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断大明_第449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独断大明_第449章

小说:独断大明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07 02:43:10

栩已经起了,连忙道:“皇上,醒了?”
  朱栩睡了一下午,状态好了很多,正整理衣服,瞥了一眼道:“嗯,赵率教是不已经来了?”
  曹化淳放下盘子,道“是,已经来过了。在湖广跟踪皇上的人又出现了,奴婢让赵大人调兵,护在不远处。”
  朱栩刚要弯腰洗脸,顿时一怔道“跟到这里来了?”
  曹化淳上前两步,道“是,锦衣卫那边还没有消息,奴婢在想着,是不是要抓几个,悄悄审问一……”
  刚说着,王一舟从外面进来,慌忙抬手道:“皇上,有一个刺客摸进来了,微臣是不是擒杀?”
  “一个?”
  朱栩一只手着下巴,若有所思道:“一个的话就抓了,内紧外松,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是!”王一舟应声,转身出去。
  朱栩洗把脸,振奋了一下精神,坐在桌前,看着今天的晚餐,一阵发呆。
  虽然他也不怎么喜欢大鱼大ròu,锦衣玉食,可这么简谱还真是第一次。
  清汤寡水,番薯,馒头,几根青菜,就是晚饭了。
  曹化淳看着朱栩的表情,在他身后道:“皇上,已经探查清楚了,这里受灾比较严重,近两年几乎都是颗粒无收,都是巡抚衙门那边赈灾来的,现在有农庄还好些,地里能出些东西,不然还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
  朱栩已经料到了,赤地千里不是形容词,是实际发生的情况,未来还会更严重。
  他拿起筷子,然后又放下,拿起番薯剥起来,道:“这个农庄是怎么运转的?”
  “回皇上……县令一般不管事,”
  曹化淳已经理清楚,还是斟酌着道:“有二十一保长共同管理,壮劳力都被分成了队,划区域劳作,收成七成上jiāo,其他的均分给每一家,每三个月分一次粮,精打细算,确保都能不被饿死。”
  ‘不被饿死’而不是吃饱肚子。
  朱栩咬了口番薯,道:“有没有出过什么问题?”
  “起初很多人不太愿意,”曹化淳道:“都是些大户,巡抚衙门就从这些大户的佃户,长工先移走,再后来这些大户扛不住了,只得妥协,将地都‘租’给了县衙,并没有什么大风波。”
  朱栩嗯了声,道:“能不用蛮力最好不用,李邦华这点倒是做的很好,明天咱们出去走走看看。”
  曹化淳看着朱栩吃,一会儿又道:“皇上,这里已经不太安全,要不早日去西.安吧?”
  陕.西尽管近年比较平静,可还是民乱纷纷,没有真正安稳过,前任巡抚李精白的列子可离的不远。
  朱栩喝了口汤,有些涩,碱味重,应该是井水不够深的缘故。
  放下碗,朱栩摇头道“不着急,再看看,让赵率教离的近些就是。”
  如果不是时间关系,朱栩甚至还想去四.川看看,天府之国,现在是困苦到什么程度。
  曹化淳听着朱栩这么说便没再说话,赵率教有五千骑兵在附近,有什么事情,应该赶得及。
  朱栩三下五除二的吃完,拍了拍手,道:“让锦衣卫将关于我国境内的土司的情报都整理出来,再命人去四.川,贵.州给朕调来,朕要看看。”
  “是。”曹化淳道。
  朱栩已经听到外面有一些动静,起身出去,王一舟迎面而来,低声道“皇上,人已经抓到了,但嘴比较紧,什么也不肯说,要不要找个地方用刑?”
  现在住在这家酒楼,掌柜以及四周的人对他们都颇为警惕,要是闹出什么动静,估计就会被直接赶走。
  “走,去看看。”朱栩道。
  “是。”王一舟领着朱栩,向着一个禁卫的房间走去。
  一群人见到朱栩都无声行礼,朱栩摆摆手,迈步进去,看到一个壮硕的汉子,五花大绑,嘴也被堵住。
  他一见朱栩,顿时瞪大双眼,眼神愤恨,杀机如实质,哼哧哼哧的挣扎。
  朱栩打量他一眼,背着手,若有所思的道:“看来你认识朕?一个人?那背后应该没什么势力,也就是几个人,今晚还有其他人吗?是哪一家的护卫?宗室?勋贵公卿?山匪?”
  被抓的就是楚富耀,他听着朱栩的问话,起初还冷哼,后面就摇头,瞪着双眼,一脸愤怒,嗡嗡挣扎着。
  朱栩一直在注视着楚富耀的表情,没多久微微点头道:“看来八九不离十了,看好他,说不定还会有人来营救什么的。”
  “是!”王一舟有些佩服的看着朱栩,沉色道。
  赵茂山本来也要摸进去的,可感觉太安静,心里不安退了回去,这会儿与张聚集在一起,正皱着眉,满脸担忧的看着朱栩所在的小楼。
  他们都已经知道楚富耀可能失手了,只是不知道生死!
  
第七百八十二章 引‘狼’入室
  
  张穿着一身黑衣,将身材勾勒的前凸后翘,扎着马尾,在月光下显得颇为冷俏。
  “怎么办?”若是往常赵茂山一定心潮澎湃,可这会儿他神情焦急,内心如焚,要是楚富耀将他们供出来,他们就完了。
  张紧皱着眉头,一脸的冷漠,道:“我相信楚叔不会供出我们的!”
  “小姐!”赵茂山急了,道:“你不知道狗皇帝的手段,是铁人也会招供的,楚叔与我们非亲非故,不会不要命的保我们的……”
  “住嘴!”
  张低声呵斥,冷眼瞪着他。
  赵茂山脸色变了变,还是咬牙道:“小姐,咱们走吧,杀狗皇帝有的是机会,咱们不能现在就死在这里……”
  张心里也不安,可脸上还是镇定,目光转向前,冷声道:“你要怕死你就先走,我一个人也能杀了狗皇帝!”
  赵茂山眼神闪烁,看着张吹弹可破,冷傲的侧脸,心里一阵挣扎,道:“我去盯着联络点,要是楚叔招供了,我们就走,这里不能待了。”他说完就走,也不等张回话。
  张看了眼他的背影,神色不动,目光还是盯着小楼,咬着银牙低声道:“狗皇帝,你要是敢把楚叔怎么样,我一定将你五马分尸!”
  朱栩不知道有人要将他五马分尸,与回来的赵率教说了几句,便喝了碗yào又睡下。
  这一觉朱栩睡的很是舒服,第二天醒来后是精神舒爽,整个人都仿佛轻松了不少。
  “走,出去看看。”朱栩吃完早饭,便领着人兴冲冲的出门。
  他对李邦华的这个农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亲眼看看。
  曹化淳连忙让王一舟准备,跟着朱栩,前前后后都围的密不透风。
  现在水泥路普及的很广,不过除了镇中心一带,其他地方都还是沙土路,泥泞难行,而且还要承受周围异样的目光。
  朱栩带着一大帮人,也不能随心所yù的走,只能在一些地头看看,或者站在高处俯视。
  朱栩来来回回的走,将小镇四周都转遍了,把这个农庄大致的给看了个清楚。
  “有意思……”
  朱栩在回去的路上,笑着说道。
  曹化淳,王一舟都不明所以,却也没问。
  朱栩手里拍打着折扇,慢慢踱着步子,面上带笑。
  这个小镇四周,分别有几个大仓库,派有士兵把手,显然里面是粮食。围绕着粮仓,是一队队青壮,在集中劳作,出出入入,不管是水,还是饭都是公用,不分你我。一些fù人也是成群结队,都很有目的xìng的做着事情,没事偷懒,也没谁坐在一旁观望。
  从这表面就能大概看出这个‘清山庄’是怎么运作的,只是里面的管理朱栩还不清楚,不知道李邦华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也无非是‘恩威并重,赏罚分明’八个字,可以说李邦华的组织能力相当不错。
  窥斑知全豹,朱栩心里是放心不少,对李邦华的能力再上一个台阶,也是转了大明半圈,唯一让他感觉欣慰的巡抚。
  “哎哟,张叔,你就走吧,再留下非得饿死不可……”
  朱栩刚刚走到一个铺子前,里面传出一个年轻人焦急的声音。
  “您看看,我都来您这十几趟了,您倒是给个准话啊……”年轻人的声音似乎很委屈,也很着急。
  朱栩停在门口正中,转头看去。
  只见这是一家灯笼铺,里面摆满了灯笼,年轻人穿着衙役服饰,对面的是一个中年人,还站着三个小女孩,都是十四岁以下模样。
  中年人手里拿着一个灯笼,脸上变幻,就是不开口。
  年轻的差役一副口干舌燥模样,道:“您说说,这灯笼现在谁还有闲钱买?您在这里坐吃山空也不是事,您不在乎您自己,得考虑三个闺女吧?马上就要嫁人的年纪了,您能拿出一点嫁妆来吗?如果没有,谁敢娶?就是娶回去了,还能有好日子过?”
  中年人抬头看了眼差役,嘴角动了动,yù言又止。
  三个女孩都不说话,低着头。
  差役继续道:“这件事又不是骗您的,又不是没有回来的,再说了,这是朝廷,巡抚衙门明文颁布的事情,只要您愿意去辽东,一准给您二十亩地,前三年分文不取,还每年有一百两银子的补贴,这是天大的好事情,您想想,回到当今皇上登基以前能有这好事情吗?那是皇恩浩dàng,在过去您饿死了都没人管……”
  中年人这会儿终于开口了,抬头看着年轻人道:“我不是说皇上,朝廷,巡抚衙门骗我,只是,我们祖祖辈辈在这里上百年了,哪里能说走就走,人生地不熟的,死在外面收尸的人都没有……”
  差役一见中年人有松动,连忙道:“您这就是胡说了,这安排都的是乡里在一起,每次都是我们陕.西的差役跟着护送,安排停当了才会回来,朝廷给银子,给粮食,怎么就死了?又不是让您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皇上,朝廷为什么要从陕.西移民出去,还不是因为天灾太严重,地里种不出庄稼吗?”
  中年人又不说话了,手里的灯笼转来转去。
  差役双眼发亮,盯着中年人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您也都知道,不说咱们清山庄,整个南.阳县,汉.中府,颗粒无收的比比皆是,这都好几年了,再这样下去,别说您了,我都得走,再不走都要饿死!地里的裂缝人都掉的进去,怎么种出东西?辽东好啊,那是皇上前些年打垮了建奴收回来的地方,比咱陕.西大好几倍,有的是地,还都是良田,都是新开垦出来的,就是缺人种,您说,这不是正好的事情吗?”
  中年人抬头看着差役,道:“那,我这里的产业呢?”
  差役眼神笑意暗藏,越发肯定的道:“这都跟您说多少次了,前三年,使用权归巡抚衙门,地契还在您手里,只要这三年回来,这地还是您的,不过辽东的就要归辽东巡抚衙门了,总之,三年内,二选一,肯定不会害您就是,您看,这是皇家钱庄的票据,能取三年,每年一百两,三年三百两,您签了字,这票据我去皇家钱庄盖个章就生效……”
  朱栩在外面听着,表情不动,神色若有所思。
  移民也是支出的一大项,每年都是上千万两银子,这些除了朝廷,也有地方,辽东分摊,可还是压的朝廷喘过气。
  差役还在继续,道“反正该说的,该承诺的,您也都听的差不多了,前阵子不是有几个回来搬东西的吗?您可以去打听打听,问清楚了,去与不去都由您决定,不过别怪大侄子我丑话说在前头,现在灾情严重,全国都是,想要吃饱饭要自己想办法,放过朝廷给的好处,守着这些破灯笼,您饿死了不算,还有三妹妹,不大不小的可就惨了……”
  中年人听的直皱眉,表情不断的变,似相当的难受。
  朱栩面露笑容,这差役估计是做的多了,这大道理讲的是通顺,还懂得胡萝卜与大棒。
  不过,故乡难离,要不是到最后,谁也不愿背井离乡,移民之事也是复杂丛丛。
  最终,中年人还是咬牙点头,其实该了解的,知道的,他都了解透了,只是下不了决心,但现实逼在眼前,他又不愿意扛起锄头下地,不为他自己也要考虑几个女儿。
  年轻差役看着中年人签署了名字,这才高高兴兴的又说了一通,转身出了门,抬头看天,无限美好的道“终于又搞定了一家!”
  待等他注意朱栩一群人以异样的目光都看着他,顿时没好脸色的哼了声,打量几眼,大步的走了。
  朱栩笑了笑,转身向前走,这陕.西倒是比他预想的要好些,至少人文方面不错,没有见到穷山恶水出刁民的恶劣情形。
  这让他心情大好,对陕.西的印象有所改观。
  朱栩慢慢的走着,刚回到酒楼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掌柜的,这是我侄女,凤翔府人,那里实在活不下去来,才来投奔我的,我知道您这缺人,只要给口饭就行……”
  朱栩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中年fù人领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正在与酒楼掌柜央求着。
  掌柜的打量着女孩,轻叹口气,道:“行吧,能救一个是一个,我这里也不差这口饭,留下吧,帮着收拾收拾房间,洗洗碗筷……”这掌柜倒是好心肠,这么就答应了。
  中年fù人一听,连忙看向女孩道:“绿儿,还不谢谢掌柜……”
  女孩连忙曲身,怯怯弱弱的道:“谢谢掌柜。”
  掌柜点点头,道:“先回去吧,将被褥带过来,然后熟悉熟悉就行了。”
  “谢谢掌柜,谢谢掌柜……”女孩对掌柜千恩万谢,与中年fù女转身出门。
  正好与朱栩打了个正脸,朱栩抬头看去顿时就一怔。
  这个女孩低着头,虽然脸上有些灰尘,可还是掩饰不了灵气,哪怕是粗布衣也自有一番气质,不是寻常人家的姑娘。
  女孩低着头,拉着中年fù人的手,快步的离开了。
  朱栩捏着下巴,面露疑惑,旋即就笑着进了楼,与掌柜打声招呼就上楼去。
  女孩自然就是张,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