动的也足足有八万,飞速的在城东集结,布置。
  这么大动静,自然是瞒不了的,朱栩忙着召集六部尚书,信王,靖王等人,朝报也全力开动,安抚京城人心。
  阿敏的两万大军,将袁崇焕的三千人马绞杀大半,追到蓟/州城下,不止看到了蓟州的城高墙厚,也感觉到了明朝三万骑兵的远远跟吊。
  爱尔礼跟在阿敏身旁,除了杀点人,他们暂时还没有得到任何好处,明朝的坚壁清野,让他们一无所获。
  爱尔礼面露忧色,道“阿玛,咱们的兵力还是太少,不如回去,将多尔衮,济尔哈朗叫进来,再一起去攻打南蛮子的都城。”
  阿敏也感觉有些吃力了,蓟州成别说有大pào,没有他也不会浪费时间去攻城,在长城内多待一刻钟都是危险,他们必须拿到足够的‘战利品’离开长城。
  阿敏眼神闪烁一番,扬起马鞭,大声道“绕开蓟/州,直扑南蛮子京师!”
  即便不能取得大战果,只要攻打一番南蛮子的京城,也是努尔哈赤,黄太吉没有做到的事情,回去之后也会稳固他的地位,顺理成章的成为大金大汗!
  至于满桂,赵率教的骑兵,根本不在他眼底。
  “杀!”
  两万金兵马蹄声大作,如同闷雷,轰隆隆的直扑明朝京师。
  满桂,赵率教的骑兵,奉命前往金山岭,以堵住长城另一面,剩下的三万多金兵。
  京西大营的金国奇,京西大营的张之极,马祥麟,刘化,王文胜等人也各自领兵,足足八万大军,向京师东门靠拢。
  躲入蓟/州城内的袁崇焕,望着南下建奴骑兵,满目忧色,道:“也不知道皇上有没有收到我的奏本,若是不能在京城下消灭建奴,任由建奴纵横,整个北直隶怕是都要被屠戮了……”
  纪用现在更担心的袁崇焕擅自离开蓟/州,这件事对于向来要求‘令行禁止’的皇帝来说,绝对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在京城的西门,一门门大pào被推上城楼,高高架起,遥遥的对着西方,ròu眼可见的后金骑兵。
  与此同时,各处兵马也都聚集,准备围剿建奴这两万骑兵。
  后金的斥候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探查到了,爱尔礼冷笑道“阿玛,南蛮子还是这么天真,居然想以步卒对我们骑兵,不如我带兵去冲杀一阵,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阿敏现在的兵力根本没有办法分兵,他们携带的干粮能够撑三天,可马最多只有一天,他脸上狰狞,喝道“向杀南边的,给我冲!”
  
第四百一十九章 激战
  
  金军的两万骑兵,对大明来说也是极大的压力,想要对付起来,分外的吃力。
  阿敏直冲过去的,是张之极带领的两万京西大营,外加王文胜的三千独立营,就在京师东门南方十里外。
  张之极这一年多别的没干,就跟着兵部的新练军手册练兵了,他督促两千工程兵,飞速的在挖掘坑道,拉铁丝网,构筑防线,以此缓慢的向前推进。
  王文胜的独立营在工程兵身后,随时准备应对建奴。
  蔡孝一身甲胄,颇有杀气的站在王文胜边上,压着怒气道“都尉,要我说,还不如直接放开,与建奴狠狠的杀一通,咱们三千人,哪怕只拼掉他们两千人,也够他们受的!”
  彭明扬也蠢蠢yù动,握着长qiāng道:“都尉,要不咱们给张总兵请命,先拦着杀一波吧!”
  王沧海有些安奈不住,道:“都尉,建奴都杀到家门口了,咱们必须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王文胜实则心底也有冲动,见手下三个大将都这么激昂,沉声道:“好,你们等着!”
  他说完就转头向张之极所在快步走去,直接单膝跪地请命道:“总兵,我独立营请命,拦击建奴!”
  张之极面露威严,一脸的森严之色,冷声道“给我老实待着,敢抗命,我不管你跟皇上什么关系,军法处置!”
  张之极话直接就说到这里,王文胜也没办法,梗着脖子又回来了。
  蔡孝手里提着大刀,迫不及待的道“都尉,怎么样?总兵大人同意了吗?”
  王文胜脸角抽了抽,道:“总兵大人不同意!”
  蔡孝一听就不满,大声道“都尉,难不成咱们就这么等着?眼见建奴杀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可不是工程兵,是独立营,大明独有,皇上亲封的!”
  彭明扬,王沧海也附声,道:“都尉,蔡孝说的对,咱们不能这样干等着,最起码有点战功,对得起皇上封的这个独立营称号!”
  王文胜毕竟是年轻人,三言两语间火气也激了起来,狠狠出了口气,道:“好!是该给建奴一点颜色看看!向东走,绕开坑道,横杀建奴!”
  “好!”蔡孝三人大声应下,纷纷神色大振,转头就开始调军。
  三千人马极速向东,绕过坑道,直奔建奴骑兵杀去。
  阿敏两万骑兵如同利剑,奔突向南,远远就看到了一道道铁丝网,还有后面列阵严整的步卒,眼神冷笑,挥舞着马鞭,大声吼道:“给我杀,杀光南蛮子!”
  “杀!”金兵喊声震天,杀气如潮。
  没多久,爱尔礼接到斥候报告,转头向阿敏大声道“阿玛,有三千南蛮子从东面过来!”
  阿敏毫不在乎,大喝道“给你一千人,给我杀光!”
  爱尔礼大喜,调转马头,直奔王文胜的独立营冲来。
  两军都在飞速靠近,转眼间就要短兵相接。
  王文胜目光炽烈如火,大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