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断大明_第41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独断大明_第41章

小说:独断大明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07 02:43:10

扯,两人都是有时间的那种闲人。朱栩吃完西瓜又要吃点心,张皇后一边绣着刺绣,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应付着朱栩。
  转眼就到了晌午,朱栩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嘴里也不提出宫。张皇后似也打定主意不允许朱栩出宫,也随着朱栩的话题扯闲篇。
  朱栩嘴里不停,一直吃到了晌午,转头看了看天色,蓦然向着焕儿道“焕儿姐姐,快,准备午膳,我要陪皇嫂用膳。”
  焕儿瞪大眼睛,惠王殿下今天突然改属猪了吗?
  张皇后却心如明镜,转头看向焕儿淡淡笑道:“没听见惠王殿下的话吗,去准备午膳吧。”
  “是娘娘。”焕儿隐约也明白了,抿嘴笑着答应一声便转身离去。
  朱栩扯来扯去,想到魏忠贤的事情,突然转题道“皇嫂,皇兄最近常来吗?”
  张皇后脸色明显一怔,很快掩饰过去,低着头绣着道:“行了,我也累了,没事就先回去吧。”
  朱栩本来就是随意一问,眼见张皇后的脸色,他心里猛的一动,莫非那位皇兄又宠上了什么人?
  ‘我怎么感觉我最近在宫里跟瞎子一样?’
  朱栩心里嘀咕,面上却还是笑嘻嘻的道:“反正也没地方去,我就陪着皇嫂聊天好了。”
  张皇后似因为朱栩刚才的话题一下子没了兴致,淡淡道:“今后每个月允许你出宫两次,每次不得超过一个时辰,要是超过了,今后就别想出宫了。”
  朱栩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心里却非常警惕起来。是什么样的女人,让一向喜怒不漏声色的张皇后,失态?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八十五章 难民
  
  天才壹秒住♂去÷小?→,您提供精彩小。
  朱栩又陪着张皇后扯了几句见张皇后确实不太高兴,这才告辞回来。
  33  “将小曹找来见我。”朱栩一回到景焕宫就对着姚清清说道。
  姚清清一见朱栩的脸色,神色微惊,连忙道“是殿下。”
  “最近宫里,有什么新来的人吗,我是说,后宫最近受宠的是谁?”
  曹化淳一进来,朱栩就直接问道。
  曹化淳一怔,想了想道:“殿下,也就是冯贵人比较受宠,最近没有新人进宫。”
  冯贵人那是宫里的老人了,朱栩并不怎么在意,但是没有新人,张皇后的表情怎么解释?
  朱栩眉头紧皱,看着曹化淳道“你确定没有?”
  曹化淳这会儿也不确定了,认真思索了一番,道“殿下,我再去查一下。”
  “快去。”朱栩摆手,一个能够让张皇后如此不高兴的人,恐怕也是了不得的人物,不提前搞清楚,朱栩恐怕要寝食难安了。
  朱栩坐在躺椅上,手指敲着大腿,目光沉静。
  后宫有恙,魏忠贤要出狱,舅舅要升官,这一系列的事情显得很突然,是否有联系呢?
  没有多久,曹化淳就匆匆跑了过来,递给朱栩一张纸条,道:“殿下,您快看,柔姑娘给我的。”
  柔姑娘?吴柔?
  朱栩立即跳了起来,接过来打开一看,嘴角抽了抽,露出似笑非笑之色。
  白纸黑字,写着三个娟秀小字:张艳瑶。
  朱栩心里很是怪异,他万万没想到,在后宫里,让张皇后都显得有些失态的人,居然会是她,魏良卿的如夫人,因为擅自监视他,被他命人打了一顿,然后不知所踪的张艳瑶!
  他重新坐到了躺椅上,眯着眼,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张艳瑶,自然不是客氏,也许他能够让失去客氏的朱由校获得短暂的心里安慰或者新鲜感,但终究不是客氏,不能像客氏那样称霸后宫,胡作非为,无所顾忌。
  张皇后也不是软弱的人,真要是惹火她,拿起中宫皇后的架子,教训一番,朱由校都未必能护住张艳瑶。
  “行了,出宫吧,让姚清清跟我走,通知老曹准备。”
  朱栩随手扔掉这张纸,笑着站起来道。恐惧来自于未知,既然底细都知道了,就不用那么担心了。
  曹化淳见朱栩脸色好转,也暗暗松了口气,道“是殿下。”
  朱栩这次出宫,除了憋的慌想与傅昌宗好好聊聊,另外一个,就是一直惦记着的燧发qiāng。
  这个是未来对付鞑子的利器,而毕懋康与姚清清是一对苦鸳鸯,是时候让他们解一下相思苦了。
  朱栩与姚清清上了马车,晃晃悠悠的向宫外走去。
  姚清清脸色平静,双手却忍不住的抓着衣裙,揉来揉去,显然很是紧张。
  朱栩微微一笑,道:“别紧张,本王答应的事情,绝不会食言的。”
  “谢殿下。”姚清清抿着嘴,微微躬身。她倒不是不相信朱栩,而是对毕懋康心存担忧。他们的关系,来来去去已经十年了,越发心冷,那种存着希望的期盼却又越发的热切。
  “殿下,换马车。”刚过一个拐角,曹文诏就压低声音道。
  朱栩一个穿梭从马车上跳下,快步跑进藏在巷子里的另一辆马车。姚清清也得了嘱咐,自然也脚步轻灵的跟在朱栩身后。
  原本的马车很快悄然离开,果然,没多久一个人影很是矫健的跟了上去。
  曹文诏等了一阵子才驾着马车离开,在胡同里转悠良久,确定没人跟踪了,才直奔城外走去。
  虽然经过朝廷的洗劫,京城还处在心惊胆战之中,但总算是恢复了一些往昔的热闹。
  被抄没的鲜少敢喊冤的,正如朝廷扣下的罪名,加上无商不jiān的传统,朝廷这一举,不但捞到了足够的银子,还再一次昭告天下,重农抑商的政策,这个时候更加重要!
  城里还好,一旦出了城外,就仿佛是另一片天地了。
  一路上,全都是难民,衣衫褴褛,饿的有气无力,一眼看不到尽头。
  “公子,给我点吃的吧?”
  “老爷,赏几文钱,我们买点吃的吧?”
  “小姐,孩子可怜,求您可怜一二……”
  朱栩掀着帘子看着窗外,心里暗叹。
  以前教授上课的时候总说,明朝的灭亡仿佛是天意。因为明朝是华夏文化发展的空前高峰,明朝的皇帝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昏君。若是想用过去历朝历代已经发生的手段,那一点可能都没有。
  所以,明朝想要灭亡,那就只得是天意了。
  于是,天意。
  崇祯在位十七年,年年大旱,年年蝗灾,这是空前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个朝代出现这样的天灾,如同要灭世一般,想想都觉得可怕。
  朱栩从小在宫里,一切都是书本上冰冷冷的字,从未亲眼看过。而今一眼看不到边的难民,他甚至已经可以想见,十几年后,李自成率领上百万流民一路攻破潼关,攻破大同,攻破京城的盛况。
  “殿下,朝廷就不管吗?”姚清清虽然身在风尘,但对这些也知之甚少,看着这些可怜的难民,忍不住的看向朱栩道。
  朱栩脸上异色,顿了下,却没有开口。
  朝廷确实有了银子,但这些银子不是朱由校或者朱栩拿来用的,还是要通过内阁,通过六部,各个地方衙门,层层扒皮,他也不知道能有几成真的用来赈济灾民。
  曹文诏驾着马车,飞快的离开,然后向着远处的一座山头走去。
  大明总人口不过六千万,理论上比后世版图要大,因此很是地广人稀。城外荒地,荒山,荒林几乎到处都是。
  在别人眼里自然一无是处,可在朱栩眼里,都是银子。
  他仿佛看到一颗颗番薯长在地底,一颗颗玉米站在上面,然后被他一个个的收走,变成银子。
  要知道,现在的地价大致为三等,下田三两到五两一亩,中田七八两左右,上田也不过十两到十五两。上田亩产小麦不过三四百斤,但是番薯与玉米就不同了,番薯要超过一千斤,玉米也有七八百斤,它们在这些荒地荒林里就可以长的很好!
  朱栩又看了眼身后的难民,心里暗吐了口气,心里琢磨着,是不是能把番薯玉米卖给朝廷赈灾,如果是这样,或许可以遏制那帮人的上下其手。
  “殿下,到了。”
  没多久,马车来到一个饱经风雨的院子前。院子后面是一座苍茫的大山。
  曹文诏在朱栩走下后解释道“这座山比较特别,只有这条路可以上山,我在这里安排了人,外人是上不去的。”
  朱栩笑着点头,上次给毕懋康不少资料,不知道他会不会给他带来惊喜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第八十六章 上山
  
  天才壹秒住♂去÷小?→,您提供精彩小。
  朱栩走上前,曹文诏先一步去大门。
  实际上院子里的人早就发现33了,连忙开门,曹文诏jiāo待几句,一群人瞬间就激动起来,却一个个丝毫不乱,笔直而立,仿佛等待着朱栩的检阅。
  朱栩背着手,藩王气势凛然的着走过去。
  这些人都是曹文诏之前辽东的旧属,因为各种原因从辽东退出,来投奔曹文诏,最终被曹文诏安排在这里。
  “末将参见惠王殿下!”
  其中一个身穿便服,身形肥大的中年人跑过来,单膝跪地的恭声喊道。
  朱栩知道这个人,在辽东是一个把总,因为得罪了上级,一个小队都被除籍了。
  朱栩微微一笑,道“恩,都辛苦了,本王让曹指挥赏你们五千两银子,过几日给你们放个假,可以去城里玩一玩。”
  这中能容忍一听,大喜道:“末将多谢殿下赏赐!”他在辽东就是因为饷银闹的事,来京城可不就是为了能够舒心的赚银子。
  朱栩一摆手,一副财大气粗模样的大步向里面走去。这个院子人也不多,就是起个防备作用,二十几个人。随着朱栩路过,都是一脸欣喜恭敬。之前他们是因为曹文诏的关系,知道不能得罪朱栩,否则没饭吃,现在却知道,跟着惠王殿下,有饭吃,而且能吃好!
  曹文诏知道朱栩拉拢人的手段,惯常都是用银子砸。
  他瞥了眼神色有些激动的肥胖中年人,想了想道“胡山海,你来领路。”
  胡山海一听,连忙道:“是,殿下,我领您上去,那个,山路不好走,要不我背您吧?”
  “不用,”朱栩背着手,道:“走走也好。”
  “是是。”胡山海走在前面,有着军人的粗狂也带着一点市侩,边走边说道:“殿下,这山上,白天还好,晚上雾大露水重,脚下滑,我也只上去过一次。”
  朱栩点头,这个兵工厂是他私自开的,不是军器局,自然要最大限度的保证秘密。
  姚清清一路上都显得很紧张,不时的抿抿嘴,抬头向上看看,抓着衣角,脸上有担心又欣喜。
  朱栩身娇ròu贵,加上年纪小不怎么动,没走多久就浑身冒汗,气喘吁吁。
  “殿下,要不我背您吧?”
  曹文诏一直盯着朱栩,一见便走近低声道。
  朱栩摆了摆手,擦了擦头上的汗,道:“不用,回去后找些武功秘籍来给我,我要练绝世武功。”
  曹文诏与姚清清都跟着朱栩日久,知道他这是玩笑,前面的胡山海一听却摇头道:“殿下,那些都没用,要我说啊,弄一个木人,拿着刀,天天对着砍,比什么都管用。”
  朱栩气喘吁吁的看了他一眼,笑道:“不错,我回去试试。”
  胡山海乐的眉开眼笑,一边走一边转着头又道:“殿下,其实您也不用怎么练,反正也不要做什么事情,这种地方,以您的身份也不用来的。”
  朱栩笑而不语,被三人保护在中间,亦步亦趋的向山上走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姚清清也气喘吁吁的在她身侧道“殿下,快到了。”
  朱栩这副小身板,让他觉得他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抬头向上看去,果然一个大院子出现在眼帘里。
  “也好,这样也安全一点。”朱栩自我安慰着,要不是还有一个叫做尊严的东西支撑着他,他一定要躺下里睡一觉。
  又勉强撑了很久,朱栩一行人才到山腰上的院子。
  毕懋康也得到了通知,急匆匆里里面跑出来,对着朱栩躬身道:“下官毕懋康拜见惠王殿下。”
  朱栩上气不接下气,摆了摆手道:“行了,本王就是来看看,你先跟清清姐叙叙旧,本王歇会儿。【↑去△小↓△w qu 】”
  毕懋康也看见姚清清了,见朱栩确实累的不轻,微微躬身道:“是殿下,请跟下官来。”
  毕懋康带着朱栩进了院子,在一个房间休息,然后他领着紧张不已的姚清清走了。
  “殿下,喝点睡吧。”曹文诏给朱栩倒了杯水,递到跟前。
  朱栩躺在那,喝了一口,休息了一阵,突然又勉强坐起来,兴致勃勃的道“走,咱们去听墙角。”
  曹文诏知道朱栩的恶趣味一向很浓,眼见他都站不起来了,还是道:“殿下,还是先休息吧。”
  朱栩摆了摆手,道:“快快快,扶我过去。”
  曹文诏没辙,只得扶着朱栩偷偷摸摸的出门,摸向另一个房间,悄悄的坐在床下。
  屋子里,姚清清与毕懋康相对而坐,毕懋康神色微凝,姚清清脸上紧张。
  “原来,你被惠王殿下带进了宫。”毕懋康听完姚清清的话,若有所思的点头道。
  姚清清轻轻点头,道:“是你离开没多久的事情,殿下很照顾我,殿下的景焕宫也没有多少人,我平时做做饭饭,洗洗衣服,其他也没有什么事情。”
  毕懋康点头,惠王殿下才七岁,能有什么事情。
  好不容易见一面,他也不想纠结两人的事情,使得气氛尴尬,没话找话的道“最近城里可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姚清清也不长出宫,除非闹得太大,不然也不会知道,而朱栩的事情又很多jiāo待不能提,她想了想,便道:“朝廷对京城不法商贩进行了查抄,各个衙门私藏众多,惠王殿下奉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