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断大明_第457章 - 完本小说网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独断大明_第457章

小说:独断大明 字数:5000 更新时间:2019-04-07 02:43:10

这样,随着皇帝所谓的‘新政’不断推进,反抗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也越发的怀念东林。在南直隶,河.南这样的人最多,他们聚集在一起,怒批朝政,高声唱和,响彻天下。
  道士端坐着,眯着眼,纹丝不动。
  “道长怎么看?”王纪看着这个道士道。
  道士这才转头,睁开眼,道“韬光养晦,步步为营。”
  王纪微微皱眉,一阵之后道:“还请道长明言。”
  吴可为也看向这个道士,这个人来自五台山,每每所言必然中的,是一个高人!
  道士看着王纪,道:“大人,当今这位皇帝,与其说是厌恶党争,不妨说是厌恶东林,他不会允许东林复启,所以,我们要暗藏锋芒,见缝chā针,将我们的势力不动声色的安排进去,当足够的时候,一举反正,重复太祖之制,中兴大明!”
  吴可为一听,顿时大喜道:“老大人,道长说的是,咱们不能急,先一点点瓦解皇上的根基,增加咱们的势力,时机一到,大人登高一呼,必然从者如云,天下归心!”
  王纪笑了起来,道:“道长与老朽不谋而合。”
  之前不是没有人搞风搞雨,想要再入朝堂,结果迎来了皇帝的铁棒,不但没有成功,连命都搭了进去,他们要吸取教训!
  吴可为心里豪气顿生,只要他们众志成城,再次众正盈朝必然不远。
  “对了,老大人,是否可以营救一下杨大人?”吴可为突然道。他说的杨大人,指的是杨涟,这个人算是帝师,当初很多人都被处决,唯独他判的是‘终身监禁’,现在就关在刑部大牢。
  杨涟的影响力比王纪还大,当初在朝廷上甚至与赵南星分庭抗礼。
  王纪默然一会儿,道:“嗯,我想想办法,走动试试。”他也不能确定,在重审东林的当口,能救出杨涟。
  吴可为抬手,道“多谢老大人。”
  大明朝廷,从内阁的毕自严,孙承宗,到六部的傅昌宗,周应秋,张问达等等,都不安生,‘增补内阁辅臣’如同一个漩涡,将所有人都卷了进去。
  一群人辗转反侧的睡不安稳,每一个都想着各出奇招的应对。
  却被第二天三个出宫的内监给硬生生打断!
  没多久,一个消息在京城zhà开,如同沸水一般滚dàng开来皇帝昨日已经回京!
  一些不安的瞬间定下心来,再无忧无惧;有一些却心惊胆战,计划大乱;还有一些人大惊失色,忧惧难安。
  京城里的人,随着朱栩回京的消息,千姿百态,人间万象,什么样的都有。
  毕自严,孙承宗两人也都很意外,此刻聚集在内阁,都面色沉默。
  朱栩突然回京,将他们的计划给打乱了,让他们有些无所适从。
  毕自严道“依照皇上的脾气,这件事一定会放大,能株连多少就珠链多少,我们必须要阻止,否则影响太大,不好收场。”
  孙承宗沉着脸,道:“嗯,朝廷不能再树敌了,待会儿你我都劝谏皇上,一定阻止,关于内阁辅臣,咱们也不与皇上争,尽快定下来,省的夜长梦多。”
  毕自严默默点头,心来莫名的有了巨大压力。
  又jiāo流几句,两人便出宫前往皇家钱庄。
  傅昌宗倒是暗松一口气,在户部jiāo代一番,也前往皇家钱庄,等着朱栩。
  皇家钱庄在六部的不远处,是一个防卫严禁,里里外外都有士兵把手的紧致大院,规模堪比整个六部!
  三人先后到了,傅涛陪同着,静候着朱栩到来。
  朱栩却没有按时出现,睡了一个大懒觉,逗弄了一会儿一对儿女,吃完早餐,在御书房批了好一阵子奏本,直到快中午,这才施施然的来到皇家钱庄。
  这次陪同朱栩的是新任禁军统领王文胜以及刘时敏,两人跟在朱栩身侧,后面还有一队禁军。
  朱栩穿着常服,来到这座大院之前。
  “臣等参见皇上。”毕自严,孙承宗,傅昌宗,傅涛四人齐齐行礼。
  朱栩笑着摆了摆手,望着这座大院,道:“免礼吧。朕也没来过这里几次,每次都感觉不太一样。”
  傅涛上前,道:“回皇上,这里一直在改进,目前也没有成型,不过安全无虞,没有个几千精兵都不能攻入。”
  朱栩很满意,道:“走,看看去。”他说着就率先迈步向前走去。
  毕自严,孙承宗等人对视一眼,跟在朱栩身后。
  朱栩走进正门,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冷肃之气,处处都是水泥,衣甲鲜明,刀兵在手的士兵,给人极大的压力。
  傅涛跟在朱栩身侧,道:“皇上,这里是皇家钱庄总部,负责存储,铸币,运送等,不负责其他业务,所以戒备有些森严。”
  朱栩四处的看着,轻轻点头,这里与其说是皇家钱庄的总部,不如说是个金库。
  “皇上,这边请。”
  傅涛领在前面,道:“前面是铸币厂,所有的纸币,铜币,银元都是在这里铸造。”
  朱栩神色好奇,他还没有见过铸币,兴致勃勃的走在前面。
  毕自严等人都跟着,也在好奇,哪怕是他们,这也是第一次来。这里的保密等级太高,没有皇帝允许,他们也进不来。
  没走多远,一鼓热浪袭来,驱散了化不开的yīn森气息。
  旋即耳朵里就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非常沉闷,偶尔又极其刺耳。
  朱栩拐了几个弯,过了几道防卫,机关,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房间,里面一片火光,看不清楚,只看到不少光膀子的大汉走来走去,还有呼喝声传出来。
  傅涛道“皇上,里面温度太高,有些危险,还是不要进去。”
  朱栩又看了几眼,嗯了声,向前走去。
  “皇上,前面就是金库。”傅涛道。说着,众人就来到一个硕大的大铁门前,几十个侍卫站在前面,神色冷肃,目光冰冷。
  一阵行礼之后,厚重的铁门被慢慢拉开,朱栩等人这才迈步走进去。
  拐几个弯,朱栩就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密室,这里分成两边,一面是金块,一面是银块,堆积如小山,闪烁着光芒。
  不管是朱栩,还是毕自严,孙承宗,傅昌宗等人,都连忙挡眼,好一会儿才适应,接着都是面露惊容。
  傅涛道“皇上,这里有黄金三十万两,白银五千万两,除了黄金不动,不断增加之外,白银是固定的,其他都会被铸成银元,元宝,放到外面。”
  朱栩看着这两座小山,心来顿有满足感,背着手,慢慢的观察,欣赏着。
  前世今生,他都没有见过这么壮观的场面!
  毕自严,孙承宗,傅昌宗等人虽然手里经常会有大笔银子流动,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实物,震撼可想而知。
  好一会儿,朱栩定下心神,道“已经放出去多少了?”
  傅涛道:“已经有六百万,铜币,银元,元宝还可以,纸币倒是不多,因为数额偏小,又不同于银票,百姓,商人,大户都不喜欢。”
  朱栩不意外,纸币数额之所以小,一来是防止造假,二来这是要在全大明流通,jiāo易的,并不是为了商业大额jiāo易。
  不管如何,带一万两纸币,总比现银方便的多。
  这些都需要时间,慢慢渗透的。
  朱栩点点头,道:“嗯,不要着急,纸币,铜币,银元,元宝的比例要谨慎,尽量多发纸币,一定要评估好,不能随意的滥发,对金银回收要加大力度,黄金,白银的储备可以进一步增加……”
  “遵旨!”傅涛认真的听着,记着。
  又看了几眼,朱栩心满意足的道:“走,别处去看看。”
  “是。”傅涛带路,走出金库。
  一个多时辰,朱栩等人将皇家钱庄重要之地都看了个遍,然后在大厅之内,众人坐下,休息喝茶。
  朱栩喝了口茶,放下后,看着一群人笑道:“怎么样,你们有什么想法?”
  毕自严微微倾身,道:“皇上高瞻远瞩,皇家钱庄确实更合适我大明,将来定可大用。”毕自严之前是户部尚书,他在皇家钱庄身上看到了很多东西,比如,若是多发纸币,或许对抗灾会有大用!
  孙承宗,傅昌宗都没有说话。
  朱栩倚靠着椅子,笑着道:“大用是肯定的,不过这也是一把双刃剑,在朕手里,自然是好处无穷,若是落一个群昏官庸吏手中,那绝对不堪设想……”
  毕自严嘴角动了动,没有接话茬。皇帝的话显然是有所指,因为他们内阁之前很想接管皇家钱庄。
  
第七百九十六章 两头翘的内阁
  
  毕自严,孙承宗等人都并不知道皇家钱庄的重要xìng,以及潜在的强大功能。
  朱栩现在也无需给他们解释太多,今天带他们来,就是要断了他们的念头。
  点到即止,朱栩看着四人,笑着道“朕不在京城的日子,听说很热闹?”
  众人心头都是一跳,正题来了!
  毕自严坐在那,稍稍思忖,侧身向朱栩道:“回皇上,这些都还在臣等控制范围之内,今天本打算就做处置……”
  朱栩‘哦’了声,感兴趣的道:“说说你们的办法。”
  孙承宗,傅昌宗,傅涛都看了眼毕自严,毕自严不希望皇帝chā手,以免事态扩大。
  毕自严心来斟酌,道“内阁将再申吏治,断绝一些人妄念,同时严查此类之事,震慑宵小。”
  朱栩微微点头,毕自严的意思就是小惩大诫,以‘稳妥’为要。
  “你们怎么看?”朱栩目光看向孙承宗,傅昌宗等人。
  孙承宗沉吟一声,道:“皇上,现在‘新政’的第一要务就是整顿朝纲,严肃吏治,难免会有些人跳出来,都是预料之中,jiāo由内阁处置便是。”
  “舅舅,你说。”朱栩转向傅昌宗。
  傅昌宗脸色微变,有些吃惊的看着朱栩。
  傅涛,傅昌宗,孙承宗都是微惊,在公开场合,皇帝从未称呼傅昌宗舅舅!
  这是什么信号吗?皇帝是在表达什么情绪?还是已经打算做什么了?
  四个人心头都狂跳了一下,目光全集中在朱栩的脸上。
  朱栩含笑宴宴,一副亲昵,鼓励模样的看着傅昌宗。
  傅昌宗压下心里的惊讶,默然一会儿,道:“皇上,都是疥癣之疾,无关痛痒,这点事情,内阁应该能处理得了。”
  朱栩轻轻点头,道:“嗯,既然如此,朕就不管了。从今天起,惠通商行以及所属的所有商行,包括盐,茶,田亩,漕运,驿站等等,外加十大粮仓,海关这些,通通划给内阁,年前要彻底接管,对于这些人与事,内阁要拿出一个明确的章程来,不能囫囵吞枣的吃下去……”
  众人又是一怔,虽然这些都是早就定好的事情,可现在皇帝突然说出来,尤其在这个时候,还是吓了他们一跳。
  加上之前对傅昌宗的称呼,四个人都是心头不安,没有立即接话,心底急急的思索起来、
  惠通商行是那些人攻击傅昌宗父子最大的一块把柄,皇帝将惠通商行转移给内阁,是要将这个‘把柄’扼杀,不让那些人有攻击的口实,这是显而易见的目的,可真的只是简单这样吗?皇帝做事什么时候这么明了了?又何必将他们特意叫到这里来?
  皇帝到底要做什么?
  毕自严与孙承宗,傅昌宗等人下意识的对视起来,心来慌乱,眼前这位皇帝可不是普通人,他要是动起来,整个大明都要抖三抖!
  毕自严猜不透朱栩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道“是,臣等尽快处置。还有就是,关于内阁辅臣,不知皇上心中可有定议?”
  朱栩看了毕自严一眼,坐在椅子上,右手掌轻轻拍了几下,道:“关于之前说的‘致仕制度’,朕打算严格执行起来,年过六十或者六十二,在地方上,朝廷上可以弹xìng区别,一到年龄,不管身体是否还行,都要退休,不得复启,当然了,督政院这类的地方可以做些安排,但主政的部衙不能继续任职……你们怎么看?”
  朱栩突然转变话题,使得几人都皱眉,不过还是得顺着朱栩的话题,毕自严想了想,道:“皇上,此事还需缓行,现在从京中到地方,六十岁以上的还有很多,若是强行致仕,只怕会引起朝局震动。”
  “那就分步来,”
  朱栩道:“先禁止复启,任用,有能力的可以多放几年,内阁先做一个规定来,内部实施,不要对外公布,慢慢替换……”
  毕自严看着朱栩,有些艰难的点点头,这么一来,闹的厉害的东林余孽就没有复启的资格了。
  这是两招断绝东林人妄念的手段吗?确实凌厉,可毕自严还是觉得更有深意,却又猜不透。
  朱栩手掌拍了拍,脸上带笑的道:“关于内阁辅臣,朕还没有定议,先不着急,年后再说吧。明年的事情比较多,这样,六部尚书入内阁议事,六部由左侍郎代理,缓解内阁的压力……”
  毕自严有些看不懂这样的布置,孙承宗却心来一动,有些明悟,抢先道:“臣等遵旨。”
  毕自严看了孙承宗一眼,而后慢慢的行礼,心里还是不解。
  朱栩看了孙承宗一眼,起身道“行了,今天就到这吧,舅舅,陪朕走走。”
  毕自严,孙承宗等连忙起身,道:“恭送皇上。”
  傅昌宗今天感觉朱栩有些不太一样,心来思索着,跟着起身道:“是。”
  朱栩,傅昌宗一前一后走了出去,傅涛随即就离开。毕自严看向孙承宗,道“你看出什么了?”
  孙承宗望着外面,深吸一口气,道:“怕是皇上对内阁起了别的想法。”
  “别的想法?”毕自严若有所思。他与朱栩相处日久,渐渐也能摸索到一些东西,听着孙承宗的话,心来就琢磨起来。
  “你是说,皇上还是不希望增加内阁辅臣?那为什么又明旨要增补?”毕自严道。
  这也是孙承宗疑惑的