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断大明_第39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独断大明_第39章

小说:独断大明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07 02:43:10

万历之后,朝臣们空前团结,特别是东林党,更是让朱由校如坐针毡,片刻都不得安心。他本企图利用魏忠贤纠结的阉党对清流以限制,却莫名其妙的夭折了。
  随后他又希冀分裂朝堂,扶持顾秉谦等人以抗衡东林党,但目前还没有成效。
  但这次,却让朱由校看到了希望,因为他站在道德制高点,握有朝堂大臣们的罪证,虽然无法大规模清洗,但一些他一直想做却无法下手的事情,可以借这件事,光明正大又不动声色的展开了。
  “啊……”朱由校突然叫了一声,仰头摔倒了下去。
  “皇上,皇上!”刘时敏吓了一大跳,慌忙走过去要将朱由校扶起来。
  “皇上,皇上?”
  刘时敏将朱由校翻过来,看着他头上出血,眼睛眨动着,仿佛没有什么意识,不由急的大叫。
  “太医,太医,快传太医!”
  刘时敏扶着朱由校,大喊起来。
  朱栩刚刚回到景焕宫,朱由校昏迷的消息就传了过来。
  朱栩神色一惊,跑了一步道“怎么回事,严重不严重?”现在可是一个关键时刻,要是朱由校有什么事情,那真就要出大事了。
  曹化淳也一脸忧色,道“没有具体消息,景阳宫那边都出不来人,皇后娘娘也一直陪着。”
  “走,去看看。”朱栩站起来就道。
  曹化淳连忙拉住他,道“殿下,您忘了,您被禁足了,景焕宫都出不去。”
  朱栩眉头紧皱,想了想,急色道:“你,去景阳宫盯着,有什么消息,马上派人来告诉我。”
  曹化淳自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xìng,答应一声便匆匆跑了出去。
  “殿下,皇上在宫里,不会有事的,喝杯茶压压惊。”
  姚清清从里面走出来,给朱栩端着一杯茶,温声说道。
  朱栩接过茶杯,抱在怀里,坐在躺椅上,神色依旧凝重。
  历史上的朱由校,就是落水后病死,想到‘异曲同工’、‘殊途同归’之类词,让朱栩忧心忡忡。
  他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在朱由校默许或者眼皮子底下做的,有的他不知道,知道的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皇嫂还没有诞下皇子,如果换了他那五哥登基,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时间在煎熬中,一点点过去,直到天色都黑了,曹化淳才匆匆跑回来。
  “殿下,打听到了。”曹化淳气喘吁吁,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
  “说。”朱栩一直在等着,迫不及待的问道。
  曹化淳喘了口气,道“皇上是不小心摔了一跤,磕破了头,腿折了,其他没多大事,已经醒了,太医说修养一阵子就没事了。”
  朱栩心底的大石轰然落地,道:“好了,你去吧。”说完,他自己便躺在睡椅上,一躺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姚清清走过来,伸头看着朱栩,轻声笑道:“殿下,晚饭还吃吗?”
  朱栩躺在那,睁眼看着姚清清,翻了翻眼,道:“不吃了,做点点心,晚上我醒了吃。”
  姚清清点点头,转身走开。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八十一章 结果
  
  天才壹秒住♂去÷小?→,您提供精彩小。
  朱栩一晚上都没有睡着,翻来覆去,滚来滚去。
  他对于冒头的事32情,是深思熟虑的,同时他也知道,今后无论他再怎么低调,都会被卷入朝堂争斗之中,祸福难料。
  最为关键的是,朱由校的态度。他毕竟是朱由校的兄弟,应该是朱由校最为警惕的一批人中重点。
  朱栩的床够大,而且七月份的天气将热未热,正是舒适,他无聊的翻来覆去,拿起书,看两眼就看不下去,心里总是有东西让他定不下心,觉得没力气。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顶着两个黑眼圈走出卧室,躺在他的躺椅上,无精打采的望着泛起鱼肚白的门外。
  朱栩目光无神,将最近两天的事情仔仔细细的反反复复的在脑海里思索起来,确实很多地方引起了忌讳,但仗着年纪小,问题倒也不大,至于张皇后那边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现在问题纠结在于,朝堂那帮大臣的反弹,夺人钱财胜过杀人父母,何况还是几千万两,六部九卿都有涉及,几乎将满朝文武都给得罪了。
  他们的反弹力度,决定着朱由校对他的‘惩罚’力度。
  “啊,等今天的廷议结束就好了,睡觉睡觉。”
  朱栩大叫一声,蜷缩在躺椅上,闭着眼各种催眠自己睡觉。
  颠来倒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朱栩终于昏昏沉沉的的睡着了。
  金銮殿上,朱由校高高的坐在龙椅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
  下面的满朝文武,吵成了一锅粥。虽然这才收赃成功,分赃未成,但大部分人都有涉及到这件事。不论是想脱罪的,推卸责任的还是公报私仇,挟公泄私愤的,夹杂在一起,相互攻击倾轧,如同一千只鸭子在叫个不停。
  朱由校却前所未有的觉得好听,他一直平静的听着,看着,什么也不说。
  这场廷议,从早到中,从中到晚,争吵不休,四五个时辰才算结束。
  直到天色将,姚清清觉得实在不能让朱栩再睡了,轻轻摇了摇他,唤道:“殿下,醒醒。”
  朱栩头昏脑涨,睁开眼看着天色,痛苦的叹道:“天还没亮啊……”
  “殿下,天色都要黑了。”
  曹化淳也出现在朱栩身前,尖声细气的道。
  朱栩一怔,却还是头疼的厉害,晃了晃脑袋,朝着不远处的姚清清道:“清清姐,打盆水来,我要洗脸。小曹,说吧,我听着。”
  朱栩睡的太久了,腰酸背痛,浑身无力的从椅子上爬起来,向着水盆走去。【↑去△小↓△w qu 】
  曹化淳看着姚清清去打水,笑着对朱栩道:“殿下,您今天可是错过了一场好戏。今天的朝堂,可是热闹无比,皇上一人力压群臣,让整个朝堂都没有反对声。”
  朱栩将凉水拍打在脸上,闻言一怔,道“详细说说。”
  曹化淳跟在朱栩身侧,颇有些幸灾乐祸的道“不论是内阁还是六部九卿,这次都很尴尬,几乎没有敢跟皇上唱反调的,几乎所有三品以上的大员都被罚俸半年,张鹤鸣更是被削籍,遣戍边关。”
  这个朱栩倒是不怎么意外,这件事肯定不会就这样结束,说不得朱由校会逐步清理这次涉案的朝堂大员。
  朱栩擦了擦脸,使得自己清醒几分,转头看向曹化淳道“那我呢?”
  曹化淳眉头皱起,道“朝堂上,倒是有不少人弹劾殿下,不过皇上都轻飘飘的略过了,然后,也没有人再提了。”
  “没有人再提?”
  朱栩一边走回他的躺椅上,一边琢磨着这句话。
  想了半晌也没有什么头绪,他还是浑身乏力,摇了摇头道:“算了,这件事先不管,朝堂上的事情咱们也不去管。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商行是初步建立起来了,接下来,就是帮助李德勇那边铺设好渠道了。”
  曹化淳对这些不懂,只是含混的点头。
  这一年京城的天气热的特别快,七月中旬就热了起来。
  朱栩被禁足,景焕宫就那么大,他更感觉跟个笼子一样,让他浑身难受,吃不饱睡不好,千磨万泡的在张皇后那终于解除了禁足令,不过只是能出景焕宫,依旧是出不了皇宫!
  不过,他还是小心翼翼的cāo控着宫外的作坊,其他事情都暂时偃旗息鼓,免得让别人抓住把柄,将刚刚消停的风波再次激dàng起来。
  城东作坊。
  李德勇看着一缸缸玉米粉,也就是棒子面搬进仓库,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光辉。
  他在给着身边的一群人介绍,豪气冲天的道“这叫做玉米,亩产是小麦的2倍左右,如果是下田,可能会翻到三倍!”
  “这么厉害?”
  “听说是番邦传来的,昨天做的点心,口味倒是很特别。”
  “如果是这样,那价格真的降一半,我们也有钱赚啊。”
  李德勇嗤笑一声,看着这群人道:“你们还真指望我降一半,告诉你们,只要卖出去多了,市场占到了,咱们就涨价,慢慢涨,涨到白面的九成或者八成,总之,要最大程度的赚银子!”
  “啊,那可就赚多了。”
  “是啊,用不了多久咱们就可以回本了。”
  “李掌柜,听说东家又给了十万两,是真的吗?”
  李德勇轻哼一声,带着得意的警告道:“不该打听的别瞎打听,东家之前陆陆续续投了几十万两,三个月内,必须给赚回来,听到没有!”
  “掌柜放心,只要这棒子面不断货,我保证,做多少都给卖出去。”
  “是啊,哪里用得着三个月,估计一个多月就够了。”
  “掌柜的,我又有些老乡逃难过来,您,还能帮忙安置一下吗?”
  李德勇大手一挥,看着众人,一脸自信的道:“据我所知,东家最近确实计划买地,到时候有多少人,都给你安排了。”
  “谢谢掌柜。”
  “谢东家!”
  “是啊掌柜,东家要我们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掌柜的,什么时候我们能见见东家,当面感谢一下。”
  李德勇摆了摆手,傲色道:“东家是贵人,岂是那么容易见的,下次他要是再来,我会让大家见一见,沾沾贵气。”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八十二章 铺展
  
  天才壹秒住♂去÷小?→,您提供精彩小。
  京城中,妩青苑。
  一身颇为华丽锦衣短卦,头戴冠冒的男子,一31脸春风的看着对面的老鸨,笑呵呵的道“王妈妈,好久不见啊?”
  这王妈妈看着他,目光一闪,同样笑容满面的道:“哟,韩公子,您可少来了,我们家娟娟可惦记您很长时间了。”
  韩华神秘一笑,道:“最近忙着赚银子,当然了,这样的好事,我自然不会错过王妈妈的。”
  王妈妈又看了韩华一眼,脸上笑容稍淡,道:“韩公子说的是什么生意?”
  韩华扇子一合,笑容越发自信道:“王妈妈,你这妩青院,每个月点心,糕点,馒头之类的少说也有三百两吧?”
  这青楼勾栏是公认的销金窟,不过王妈妈却皱着眉头,道:“韩公子,有话你不妨直说。”
  韩华瞥了眼四周,直接道:“那好,是这样,我有兄弟开了个作坊,可以每日给你提供你要的点心,馒头等各式吃食,成本嘛,是外面的九成,一个月下来,少说也要省个几十两,加上其他费用,王妈妈,这一个月省个上百两,绝对是没问题。”
  王妈妈眼前仿佛看到一百两银子在桌上从韩华的身边推到她身前,不过她瞬间就冷静下来,看着韩华眯着眼道:“韩公子,真有这样的好事?现在的米粮,可是一天一个价。”
  韩华微微一笑,道:“王妈妈,家父虽然辞官归乡了,但终归是曾经的朝廷五品大员,而我,品德上,可曾有任何污点?坑过谁?”
  王妈妈看着韩华,心里绝对人品倒是可信,但这种事,可不是韩华两句话,一句品德就能信得过,他笑的很假的道:“哎哟,王公子,这么大的事,你总得让我跟下面的人商量一下吧?”
  韩华自然看出了王妈妈的犹豫,又道:“这样,王妈妈,我呢,给你担保,可以让你先用,一个月一结,这一个月内,你可以随时终止,如果觉得好,咱们再签契约,这样如何?”
  王妈妈眼睛一亮,道:“不用任何押金?”
  韩华一摆手,道“有我在,不需要。只要每日送来的账单,您签一下有个凭证就行了。”
  王妈妈这次是意动起来了,最后挣扎的道:“真的是九成?”
  韩华嘴角不动声色的翘了起来,肯定的道“王妈妈,如果你一个月进三百两,九成,五百两八成五,超过一千两,八成!当然,我不管你进来用作什么,或者给谁一起用,只要从我进了这些,折扣我立马返给你!”
  王妈妈脸上动容了,坐在那,手指忍不住的动了起来,仿佛在打算盘,噼里啪啦响。
  “好,就这么定了!”王妈妈站起来,看着韩华道:“看在韩公子的面子,我就试试。”
  “好。”
  韩华也很痛快的从怀里掏出一叠纸,上面是印刷好的格式,放在桌上,对着王妈妈道:“王妈妈,这个是订单凭据,上面有下单的地址,您填好需要的数量,点心样式,地址,签收人,按地址派人送过去,有专人接待,保证一个时辰内送到!”
  王妈妈看着这一叠纸,笑道:“哎呀,韩公子,这可真是新奇啊。”
  韩华搞定了这一家,心里大喜,这一家,他以后每个月至少都有五两银子收成了。
  他心里大定,这已经是二家了,他得再接再厉,看着王妈妈笑道:“那是自然,王妈妈,如果是需要,要早一点下单,这样才不会误了时辰,如果有什么事情,随时找我,我保证给你摆平的舒舒服服。”
  王妈妈笑眯眯的点头,将韩华给送了出去。
  送走了韩华,一个伙计模样的走到她身后,道“王妈妈,咱们真的要这么干?”
  王妈妈看着韩华的背影,冷笑一声,道:“能省钱为什么不干,你随便填一下,送过去,看看什么情况,咱们再说。”
  那伙计看了眼,点头道:“好,咱们就试试,要是不好,就赖他这一笔。”
  一茶楼上。
  一副地痞无赖模样的中年人,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对着桌对面的管事模样的中年人道:“老王头,你这一个月,能有多少银钱?”
  管事模样的人似百无聊赖,斜着眼打量着对面的中年人道:“老于头,你不会是没事了,来我这打秋风吧?”
  老于头名叫于梦善,在京城地面上,是那种三教九流都能穿梭自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