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断大明_第445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独断大明_第445章

小说:独断大明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07 02:43:10

划的‘官道’,要将全国串联在一起,核心就是京师,看上去就颇为浩大。
  一个主事进来,手里还拿着灯,道:“大人,尚书大人那边来信,说是河.南那边有决堤的危险,要咱们早做准备。”
  王朝聘脸色微变,道:“快拿过来。”
  主事将信递过去,王朝聘拿着在灯前看着,没多久就皱眉,而后坐下,自语似的道:“黄河,长江今年的水情异常严重,超过往年一倍不止,这要是决堤,沿河的还不知道淹没多少……”
  主事听着也沉默不语,国库是日渐枯竭,要再有大水灾,朝廷想赈灾都未必拿得出钱粮来。
  “我去一趟内阁吧。”王朝聘站起来道。现在抗洪是最重要的事,必须要内阁动用一切力量。
  户部尚书傅昌宗,现在在家里,书房内也是灯火通明,不时的响起纸张的沙沙声。
  坐在桌前,傅昌宗看着一道道账簿,眉头深深的皱起。
  今年的支出特别多,还有几项‘预支’,都需要大笔的银子,可国库已经快要见底,惠通商行那边的利润近来也在减少,没有了皇家钱庄的支持,根本无法大力度的支持户部。
  想到皇家钱庄,傅昌宗眉头皱的更深。
  皇家钱庄虽然是由傅涛在执掌,里面却有内监的身影,显然是皇帝对皇家钱庄异常看重,容不得失控,或者他人chā手。
  过了许久,他合上账簿,倚着椅子,深深吐了口气。
  近来他的压力越来越大,政务是越来越多,大部分都是与内阁有关的,户部已经增加到三百人,可还是有忙不完的事,处理不完的政务,令他的压力极大,有些透不过气来。
  并且近来他胃口很不好,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挂在心里,却又想不起来,让他心里不安,很是有些忐忑,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傅涛刚刚从外面回来,看着傅昌宗房间还亮着灯,看了一会儿,还是走过去敲门。
  傅昌宗在假寐,听到动静直起身,睁了睁眼,端起茶杯,淡淡道“进来。”
  傅涛进来,看着傅昌宗在喝茶,走近道:“父亲,您还没休息?”
  傅昌宗抬头看了眼傅涛,微微点头,道:“嗯,事情太多,你怎么也这么晚才回来?”
  傅昌宗对这个儿子,还是比较满意,这些年也没什么纰漏,还有个官身。
  傅涛看到傅昌宗桌上一堆厚厚的文书,账簿,道:“南直隶那边有些事情需要惠通商行帮忙,我去搭个桥。”
  傅昌宗自然知道金银村的事,也没有在意,点点头道:“嗯,去早点睡吧。”
  傅涛道:“是,父亲也早点休息。”
  傅昌宗刚要点头,突然道:“对了,皇家钱庄现在有多少存银?”
  傅涛一怔,稍微犹豫了下,道:“因为铸造新币,回笼现银,现在钱庄内,现银有八千万,还有一些是皇上的,直接进了内帑,数目我也不清楚。”
  傅昌宗微微抬头,没有说话,心里有数了。
  皇家钱庄在编制上是隶属内阁的,负责商税,杂税的税务总局,惠通商行,十大粮仓这些都将完全归属内阁,内阁直接控制的部门是越来越多,他这个户部尚书都快比不上了。
  傅昌宗想到这里,心里突然猛的一动,身体笔直,双眼大睁,心里本来那抹不明的不安,顿时就透彻了。
  皇帝这是在有意的削弱六部,增加内阁的权力!是想要一个强势的内阁,统领六部,管治天下!而不是继续绕过内阁统领六部,徒有一个尴尬的内阁!
  想通了这一点,傅昌宗长长吐了口气,所以事情都一通百通了。
  从去年开始,皇帝就在削弱,分权六部,给内阁安排直属衙门,扩大内阁的权力,只是太过顺理成章,他完全没有在意,现在仔细回想,皇帝是早就在谋划了。
  不过以内阁统领六部,管治天下,这才正常的体制,也符合‘新政’要求,也是推动‘新政’的一种必然要求,六部虽然权力大,可在毕竟只是六部,名不正言不顺,内阁权力再小也有大义名分。
  “原来如此……”半晌后,傅昌宗轻轻点头,脸上露出佩服之色。他那个皇帝外甥手段是越来越老辣了,雁过无声,入水无痕,将所有人都瞒了过去,到了这会儿,即便有人不满,也做不了什么了。
  傅涛看着傅昌宗的神色,心里疑惑,迟疑一会儿,还是问道:“父亲,关于增补阁臣……”
  
第七百七十六章 顺位继承制
  
  傅涛的话没有说完,意思谁都能明白。可傅昌宗身份不一般,那是皇帝的亲舅舅,是十足的外戚。虽然皇帝生母早逝,傅昌宗发迹在天启年间,可在景正朝已经够显赫,是皇帝强势下留住的,若是再进一步,只怕很多人都不会答应,对傅昌宗本人来说,也是压力如山,寸步难行。
  傅昌宗明白傅涛的意思,微微摇头道:“皇上未曾明言,无从猜测。”
  实则上,从他内心来说,也不想入阁,太过扎眼,且未必能待得住,户部尚书是最合适的一个位置。
  傅涛没有再追问,既然皇帝没说,他父亲也无从知晓。
  现在的皇帝已经不是多年前的惠王殿下了,心思如海,城府万钧,谁都不清楚他心里的真正想法。
  傅涛又看了眼傅昌宗桌上厚厚的文书,账簿,转移话题的道:“父亲还是在为国库空虚发愁吗?”
  傅昌宗又端起茶杯,喝了口道:“嗯,十大粮仓我知道,惠通商行若是并入内阁,能为国库增加多少?”
  惠通商行没有谁比傅涛更熟悉了,他张口便来道:“惠通商行名下田亩就有五十多万顷,还有盐,茶,漕运,驿站等等,每年的利润在一千万两以上,若是海关,海贸商税都划给内阁,还能再增加三百万以上……”
  傅昌宗之前就知道朱栩的这些产业赚钱,却没有想到剥离了皇家钱庄,还有这么大的利润!
  那五十万顷田亩就能为朝廷增加五百万石的税粮,若是税银再增加一千五百万,这将会让他松口气,国库不至于减少太多,显得朝廷太过拘谨。
  傅昌宗轻轻吐了口气,站起来一边向外走一边道:“嗯,皇上是在对国政进行梳理,慢慢的都会理顺,皇家钱庄那边你要有分寸,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心里要有数……”
  傅涛深知皇家钱庄的重要xìng,自然不敢大意,点头道:“是,我明白。”
  傅昌宗刚一只脚跨过门槛,忽然道:“对了,明天让你母亲进宫,陪太后,太妃聊聊天,今后也可以经常去,无需避讳。”
  傅涛顿时就一怔,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
  傅家到底是外戚,以往都异常低调,每一个人都深居简出,女眷与后宫向来极少接触,以免给人话柄。
  傅昌宗看了他一眼,道:“宫里在给皇上选妃,我这个做舅舅的不能不管不问,让你母亲陪着看看,多看少说。”
  傅涛还是不明所以,只得点头道:“是。”
  傅昌宗没有多解释,实则是他知道六部的地位将下降,现在要凸显一下存在感。
  要说忙,京城里没有比得过督政院的。
  靖王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不说朝廷一级督政院督正使的遴选,省级呈报上来的人数就有数百之多,他们还要进行核检,派人摸排,一个差池就是大事情,丝毫不能大意。
  督政院下面的各个机构现在很是有热情,抓住事情就不放,尤其是反贪局,‘惹出’了不少事情,靖王这几天已经被叫去内阁六七次,要他们督政院‘安分’一点。
  靖王是宗室亲王,身份本就尴尬,再被内阁一训,就更加恼火了。
  可除了埋头做事情,他也没办法,怒气全都撒在了督政院内部,这样倒是提高了不少效率。
  皇宫内,老太妃从仁寿殿来到慈宁宫,正拿着三个女孩的生辰八字,正与张太后兴致勃勃的说着。
  “你看看,都是好姑娘……”老太妃面露红光,兴致勃勃。
  张太后也含笑的看着,她手里是朱栩的生辰八字,与老太妃道:“张家这小姐我也喜欢,这个是赵老先生家的孙女我也见过,落落大方,容貌也出众,只是这韩小姐,是不是差了些?”
  赵老先生,是一个有名大儒,万历年间做过一任县丞就辞官治学,是一个书香之家。
  韩小姐,是韩雍知的女儿,他父亲也是万历间的进士,却未出仕,韩雍知本人荫封了一个锦衣卫百户,现在是皇家政院一教授,韩小姐也算是世家门第。
  老太妃摆手,笑呵呵的道:“不差不差,皇上一定喜欢……”
  张太后说的差,倒不是说世家,门第,或者韩小姐本人xìng情,而是她的哥哥是复社的一员,现在还在抵制科举,拒绝入仕,在京城颇有些‘名声’。
  张太后见老太妃不在意,她也不多说,终归是要朱栩自己来决定的。
  小永宁,李香君两个小丫头站在桌边,睁着大眼睛看着,不时悄悄对视。小永宁是兴奋,李香君是抿着嘴,不敢说话。
  老太妃对这三人都很满意,看来看去,许久道:“皇后到底选谁,难坏老太婆了……”
  张太后轻笑了声,没有搭茬,皇后这件事,她们还真chā不上手,朱栩固执起来,她也没辙。
  两人商议很久,也只决定了三人先入宫,育有子嗣再升品级。
  至于李解语,一旦诞下龙嗣,不管男女,都将封妃。
  张太后送老太妃出门,两个小丫头藏在角落里嘀嘀咕咕。
  小永宁不知道说什么,李香君不停的摆小手,低声道:“不行,不行,公主不行……”
  小永宁眼尖,见张太后要回来了,拉着李香君就跑了出去,回自己寝宫。
  张太后看着两人的小背影,这会儿也顾不上,明天她还得出宫,去这几家走动一番。
  京城风云暗动,朱栩的马车刚到湖广境内就被大雨阻路,大雨连绵不绝,还有几处官道被雨水冲了,泥石流淹没,彻底阻挡了朱栩北上的路。
  朱栩带着禁军与神机营,根本瞒不了人,不知道有多少人拦路求见,自然都被挡驾。
  大军停留在一处驿站,朱栩裹着厚厚的被单,手里捧着参汤,喝了口,然后看着曹化淳道:“怎么样,还能向前走吗?”
  曹化淳道“禁军已经去探路,还没有回报,不过看着这个雨势,前面应该不好走。”
  朱栩捧着碗,听着外面呼号的大风,啪啪啪不停的雨势,点点头道:“等等吧。嗯,有什么消息吗?”
  曹化淳回忆了下,道:“京城的奏本还没有送到,倒是广.东那边传来消息,英国透过小佛朗机人希望与我大明贸易。”
  朱栩眉头一挑,转了转手里的碗,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来。
  英国人现在活在夹缝中,西班牙现在强盛慢衰,接着是荷兰人强势崛起,英国人想要成为日不落帝国,还有一百年的时间要等!
  “也好。”
  朱栩笑容越多,英国人既然要贸易,以他们现在的地位,条件自然要比荷兰人,西班牙苛刻的多,该有的条约都要签署一遍。
  还有就是一些国际机构可以建立了,比如,国际海事法庭,国际联合组织,国际贸易组织等等,都要建立在大明,从制度上,确立明朝的权威xìng,主导xìng!
  又喝了一口,朱栩道“嗯,让英国人去金银……”
  说到这里,朱栩又是一顿,而后道:“外事司现在谁在管理?”这个外事司是朱栩从礼部剥离出来,专门应对外贸的,负责政务的那部分在京城。
  曹化淳道“暂时没有定,内阁那边的奏本还没有送过来。”
  朱栩微微点头,心里思索起来。
  外事司要jiāo给一个信得过的人,在立场上是要支持海贸的,并且最好是宗室亲王,这样才能显出他的重视,外事司也不会束手束脚。
  朱栩心里转悠着,将宗室的亲王想了个遍,却没有找出一个合适的。
  再次感叹老朱家的圈养政策,朱栩的目光只得转向那些勋贵公卿,突然间他就想到了,抬头看向曹化淳道:“传旨给张国公,命他去金银村,主持外事司,另外布木布泰也派一个代表进去,担任副主事,贺云杉也进去……”
  朱栩嘴里的张国公就是张太后的父亲,张国纪。这个人虽然是外戚,可也涉及一些商事,由布木布泰,贺云杉等人辅助,想必不会令他失望。
  “遵旨。”曹化淳一愣之后道。
  “阿嚏……”
  朱栩意外的打了喷嚏,揉了揉鼻子,裹紧被单,道:“让外面的将士们都注意保护好,不要感冒了。以后海贸的事情,都jiāo给外事司,然后具体上报给朕,可以绕过内阁,六部。”
  开放海贸对大明是有一定冲击的,随着规模不断扩大,这种冲击会增加,jiāo给内阁,六部,不知道以后会出什么乱子,朱栩要抓在手里。
  “是。”曹化淳道。
  朱栩将碗捧在嘴边,心里还在思索着。
  明朝民间的资本还是很强的,说是民间也有些牵强,但总之不差钱,海贸一放开,庞大的利润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去,对消化大明内部的一些矛盾,释放经济活力都会有很大帮助。
  蓦然间,朱栩目光微动,道“再传旨给宗人府,允许神祖以外的宗室进行海贸,可以在金银村设立商行。还有,告诉鲁王,命他对‘有嫡立嫡,无嫡立长’进行详细解释,尤其是皇帝没有子嗣的情况下,排出一个继位顺序来,先不要惊动任何人,排好了,给朕看。”
  曹化淳心动微震,旋即若有所悟,道:“是。”
  明朝皇帝绝嗣的情况时常出现,不过因为文臣强大,加上京师有英国公坐镇,从未出什么乱子,皇帝这显然是要防范未然某些事情了。
  
第七百七十七章 女刺客
  
  朱栩在这里一直停留了三天,雨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